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5章 偷偷摸摸的事
    白灼闻声,嘴角狂抽,“……现在?”

    冥御煌白了他一眼,“自然是越新鲜越好,难不成等兽血臭了再送?”

    “不是……我是说现在……”

    “立刻,马上。”冥御煌不容置喙的说道。

    白灼一噎,将兽血收起来之后,快速消失在冥御煌的视线里。

    冥御煌满意的点头,抬眸看向远处的小溪,迈脚走了过去。

    他站在小溪边,四周安静极了。

    低头看着水面,凝视着那双泛着迷人的色泽的蓝色眸子,抬手抚上墨泼般的眉,轻轻叹了一口气。

    欻-欻-欻。

    冥御煌耳朵微动,斜眼留意东南方向。

    只见,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他狂奔而来,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身影一顿,减缓速度,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冥御煌眯着眼,只是看清一眼,便知道没必要再看,默不作声的收回视线。

    终于,脚步声停止,耳畔传来一道温柔的问候声。

    “芷柔见过尸皇陛下。”李芷柔恭敬的施了一礼,低着头满脸欣喜。

    然而,她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回应,赶紧抬眸看了一眼,发现冥御煌的身影还在,深深舒了一口气。

    “芷柔见过尸皇陛下!”她扯着嗓子喊得老大。

    冥御煌身形不曾移动半分,大有一副任你如何喊叫,我都听不见的打算。

    若是平常人见此,羞也被羞走了。

    奈何李芷柔并非常人,从第一眼看见冥御煌开始,就对他一见钟情,要不是碍于兽人的特殊身份,她早就追去极渊元界了。

    当她听见冥御煌来的时候,差点激动疯了,不管不顾伏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就只为刷个存在感。

    站直身子,厚着脸皮往前一步,站在冥御煌的身侧,斜眼偷看冥御煌的脸。

    冥御煌仿若不知,就那么恰好转头,只留给她一个冰冷的后脑勺。

    李芷柔咬牙,暗自懊恼。

    有心想要再出声搭话,可是人家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真是可气!

    冥御煌感觉到旁边的人还不走,眉头不禁微微蹙眉,眼底开始浮起厌恶。

    佛了佛袖口,不再停留,转身便走。

    李芷柔面色微变,着急喊道:“哎……尸皇陛下……”

    冥御煌只有转身的时候动作缓慢,待李芷柔转身的时候,早已离开了小溪边,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冥御煌……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李芷柔咬牙,气得直跺脚。

    ----

    天色刚亮。

    慕若翻身起床,伸了一个懒腰,迈脚朝着房门走去的时候,后背一僵。

    倏地回眸,视线落在了桌面上,浑身一震。

    只见,桌面上摆着十根竹筒,这种竹筒的样子她很清楚是做什么的,就是因为太清楚,才更加震惊。

    三步并两步来到桌边,拿起竹筒拔掉塞子。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带着异样的刺激,不停的挑逗她的嗅觉。

    “极品……兽血……冥御煌?”她猛地转身,冲出房门。

    手里抓着竹筒,从房间,闯出客栈房门,眼底带着激动和难以言喻的情绪。

    可惜,她顺着来路往外找,却没有半点痕迹。

    站在客栈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脑袋嗡嗡直响。

    紧攥着竹筒,贝齿紧咬,直到一股腥甜在唇间蔓延开,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深呼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客栈里。

    白灼站在巷口,看着慕若走进客栈,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主人真是太冒险了,老是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

    上次是杀人,这次是送兽血。

    说到底,还是“情”字害人,触手可及的成功,就因为一个女人一而再的改变。

    “唉……”白灼摇了摇头,退了一步,在巷子里匿了去,仿佛从未出现。

    慕心手里端着一盆水,看着慕若从院门外走进来,不由诧异的问道:“主子,你,你什么时候出去了?”

    慕若皱着眉头,心不在焉的往前走,并没有理会慕心的话。

    这样的慕若,慕心还是第一次见到,惊奇之后,便是疑惑和担忧。

    端着水跟她一起进房,放下水之后,赶紧给她倒了一杯刚砌好的热茶。

    “主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

    慕若将桌面的兽血收起,缓缓抬眸,失神的看着门外,半响后,轻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比赛的地方?”

    “额……好像是明天一早。”慕心说完之后,再度紧紧地盯着慕若,此时他却发现慕若脸上的一切异样神情都没了,仿佛他刚才所看到的都是错觉一样。

    慕若端起桌面的热茶,抿了一口,斜眼看向慕心。

    “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都突破不了灵皇等级?”

    “当然是因为我资质不好。”慕心理所当然的回答。

    慕若没有出声,将手里的热茶喝完之后,伸出手臂,指尖凝聚芒刃,轻轻一划。

    血液顺着芒刃划过的轨迹流淌出来。

    “您……您这是做什么啊?”慕心着急的看着慕若。

    慕若漫不经心的掏出一个手帕,将手腕的血迹擦干净。

    洁白无瑕的肌肤,哪有半分伤口?

    “我,这……你……”慕心使劲吞了吞口水,不敢置信的看着慕若。

    “你的愈合速度没有我快,只是因为你的实力还太低。”

    慕若的声音很轻,却十足像一道惊雷在他耳边炸响。

    “这是……什么意思?”

    慕若嘴角微挑,突然想起一个更直接的办法,一抹浮光掠过,竹筒出现在她掌心。

    对着大开的房门轻轻一挥,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慕心胆怯的看着慕若,不知道她突然关门要干嘛。

    慕若一把掀开塞子,轻轻摇晃了一下,饮了一口兽血,倏地看向慕心。

    慕心瞪大双眼,凝视着她唇畔的血迹,喉结滚动了两下,眼神闪了闪。

    “你……我……唔……”他突然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扣住脖颈痛苦的弯下腰,“我……”他痛苦的说不出话,一股股黑气在他皮肤上涌动着。

    慕若坐在桌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备受折磨的慕心。

    她同情他,同时也可怜他。

    突然,慕心嘶吼一声,猛地仰起头,猩红的眼睛,异常刺眼。

    等到他眼底的红色渐渐褪去,人也渐渐变得冷静下来。

    抬眸看向慕若,茫然的问道:“我怎么……”话还未说完,瞳孔一缩,赶紧伸手捂住嘴巴,“啊……”两根手指尖毫无预兆的被锋利的牙齿刺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