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17章 危险一刻
    白灼看着两大一小离开,骤然拧起眉头。

    以前怎么没觉得,怎么现在越来越觉得主人的儿子有点熟悉……

    他摇了摇头,没有多想,身形闪动,默默地跟在三岁他们后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午饭的时间还是到了。

    由于时间紧急,根本来不及重新准备食材,托了三岁的“福”全体吃了馒头。

    毕竟是两大门派第一次合力举行比赛,对于这种疏忽也是亲自表态,感到十二万分的抱歉。

    慕若坐在帐篷里,手里拿着馒头,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臭小子一来就搞这么大的动静。”

    话是带着无奈,语气却十分宠溺。

    将馒头放回盘里,拿起桌面的竹筒轻轻抿了一口。

    浓郁的极品兽血顺着喉咙滑下去,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畅。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了几道身影。

    因为帐篷有限,加上楚漠带来的都是女儿家,所以他们理所当然便被安排在了同一间较大的帐篷里。

    慕若面不改色,完全将其他三人当成空气。

    除了楚兰兰之外,其他三人都乖乖地坐到了自己的床铺前。

    楚兰兰脸上带着虚伪的笑,自顾自的坐下,柔声道:“慕若,你和极界的殿下很熟吗?”

    慕若头也没抬,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竹筒,不咸不淡的回了句,“我跟你很熟?”

    楚兰兰眼底掠过阴毒,脸上却扬起笑容。

    “以前不熟,不代表以后不熟啊!而且,你不是就住在楚家了吗?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这样爹爹才会开心呢!”

    慕若闻声,手上动作一顿,扫眼看向楚兰兰。

    肤色皙白,柳叶眉下,一双媚眼如丝,鼻挺唇红,脸上挂着笑,给人十分亲近之感。

    如此一看,倒也算是美人。

    之所以说算是美人,实在是极渊元界里超高的颜值把她的眼睛养叼了。

    不过,这楚兰兰比起楚蝶儿倒是有有心机的多,难怪这次楚漠会挑她出来。

    想到这,眼角余光不由瞥了一眼旁边的三人一眼。

    倒是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否也是这般有心机……

    因为慕若的沉默,到让帐篷里的几人心底升起一抹不安,饶是套近乎的楚兰兰也是忍不住问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慕若收回视线,仰头饮了一口兽血,淡淡道:“我并不想跟你熟,也来招惹我。”说罢,起身走向自己的床铺。

    楚兰兰脸色青红切换,拿起桌面的馒头狠狠咬了一口。

    每一口恨不能是咬在慕若的身上。

    心底愤愤的想着,这个女人真是目中无人!要是没了那张脸,看她还凭什么勾引人!

    垂下的眸子,仿佛淬毒一般。

    帐篷里虽然住着五个人,却安静极了。

    楚苗苗自从被楚兰兰怼过之后,也变的安静许多。

    其他两人存在感就更低了。

    帐篷里压抑的气氛,并没有影响到外面。

    由于第一场比赛是在晚上,参赛者都因为晚上的比赛而紧张万分中。

    至于跟来看热闹的人,则是欣赏着绿洲上大自然的美景。

    三岁坐在绿洲边缘,伸头看着下面翻涌的泥泞,兴趣十足。

    “你小心点,他们都说这里泥流吃人。”隐祸水弯腰坐在土堆上提醒道。

    三岁不以为意,正要说话,忽然浑身一震,倏地趴在地上。

    然而,对方已经快速冲着他而来。

    “哪来的妖物!”花沛生双手掐诀,一道金芒冲着趴在地上的三岁攻击过去。

    三岁眼神一寒,翻身跃起,还未等他出手,隐花溪和隐祸水已经如铜人般将他拦在身后。

    他微微诧异了一下,旋即又掩下神色,弯腰坐在地上,托着下巴道:“你们俩好好教训教训他,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隐花溪嘴角一抽,回眸瞪了他一眼,“少说两句吧你!”

    三岁哼的一声扭过头,小脚在地上抖了抖,那纨绔的样子,同胥疏王冥御煌如出一辙!

    花沛生阴着脸,冷笑道:“本族长给你们两条路,要不把妖物交出来,要不和妖物一起收死。”

    隐花溪和隐祸水眼神微微一暗,恍然间仿佛听过这样的问话,这样的闪神只是一瞬间。

    两人甩了甩头,心底涌起一股怒意。

    “本仙——”隐花溪话说一半,却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隐祸水阂隐花溪是双生姐妹,她和隐花溪有着同样的感觉,听见隐花溪断掉的声音,赶紧接过话茬,“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看我们俩姐妹会不会放你一条生路!”

    两人的话中带着极尽的冷冽,让花沛生一噎,差点被唬住。

    “哦?本族长倒是想看看,保护妖物的你们,是不是也是同类!”说罢,双手浮光掠动,驱魔的法术冲着隐花溪和隐祸水迎面而去。

    隐花溪和隐祸水对战他人不是第一次,但是经过之前三岁的提点之后,战斗力提高了数倍。

    两人似乎不用交流,就知道该如何行动。

    原本就是驱魔的法术,放在拥有仙骨的隐花溪和隐祸水身上,那当然是大打折扣。

    两人不费吹灰之力,轻松就化解了他的攻击。

    说时那时快,就在招式被化解之际,隐花溪身形一闪,掠至花沛生背后。

    花沛生后背一僵,坚硬的刀柄已经顶住了他的后腰。

    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心底开始慌了,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怎么跟契机的气息如此相似?

    “隐花溪,杀了他!”三岁起身,冷厉的说道。

    隐花溪微微一顿,无措的看向三岁,仿佛在问,真的要杀啊?

    三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隐花溪,“他是驱魔族的背叛者。”

    隐花溪手颤了颤,还是没动手。

    “我,我跟他也没仇啊……”

    三岁连翻两个白眼,就连隐祸水也着急了,“他刚才还要杀我们,我来!”说罢,双手呈掌,凌厉的冷芒乍现,本着花沛生的脖子就刺了过去。

    就在隐祸水的手临近之际,一道怒喝传来,“尔等放肆!”

    三岁眼神一紧,“快走……”

    已经迟了!

    契机身形如闪电,周身衍起狂暴的威压,挥起袖口冲着隐花溪和隐祸水一扫。

    “小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