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63章 上品兽人
    此刻,走在前方的慕若一行人,丝毫不知道有人跟踪,就连伏尔也没有察觉到这一丝异样。

    荸荠和那个男人无声无息,好似空气一般让人难以察觉。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除了被水蝇吸血身亡的几个,其他人也都成功找到了琴谱。

    在另一个海水区域,成片礁石上,都摆放着一个魔音琴。

    慕若一行人,飞身掠至礁石上,弯腰坐在魔音琴后的垫子上。

    抬起手,轻轻拨动琴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弹奏魔音琴,必须灌入灵力琴弦才能发出声音,而要完整的弹奏并且驯化水底的幼兽,不但要一边弹琴,还要一边抽出力量对付母兽的攻击。总之,这一关不容小觑。”旻澜面色微沉,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至关重要。

    伏尔转眸看向慕若,视线却停留在她手中的琴谱上,“那块琴谱,你若是没有办法弹奏出,便将它给旁人,别浪费了琴谱的效用,又伤了自身。”

    慕若皱眉,冷冷的看了过去,“什么意思?”

    旻澜的目光也停留在了慕若手中的琴谱上,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块范围颇大的琴谱,应该就是驯化水麒麟的琴谱。

    “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他定定的看着慕若。

    慕若眼底掠过疑虑,难道这个琴谱有什么问题?

    “啊!我知道了,不是说有一头水麒麟吗?会不会我们主子拿到的琴谱就是驯化水麒麟的琴谱?”赵令左突然茅塞顿开,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

    慕若惊讶的看了赵令左一眼,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第五关倒是有意思了。

    家里有一头貔貅,再弄回去一头真麒麟,也不知道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想起来,就很有趣。

    忽然,她又拧起了眉头,斜眼睨着伏尔,眼梢泛着不悦。

    他刚才的话是何意,瞧不起她?觉得她驯化不了水麒麟吗?

    哼!就不要给她驯化水麒麟,不然说话噎死你!

    心底如是想着,低眉研究起手中的琴谱。

    伏尔瞧见慕若专注的样子,嘴角不经意间浮起一抹笑,很快又掩了下去。

    拨开自己手里的琴谱,看了两下,指尖凝聚灵力,抚在了驱魔琴上。

    琴音缓缓流淌的传出了。

    没有波动的琴音,好似一汪清水。

    奈何,就是这清水般的琴音,扰的水面波澜骤起。

    哗啦啦!

    一头浑身长着长刺的水狮,张着嘴巴从水里蹿了出来,奔着弹琴的伏尔就袭击了过去。

    伏尔淡然自若的波动琴弦,仿佛这母兽根本不受威胁。

    就在水狮尖锐的牙齿要啃上他的脖子之际,琴音斗转。

    嗤——

    光刃如刀,割破了水狮的后颈,鲜血瞬间洒落水面。

    “吼吼吼……”水下传来声声哀嚎,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小幼兽的悲鸣。

    隐花溪:“这声音……好可怜啊……”

    隐祸水:“对啊……它肯定知道自己的母亲死了……”

    伏尔不受影响,依旧弹奏着琴谱上的曲子,直到动荡的水面,渐渐化为平静。

    哗的一声!

    小幼兽冲出了水面,落坐在伏尔的魔音琴前。

    伏尔嘴角微挑,手中的琴音渐渐往后带,直至将最后一丝琴音收回。

    空荡的海面,再无其他一丝杂音。

    其他几人看完伏尔的弹奏之后,纷纷佩服。

    这样一首简单的曲子,他却弹出自己的风格,更是如此快速的驯化了幼兽。

    伏尔抬手抚了抚伏在旁边的小幼兽,转眸瞥了一眼隐花溪和隐祸水,低声道:“幼兽在还未真正驯化的时候,万不可因为同情就手下留情,那会要了你们的命。”

    隐花溪和隐祸水闻声一震,连忙低着头出声道谢。

    “多谢提点。”

    “多谢提点。”

    伏尔静静转头,看着旻澜道:“少主,属下刚才的话皆是实战所得经验,您千万要注意。”

    隐花溪和隐祸水默勒,尴尬妈妈抱着尴尬哭,尴尬死了……

    旻澜无声点头,凝视着手里的琴谱,他看了一刻钟,却还是未有了解。

    可是伏尔却已然快速驯化了幼兽……

    父上将这等深不可测的人放在身边,难道就不怕他有异心吗?

    “少主,这,我看不大懂……我打小就不精通音律。”伏乙一脸求教的问道。

    赵令左和赵毅也是挠了挠头,一脸尴尬,“其实,其实我们俩也不大懂……”

    这时,隐花溪和隐祸水排上用场了,她们俩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对音律着实精通,甚至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会的,就好像那种动作早已记在身体上,只要摸着乐器,就能弹奏出一首曲子。

    而且那些曲子,还是她们不曾听过的。

    两人拿着琴谱,对着他们解释起来。

    慕若眉头紧锁,弹开琴谱在腿上,极为奇怪。

    这个琴谱怎么感觉和她练的幻刀法的来龙去脉,以及其中的牵制,防御,如此之相像?

    难道建立这死亡秘境的人是五邪尊者?

    这不应该啊……

    五邪尊者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嚣张的声音传出来。

    “哈哈哈……多谢你们指导我们如何看琴谱。”荸荠笑盈盈影从迷雾中走了出来。

    同他一起的男人也跟着走了出来。

    慕若忙抬手捂嘴,眼珠鼻息,猛地看向来人,眼底一道红光流窜而过。

    怎么回事?

    伏尔愕然的看着慕若的变化,又将视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眯着眼,凝视着那个黑衣罩身的男人,眼神微微一变。

    兽人!

    “呵……原来是极渊元界出来的。”男人凝视着慕若的视线,仿佛淬了毒。

    慕若不解的看着对方,“藤蔓,我被发现了。”

    嗡——

    她脑袋一阵刺痛,神识竟被其他力量阻断了。

    “你们极渊元界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猎杀我们兽人,这些血债也该偿还一点了吧?不如,就用你手里的琴谱?”他清秀脸已经被阴森和暗黑代替。

    上品兽人!

    伏尔警惕的盯着他,语气却极为平静,“一个琴谱罢了,你想要就拿去。”

    慕若皱眉,抿了抿泛白唇,将视线投向伏尔,无声询问,你什么意思?

    伏尔回视,慕若居然看懂了他的意思,惊讶之余,却已经将手里的琴谱掷了出去。

    兽人伸手抓住琴谱,转身交给旁边的荸荠,“你的。”

    “贞,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荸荠看着手里的琴谱,眼中光芒四射。

    有了水麒麟之后,他的实力又会大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