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25章 长的像女人
    “我——”一个字刚一说出,她就意识到了什么,简单的吞了吞口水,捏了捏嗓子压低声音,“我没事。”背对着他,赶紧抬手摸了摸右眼角下的迷穴,感觉到迷穴并没有显现出来,又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中暑了?怎么声音变得这么奇怪?”伏乙诧异的看着慕若。

    慕若背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连忙弯腰捂着肚子,“我肚子疼,我去方便一下……”说罢,不管两人相不相信,赶紧闪身走了。

    “额……不会真的中暑,又不好意思说罢?”伏乙一脸好笑的看着慕若离去的背影。

    旻澜却眼底掠过一丝忧虑,郑重的点头,“嗯,有可能。”

    伏乙:“……”

    “我去看看。”旻澜丢下一句话,朝着慕若离开方向追去。

    离开的慕若,就是日了狗的心情。

    鬼知道她刚才经历了什么!

    就因为那个男人经过她身边,居然破了她被封印起来的身子。

    为了避开人,她使劲跑了一盏茶的时间,找到一片小绿洲,她才停下。

    瞧见四周无人,连忙走到水源边。

    低眉看着水里的自己,果不其然,喉结不见了,洁白的肌肤倒是依旧,却多了几分女子阴柔,少了几分男子阳刚。

    只是这么一丢丢的变化,给人的感觉却是翻天覆地的。

    赶紧拿出特制的药粉,将眉头化粗,脸上的肤色盖了盖。

    摸了摸光滑的脖颈,眼珠子一转,伸手将衣角撕开一条,而后系在了脖子上,完美的掩盖住不存在的喉结。

    一切妥当之后,她却还是没有放心,双手抓了抓胸口的两团肉。

    虽然自己不是波涛汹涌,可是再怎么也不是平川啊!

    思及此,手撑着下巴,坐在水边一筹莫展。

    刚才那个男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身体该不会变不回去吧?

    那她岂不是很快就暴露所在地了!

    若是这样,她很快就会有危险了……

    “冥右——”

    耳边忽然传来旻澜担忧的声音,紧接着他便站在了她身侧,“你没事吧?”

    慕若额角渗出一层薄汗,声音却已经平静,起身看向旻澜,淡淡道:“无碍,只是刚才太热了,洗脸的时候太着急,脖子被仙人掌刺伤了。”脸上露出尴尬的笑。

    旻澜了然点头,目光在她脖子上的布条掠过,“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真的——”摇了摇头,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走吧,雀羽数量有限,第一关卡只有一百人份的。而我一路上都留下雀羽信息,相信很快别人就会找去,到时候难免会有麻烦。”

    慕若嘴角抽搐,不免心底暗骂一句,这人有毛病吧?没见过选拔赛还一个劲帮助对手通过关卡的!

    面上却波澜不惊,“既然如此,那我们快走吧!”

    旻澜“嗯”了一声,转身刚要飞身掠起,却又顿住了,走到慕若身侧,抓住她的手,这才飞身掠起。

    慕若面色一僵,眉头紧蹙。

    其实她非常厌恶别人的触碰,不过眼下这个情况,她好像有点不知好歹了。

    看着下面不停往后倒退的沙丘,慕若咬唇看向旁边的旻澜。

    旻澜察觉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主动询问,“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有了这话,慕若自然不客气。

    “刚才荸荠身边的男人是谁?”

    旻澜面色平静,“应当是他新收的男宠吧。”

    “男……男宠?”慕若眼底掠过一丝错愕。

    她没听错吧?

    这里这么开放……还有男宠……

    “你是别的大陆过来的吧?”旻澜的语气十分笃定。

    听见如此笃定的话,慕若自然是连反驳的想法都没了。

    “对,说实话,我连这选拔赛是干嘛的我都不知道。我一开始跟着你们一来是想打听一下怎么回事,二来也确实是想找个靠山。”

    旻澜侧眸看了他一眼,“你倒是诚实。”

    伏乙站在地上,看着远离越近的两人,忍不住招手。

    “快点!刚才都进去六个人了!”

    两人齐齐落地,慕若站直身子走到旁边。

    伏乙奇怪的看了慕若一眼,“你这张脸还真像女人。”如是嘟囔了一句。

    旻澜眼神闪烁,若有所思的看向慕若。

    慕若脸色一沉,难得发了脾气,“伏乙,这是何意?我堂堂七尺男儿,岂容你如此羞辱!哼!”一甩袖口,扭头就走。

    伏乙看着生气离开的慕若,一脸懵逼,,“这一路上我也不是没有挤兑过他,也不见他发火,今天脑子坏掉啦?”

    “他一个男儿被你说成女儿像,自然不高兴了。”

    伏乙扭头看向旻澜,还是觉得委屈,“那,那她确实长得像女子……”

    “伏乙。”旻澜皱眉,沉着脸看着他,“你好好想想你近来的表现,若是再如此浮躁,便回去吧!”说罢,迈脚往前走去。

    “我……我……”伏乙记得抓耳挠腮,“我……我到底哪错了……”委屈的看着慕若和旻澜的背影,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错了。

    旻澜追上慕若,看着他越走越急,似乎非常生气,不免有点头疼。

    “冥右,伏乙就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慕若没有回应,背对着旻澜,手里摇曳着扇子,脸上神色哪里有半点怒意?

    说到底,还是怪她这个身子回来的不是时候,她只能假装气愤,以此灭杀他们心底还没有萌生的想法。

    “冥右!”旻澜一把抓住慕若的手腕。

    慕若被一拽,惯性回转,头上固定发簪刮在旻澜衣襟上。

    一声闷响,发簪掉进沙子里。

    被她刻意卷在里面的长发,满头青丝滑落,长及脚踝,着实耀眼至极。

    旻澜眼神暮然一亮,即便对方穿着男装,他却还是有一瞬间的愣神,恍惚他拉着的人不是男子,而是一位淡雅若仙的女子。

    虽然他只是一瞬间环声,但是还是被慕若清晰的捕捉到了。

    慕若眼梢抽搐,赶紧抽回手,心底十分懊恼,为什么要把寒月鲛换下来!

    若是寒月鲛盘发,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

    弯腰捡起沙子里的发簪,一边盘发,一边若无其事说道:“该生气的是我,你怎么比我还生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