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38章 生间隙,动杀机
    “你们在做什么?”旻澜的冰冷的声音传来。

    伏尔转眸望去,颔首,“少主。”

    旻澜瞥了他一眼,走至慕若身边,“他身上的伤?”

    慕若仿若无事的收回手,转身看向旻澜,“已无大碍。”

    旻澜双眸微垂,掠过石头的边角,被指甲抠过的痕迹还在,不由眼底掠幽深。

    在他看来,刚才这两人必定是发生不愉快的争执,可是慕若却包庇伏尔不肯告诉他。

    “伤得那么重,怎么会无大碍?”狐疑的眼神盯着伏尔。

    绕是聪明的慕若,此刻也忽略了旻澜的心情,先伏尔一步回答了旻澜的问话,“兴许是我处理的及时,加上他命不该绝,所以眼下倒是没大碍了。”

    “可是你昨天不是还说他中毒颇深吗?”伏乙走过来,奇怪的看着慕若。

    慕若凉凉的白了他一眼,“神医也有误诊的时候,何况我只是门外汉,懂那么一点医术罢了。”

    “啊?这么说,少主的伤势,是不是也被诊错了?”伏乙激动地差点蹦起来。

    慕若嘴角抽搐,差点一巴掌甩到伏乙的脸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旻澜目不转睛的盯着慕若,神色变化莫测。

    半响之后,才平静的转开了视线,“我们快去找龙莲草吧!”瞥了一眼伏尔,率先转身,往后面的林子走去。

    伏乙瞧见旻澜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不在意,又看见慕若要走,忙快步追了上去。

    “冥右,你倒是说说少主的身体状况啊?他到底是不是被误诊了?”

    “啰嗦。”慕若手肘一曲,顶在伏乙的小腹上,这一下子才安静下来。

    四人一前一后往树林走。

    看似风平浪静,没有半点变化。

    但是走在最后的伏尔,却皱眉看着前方旻澜背影。

    方才他转身那一眼的杀意,只怕任他再愚钝,也是无视不掉的。

    旻澜是极界储君这点是事实,而他此行的任务是保护旻澜也是事实。

    是以,就算他要伤他,为了大局,他还是得护他周全。

    无奈的摇了摇头,低着头缓步跟在后面。

    清晨的山林,环绕着淡淡的薄雾,远远看去,似有似无。而晨光洒在树间,葱葱郁郁的树叶颜色则变得深深浅浅,

    如此景色,若是闲来无事,倒是游玩的好所在。

    只是四人穿梭在林间,并没有这个闲心,耳边传来的只是浅淡的脚步声。

    一路上旻澜都极为安静,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伏乙恪守本职,走在旻澜身侧护他安全。

    慕若心底想着同样入死亡秘境的男人,从昨夜的迹象来看,荸荠和那个男人必定来到了第三关,而且还在不远处,若不然,昨夜她身体也不会有那等变化。

    未免突然相见,引起其他变化,一路上她都小心翼翼观察四周。

    只是每次她都能碰巧撞见伏尔投过来的眼神,却又每次都仿若无事的转开了。

    一次两次,那是碰巧,那三次四次,她总不能还以为是碰巧吧?

    本来烦心事就够多了,突然又冒出一个时不时搅和她情绪的伏尔来,让她从一开始的新奇转变成了烦躁。

    正在此刻,走在前方的旻澜脚步一顿,停住了。

    “少主?”伏乙不解的问道。

    旻澜转身,淡淡的看向伏尔,“前方五十米,应当就是龙莲草所在之地。你便去摘下四株,以便我们通过关卡吧!”

    慕若眼梢微敛,看向旻澜的眼神多了几分好疑问。

    寻找龙莲草的路上,他似乎是直奔这个方位……

    他难道知道龙莲草的位置所在?

    不等她开口,旻澜便主动帮他解惑了,“没错,一到十,每个通关卡的物品位置我都知道。”

    慕若暮地转开视线,心底莫名其妙,知道便知道罢了,如此坦白,倒让她有点不安了。

    伏乙闻声,嘴角抿笑,“少主,我就知道您虽然无心继承皇位,但是为了让主上安心,还是会默默将那些东西记得熟练。”

    旻澜没有回应,只是冲着伏尔道:“还不速去取龙莲草。”

    伏尔颔首,恭敬道:“是,属下这就去。”语毕,迈开步伐,朝着前面龙莲草位置掠去。

    慕若看着伏尔离去的背影,余光又瞥向旻澜眼梢泛着的寒芒,登时觉得这龙莲草只怕不好取!

    “我去帮他。”丢下一句话,便要飞身上前。

    旻澜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慕若的手腕,“伏尔足以。”冰冷的声音,仿佛要将慕若冻成冰。

    起码,她从第一眼看见旻澜开始,他就是一个淡漠之人,何时回有这么厉色的时候?

    推开他的手,疏离道:“若是伏尔有意外,旻瀛再来的话……”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旻澜眼梢狂跳,显然因为慕若的话,而感到不悦。

    “本王先前顾及他是本王大哥,才让他有机可乘。下次,本王自然不会让他得手。”甩袖转身,冷冽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远方。

    若是平时,慕若绝对会站在利益这边,不再与旻澜斗嘴。

    可是慕若看着旻澜分明要让伏尔去送死,心底就升起莫名的抵抗。

    于是,不阴不阳的说道:“是吗?您最好将是旻瀛抓住,取其心头血,好解了您身上的剧毒。”

    旻澜听出话中的讥讽,倏地转眸,眼底浮起怒意,“你这是什么语气?”

    慕若扭头看向别处,自知说出的话有点过分,却还是没有停止,“伏尔因救你深受重伤,而你却在他醒来之后,没有半分好脸色。如今又让他一人去取劳什子龙莲草。”

    “放肆!冥右,你可知你在与谁说话?”伏乙脸色一沉,抓住冥右的手臂,大有他才胡言乱语,就要不客气的架势。

    旻澜额角青筋直跳,咬牙道:“放-开-他。”

    “可是,他——”

    旻澜眯着眼,反手一巴掌甩在伏乙的脸上,将他话打了回去,“本王叫你放-开-他!”

    伏乙侧着脸,错愕的看着满脸愤怒旻澜,紧抓着慕若的手也松开了。

    旻澜双手攥拳,强忍着心底怒意,对着慕若喝道:“既然本王如此忘恩负义,那你走。”

    慕若迈开脚步,只是走前丢下一句无情的话,“我本来就要走,是你拦我。”

    “你——”旻澜脚下一晃,体内气血翻腾,忙抓住衣襟,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少主!”伏乙担忧的扶住旻澜,看着慕若头也不回的离开,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这个该死的冥右,说话非要这么毒吗?少主都被他气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