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18章 暗中敌友不分
    楚漠抱着双手,半响后,挑起眼皮看着慕若,“你,你吃定我了?”

    慕若揉了揉鼻尖,笑的皎洁,“不,决定权在于你。我只是在你还没有带走麻烦之前,帮你分析如何做最合适。”

    楚漠看着慕若,差点气笑了,这小子闷不吭声就把他的处境分析好了,说是请他帮忙,也不过是确定他一定会这么做罢了。

    真是贼的要死!

    “你,你到底像谁?小舞要是有你这么聪明,当初也不会——”说到这,咯噔一声顿住了。

    慕若对他严重的邪舞是什么样子,并不感兴趣。

    “既然楚前辈与晚辈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就可以尽快进行了。”

    楚漠:“……”好小子,这又成了不谋而合了?!

    慕若站直身子,伸了伸懒腰,“真累,去灵界后前辈要多多指教啊!”说罢,扭头走了。

    楚漠站在原地,第一次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

    他现在怀疑,他带这小子回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

    柩辕宫。

    由于薄奚齐的计划,青茯确实暂时撤离了极渊元界,但是邪陌尘和鬼小栾的失踪还是照成了一定影响。

    影响最大的人就是夙无和鬼仇了!

    他们两没日没夜的找,就差把柩辕宫翻个底朝天了。

    终于,两人不得不接受鬼小栾的失踪。

    杀炼殇坐在燚阳殿的假山上,昂头看着柔和的日光。

    世无双站在假山下,无奈的问道:“慕长丰醒过来了,不过对他自己变成僵尸的事实,好像还是有点难接受……”

    “时间问题而已。”杀炼殇说的冷漠无情。

    就算他不接受又能怎样?这已经成了事实了。

    世无双手撑着假山,微微叹气,“他能活过来已经很神奇了,长老们都说他是因为小若的尸毒才保住一条命的。”

    杀炼殇点头,“嗯”了一声。

    深邃的目光,幽幽的看着空中。

    世无双见杀炼殇一直心不在焉,不免有点着急,“你到底在想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杀炼殇轻轻摇头,“没事。”身子一掀从山上下来了,“薄奚稷还在发怒,走吧,去看看。”

    世无双无奈,自从三天前薄奚齐选择那么做之后,杀炼殇始终这么压抑,时常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比一下,他反倒觉得……

    “杀炼殇,你不会移情别恋喜欢薄奚齐了吧?”

    杀炼殇嘴角一抽,抬手弹了他额头一下,“瞎想什么呢?你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反正装的是不是你。”世无双翻了一白眼,烦躁的看着杀炼殇,“那你说,你到底怎么了?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杀炼殇叹了一口气,一把将他揽入怀里。

    斟酌再三,还是没有说出口,“我就是在想我们如果能一直在这就好了。”

    “就这样?”世无双满脸不相信。

    杀炼殇表情坚定,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

    世无双脸色一沉,一把甩开他,迈脚径直朝着院门外走去、

    杀炼殇捏了捏发疼眉心,视线看向极殿的方向。

    事情他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能擅自下定论。

    看来他有必要,彻查一下那件事情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柩辕宫上下到处都是夜明珠照耀。

    极殿,偏厅。

    云染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纸信封,眉目间满是纠结。

    十天前,他接到这封信,信里的内容十分惊骇。

    他本该撕掉,或者告诉其他人,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甚至按照信里的要求去做了,就好像走火入魔,不受控制。

    直到邪陌尘和鬼小栾失踪,甚至赔上了薄奚齐,他才意识到不能再继续了。

    可是已经迟了……

    看着桌面上多出来的一枚丹药,攥在信封手背绷起青筋。

    “啊——”一把掀翻桌子,猩红的眼睛恨不得流出鲜血。

    杀炼殇站在门口,平静的看着突然失控的云染,“果然跟你有关。”

    云染浑身一震,猛地看向门口,转瞬又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

    他低着头,紧绷的神经,终于断开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有心的……”双手抱头,痛苦的颤栗起来。

    杀炼殇迈脚走上前,低眉看着脚边的丹药和信封,弯腰捡了起来。

    “到底怎么一回事?”

    云染就好像听见了什么可怕的问题,倏地看向杀炼殇,“我不知道,都是从那天晚上失控的……”

    他好像陷入了回忆,仔细的跟他叙述事情原由。

    杀炼殇听完之后,打开信封拿出了信,只扫一眼,连忙将信丢了出去。

    他连忙甩头,使劲将脑袋里不该有的思绪甩开。

    “有毒,很厉害的毒。”心头窜起一丝寒意,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通过信的方式控制人的心绪。

    云染闻声一愣,“有毒?”

    杀炼殇点头,瞥了他一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被这些毒控制了心绪。”

    云染先是眼神一亮,而后又黯淡了下去。

    说到底,还是他不够坚定,即便过了这么久,虽然面子上都对慕若没有心思了,可是内心深处还是觊觎的。他知道这不对,可是他控制不住,越是压抑越是强烈。

    “你最近有做什么事情吗?薄奚齐的事情——”

    “我没有,我只是在他们侵入柩辕宫的时候帮了一点忙,还有当时你们出发我也透了风声……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过!”

    杀炼殇拧着眉头,当时透露了风声,那为什么对方在破除结界后才出现?

    “你们怎么联系的?”

    “我……我不知道……”云染挠了挠脑袋,满脸茫然。

    杀炼殇沉吟了一下,他突然分不清楚是恶意还是善意了。

    “告诉明长老他们吧,再这样隐瞒下去,下次不仅是你,就连我都有可能中招。必须放防范于未然,让大家提高警惕,不能让邪陌尘和鬼小栾的事情再发生。”

    云染混沌的脑袋好像被人打了一棍,立马清醒了过来。

    “对对对,快通知他们,聚集在极殿。”

    杀炼殇斜了他一眼,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明天吧。”语毕,闪身离开了。

    离开的杀炼殇,走在回燚阳殿的小道上,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鬼小栾失踪的假山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