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09章 拖兽皇下水
    楚漠瞧见慕若笑成一朵花的样子,眉头紧紧皱起。

    “小若啊!这里龙蛇混杂。都是为了那个什么神鼎来的,灵界哪有什么水果鉴赏大会?那不过是搭话的借口罢了!”严肃的说完之后,拎起旁边的酒壶倒了一杯酒,“下次再出去,我派两个高手保护你。”

    所以……灵界真的没有水果鉴赏大会?

    她看那个男人也不像说谎,仙界的人,不管是相貌还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质,怎么也不像是普通的散仙……

    谁又会刻意去骗他?不,应该说,谁敢骗他?

    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慕若眼神闪烁,拿起筷子,无声吃起饭,根本没有理会楚漠接下来的话。

    楚漠见慕若没出声,便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一边饮酒,一边说道:“对了,明天一早就要去泥河山谷里了,因为参赛人选比较多,赛事应该要五天左右才结束。”

    慕若动作一顿,抬眸看向楚漠,“我不打算参加炼丹比赛。”

    “呵呵……那是当然,我们楚家有其他炼丹师,还用不着你出手。若是赢不了比赛也不要紧,反正最后胜利者是谁还很难说。”

    对于楚漠的这句话慕若十分赞同。

    灵界高手群集,之前她刻意将自己炼丹师的身份透露出去,不过是为了给楚漠树敌。

    可是毕竟别人只是道听途说,虽然对楚漠有多不满,却并未亲眼见到她的炼丹术,对她还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若是她今日参赛,那么树敌的不仅仅是楚漠,还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得不到的人才,毁掉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再者说,退一万步,她就算赢了比赛,拿到了龙纹神鼎,也会成为众人的目标。

    倒不如让别人成为她的目标来的轻松!

    等到吃完饭之后,楚漠则又被人叫走了。

    慕若看着离开的楚漠,转身便回房间休息了。

    次日。

    慕若站在院子里,抬眸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眉头微蹙。

    天快亮了,怎么三岁他们还没有回来?

    转眸看了看别处,发现时间太早,客栈里还没有人起来,便跃身而起,消失在了院子里。

    等她来到街上之后才发现自己错了,并不是没有人起来,而是所有人的人都提早起来,很多人已经着急离开了。

    慕若一边在屋顶上快速掠动,一边锐利的目光流窜在人群中。

    结果绕遍了小城,也没有这两大一小的身影。

    “这臭小子,不会带着那姐妹两去泥河山谷了吧?”慕若暗骂一声,正要离开,忽然鼻尖掠动,眯着眼顺着气味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在卖魔兽旁边的茶铺里,坐着两个人,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人,一边在说着话。

    驱魔人?

    慕若目光流转,难道昨天花貂说的那些人,就是他们?

    突然她呼吸一紧,身形一闪,快速跃下房顶。

    契机回眸看了一眼旁边的魔兽,抬手掩了掩鼻子。

    花沛生自然知道契机是嫌弃这个茶铺,连忙赔笑道:“呵呵…现在特殊时期,等去了比赛场地就好了。”

    契机瞥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

    “本座又不是为了享受才来。”

    花沛生低着头,额角浮起冷汗,心底对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是非常畏惧的。

    “这次来这,也没有带会炼丹的人过来,那我们要如何取胜?”

    契机嘴角勾起阴笑,抓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不必多此一举,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取胜。”

    花沛生先是茫然,而后眼底升起光芒。

    “哈哈……还是仙尊聪明……”

    契机脸上的表情一收,啪的一声将杯子拍在桌面,冰凉的眼神落在花沛生脸上。

    花沛生登时噤声了,面色讪讪的低下头。

    契机哼了一声,移开视线。

    两人全然不知,他们说的话全被藏在魔兽窝里的慕若听个正着。

    慕若靠在墙上,利用魔兽高大的身体挡住自己,更是利用他们身上的气味巧妙的掩盖住自己的气味。

    透过缝隙观察契机和花沛生,不由挑起眉头。

    看来不知她想坐收渔翁之力,还有其他人也抱着这种想法。

    龙纹神鼎……

    慕若凤眸一凌,眼底带着志在必得的气势。

    只要夺得龙纹神鼎,那她就只差灵体和仙尊手里的那几根九天凤羽了。

    也就是说,距离她召回九仙帝尊,又近了许多步!

    此刻,她完全不知道,在她努力收集八方神器的时候,冥御煌却在努力的把她改变方向。

    兽人界。

    冥御煌坐在兽皇李牧右手下的桌位上,低头把玩着手指,邪魅的脸上平淡不惊。

    李牧斜眼看了看冥御煌,这一天时间都过去了,他也没有主动提起事情的想法。

    长老站在旁边,冲着李牧使了使眼色。

    李牧抿唇,挣扎着闻出声,“尸皇陛下……不知我是不是能见一眼贞儿?”

    冥御煌手上动作一顿,斜眼睨着李牧,看得他都心虚了,才淡淡的回了句,“在本皇的僵后那。”

    “额……不知陛下的僵后在……”

    李牧的话还未说出来,就听见冥御煌“嗯?”的一声,斜眼瞥了过来,“怎么?怀疑本皇救人真假?”

    “哦不……不不不,当然不是……只是我身为父亲,自然担忧自己的孩子。”李牧擦了擦额角薄汗,心底把冥御煌骂了个底朝天,臭小子算起来比他还小,为人却这么嚣张霸道,最无奈的是他还拿他没办法,想到这他就郁结。

    冥御煌假装不知道他的心思,继续低头把玩自己的手掌心。

    暮然房间里就便安静了。

    长老和其他兽人又开始给李牧使眼色。

    毕竟李贞的事情不能就这样摆着,极渊元界现在被封了,冥御煌有的是时间,可是他们时间不多啊?

    李牧又何尝不知道,心底先是把冥御煌骂了一遍,紧接着又把李贞骂了一遍,这才再度出声打破沉默。

    “那个……不知道尸皇陛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需要兽人界帮忙的?”

    低着头的冥御煌,嘴角勾起一弯弧度,抬眸之际又消失无影。

    “嗯?本皇何时说过要帮忙了?”

    李牧嘴角狂抽,要不是他之前那番话,他这满脸疑惑不解的样子,他差点就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