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妹妹。”颜洳钰亲昵的喊道。

    慕若眼皮一跳,脑袋里自然而然想起之前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姐姐。

    不等慕若回答,反倒是旁边的楚漠双眼闪着光,接过话茬,“你们认识?”

    他扫眼一看就知道眼前的两人不同寻常,心底便打起了算盘!

    慕若瞥了一眼心怀不轨的楚漠,正要开口,又听到远处传来惊喜的呼喊声。

    “大姨!”

    原本被慕若藏在后面偷看的三岁,倏地跑上前,一把抱住颜洳钰的大腿。

    颜洳钰脸上溢出笑,弯腰把他抱了起来。

    与此同时,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三岁身上,并且开始猜测他和慕若的关系。

    而在另一头的契机和花沛生,扫眼便认出了三岁。

    就连站在后面围观的管事也认出了三岁就是白天大闹后厨让他挨骂的罪魁祸首!

    只是,他们现在都没有冲出来,而是关心这从天而降的一男一女,到底和慕若是什么关系。

    慕若嘴角抽搐,横了三岁一眼。

    三岁挠了挠头,委屈的靠在颜洳钰怀里。

    “娘亲……我错了……”

    慕若丢给他一个白眼,他要是知道什么叫错她倒欣慰了!

    颜洳钰不满的看了慕若一眼,伸手掏出一瓶丹药,“他还小,懂什么?喏,这个是大姨给你当糖吃的。”

    沐倾城嘴角狂抽,他的钰儿啥都好,对孩子太过宠溺,让他都看不下去!

    三岁后脊一凉,怯怯的瞥了沐倾城一眼,他怎么有种再赖在大姨身上,就会有腿瘸胳膊断的危险?

    仅仅一瞬间,他又被手里的药瓶吸引了过去。

    伸手拔掉瓶盖,一股丹药的芳香窜出,惹得在场众人全部都直了眼睛。

    这丹药光是凭这药香,就能在这炼丹比赛胜出了!

    就连慕若也是眼神一亮,看着颜洳钰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

    看来,这个便宜姐姐似乎也很不平常!

    随便拿出一瓶与超高级炼丹师相仿的丹药给三岁当零食,这等气魄,普通人只怕也是没有的吧?

    颜洳钰抱着三岁,环顾一周,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有炼丹比赛啊?不知——”

    话还未说出口,就听见两位掌门连道:“比赛已经开始,不接受参赛!”

    “对,如果现在加人,就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

    颜洳钰在其他人眼中,无疑是这场比赛中最强劲的对手了。

    谁知,颜洳钰不屑的瞥了掌门一眼,“谁稀罕你们的破比赛?”说罢,瞥向那奖励一栏,“一个药鼎而已,本座还不稀罕。”

    众人脸色白了青,青了紫,接着再白。

    总之被这番话气得头顶冒烟,还不敢出声反驳。

    光凭她炼制出来的丹药,只怕后台就不小,若是一不小心惹到不该惹得人,可是会招来灭顶之灾的。

    饶是有后台的三大家族,也没有人敢多言半一句。

    三岁咧着嘴,冲着颜洳钰竖起拇指,“大姨威武!”

    慕若无语,这个小马屁精……

    颜洳钰笑的更加灿烂了,转眸看向慕若,道:“妹妹,我们可以聊聊吗?”

    虽然慕若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她觉得她是个聪明人。

    慕若当然也不负所望,微微点头,起身便走。

    “小若!”楚漠忙起身。

    颜洳钰倏地回眸,凉凉的睨了他一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楚漠皱着眉,面色微寒,迈脚就要跟上。

    哗的一声响。

    砰!

    起身的楚漠连退三步,跌坐在椅子上。

    椅子则因为冲劲,四角均匀断裂,愣生生矮了一截、。

    沐倾城下巴微抬,站在颜洳钰的面前,冷冽的眼神,仿佛要将楚漠碎尸万段。

    颜洳钰抱着三岁,凌厉的眼神扫去,强大的气势扑面而去,“本座不习惯有陌生人跟着,下次可能会扭断他的脖子!”语毕,转眸看向沐倾城,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沐沐,别跟臭虫生气。我会心疼的~”

    沐倾城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自从生了孩子之后,总是这个调皮。

    在颜洳钰转身离开之际,斜眼丢下一句话,“她们是本座罩着的人,下次谁敢再颐指气使,就是与本座为敌。”

    慕若微微一怔,再次感受到被人护短的滋味,还挺爽的……

    纵然一行人已走开,颜洳钰的余音还在环绕,带着绝杀的戾气。

    众人愕然,纷纷看向脸色惨白的楚漠。

    只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这两人惹不得!

    男人实力不用说,他们根本都没有看见他怎么出手的,楚漠就已经倒下了!

    至于女人,也不单单是炼丹厉害,实力更加强悍,人家有嚣张的资本啊!

    旻澜,赵家兄弟,担忧的看向几人离去的背影。

    契机的脸色则更加难看,有种对方在故意给他难堪的错觉。

    他堂堂仙君,在仙界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

    想到这,更是气不过。

    “你盯着比赛,本座去看看。”说罢,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由于颜洳钰和沐倾城的突然出现,以及现场发生的事情,场面变得闹哄哄,离开一两个人也没有人察觉。

    慕若并没有带着颜洳钰他们回帐篷,而是去了没有人居住的僻静的地方,方便谈事情。

    她站定之后,回眸看向颜洳钰怀里的三岁,“还不下来,等会人家夫君就要掐死你了。”

    颜洳钰闻声一顿,就连沐倾城也是一怔。

    他们都看着慕若,眼前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很是冷清。

    从他们来这里开始,这是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而且调侃意味十足。

    让他们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慕若挑眉看着突然沉默的两人,下意识以为时间禁止了。

    对于慕若这点,当然还是身为儿子的三岁最清楚,嬉皮笑脸的拍了拍颜洳钰的肩膀,从她怀里滑下,咯咯笑道:“呵呵……大姨,大姨夫,你们太大惊小怪了。别看我娘亲话不是很多,但是,为人还是很搞笑的……”他认真的替慕若辩解。

    慕若:“……”她搞笑吗?

    颜洳钰和沐倾城相视一眼,暗道:还真没看出来!

    慕若抬手捏了捏眉心,出声询问,“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额……哦,我可以感知到你的位置,不过……你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颜洳钰受托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