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2章 慕心到底是谁?
    慕若凝视着他那鲜红的血液,微微皱眉,难道是她猜想错了?

    “我,对不起……”他慌乱的跪在地上,连忙就要磕头。

    慕若伸手一拽,将他拽了起来,语气颇为冷冽。

    “你没错,不需要道歉。”

    慕心弯着腰,不明所以的看着慕若,“主,主子…你我…我疼…”他哆哆嗦嗦,低眉看着自己的手腕。

    慕若垂眸,手上的力道不仅没有变轻,反而加重了几分。

    “哎哟……主子,我到底说错了什么,您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慕心拧着眉头,一脸痛苦,感觉自己手腕都快被慕若折断了。

    慕若就好像触电一下,快速甩开了慕心的手。

    “没事,你先出去吧!”说罢,侧眸,眼角余光停留在他摸手的动作上,眯着眼,忽然眼梢一跳。

    只见,慕心扭动手腕的时候,手指尖的伤口已经渐渐愈合了。

    而这一点,也让慕若才彻底断定心里的猜测。

    他……果然是麟獒的儿子……

    等到耳边传来关门声,她才走到桌边坐下。

    回眸看向房门的方向,又想了想麟獒。

    神识一转,来到了血色空间里。

    由于空间内有浓郁的尸元,尸元属性是阴,所以在彼岸花内滋养的麟獒倒是非常平和。

    感受到慕若进来,他连忙抬眸看向她,“你来了?”

    慕若深呼了两口气,凝视着麟獒那张已经看清楚七八分的俊脸,忍不住心底狂吐槽。

    不仅把邪舞给忘了,他还跟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儿子!

    好极了,她不但有个能做爹爹的哥哥,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弟弟!

    真是……

    “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慕若叹了一口气,双腿盘起,坐在地上,手托着下巴,看着坐在花心里的麟獒。

    麟獒听见这话,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怎么说我?”

    慕若揉了揉鼻子,问道:“你之前跟我说了那么多关于你和楚漠的事情,难道就没有漏掉什么?”

    “漏掉?漏掉什么了?”麟獒一脸不解的看着慕若。

    慕若咂了砸嘴,“比如,比如说妻儿!”

    “妻儿……”麟獒一脸不解,“我没有成婚,何来妻儿?”

    慕若:……

    那慕心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难不成楚家还有其他从极渊元界过来的人吗?

    “你确定你没有跟别的女人有牵扯?比如说弄出一个儿子什么的?”慕若并不相信麟獒的话,他连邪舞都给忘了,在死亡秘境的这段时间,忘记其他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麟獒一脸纠结,被慕若的语气带的有点迷糊,“我,我……我难道真的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慕若:……

    刚才的坚定哪去了?

    “楚家有一个少年,拥有僵尸血脉,可能母亲也是人类,所以血脉遗传僵尸的要少,只遗传到了普通的伤口修复。而且有一点,他跟你长得很像!”

    麟獒:……

    难道他真的,真的有过女人吗?

    为什么他记不起来呢?

    慕若看着麟獒一脸懵逼的样子,又不像是装的,登时心头发堵。

    “我娘喜欢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不但弄个魂飞魄散,临了了,我爹根本不记得她是谁。”

    麟獒心尖一颤,不敢置信的看向慕若,“你说……你说什么?魂飞……魄…散?”

    慕若才不管麟獒有没有感觉,直言不讳的将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谁能知道您没死,只是失忆跑到了灵界来,如果早知道这样,娘她也不会……”说到这,慕若顿住了,鼻子有点酸涩。

    毕竟,当时邪舞已经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尸蟲了,或许那样才是真正的解脱,只可惜,她到死也没有再见麟獒一面。

    “你说什么?为什么只说一半?她到底怎么了?”麟獒着急的看着慕若,不停追问。

    慕若甩了甩头,岔开了话题,“行了,事情都过去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来,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总之,不管这个少年是不是你的儿子,我都会保他安全的。”

    麟獒无言了,他不敢说话,因为他只是一个不甘心的冤魂。

    这时,远处的树林突然传来惊喜的喊叫声。

    “姐姐!是姐姐进来了!”

    “姐姐,我们可不可以出去啊?”

    隐花溪和隐祸水,开心的朝着她跑过来。

    李贞手里牵着三岁,也跟在后面走了过来。

    慕若嘴角抽搐,并不想久留,正准备离开,却听见三岁黏人的喊道:“娘亲别走嘛!”

    咚-咚-咚

    整个空间都晃了三晃,他甩开李贞,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慕若。

    “娘亲,外面是不是有好玩的?您让我出去好不好?”

    隐祸水忙出声道:“姐姐我也想出去!”

    隐花溪跟着附和,“我也想,我也想。”

    慕若抬手揉了揉额角,让他们出去还不闹翻了天?

    “一个个都赶着要出去,我可不打算出去,这里有吃有喝的,灵力这么旺盛,还能弥补我失去的魄力呢!”说着话,飞身掠至旁边的仙灵果,一点也不见外的摘下一颗果子,然后在袖口蹭了蹭就吃了起来。

    “我看你是觉得仙灵果不要钱吧?”隐祸水没好气的说道。

    “那可不,在仙界都吃不到的东西,更何况一只兽人?”

    李贞后背一僵,从树上坐起来,“你们俩不要每次都装的好像在仙界待过似的,你们怎么知道仙界没有仙灵果?嘁,那没有仙灵果还有人参果呢!”

    “我们本来就……”

    隐花溪和隐祸水相视一眼,登时就怂了,她们何止去过仙界,根本就是从仙界逃走的……

    这些话,她们就算跟一个兽人说了,他也不会相信。

    慕若深呼了一口气,压制住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

    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她看这一点也不准确。

    李贞他一个人就能唱几台戏了!

    三岁眼神闪烁,晃着慕若,“娘亲,反正比赛还没开始,您就让我出去转转吧?”

    慕若皱着眉,脑海里闪过君袭的身影,立马驳回,“不行,我今天出去碰到一个人,很可能是仙界的人。虽然他今天没有为难我,还送了我一样东西,那也是因为我不存在威胁。要是他没走,还发现你的存在,我怕他会多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