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94章 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旁边的守卫闻声点头,转身离去。

    契机猛地攥拳,心头骇然,三哥,四哥还有六哥早就臣服了?

    这个消息让他毛孔悚然,原来最蠢的就是他,冲在前面,最后成为废棋!

    盏风瞥了契机一眼,嘴角露出阴冷的笑,“呵呵……吓着了?别怕,你还是我师弟。我说过,你是大功臣!”

    契机脸上露出僵硬的笑,谄媚的点头,“对,跟着二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人界的王怎么了?以后这些僵尸大军,都是我掌控,多帅啊?”

    盏风咯噔一下不吱声了,他凝视着契机,打量着他话里的意思。

    契机一脸真诚,手心却冒冷汗了,因为像盏风这种人,疑心太重,如果他把他刚才的话理解成以后的威胁,那他的这条命恐怕要提前搁在这里了。

    半响后,盏风移开视线,笑道:“放心吧!以后二哥绝对不会亏待你!你先去休息吧……哦不,还是别再仙界待着了,毕竟这里仙气太盛。你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了。”

    契机站起来之后,脸上的表情有点崩塌,扬声怒喝,“二哥!”

    盏风闻声,脸上的笑更浓了,看来是他想多了。毕竟那么骄傲的人,一直踩他自尊他都能隐忍那就真的是心怀不轨了!

    哎,也是,像他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离开他还能做什么?跟着他以后还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眼看着契机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忙笑着安抚,“哈哈哈……二哥跟你开玩笑的,你还是去你以前住的地方休息吧!那里还给你空着呢!”

    契机脸上的神色缓了缓,冲着盏风作揖,而后转身离去。

    等他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愣是坐在风口吹了半个时辰。

    仅仅是和盏风对话的时间里,他早已全身被冷汗浸湿了。

    他现在后悔回来了,可是他不回来又能去哪里?

    慕若那个女人说话又不清不楚,他这个内应都不知道该怎么当!

    想到这,又是一阵郁闷,他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当内应却又不需要汇报的人!

    ——

    灵界,某地。

    嗜容抬眸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潋阳,眼底带着一丝冷意。

    “呵,所以,你是来帮他索要身体的?”

    潋阳抿唇不言,在他看来身体原本就是连城的,并没有索要一说。

    嗜容咬牙,继续道:“如果,我不给呢?”

    潋阳叹了口气,说了实话,“其实他也不要,今天这个问题完全是我一厢情愿,毕竟他虽然恢复记忆了,身体却不是自己的,我不希望他出事。”

    “呵呵……当初,是你把我造出来的,现在却又要亲手掐死我,你怎么这么有意思?”嗜容脸上带着苦笑,虽然他与冥御煌共为一体,却也是真实有生命的存在。

    微微攥拳,感受身体传来的触感,这种奇妙的感觉,他喜欢!

    潋阳深呼吸,定定的看着嗜容,“你只是一个意外。”

    “不管是沧月的棋子,还是我的意外,都你们造成的。不是吗?”嗜容斜眼睨着他。

    潋阳沉默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看着嗜容这张脸,其实还没有连城那张脸看的多,但是却莫名对这张脸触动更大。

    “算了,你好好想想这件事。不过要提醒你,不论是冥御煌还是皇甫连城,他们都没有想过要你的命。要你命的人,只有我潋阳。希望你记住这点。”潋阳说的十分认真。

    嗜容挑眉,嘲弄道:“哦?要我谢谢你?”

    “……我先走了。”潋阳不在停留,转身离开。

    等到潋阳离开后,皇甫沧月走了出来。

    嗜容回眸看向皇甫沧月,嘴角露出苦笑,“如你所愿,我的存在果然是多余的。”

    沧月嘴角浮起嘲讽,迈脚走到门口,斜倚在门边,昂头看向外面那并不清晰的画面。

    “这世上,唯一不觉得我多余的人只有姐姐。”

    嗜容眉头一跳,对于沧月的话,显然深有所感。

    慕若当初之所以讨厌他,也不过是他太过霸道,并且占有冥御煌的身体。

    可是之后冥御煌消失在体内,她反而渐渐把他当成了朋友。

    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让他不仅是身体完好,人一定要活着那句话吧?

    “怎么?在想姐姐?”沧月回眸看向沉默不语的嗜容。

    嗜容轻嗤一声,“我有什么资格想她,其实这具身体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是担心,如果我彻底消失了,她去不会就把我忘了。”

    “哈哈哈……”沧月扬声大笑,那种抑制不住的苦涩随之而出。

    他又何尝不是!正因为如此,他才将他最宝贵的东西赠送与她!

    嗜容听出他笑声里的无奈和伤感,不由摇了摇头,同是天涯沦落人!

    “对了,上次我听冥御煌说,你到底把什么送给了慕若?”

    沧月眉头轻挑,扬起绝世的容颜,笑的格外潋滟。

    嗜容凝视着他那双黯淡的眸子,心头一紧,“你,你真是个疯子!”

    沧月嘴角带着得意,在他看来,嗜容是嫉妒他的决心和勇气!

    一点也不假,当嗜容得知他牺牲一双眼睛,只为留给慕若度过一个劫的时候,那种嫉妒和不敢差点把他烧死。

    沧月脸上的笑,突然沉了下去,转眸,用他那双浑浊的眸子凝视着嗜容,“你这具身体对姐姐而言,仅仅只是冥御煌你而已。如果我是你,会毫不犹豫的把身体还给他。哪怕结果是死,也不要把自己变成别人的替身。”

    嗜容危险的眯起双眼,冷冷的睨着沧月,“你什么意思?在激我?”

    沧月双手环胸,脸上没有半点被拆穿的窘迫,反而带着慵懒,“没想到被你看穿了。”

    嗜容薄唇紧抿,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沧月,他不知道他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知道他会看穿,他还是说出这番话了!

    要知道一个人甘愿放弃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是他现在这种状况,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若他不把身体还给冥御煌,那么说不定冥御煌就会死!

    冥御煌会死?他突然睁大眼睛,愕然的看向沧月,为什么……他感觉到沧月对冥御煌有杀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