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4章 拿去给若儿
    兽皇一脸苦相,抬手拍了拍额头,“哎哟!实话跟您说了,贞儿他,他中毒死了。”

    “嘶……你这话说的我又糊涂了,死了我见到的那就不是他啊!”冥御煌双手环胸,戏谑的看着兽皇。

    兽皇心头一梗,脸色憋得通红。

    幸亏旁边的兽人长老,连忙跪地,接过话茬解围,“回尸皇陛下的话,太子殿下因为误食雄岩草身亡,可是当天晚上他的尸首就不见了!所以在您说见到太子殿下的时候,我们兽皇才会那么问您。”

    冥御煌右手托着下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这样说来,我见到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你们兽人界的太子啊?”

    兽皇和长老闻声后,头点如捣蒜。

    冥御煌瞥了两人一眼,拧着眉头,语气颇为凝重,“可是——”

    这声音拖得老长,惹得兽皇和长老纷纷伸长了脖子等待他下面的话。

    “他自杀了。”冥御煌低眉佛了佛袖口,而后起身。

    高大的身影,将兽皇和长老笼罩在影子里。

    兽皇和长老纷纷一震,自杀了?怎么会自杀了?

    那……他们的太子还是死了?

    冥御煌无视兽皇和长老的神色,迈脚走到树屋的边角上。

    兽皇李牧率先回神,赶紧拱手道:“尸皇…尸皇陛下来,多谢您这个消息,”

    “我这就让人去给尸皇陛下,准备兽血……”长老赶紧弯着腰,便要离开。

    冥御煌抬手搭在树干上,垂眸又淡淡的丢出一句,“他是自杀了,只不过又被救了。”

    李牧:……???

    长老:……!!!

    两人全部看向冥御煌,心底一万句脏话却没法说。

    冥御煌却一副你们干嘛的神色,他本来就没说完,是他们自己认定李贞死了,跟他无关。

    李牧深呼了一口气,调节好自己的面部神色,讨好的说道:“呵呵……多谢尸皇陛下的救命之恩!”

    “对,对对……太子殿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冥御煌薄唇微抿,非常不要脸的接受了他们的道谢。

    反正是他的若儿救得,也没有什么差别。

    只不过,兽人界太子一命,哪里是他们一两句话就能谢完的?

    而冥御煌的套路也才正式展开!

    “谢倒不至于?只是本皇可不是随意救人的僵尸,留着那么一个上好纯正兽血的兽人,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以他的年纪来看,本皇此生应该也不用再来你兽人界了。”

    不是说好了不是尸皇了吗?

    兽皇嘴角狂抽,恨不得当场死过去,他就知道没有好事。

    他这一句话说出,不但搬出了他尸皇的身份,又挑明了他的恩情不是白受!

    李贞啊李贞,你这个死小子!

    知不知道要害死兽人界了。

    奈何他五个孩子,只有李贞是男孩。

    他已经可以料想到这次冥御煌来这里的目的了,极渊元界不可能莫名就被封。

    加上其他大陆逐步出现的异样,他娘的,他看他根本就是想把他拖下水!

    想到这,他是又急又气。

    干笑的看着冥御煌,话中带几分嘲弄,“呵呵……尸皇陛下说的是,我得多谢您没有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赶来兽人界。”

    冥御煌眉头一挑,轻轻“哦?”了一声,道:“这么说,兽皇是嫌弃本皇多管闲事了?也罢,本皇告辞了。”

    “额……”李牧一噎,看着冥御煌迈脚要走,登时就慌了,“呵呵……哈哈哈……尸皇陛下说笑了,我是真心诚意的感谢您!真的真的……给尸皇陛下准备的极品兽血呢?还不快点拿上来!”他沉着脸,冲着树屋下面大喊。

    冥御煌手搭在树上,哪里有移动半分,根本就吃准了他。

    “尸皇陛下,稍后极品兽血就准备好了。”李牧抬手擦了着冷汗,暗道这个家伙当真是一句话也调侃不得。

    冥御煌点了点头,面上平淡无波,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一般。

    长老端着一托盘,上面放着十根竹筒,都装着满满的兽血。

    冥御煌鼻尖微动,远远就嗅到了味道。

    实际上,以他现在这个虚体,这些兽血对他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嗯,本皇看你这兽人界管理的不错,想要留下游玩几天。”

    李牧脸色一僵,赶紧询问道:“额……那贞儿他?”

    冥御煌凉凉的看着他,“怎么?难不成你还怕本皇扣你一个太子不成?”

    “额……不不,尸皇陛下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李牧额角跳动,冲着长老吩咐道:“去给尸皇陛下安排住处。”

    冥御煌抬手挥袖,桌面的竹筒全部被他收了起来。

    “你去忙你的吧,本皇四下看看。”说完,迈脚走下台阶,往树林的方向走去。

    李牧站在原地,脸色极为难看。

    长老皱着眉头,语气颇为恼怒,“这个冥御煌也太嚣张了吧?简直是把兽人界当成自己家了。”

    李牧抬手制止了他的话,眼神微微发沉。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保证贞儿的安全,说到底,贞儿还是他救得。”

    “他?”长老指着冥御煌远去的背影,“人都没见到,谁知道真假啊?也许他是知道太子殿下失踪了,所以才故意来说这些话呢?”

    李牧面色严谨,心里也拿不定主意,所以没有反驳长老的话。

    刚才突然得知贞儿的下落,一时间确实没有多想。

    现在冷静下来,长老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事情的确可疑,可贞儿毕竟我是唯一的血脉,他尸首不见了,那就有生还的可能。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他分明早已身亡,却又为何漂泊到了外界?”李牧摇了摇头,怎么也想不通。

    长老也是一脸不解,“那现在怎么办?”

    “等,他来此无外乎是因为极渊元界的缘故,只是我还没搞清楚,极渊元界到底跟什么地方结了梁子,竟然不惜自封来避难。”

    长老听完李牧的话,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冥御煌双手负背,走在林中,耳畔传来百米之外李牧和长老的对话,嘴角不禁溢出一丝笑。

    加快脚下的步伐,快速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才停下来。

    嘴唇轻启,喊道:“白灼。”

    一道白光闪过。

    白灼站在了冥御煌身侧,与他并肩而行。

    “主人,何事?”

    冥御煌抬手一挥,将方才的竹筒拿了出来,“把这些兽血送去给若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