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37章 帮我换衣服
    “尽量避开,万万不可让他知道您的身份。”血色藤蔓身声音飘忽,身形渐渐散开,环绕在了慕若身上,进而消失。

    慕若一愣,下意识以为他又沉睡了,忙道:“血色藤蔓?”

    血色藤蔓在神识里,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这么大声作甚?吾又没有离开,血色空间被阻拦了,眼下吾也只能在神识中休息了。”

    慕若闻声,这才舒了一口气,实在是它每次都消失太久,她方才猜会担心它又没一句话不见了。

    “冥右?”

    旻澜的声音陡然在耳畔响起。

    慕若猛地回身,旻澜正一脸奇怪的站在她身后。

    “我刚瞧见一道黑影,你没事吧?”

    慕若诧异的看着旻澜,“黑影?”额……难道是血色藤蔓?“咳咳……没有,你眼花了吧?你怎么不睡了?天色还早。”

    旻澜淡淡的瞥了慕若一眼,却没有追问其他。

    在他眼里,这个小兄弟是很神秘的。

    目光扫到他光洁的脖颈和那凸起的喉结,不禁挑眉,“伤口好了?”

    “嗯,也该好了。”慕若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

    旻澜低眉,视线穿过慕若,看向了石头上的伏尔,“你,在看守他?”语气在问出的那刻,就不自觉的低沉了。

    慕若眼神闪烁,忙摆手,“呵呵……旻澜你可真爱开玩笑,我像是那么好心的人吗?得了,撑着天还没亮,你再去歇息一会吧!”说罢,自顾自的转身,走到了已经快要灭掉的火堆边坐下。

    旻澜站在原地,目光直直的看着伏尔,几秒过后,他才转身离去。

    看着旻澜回到原地休息,慕若才吐了一口气,这旻澜究竟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真的对她起心思了吧?

    转念一想,兴许是她自个想太多了,毕竟她跟旻澜,满打满算,他们在死亡秘境中才认识一个月。

    余光瞥向旻澜,不由暗自思索起来。

    孤独的夜很长,但是热闹的夜就显得短了。

    这一晚上事情发生的不算少,慕若觉得自己刚刚坐下没多久,事情都没想完,这天就亮了。

    “唔——啊——舒服!”伏乙撑着懒腰,扭了扭脖子。

    慕若白了他两眼,起身松了松骨头,走向睡在大石头上的伏尔。

    走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给他检查伤口。

    只是,当她掀开纱布的时候,人就懵了。

    “这……怎么会这样?”

    伏乙几乎是撵着慕若脚步过来的,毕竟他和伏尔也是熟人,自然比普通人要关心点。

    听见慕若的话,便以为是伤口恶化,人不好了,连忙踮起脚尖,“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毒发了?”

    慕若速度极快,拽住纱布一扯,便将伤口遮住了。

    回眸剜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说你哑巴。”

    伏乙一听,便知道自己想多了,面色讪讪的,“额……不是你大惊小怪的吗?我自然以为他毒发了……”话还未说完,却瞥见一直坐在树下的旻澜不见了,当即一个激灵,“少主去哪了?”

    慕若忙转眸四下扫视,却在瀑布不远处瞧见了他的背影。

    “在那。”

    “少主去那透风的地方做什么?他身上的余毒未清,要是再出点乱子,可如何是好?”担忧的说完,便快步跑了过去。

    慕若见伏乙离开,忙转身,一把掀开伏尔腰间的纱布。

    震惊的眼神,根本无法掩饰。

    那小腹上,哪里有半分伤口,就连她用寒月鲛刮下来的皮也已经长好了。

    这等奇妙的场景,哪怕是高级丹药也无法做到吧?

    那可是中毒,又被她刮掉几层肉的地方啊!

    颤着手,探手抚在他精瘦的小腹上,温热的触感提醒她,只是事实,而非她在做梦。

    突然,一道疏离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这是作何?”

    慕若手指一顿,猛地抬眸,四目相对,时间有一瞬间的停滞。

    直到伏尔坐直身子,慕若才缓过神,抽回手,低着头站在一边。

    “你救了我?”伏尔惊讶的看着慕若。

    慕若挑眉看去,似乎在看他到底是不是在装傻,自己的身体修复功能如此强大,岂会不知道?

    可是她在他的眼神中,确实只看到了茫然和疑惑。

    “算吧……身体可还有不适之处?”抽回视线,轻声询问。

    抽回视线的她,却刚好错过伏尔吁气的小动作。

    “并无,多谢冥右兄弟的救命之恩。”

    慕若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伏尔低眉看着腰间的纱布,眼底掠过一丝邪笑,开口之际,却极为正经,“冥右兄弟,在下身体似乎有点乏力,可否为我换一身衣裳?”

    慕若倏地抬眸,“额,在下——”

    “为难便罢了。”冷声说完,自顾自的宽衣解带,还未动作两下,便满头大汗,“唔……呼……”

    慕若转身刚要走,这一声声抽气,她哪里还能走得开?

    他嘴里说罢了,这时不时发出的声音,分明就是在提醒她,他现在是连换衣服都困难的伤者!

    深呼两口气,转身,“咳咳,还是我来吧!”说动手就动手,直接把他的衣服扒的干干净净,留下一条沾着血迹的裤衩。

    伏尔双手撑在身后,似是吃力极了,眼底的神色异常淡定。

    那双看着慕若的眼睛,温柔的几乎要溢出水来。

    若不是那场逆天改命之约,如今我们……

    思及此,眼里的温柔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惯有的冷漠。

    可惜,这一系列转变,慕若统统没有察觉到,她只是暗自给自己洗脑,自己现在是男儿身,帮同样是男人的伏尔换衣服,这没什么很正常!

    “干净的衣服呢?”

    伏尔抬手一挥,一套干净的衣衫出现在身旁。

    慕若刚要拿起衣服,便被伏尔抓住了手腕,“我自己来。”说罢,冷着脸穿衣服了。

    慕若看着他一件一件穿好衣服,丝毫没有之前的吃力感,嘴角不禁一抽。

    这一会就有劲了?他这是在玩她呢?

    伏尔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扭头看着慕若,疑惑道:“怎么?可还有事?”

    慕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呵呵,没事,就是觉得你手脚挺利索的。”

    伏尔低着头,整理衣服,半响才不急不缓回了句,“……突然有劲了……”说完,转身从石头上下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