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7章 不要告诉她见过我
    花貂后背僵直,俏丽的脸上满是警惕,垂在袖口的手微微攥拳,荧光透过指缝露出。

    就在她准备自保的时候,背对着她的身影转过了身子。

    皇甫沧月眼梢微敛,深邃如大海,月华白的长袍身影,在微弱月光下,随风微微轻抚,衬得他宛若神仙,华贵清冷之极。

    “你以为你那点小把戏,本尊会放在眼里?”

    清冷的声音,暮然让花貂收起了惊艳的神色,脚步往后退了退。

    “你……你是什么人……”

    皇甫沧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迈脚上前,双手环胸凝视着下方的无忧谷。

    “你以为没有本尊的掩护,你们能在这农庄潜伏这么久?”

    花貂听见他的话后,错愕的看着他,“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皇甫沧月没有理会她,抬起手,对着下方的无忧谷指了指,“虽然你要找的人早就不在这了,不过你倒是可以选择先把这里拿下。”

    花貂身体一僵,寒意后背生。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行踪竟然全部被别人掌握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皇甫沧月斜了她一眼,“如果是她,虽然会怀疑,却会不动声色将所有好处都捞进自己碗里,而不是在自己会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去质疑。”

    她?

    花貂眼珠子打转,忽然一亮,“你,你认识小……慕若?”

    皇甫沧月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默认了。

    “其他几个大陆归顺的驱魔族人都在这里,不想被发现就不要擅自来这里。”

    花貂咬着唇,对于皇甫沧月的身份还存在怀疑,“你真的认识慕若吗?”

    “不然你以为本尊凭什么帮你们掩护?”

    “可是你为什么又在——”

    皇甫沧月皱着眉,面色微寒,“你先回去吧,这里不安全。晚点我会去农庄找你,没事不要单独行动。不要告诉她你见过我,否则这次行动本尊绝不帮你。”警告的睨了她一眼,身形一闪,快速消失在眼前。

    “……”花貂嘴角狂抽,无语的环顾四周。

    就这么走了?他还没证明他认识小邪啊?

    安静的四周,让她想起刚才这个男人出现的场景,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脚下一转,猫着腰,快步的离开了峭壁上。

    无忧谷内。

    皇甫沧月站在花丛中,懒怠的看着拦住自己的契机,“好狗不挡道。”

    也许是相处时间久了,契机也变得不再那么容易跳脚,无视皇甫沧月的话,直冲的问道:“你到底把妖王和花丽人藏到哪里去了?”

    “妖王?花丽人?本尊怎么知道?”

    “你,你不要装模作样,要是明天再找不到他们,我就去告诉二哥!”

    皇甫沧月闻声,嘴角泛着凉意,笑出声,“哈哈哈……契机,你好像还没搞清楚,本尊和仙尊是合作关系。而本尊和你则没有任何关系。”说到这,眼神陡然转厉,落在他那已经复原的脸颊上,“冤枉人这种事情,可不是你建功的一项。本尊希望你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你想多几道功勋,本尊也是可以免费帮你的。”

    契机下意识捂住脸,额角青筋直跳,怒气冲冲的瞪着着他,“岂有此理!你也搞清楚,即便是合作关系,你也只是听令行事。二哥要是知道你一而再不听命令行事,我到想看看他会怎么做!”

    皇甫沧月两手一摊,无辜的看着他,“啊?本尊到底做什么了?本尊怎么不知道?”

    “你!皇-甫-沧-月你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契机气得脑袋发涨,妖王和花丽人平白不见了,他就不信跟他没关系,真是大意了!

    他等着皇甫沧月,眼底流露出毒辣,“你藏好了,反正现在妖王不过是一个废物。等到全天下都变成僵尸之后,没有乾坤卦的族长,也对我们构不成威胁!”说罢,愤怒的甩袖离开。

    皇甫沧月站在原地,脸上的无辜渐渐褪去,面色严肃的凝视着契机离开的背影。

    本来他以为潜入内部起码能掌握很多事情,可是他发觉仙尊对他早有防备。

    从极渊元界引出的僵尸和那些被做成尸士的人,他们做的一切都不让他参与。

    所以他才自动请缨来参合驱魔族的事!

    因为驱魔族才是僵尸的克星,即便是掌握不到那些尸士,他也知道克制僵尸的人在哪。

    事情也按照他的想法在走,唯一没有算到的是,这些行动全部提前了。

    还有……

    他抬手抚了抚脸颊,眼梢跳了跳。

    九仙帝尊……

    突然,他嗤笑了一下。

    这天下还有比这更扯的事情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迈脚往前,离开了花丛。

    花萌萌藏在柱子后面,听完他们的对话,惊恐的瞪大双眼。

    全天下……僵尸……

    她使劲吞了吞口水,仓促的往外跑。

    正当她闯出院门的时候,砰地一声撞在坚硬的胸膛上。

    “萌萌,你怎么了?”花沛生阴森的看着怀里的花萌萌。

    “啊——”花萌萌大叫一声,就要后退。

    花沛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阴狠的瞪着她,“本族长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

    “唔……咳咳……族长……我什么没听见……我什么都不知道……”花萌萌红着眼睛,使劲拍打花沛生。

    花沛生昂着头,掐着花萌萌的手越来越紧。

    “唔……救我……救……”花萌萌歪着头,痛苦的看着黑暗的地方。

    咔!

    花萌萌瞪大双眼,歪着头,嘴角溢出血迹,再无声息。

    花沛生掐死花萌萌之后,并没有撒手,而是抓着她的脖子,拖着往外走。

    墙角处,一道黑影快速赢隐进暗处,暗中露出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

    驱魔族的议事厅,里面围着几个大陆驱魔族所归顺的人。

    他们虽说已经归顺,但是心底却还有些抗拒,毕竟是跟着不明来路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大家聚在一起之后,便是想方设法,看看能不能偷偷逃走。

    砰地一声闷响,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引到了门口。

    “凡是试图逃走的人这就是下场,哪怕是本族内的子孙,也绝不留情!”

    只见,花沛生站在门口,脚边躺着一个死不瞑目的少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