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妖王寝宫。

    妖王陛下坐在院子里的荷花池边,低眉凝视着水池中欢快游荡的鱼儿。

    犀利的眼神,渐渐地变柔和了。

    脑袋里回想起以前的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初见,他在水中渡劫,她误以为他是遭到追杀,无意间救了他一命。

    “妖王陛下,大公主求见。”

    一句话打断了妖王陛下的思绪。

    他眼神闪了闪,收回脑袋里多余的想法,抬手示意,“以后大公主进思离宫,不需要任何通报。”语毕,抬手一挥,站起身子朝着外面走去。

    花貂站在门口,手心紧张的全是汗渍。

    她好像就上次他和见过一面,根本……根本就不熟啊!

    怎么就成了父女了?

    花貂烦躁的挠了挠头,又开始后怕了。

    她跟他说到底不是父女,万一他妖性大发,一掌劈死她怎么办?

    就在她满腹纠结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你找我?”

    花貂猛地抬眸望去,突然眼神一凝。

    “你……你是妖王陛下……你怎么……”

    只见,妖王陛下原先被一缕散发遮住的右眼梢尾端,有一条半寸长的伤疤。

    看不清楚是什么造成的,但是能在妖王身上留下伤疤,必然不是普通的伤。

    妖王陛下抬手抚了抚眼梢,嘴角勾起一丝淡笑。

    “怕了?”

    “唔唔唔……不怕……你肯定很疼吧?”花貂突然有点鼻酸,莫名其妙心疼。

    妖王陛下听见这话啊,心头一震。

    难道这就是父女之间血脉的牵连吗?

    想到这,他脸上的表情也松缓了,“无碍,是不是在宫里太无聊?我带你出去转转。”

    出去?离开妖界吗?

    花貂听见能出去,连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给忘了,“你愿意带我出去?”

    妖王陛下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突然察觉到她的心思,便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出宫。”

    两个字,顿时就把花貂的热情给浇灭了。

    也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你把靳东傲怎么了?他人呢?”

    妖王陛下听见花貂的问话,眉心不经意间皱了皱。

    这个丫头不会真的看上靳东傲了吧?

    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已经丢下你走了。”

    原本他以为花貂听见会伤心,谁知道花貂拍手大喊。

    “他没事啊?太好了!”

    妖王陛下的嘴角僵了一下,复杂的目光瞥向花貂。

    “我说,靳东傲走了,丢下你走了。而且是在知道你被妖王看中,他没有替你求情,没有选择救你。自己走了。”

    他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

    花貂斜眼看向妖王陛下,表情有点奇怪。

    “走了就走了呗。”

    妖王陛下眉心紧锁,“你就这么喜欢他?”

    花貂好像被人戳中心事,恼羞成怒的跺脚,“谁喜欢他了?我就是不想连累无辜的人,你不是说你现在是我老爹吗?我告诉你当我爹不是那么容易的!”她瞪着妖王陛下,转移了话题。

    妖王陛下倨傲的看着花貂,嘴角微挑,“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噗——”花貂笑出声,手托着下巴,挑衅的说道:“首先,你得是人类。”

    妖王陛下凝视着花貂,陷入沉默。

    那眼神仿佛透过她在看别人,又似乎只是在思考什么。

    花貂见他被噎住,带着得意的表情道:“第一个你就做不到,我是人类,而你是妖界的妖王陛下,怎么可能会成为我的爹爹?”

    妖王陛下凝视着花貂,薄唇抿了抿唇,伸手抓住花貂,身形快速闪动。

    两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宫里。

    等到妖王陛下再次停下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一处静谧的林间。

    花貂回神,看了看旁边,茫然的眨了眨眼。

    “带我来这里干嘛?”

    妖王陛下松开花貂,声音有些嘶哑,“你不是人类。”

    五个字声音不轻不重,却砸在花貂心头。

    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见这话了,先前靳东傲说了好几次她是半妖,她都就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怎么这会……她开始不安了呢?

    “你,你胡说八道!不要以为你不是人,就能把我变成妖!”她梗着脖子反驳。

    妖王陛下没有说话,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眉心。

    “你……你看什么啊?反正我……我是不会变成妖怪的……”花貂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

    妖王陛下没有说话,只是双眸狠狠一瞪。

    花貂浑身一震,两眼瞪大,身体不停闪烁。

    “啊——”下一秒发软倒下。

    就在她倒下的前一刻,突然凌空而起。

    “呵呵……老头子,你叫我出来干嘛?”花貂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眉心挂着一道血印。

    妖王陛下单手负背,面对花貂时候的柔情温和不在了。

    一脸冷漠无情的睨着她,“既然被激发出来,就快点与她融合。”

    花貂手指绕过发梢,嘴角勾着媚笑,“呵呵呵……妖王陛下,虽然您也算是我的生父,妖力这种东西不是他人可以帮忙的。如果她不能明确的认知自己的身份,就算我愿意融合。她也未必就能承受。”

    妖王陛下拧着眉,心底也十分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只是,那丫头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突然告诉她真相……

    她能承受的了吗?

    “哈哈哈……妖王陛下也有糊涂的时候,我是妖力却也是妖界血脉的脑子,你觉得她会承受不了吗?从小大大,我帮了她不少。要不是上次她莫名把我激发出来,我还真不能这样出现呢!”花貂如是的说着,只是眼底带着让人无法释怀的意味。

    “别跟本王打哈哈,你有什么心思,本王一清二楚。”妖王陛下面色冰寒,冷冷的看着她。

    花貂就好像被人拆穿心事一般不自在的别开脸,旋即又道:“她是你的血脉,你总不能见她就这么废物下去吧?”

    妖王陛下没有出声,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她。

    “妖王陛下,其实我当你的女儿也很不错,至少身体是……啊——”花貂昂头大叫,浑身一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