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87章 简直就是可恨!
    心底泛起了寒意,乖乖!这是什么人这么狠毒?摆明的要将他置于死地啊!

    旻澜感觉到赤焰王眼神里的异样,立马一个激灵。

    难道他发现他中毒了?

    不可能啊?他回来后,还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出现异样,更别说是一眼看出中毒了!

    就连他父上也没有发现这件事情!

    赤焰托着下巴,眯眼睨着旻澜,从他细微的表情里,他几乎可以确定,他本人知道自己中毒很深。

    扭头看了旻帝一眼,眉头挑起。

    看来,旻帝是一无所知!

    赤焰不由点了点头,这个旻澜倒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可是他光有孝顺还不够,因为他的孝顺撑不了几天了。

    “旻澜,本王问你,一个月前你在哪里?”

    一个月前?

    旻澜不明所以,“在灵界。”

    赤焰点了点头,“不错,就是在灵界,本王那个妹妹才会看见你,因此恋上你,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提亲。”

    “你说什么?提亲?”旻澜瞪大双眼,总算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了,所以,赤焰今天来极界为的提亲,而这个妹婿还是他自己?

    赤焰看见旻澜如此大的反应,脸色一沉,“怎么?你不愿意?”

    旻帝见旻澜反应过度,不由喝道:“旻澜,注意身份。”

    旻澜面色一僵,口齿结巴,“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是同意的意思了?”赤焰逼得非常紧,每句话都掐着说。

    旻澜心头一梗,想到传言那个小公主一千年都没嫁出去,现在却要嫁给他这个小辈,不禁后脊发寒。

    “不!”牙齿缝蹦出一个字,定定的说道:“一个月前我的确在灵界,但是我那时候在死亡秘境里。令妹何时进过了死亡秘境?”

    赤焰一听,就知道红绯撒谎了,背在身后的手攥了攥。

    虽然不知道红绯为何一定要嫁给旻澜,可是这件事提都提了,若是旻澜不愿意娶,那么冥界岂不是成了笑柄?

    想到这,赤焰眼底掠过一抹暗光。

    这个亲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唉……本王今天有点累,你们极界应该有空余的房间给本王休息吧?”

    冥界堂堂的赤焰王亲口说要留下,旻帝就是想拒绝也要斟酌一下。

    “呵呵……赤焰王说笑了,旻澜,你去帮赤焰王安排一个好的房间。”

    旻澜颔首点头,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他总觉得赤焰留下是不安好心!

    赤焰离开前,扭头看向旻帝,笑道:“今晚月色甚好,如果旻帝不介意的话,本王想和你畅饮两杯。”

    旻帝皱着眉,这个赤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这一会提亲,一会住下,一会又要畅饮两杯。

    他怎么摸不清他在想什么呢?

    虽然疑惑一大堆,嘴上还是笑着应承,“哈哈……赤焰王好雅兴,本帝自当奉陪。”

    “如此,那便稍后见了!”赤焰抱了抱手,转身跟在旻澜身后离开。

    旻帝收敛起神色,静静地看着赤焰离开的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

    赤焰虽然只有一千多岁,却将冥界搭理的妥妥当当,没有外界来犯,绝对不是巧合。

    他虽然行为,言语上面看上去很是不礼貌,却能每次都拿到主控权,这就是能力。

    就连在他面前,那也是进退有度。

    何时澜儿才能像他一样独当一面?

    他现在越来越力不从心,实力更是没有当年的万分之一。

    要是让外界知道这一事实,只怕这难得的和平也就到此结束了。

    ----

    午夜时分。

    天地之间,阴气最盛的时候。

    慕若悄悄回到了房间里。

    只是刚到房间里,突然感觉到一股阴森的感觉。

    她面色一凌,猛地抬眸看向房梁。

    只见,嗜容全身上下围绕着阴凉的气息,正在他身上游走。

    “嗜容?”双脚点地,飞身而起,一把将房梁的嗜容拽了下来。

    嗜容暮然睁开双眼,血色的眸子,异常骇人。

    猛地张嘴,露出两颗泛着冷光的獠牙。

    “该死!”慕若伸出双手,快速击在嗜容的后颈上,翻身绕倒他的伸手,双手攥拳,泛白的骨关节,快速的击打在他的后脊上。

    咔-咔-咔-咔。

    这样的动静,若是凡人,只怕不丧命也残废!

    然而慕若击打在嗜容身上的动作,却对他毫发无损,反而在舒顺他体内聚集的阴寒气息。

    终于,嗜容猛地抬头,口中吐出一口气。

    慕若停止动作,跟着喘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

    嗜容摇了摇头,脸色微微发灰,起身道:“刚才,谢谢。”

    慕若擦了擦额角的虚汗,起身坐在凳子上,这才询问,“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嗜容抬手捏了捏眉心,心底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那一瞬间,原本好好收敛的尸元突然散开,而且化为了攻击性极强的尸气。”

    慕若抿着唇,眼神闪闪烁起来。

    这一抹神色被嗜容看在眼里,不禁叹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不是他,我体内还是没有他的气息。”

    慕若抿着唇,没有再说话。

    嗜容说完之后,便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却也收不回来了。

    两人互相沉默了一会,默契的将这件事都丢在了脑后。

    嗜容再度放出麟獒,由于午夜时分阴气最盛,麟獒的魂魄得到了充足的滋润,当然这些也只够他撑半个时辰,到时候他就必须回到嗜容的地方修养。

    利用这个时间,慕若尽量的询问麟獒事情。

    索性,麟獒除了忘记邪舞的事情之外,其他来到灵界的事情,他几乎全都记得。

    不知是慕若的话,还是她那张像极了邪舞的脸,总之麟獒对她十分信任。

    将他如何和楚漠成为好友,又如何创建了现在自己的势力,又如何被楚漠背叛,丢在死亡秘境!

    一切的种种,听完之后慕若也是愤恨不已。

    她还纳闷,为何麟獒什么都不记得,还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原来是因为楚漠起初不知道说漏了嘴,索性将计就计,干脆和麟獒称兄道弟,后又在死亡秘境陷害麟獒让他惨死。

    环顾房间,不由冷笑,就连麟獒创建的一切势力,他都全盘接手了!

    他还口口声声和邪十说他如何努力,如何思念邪舞!

    可邪舞的一切,似乎都是他破坏的。

    这个人,简直就是可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