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鲁尔没有半点不高兴,扭头之际,反而感激的看着赭石。

    方才若是没有他这一掌救命,说不定他已经没命了!

    想到这,愤怒开始往上涌,鲁尔面色阴沉的看向靳东傲,“你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比我们高一级,就能随便打人!”

    靳东傲冷冷瞥了他一眼,身体往后一仰靠在墙边。

    “刚才妖力有点暴走,索性及时控制住了。你的伤……”他停顿了一下,嘴角带着冷笑,“你的伤又不是我造成的。”

    “你——”鲁尔愤怒的就要冲上去,旁边简易赶紧伸手拽住他,“鲁尔,别冲动!”他眼底带着一丝警告。

    鲁尔心头窝火,却还是咬牙忍住了。

    “哼,本尊大人不记小人过。”他如是说了句。

    “蛇妖也是妖,就是天生没腿没爪,连狗的当不成。”靳东傲看着远方,唇瓣微动,声音小极了,却清晰的传入他们耳中。

    此话一出,鲁尔哪里还愿意忍。

    “靳东傲,老子要和你单挑!”他怒吼一声,面色狰狞,周身衍起暗黑色的妖力。

    简易,葵扇还有赭石都往前快走一步。

    “圣者,他说胡话呢!您可别理他。”赭石笑着打圆场。

    靳东傲斜了他一眼,轻嗤一声,态度不屑极了。

    要不是他拦着,鲁尔的命他已经收了,还能让他在这里瞎吵吵。

    赭石一噎,暗自奇怪。

    毕竟靳东傲为人处世,从来不给人留下把柄。

    怎么今天居然正面和他们四尊起了冲突。

    似乎有这个想法的不止是他一个,包括理智还在的其他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鲁尔的伤……呵呵……是我,我打的。”赭石满脸苦笑,却也只能认栽。

    鲁尔可不愿意,毕竟他才是当事人!

    “少他娘的吵吵,一边去!”他一甩手把赭石和简易的手甩开了。

    往前一步,抬手指着他喝道:“我今天就是要跟你单挑!”

    我去!

    旁边几个人都无语了。

    谁不知道圣者的实力?

    只怕他们四个人加在一起,也只能打个平手!

    不过,这都不要紧,索性圣者从来不会应战的。

    这冲突既然都起了,就让他闹会消消气。

    几人心底如此想着。

    靳东傲微挑眉头,淡定的站直身子,“你确定?”

    三个字,平静的不得了。

    嚯——

    单单就这个三个字,就让旁边的人都激动起来了。

    圣者要应战?这是真的假的?

    他们不会是幻听了吧?

    要知道圣者从来不应战,这次怎么会突然应战了?

    就连邀战的鲁尔也是愣了一下,刚才的气焰也小了。

    他之所以敢这样,多半原因也是因为他不会应战……

    可是现在……他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这可如何是好?

    根本就是骑虎难下,如果他退缩,以后在妖界还怎么混?

    对于这些,不是妖界的慕若自然不知道。

    她眼角余光落在靳东傲的脸上,眉心紧皱。

    难不成他也……

    摇了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下,却瞟见正宫门打开了。

    于是嘴角勾起一丝淡笑,看来这场戏是看不成了。

    “时辰到——尤其所有参加聚会的大人们入场——”

    一道尖锐的响声传出。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

    “该死,还以为他们能窝里斗嘞!”

    慕若眯着眼睛,清楚的将驱魔人其中一人的唇形读懂。

    不禁摇了摇头,真是天真。

    在她的认知中,靳东傲绝对不会做出违反他计划的事情来。

    至于和四尊起冲突,恐怕也只是做做样子。

    然而,聪明如慕若,却也不曾想到,方才的靳东傲的的确确是动了杀意。

    他面无表情的转头,掩住指尖下冷厉锐气,迈脚朝着正宫门的方向走去。

    咕嘟——

    鲁尔狠狠吞了吞口水,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

    旁边的三人见此,异口同声的丢下两个字。

    “活该!”

    烈月站在旁边,手指抓着墙壁,甚至抠进了墙里。

    刚才靳东傲的眼神和气息她太熟悉了,同那天站在那个贱丫头面前,护着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肯定是听见他们说他坏话,所以才生气的!

    对于喜欢的人,女人的直觉总是最准的。

    白夜看了她来不及收起的表情,嫌弃的往旁边移了一步。

    “大哥,我们快进去吧?”

    慕若点了点头,迈脚往前。

    一行人都不急不缓的往妖王宫里面走去。

    刚进宫门,原本前后脚步的靳东傲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慕若眼神闪烁,跨步跟着大部队走。

    今天她必然能见到花貂,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妖王宫内,荷花池旁。

    灸烬坐在岸边,转眸看向不远处托着下巴发呆的花貂。

    如此这般,岁月静好。

    安静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

    目光闪烁,好像回到了以前。

    花貂扭头看向对面,咧开嘴笑了笑,站起身子快速朝着灸烬跑去。

    只是灸烬却没有回神,嘴角噙着淡笑,似乎在回忆什么。

    花貂眨了眨眼,歪着头看着发呆走神的灸烬,目光最终停留在他眼稍的伤疤上。

    不禁抬起手,抚了伤口,“父王?”

    灸烬猛地回神,伸手抓下她的手,“凤儿,怎么了?”

    花貂先是一愣,即便是好几天了还是没有习惯这个名字。

    “唔……父王您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她好奇了,究竟是谁,舍得在这个完美的脸上留下伤疤。

    灸烬温柔的眼神,陡然变得晦暗幽深。

    花貂心头骇然,脚下一软,就往旁边倒去。

    “啊——”

    灸烬无奈的摇头,轻轻一挥,将她圈进怀里。

    花貂感觉自己被拽回去,昂着头乐呵呵的看着。

    哐——

    旁边的花架倒地。

    靳东傲面色阴沉的看着花貂和灸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