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58章 暗中的较量
    ----

    死亡秘境,第五关卡。

    第五光区别于前四关,全程在水中。

    选手需要在水中找到琴谱,再用深水区礁石上的魔音琴驯化幼兽。

    这一关限时十天,十天内驯化不了幼兽,关卡将自动关闭。

    慕若一行人,纷纷站在及腰部的水里。

    “驯化幼兽,应该不难吧?”隐花溪问道。

    慕若摇了摇头,看向远处波光粼粼的水面,总觉得不止这么简单。

    这时,旁边的旻澜出声了,“是要驯化在母兽保护下的幼兽,如果这样,母兽会将你视为入侵者,,那就只有杀了母兽才能驯化幼兽。”

    “这么残忍啊?”隐祸水捂着嘴,满脸不忍。

    伏乙瞥了她一眼,“妇人之仁。”

    隐祸水撇了撇嘴,没有搭理他,看向慕若,“主子,我们去找琴普吧。”

    慕若微微摇头,“先观察观察,我总觉得不大安心。”

    “主人,他好像还在流血?在水里泡着会不会更严重?”

    慕若闻声将视线停留在了伏尔身上,他所在的地方,尤其是腰部水面已经染成了红色。

    “我没事。”伏尔低声说道,僵硬的推开赵令左和赵毅的搀扶。

    “哎哎……你身上还在流血啊……”

    赵家兄弟正说着,伏尔的身体一摇,便朝后面倒去。

    哗——

    一阵水声拂过。

    原本站在旻澜身边的慕若,已经出现在了伏尔的身后,双手撑着他的后背。

    旻澜眼神一暗,视线落在肩膀溢出的血迹上,嘴里泛着苦涩。

    “没本事还逞能。”慕若嘲讽了一句,将伏尔扶起,“过了第四关,现在你是生是死虽然跟我没关系,可这伤口着实因为我。”说罢,伸手撕开他的后腰。

    衣服撕开的刹那,瞳孔一缩。

    转眸瞥了一眼探过来的赵毅,快速拽住破烂的衣服遮住后腰。

    “你们俩去附近查看一下,记住不要去深水区。”

    赵令左和赵毅闻声点头,一东一西,分开行动。

    “祸水,我们也跟去看看。”隐花溪拉着隐祸水便走了。

    慕若这才掀开他的衣衫,拿出一瓶药粉,装模作样撒在了上面。

    其实那只是她炼丹时多出来的药材,对伤口没好处也没坏处。

    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掩饰一下,因为伏尔后腰上的伤口已经快速愈合了,溶解在水中的血只怕是他衣服上的血。

    伏尔嘴唇苍白,侧眸看着撑着自己的慕若,“谢谢。”

    慕若抽出纱布,在他腰部裹了几圈之后,才阴腔怪调的低语,“少跟我装模作样,你到底是谁?”

    伏尔转头,昂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深呼了一口气。

    “唔……这里的空气不错。”

    慕若危险的眯起双眼,抽回双手。

    噗通——

    伏尔仰面摔进水里,因为太突然还呛了两口水。

    慕若面无表情的看向旻澜,“你的伤口也需要处理,之前给你的丹药服上两粒。”

    旻澜脸上露出一抹笑,点头听话的服了两两粒药,至于伤口则是伏乙处理的。

    因为慕若始终双手抱胸站在旁边,并没有上前的打算。

    伏乙虽然不满,但是之前他处处挤兑慕若,也没有脸提出这个要求。

    伏尔从水里钻出来,全身湿淋淋的,转眸看了慕若一眼,眼底掠过无奈,索性他的伤口已经修复了,否则刚才裹的纱布算是白裹了。

    这丫头真是不能惹,说翻脸就翻脸啊!

    “你没事吧?”伏乙看向伏尔问道。

    伏尔收敛起神色,“无碍。”

    慕若眼角余光始终留意着伏尔,总觉得他的举止神态和冥御煌十分熟悉。

    可是冥御煌的身体还在她空间里,他这具身体她暗自查探过,灵魂和身体非常契合,并不像是被调换过的。

    再者说,僵尸的魂魄并不能同人类那般随意脱离身体,更何况是灵魂和身体如此贴合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出现。

    微微摇了摇头,将心底解不开的疑惑压了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潮水渐退,原本及腰的位置,眼下只到小腿了。

    在此期间,旻澜一直暗中关注着慕若的变化。

    回想在第四关卡细微的变化,不管是眼睛还是身体,都让他极为好奇。

    或许,他该直接询问,而不是暗自猜测什么?

    忽然,他视线落在了慕若的脖子上,瞳孔暮然放大。

    喉结,不见了……

    他……

    旻澜心惊的看着慕若,直到慕若疑惑的看过来。

    他连忙低头,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两秒之后,随即而来的便是狂喜。

    难道冥右是女子?根本不是男子!

    这样的话,等他通过选拔赛,就能亲自向父上请求赐婚了!

    想到这,欣喜在他心底蔓延开来。

    慕若满是疑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女子特征,在她强势打开尸元的已经暴露了。

    她没发现旻澜的异样,不代表旁人没有发现,比如一直防着旻澜的伏尔,早已将他的心思看在眼底。

    心底暗叹,到处都是烂桃花,真让他好生厌烦!

    他也想像旻澜一样正大光明,可是他不能任性。

    身上的责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这一次来死亡秘境,遇见她完全是意外中的惊喜,所以只要能在暗中看着她,他就该知足了。

    曾经,他永远都是以旁观者心态,去看待她努力寻找八方神器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让他知道,他命中注定与这八方神器,九仙帝尊有着无尽的牵连和撇不开的责任。

    “伏尔!”旻澜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

    伏尔回神,垂眸道:“少主,何事吩咐?”

    旻澜面染笑意,抬手拍了拍伏尔的肩膀,“这次多苦你了,本王希望之前对你的偏见,不要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少主严重了。”伏尔面无表情,眼底透露着冷漠。

    这样的神态旻澜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过多在意,深邃的眸子看向伏尔的时候,掠过几分意味。

    不管冥右是不是他的,最终也只能是他的。

    伏尔余光留意到旻澜志在必得的眼神,心中就好像梗了一根刺。

    垂下的双手,微微攥拳,手背绷起青筋。

    坚硬的脸庞,更加冷漠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