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388章 出手试探
    麟獒说完种种之后,外面天色已经泛白了,可见这是一个多长的故事。

    可这些却是麟獒醒来之后,所有的记忆。

    嗜容看着沉默的慕若,“真相和你猜测的差不多,所以,你要杀了楚漠吗?”

    慕若嘴角噙着冷笑,幽幽的回道:“杀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听到这话,嗜容倒是没有半点的诧异。

    因为他面前这个女人对待敌人,从不手软!

    这要是他当初为何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你真的不打算进空间里吗?”慕若再度把话题牵扯回来。

    嗜容薄唇紧抿,冷硬的脸上带着一丝情绪,“你,是担心我搞砸你的计划吗?”

    慕若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我只是担心楚漠对你下手而已。”说罢,起身走到床榻,侧身而卧,缓缓入睡。

    嗜容凝视着慕若的后背,最终叹了一口气,翻身上了房梁。

    他幽深的瞳眸,紧紧地盯着房顶,沉重的心思,让他根本无法入睡。

    不知为何,他最近心底总是非常不安,难道是因为冥御煌快回来了?

    思及此,嘴角露出苦笑,若是他真的回来了,他还求之不得。

    ----

    极界。

    星光璀璨的凉亭下,旻帝正在和赤焰喝酒聊天。

    聊着聊着,赤焰大笑一声,起身踩凳,手里提着一坛酒便仰头痛饮。

    喝完,啪的一声将酒坛丢在地上。

    “痛快!”他擦了擦嘴角,昂头看着璀璨的星空,对着旻帝竖起拇指,“旻帝果然不同,能将你这极界的天空,造成如此密集的星空,倒是令本王刮目相看。本王那个地方,都懒得折腾。以后想看这些东西,直接来找妹夫就成了。”

    原本默默看着他的旻帝,眉头骤然凝起,这个赤焰是怎么回事?婚事那一茬不是已经揭过了吗?

    想到这,他摆了摆手,“赤焰王喝了不少酒,已经醉了,你们送赤焰王回去休息吧。”说罢,放下手里的酒杯,便欲起身离开。

    “呵……哈哈哈……”赤焰仰头大笑出来,清明的眸子哪有半分醉意。

    从桌面拿起一坛酒,掀开封口,仰头又是一阵狂饮。

    这个笑声,让旻帝极其不舒服,不由扭头再度坐正,“赤焰王特地留在极界,不单单是为了与本帝痛饮两杯吧?”

    赤焰眼神闪烁,弯腰坐下,放荡不拘的凝视着旻帝。

    “既然旻帝您开口问了,本王自然得如实相告。”

    旻帝闻声,正经的了神色,怎么看赤焰都不像是说的好事,难道跟他妹妹一定要嫁来极界有很大的关系?

    “但说无妨。”

    赤焰看了旁边的暗卫一眼,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旻帝自保的能力绝对有,赤焰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并不畏惧于他,抬手摆了摆屏退左右。

    赤焰看着只有两个人的地方,似笑非笑的问了句,“不知旻帝可否知晓,你的第三子命不久矣。”

    砰!

    旻帝一掌击在桌面,桌面立刻裂开几道裂缝,他眼神冷冽的瞪着赤焰,“呵,赤焰王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澜儿不愿意娶令妹,你就要取他性命不成?这里是极界,本帝自认为,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周身散发着浓浓的威压,仿佛只要他再敢提一句,就让他来得去不得!

    赤焰眨了眨眼,颇为无辜,“旻帝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妹妹喜欢他,我又怎么会妨害他?”

    旻帝眯着眼,心有疑虑,却并未放松,“哦?那倒是不知道,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伤害我极界未来的储君了。”

    赤焰被旻帝这过分自信的样子逗笑了,拿起桌面的酒坛,仰头饮了一口,完全没有因为旻帝的威压而有本分惧意。

    他旻帝这么多年将极界置身事外,若是连基本的沉稳都没有,那也就是白活这么久了。

    所以,他并不担心旻帝对他发难。

    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酒,才道:“那本王哪里知道啊?”

    旻帝闻声,心头一梗,合着你赤焰王是来拿本帝寻开心的吗?

    没等他发作,便听赤焰接着道:“本王只知道,你三子身上毒素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药石无医。”

    咯!

    哗——

    桌面终于粉碎,散落在地。

    “你说什么?中毒?”旻帝震惊的看着赤焰。

    赤焰点了点头,低眉看着手里的酒坛,暗自庆幸自己提前拿了一坛在手中,要不然……

    转眸看了看满地碎渣,摇了摇头,真是浪费啊!

    “不可能!”旻帝暴怒喝道,倏地起身,转身离开。

    赤焰抬眸看向旻帝离开的方向,凉凉的丢出一句话,“你那三子倒是孝心。”

    旻帝脚步并未停顿,侧眸看向赤焰,阴沉的离开了。

    赤焰指尖捏着一枚黑色珠子,饶有趣味的看着旻帝离开的背影。

    原本以为红绯的婚事没戏了,却没想到旻澜那个小子居然中了剧毒。

    真是上天注定,他旻澜就该成为他的妹夫。

    轻轻推开手指,黑色珠子随之消失。

    此刻,旻澜正因为毒素的蔓延,而惶惶不能入睡。

    砰地一声。

    房门被人一脚踹下。

    旻澜下意识的做出防御动作,只是定睛一看,进门居然是旻帝,连忙改为拱手施礼。

    “父上,您怎会深夜来此?”

    旻帝沉着脸,一言不发走上前,左右换股身穿里衣的旻澜,上上下下,打量的旻澜隐隐发虚。

    “父上?可是有事?”旻澜低着头,忍着身体的不适,僵直的站着。

    旻帝眼神暗了几分,语气却十分平静,“并无大事,只是这次死亡秘境提前结束,在里面可是有了什么机遇?”

    旻澜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

    “机遇倒是没有,不过选拔赛里孩儿有幸结交了几位朋友,都通过了关卡”

    旻帝挑眉,眼底带着诧异,“就是那几个都不愿来极界的人吗?”

    “呃……父上,他们只是不习……”

    旻帝抬手打断旻澜的解释,“不用解释,其实死亡秘境说是给极界选拔人才,其实,就连本帝都不知道他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呃……”旻澜挠了挠脖子,一知半解的看着旻帝。

    然而,旻帝却并未解释,“这些事等你继承帝位之后,本帝自会全部告诉你。”说罢,迈脚往前一步,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这次死亡秘境,辛苦了。”

    别看旻帝的动作很是慈爱,却只有旻澜知道,他的肩胛骨快要碎了,体内靠着丹药压制的毒素仿佛炸开了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