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61章 慕若采取行动
    花貂龇牙咧嘴,昂头大叫,浑身一震,两道白芒在她身上重合。

    扑通!摔倒在地。

    “哎哟——”花貂抱着屁股叫了起来,熟悉的花貂又回来了。

    妖王陛下见此,嘴角忍不住露出笑容,“你啊……”

    无奈的语气,就好像真的是父亲对女儿的宠溺。

    这让原本捂着屁股鬼叫的花貂,有一瞬间的走神。

    她转头,偷偷看向妖王陛下。

    看着他脸上的宠溺还有他无奈的笑容,突然觉得……其实有爹疼也挺好的……

    最起码不会被人欺负,也不会被人嫌弃……

    “唔……”花貂低着头揉了揉发酸的鼻子,“你真的要当我爹吗?”声音有点闷闷的。

    妖王陛下闻声,认真的点了点头。

    “此刻妖界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妖王的大公主,过两天妖王宫聚会,我会把你介绍给他们。”

    花貂坐在地上,手托着下巴,目光凝视着妖王陛下,还是不敢置信。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我有爹了……”

    像是呢喃更像是憧憬。

    妖王陛下眼底掠过怒意,花丽人!你就这么恨我?恨到连我们的孩子都容忍不了?

    当初为了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我居然愚蠢的用孩子威胁你……

    呵呵……最后,你却根本就容不下她……

    如果早知道这样,当初孩子一出生,我就不该顾虑你的感受抢回她……

    后悔,懊恼和失望,让他快要喘不了气了。

    花貂看着妖王陛下的脸色变了又变,还一副心头剧痛的模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父……父王……你怎么了?”

    父王两个字虽然磕磕绊绊,却还是叫出来了。

    妖王陛下手抚着心口,额角一层薄汗。

    “你肯叫我父王了……”

    花貂听见这句话,直接鼻子酸哭了,“呜呜……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如果你哪天嫌弃我了……我不是又没有爹了吗?”她委屈的抹了把眼泪。

    这句话说的妖王陛下心底更不是滋味,本来这都是她该得到的啊!

    她是他的公主,是他妖界唯一的公主。

    居然流落在人界遭到各种羞辱……

    “你说你姓花,却是被捡回去的。这是怎么回事?”

    花貂吸了吸鼻子,转着眼珠回答,“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荒郊野外。反正花家人都不喜欢我……”

    妖王陛下问声,突然听出了一丝奇怪。

    “你生活在神武大陆吗?”

    花貂摇了摇头,表示她是在圣灵大陆,并没有听说过什么神武大陆。

    听完花貂的话之后,妖王陛下有点懵了。

    花丽人不可能因为讨厌她,就把她丢出神武大陆。

    如果是二十年前。以她的能力做不到……

    难道是他离开之后,又发生过什么事情?

    那她有没有出事?

    妖王陛下突然面色一寒,她有没有出事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眼下天意如此,将他的亲生女儿还了回来,他只要好好对她就行了。

    “记住,你的父王叫灸烬。”

    “灸……烬……”花貂低声呢喃了一句。

    “恩,你以后跟我姓。”

    “跟你姓?”花貂迟疑的看了她一眼,“灸貂?额……会不会太怪了啊?”

    “灸凤。我的女儿是妖中火凤。”妖王陛下满脸严肃的说道,似乎在为花貂的名字抱不满。

    他妖王的女儿,居然叫什么貂?!

    “灸凤……”花貂咬着唇,虽然觉得别扭,但是心底还是乐滋滋的。

    看的出来,这个便宜爹爹真的挺疼她的,为她的事情恼怒发火,还因为一个名字意思不好,就立马给她改名换姓。

    “额……你之前说我是半妖?怎么回事啊?”花貂突然想起这句话。

    妖王陛下闻声眉头蹙起,看了花貂一眼,试探的问道:“如果你是半妖,你会怎么做?”

    “没有这个如果。”花貂撇着嘴,一脸无辜。

    妖王陛下抬手捏了捏眉心,觉得还是不告诉她好了。

    再等等,等到她能适应妖界再说吧。

    因为这次的谈话,原本反抗的花貂不再反抗,而是享受这个天上掉下的爹爹给的疼爱。

    天黑月圆。

    某座凉亭下。

    慕若坐在石桌前,手里端着一碗酒,“靳兄,弟弟陪你饮了一天的酒。不知你是为何伤神啊?”

    靳东傲坐在柱子上,旁边丢着空酒壶和酒坛。

    “唉……心里不舒服……”他昂头看向天上的明月,眼前却出现那张鲜艳如花的脸庞。

    他连忙使劲甩了甩,女人如衣服,想要多得是,一个女人不能阻拦他的计划。

    慕若将他奇怪的举动看在眼底,漫不经心的问道:“白天街上谈论的女子,不会与你有关吧?”

    靳东傲眉心一蹙,扭头望去。

    “你知道什么?”

    慕若不换不忙,淡淡的指出疑点,“白天他们在说那个女子的时候,你浑身气息不对。而且也是那时候喝得最凶。”

    她说的好像一切都是分析出来的一般,让靳东傲打消了怀疑。

    “恩。那是一个从外面带进来的半妖。”他轻叹了一口气,靠在柱子上。

    “既然如此,妖王陛下收她为义女,那你应该替她高兴啊?”慕若不解的问道。

    靳东傲抿着唇,将脸埋在阴影下,一时间有种说不出的阴沉。

    慕若没有追问,饮酒小酌,好像忘了方才的问题一般。

    良久之后,靳东傲才笑着摇头,“冥弟,你的耐心很好,人也聪明。如果你能来我府上,我们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慕若端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抓着腕的手指紧了紧。

    “靳兄,有些事放在心里更好。我今天来这只是陪你饮酒解愁的。”

    靳东傲闻声满脸失望,下一秒抓起旁边酒坛猛灌起来。

    酒水顺着他的下巴流淌下去,面前的衣衫也因此再次浸湿。

    他仿佛有种要把自己泡进酒坛里的想法。

    只是慕若却没有半点同情和安慰的意思。

    这是他的选择,有舍必有得,眼下的痛苦只是来自内心的不安罢了。

    等到靳东傲停下之际,慕若突然扭头看向他,目光直直的凝视他。

    “你带进来的人,叫花貂吧?”

    靳东傲与慕若四目相对,突然头痛欲裂。

    “对……花貂……”

    慕若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起身走到他的身侧,唇瓣微动。

    “你的计划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