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赤焰王在旁边看的那叫一个动容,就连要逃跑都忘了。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九仙帝尊,那个男人从来都是面不改色,如今却在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上次因为她的话直接呕血,这次再次听见她离开的话还是忍不住情绪变化!

    突然,他又笑着摇头,栽在慕若那个女人手里,他似乎又不怎么惊讶!因为她有那个资本!

    冥御煌转眸看向呆愣的赤焰王,一脸嫌弃,“你昨天追我的时候,不会三岁已经跑了吧?”

    “额……这个嘛……”赤焰挠了挠头,而后问道:“你儿子到底几岁啊?怎么跟活了几百年的人精一样?”

    三岁嘴角抽搐,磨牙道:“是哦!毕竟某个活了千年的人,连一个孩子都追不到!”

    赤焰王一脸黑线,他哪里是追不到!他是怕伤着他好不好?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

    “连城我告诉你啊——”

    冥御煌摆了摆手,并不想追究,“既然他不想跟着你就算了。”

    “???”赤焰一脸问好,你丫得早不送来不就得了,把我虐了一番又说算了?逗我玩呢?

    三岁闻声,得意的朝着赤焰吐了吐舌头。

    赤焰深呼一口气,真怕自己被这个小子气死!

    “额……尸皇陛下?”旁边的兽皇忍不住出声,总不能一直在这里闲聊吧?还是大事重要,毕竟他的儿子还在人家手里呢!他还得找机会问问李贞到底去哪了!

    冥御煌点头,看了赤焰一眼,“反正你也来了,一起进来听听计划吧!”

    赤焰翻了个白眼,我有别的选择吗?低着头,闷闷跟了上去。

    而在老兽皇担心李贞有危险的时候,李贞正在麟家和花貂扯嘴皮子呢!

    “你看你是妖界的公主,我是兽人界的太子,咱俩多配?”

    花貂白了他一眼,她不就是昨天帮他打了一头魔兽,至于这样跟前跟后吗?

    况且,她不是听说这个兽人殿下有断袖之癖吗?

    “灸凤!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呗?”李贞屁颠颠的跟在花貂后面,“你救了我,我得以身相许,不然,这,这不符合江湖道义。”

    花貂锤了锤胸口,她为什么要插手救他嘞?就该让他被魔兽给踩死啊!

    走廊另一头,花溯胤快步走来。

    “族长。”

    花貂见此,赶紧快步上前,“有消息了吗?”

    李贞忙跟上前,立在花貂身边。

    花溯胤微微皱眉,“你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我要娶花貂……不然我嫁给她也成。”李贞瞪着眼睛,说的极其认真。

    花溯胤嘴角狂抽,愣是被他这句话给堵住了。

    花貂抬手扶额,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子,双手掐腰盯着他。

    “李贞,你给我适可而止!”

    “可是,我要报恩啊!”李贞歪着头,眨眼卖萌。

    花貂抿唇,确确实实开始不耐烦了,“我不喜欢你,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娶你。你歇歇吧!”

    李贞微微咬唇,一副受气包的样子看着她。

    “那你为什么救我?!”

    花貂深呼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我救你,是怕你死。因为是小邪让你留下的,我有保护你的责任。以身相许什么的,没必要,也不-需-要。”

    “你真的,对我一丢丢喜欢都没有吗?”李贞伸出小拇指比了比。

    花貂眼底一片漠然,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有。”

    李贞得到答案后,咬了咬牙,定定的看了花貂一眼转身离开。

    “哎——”花溯胤想要叫住他,花貂一把将他拦住,“等他想清楚就好了,他缺的不是爱,而是关心。”

    花溯胤顿了一下,视线停留在花貂抚着腰间敛妖碑的手上。

    “对了,族长,我看你腰间一直带着这个东西,是什么?”

    花貂眉头狠狠跳了一下,垂眸看着凝视着敛妖碑,眼神骤然变得复杂起来。

    花溯胤眼神沉了几分,看来她果然有喜欢的人了。

    花貂回神,抬眸看着他,“是不是来消息了?”

    “噢,对。尸皇送来消息,今天晚上会有人过来跟我们集合,到时候希望我们分成三队,跟在后面处理僵尸的问题。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只需要我们处理后事,不要让尸毒再扩散。”

    花貂点了点头,“嗯,可以。这几个月一在加强练习等的就是这一战,你去通知大家一下,后院集合。”

    “嗯,我这就去。”花溯胤离开。

    花貂转过身子,抬眸看向蔚蓝的天空,抓着敛妖碑的手紧了紧。

    我已经是驱魔族的族长了,却还是寻不到你的一丁点气息。你当真、彻底消失了吗?

    -

    东华山,五邪尊者带着一众弟子,第一次离开山门,直奔临界的虚空大陆。

    这片大陆被波及的最大,但是在五邪尊者强势的打击下,又有同步跟随的驱魔族人,两天之内轻轻松松就将侵入的僵尸解决了。

    处理完最危急的大陆之后,他原地整装,只要是还能帮上忙的人都一并带走,下一个目的地则是神武大陆。

    神武大陆,早就在仙尊下令这段期间的攻击下,就有一半沦为僵尸。

    而此刻,除了泊渔岛攻不进之外,其他地方,大多已经成为僵尸的地盘。

    风桦和九遵鬼站在泊渔岛的最高处,看了看人满为患的小道,又看向远处早已陷入黑暗的神武大陆,

    “你们两个还在做什么?”一人上前,打破两人忧郁的情绪。

    风桦和九遵鬼回眸,见来人是离魄,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的神武大陆太可怕了,要不是主子有先见之明,恐怕我们连泊渔岛都保不住。”风桦心有余悸的说道。

    离魄耸了耸肩,当时他还觉得慕若叫他用尽一切办法加强泊渔岛的防御,根本是多此一举,可是谁能想到?当神武大陆被僵尸席卷的时候,唯独这一片小岛成了生还者的栖身之地。

    “只能说,主子已经料到有这天了。”他叹了口气,格外感叹,“也不知道我们还能撑多久。”

    九遵鬼一脸严肃,朝着远处抬了抬下巴,“那里黑压压的一片,只怕泊渔岛撑不过今晚了。”

    “你们说……主子会不会回来啊?”风桦突然问道。

    九遵鬼和离魄纷纷看向风桦,同时噤声了。

    他们不知道,也不敢想。

    现在的神武大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每个人都忙着扩张势力的地方了,所有人都在为了活着而奋斗,再也没有权利争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