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3章 火皇套路开始
    “长什么样子啊?”隐祸水追问道。

    隐花溪面色也变的有点紧张,该不会是要抓她们回去的人吧?

    慕若看着两人的样子,忍俊不禁,“放心,他给我的感觉跟那个仙尊不一样,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着点好。”

    隐花溪和隐祸水立马松了一口气,如果她们被抓回去,那绝对会被剔除仙骨!

    三岁低着头,咬着手指,眼神闪了闪,“既然不是仙尊的话,那就没问题了啊?我们出去转一圈。肯定会很小心的!”他昂着头,嬉笑看着慕若。

    慕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面带无奈,“就你最调皮。”

    三岁噘着嘴,满脸委屈,“人家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耍了,真的好闷啊!”

    慕若抿了抿唇,说起来,三岁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跟着她受苦受难,还真没有怎么愉快的玩耍过。

    “罢了,今天晚了,明天早上你们再出去吧。”

    “耶!娘亲最好啦~”三岁抱着慕若的腿,开心的喊了起来。

    李贞坐在树上,听得越来越疑惑,一边吃着仙灵果,一边看着下面的一行人。

    他怎么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仙界?奇怪……为什么她们要怕仙界的人?

    他坐在树上独自疑惑,并没有人给他解答。

    在他疑惑慕若一行人究竟是何来头的时候,兽人界却迎来了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客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冥御煌!

    他单手负背,伫立在兽人界的界限前,邪肆俊冷的脸上挂着不羁。

    而在他对面,兽人界内,站在一排兽人界的族人,毕恭毕敬的迎接冥御煌。

    冥御煌下巴微抬,熟悉的那张脸带着极致的邪魅,语气平淡道:“本皇闲来无事,来这里转一圈,距离上次来这,也有几年了。”说话间,却好似走进自己家,大跨步的往前走。

    兽人界的兽皇赶紧迈步上前,脸上带着牵强的笑,“欢迎欢迎……”

    他敢说不欢迎吗?

    当他还不是尸皇的时候,就来兽人界取过兽血,而且还堂而皇之的闯进他的房间,割破了他的脉搏!

    所以当他坐上皇位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讶异,只希望他能别再来兽人界了……

    “算起来,尸皇陛下已经消失将近四年时间了,不知您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兽皇询问的小心。

    冥御煌眼梢微敛,周身立马衍起无形的威严,让人心生畏惧。

    “本皇路过,就来看看了,只是有点渴了。”说罢,冷冷的瞥了兽皇一眼。

    兽皇额角狂跳,冲着旁边的人使了使眼色。

    那人立马转身离开,快速去准备极品兽血了。

    冥御煌嘴角噙着笑,微微摇了摇头。

    说起来,他们俩一个为兽皇,一个为尸皇,可偏偏因为兽人的血令僵尸疯狂,却不得不对他为惧三分。

    这些兽人实力都是挺不错的,如果不对上垂涎他们兽血的僵尸话,他们绝对可以潇洒的统治一方。

    这一次想把他们拉下水,还得小小利用一下李贞的事情。

    在兽人们忙碌的时候,冥御煌迈脚朝着里面走去。

    兽人界的房子并不精致,或许体内一半是兽血的原因,他们或是住在天然的山洞,或是树动又或是搭建树屋。

    虽然住所是继承了兽的习性,但是生活用品却继承了人类的习性。

    总的来说,这一片小天地,如果不是他势单力薄,他还真不想把他们牵扯进去。

    自作孽不可活,他哪曾想到自己布的局,会让他陷入如此困境。

    坐在树屋里,手边是一块老树根做成了桌子,虽然不够精致,却散发着奇香,倒也是别致。

    兽皇拘谨的坐在冥御煌的对面,直到兽血端上来之后,他才出声打破沉默。

    “这是极品兽血,您先饮用一点。稍后,我……”

    冥御煌抬手打断他的话,端起桌面的木质杯子,微微抿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

    若儿许久没有食用极品兽血了,要是能给她送上一些就好了。

    兽皇偷偷关注着冥御煌的神色变化,见他不出声,不安的喊道:“尸皇陛下?可是不对口味?”

    冥御煌抬眸,深邃的瞳眸闪烁着幽幽的光,摇头道:“唉……我现在已经不是极渊元界的尸皇了,叫我名字即可。”

    听见冥御煌突然和善的对话,兽皇吞了吞口水,额角浮起一层冷汗。

    “呵呵……虽然您现在不是尸皇,但是您的威名会一直在极渊元界流传。”说罢,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冥御煌轻挑眉头,斜了兽皇一眼,“极渊元界和兽人界算是邻居,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极渊元界现在被封了?”

    兽皇低着头,嘴角狂抽了起来。

    他就是因为知道极渊元界被封了,现在看见他出现奇怪外加头疼!

    “呵呵……极渊元界那是从里面封起来的,说明……说明里面有高手在,最近外面也不大清净。要不是您突然闯入了界面的屏障,我们并不打算和外界有所牵扯……”

    冥御煌了然的点了点头,说出的话却是直接转向了别处,“上次见到李贞的时候他还没多大,今天怎么没见到他?”

    这句话一出,兽皇的脸色就变了,“他,他在闭关……”声音到后面直接没了。

    “不方便说?”冥御煌语气颇为冷淡,指尖在桌面敲了敲,停顿了几秒,兽皇还没有说话的打算,他这才道:“看来,我认错人了。之前在外面见到了一名少年,像极了兽皇的太子,倒是我眼花了。”

    什么?

    兽皇错愕的看向冥御煌,“你见到贞儿了?”

    冥御煌一点也不诧异他的表现,毕竟他看到死去的兽人太子,这件事还是挺惊悚的。

    “太子不是在闭关?我认错了,今天打扰了,如果方便的话——”他话并未说完,眼睛却一直盯着桌面残留兽血的杯子。

    兽皇面色慌张,连忙起身,“尸皇陛下,只要您告诉我贞儿在哪,别说是这点兽血,哪怕是我身上的兽血,你全要,我都给。,”

    冥御煌身体往后一仰,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咦?兽皇你说笑了,你的太子在闭关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