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95章 两大男人被三岁戏耍
    沧月扭头看着呆愣的沧月,一语道破他的想法,“我的确对冥御煌有杀意,如果你不把身体交给他,仙界大战,他必死无疑。”

    嗜容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想要听他没说完的下半句话。

    然而,沧月却没有说,只是笑着看着天空,“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阳光万里。”

    嗜容转眸望去,眉心紧蹙,哪里来的阳光?根本就是乌云密布!

    收回视线,凝视着沧月的侧脸,他茫然了。

    难道,他真的要看着冥御煌去死……

    如果冥御煌死了,若若她……

    嗜容深呼一口气,将这些事情抛出脑后,不论如何,事情毕竟没有到那天,还有希望!

    “一只螃蟹横着走,两只螃蟹竖着走,三只螃蟹排队走,四只螃蟹……是什么啊?”三岁歪着头,卖萌状看着门口的沧月。

    沧月和嗜容纷纷一愣,两人同时看向三岁。

    “你,你怎么会在这?”

    嗜容也激动的起身冲到门口,眼神四下张望,“你娘呢?”

    三岁摇头,咂了砸嘴,“你们两个,真是男人中的耻辱。这普天之下,那么多女人,非要在我娘亲这棵树上的吊死。你说我娘亲都有了我爹爹了,怎么可能还会要你们呢?”他双手掐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场面也是滑稽,两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屁孩数落。

    “你皮痒了吧?”沧月面带不悦。

    三岁上下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我现在就是送给你打,你也打不死我。真不知道怎么混的……”

    “那我呢?”嗜容阴沉沉补充道。

    “噢哟!吓死宝宝了!”三岁拍了拍胸口,脸色一沉,“你看你好大的胆子!娘亲以为你真的死了,哭的肝肠寸断!你倒好在这里吃香喝辣!”

    嗜容微微一愣,“额……我……这……不是……”他说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两人的死穴都是慕若,三岁逗他们不跟玩似的!

    沧月捏了捏发疼的眉心,没好气的白了嗜容一眼,“小孩子的话你也信,有没有一点脑子。”

    嗜容一噎,横了他一眼,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你小子,到底怎么来的?若若现在应该离开这里了吧?”

    三岁挑眉看着沧月,迈开小短腿,走到台阶上,“你猜呀!”

    沧月嘴角抽搐,这个臭小鬼到底像谁!

    “我猜走了。”嗜容快速接话。

    沧月一梗,扭头瞪着他,你有病吧?这话也接?

    嗜容扭头,不搭理他,一双眼睛停留在三岁身上,“你娘真的哭了?”

    “假的。”三岁昂着下巴,一脸傲娇。就算娘亲那天哭了,他也绝对不会说出来让他得意的!

    嗜容:“……”

    沧月抬手扶额,第一次感觉到嗜容智商不够,他扭头看向门口。

    “喂!我不就是想你死,你也不用让你儿子来奚落我们吧?”

    门外,冥御煌脸上带着无奈,往前垮了一步,出现在门口。

    “三岁跟你们闹着玩的。”他淡淡说道,缓步上前。

    随着他走进去之后,视线落在两人的脸上,他有一瞬间的恍然。

    这两张脸,每一个对他都意义重大,有的时候他也会分不清哪张脸才是他自己。

    “爹爹!我喜欢这张脸!”三岁撇嘴,指着嗜容的脸。

    冥御煌转眸望去,自己脸上的容颜随之渐渐变化。

    私心,他还是喜欢冥御煌这张脸,因为这张脸才是那个女人喜欢的人。

    嗜容看着面部产生变化的冥御煌,指着他,“哎哎哎!你尊重一下我好不好?你一个假人,随便一张脸就行了。干嘛变成我的脸,瘆得慌!”

    冥御煌刚要说话,突然口中一阵腥甜,他猛地抿唇,脸色也变化多端。

    几秒过后,他压制住身体的躁动后,抚了抚三岁的脑袋。

    “以后你想让我用这张脸,机会也不多。后天去仙界的时候小家伙也要去,所以非要吵着过来看看你们。”

    “什么?后天就攻打仙界啊?”

    沧月没有说话,只是担忧的眼神凝视着冥御煌。

    冥御煌倒是平静的很,他笑着点头,“失败的话,也不用怕。各个大陆的僵尸已经由五邪尊者带领的弟子与驱魔族人清理了,除了仙界的帝位之外,一切都不会有变化。这一次的损耗后,他们起码在一千年之内,不会再有大动作。”

    “既然如此,那你就不必去争……”

    嗜容话还未说完,就被冥御煌抬手打断了,“这是我的责任。”

    责任?

    嗜容抿唇,复杂的看着冥御煌,从前的冥御煌,除了对慕若之外,对谁还负过责任了?

    现在的他,已经完完全全是九仙帝尊了!

    对此,皇甫沧月的想法也是相同的,不管是当初那个纨绔四王,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尸皇,早就都不存在了。

    冥御煌凝视着他们,沉默了几秒,抬手一挥,拿出几坛酒。

    “好了,什么烦心事,我都不说了。今天,我是冥御煌。不醉不归!”

    嗜容和沧月闻声,相视一眼,眼底带着疑虑。

    沧月:“你今天是来喝酒的?”

    嗜容:“明知道我不能喝酒,你是来给我下套的?”

    冥御煌翻了个白眼,拎起一坛酒,仰头就狂饮。

    酒水顺着下巴流淌下来,浸湿了他的衣襟。

    三岁抿了抿嘴唇,伸手要去抱酒坛。

    啪!

    沧月一把掌拍掉他的手,“小孩子,一边去。”语毕,拎起酒坛,打开盖子,一顿狂饮。

    嗜容吞了吞口水,倒是想喝,更想要命。

    他算是看出来了,冥御煌今天来这,说好听了是喝酒,难听了故意折磨他的!

    “喂,你们俩个差不多得了!真当践行酒喝了?”

    沧月抱着酒坛,胸前也湿了一大片,“践行酒?这个不错!”

    冥御煌也笑着点头,“就是践行酒!”他盯着沧月,举起手里的酒坛。

    沧月凝视着他,拿起自己手里的酒坛与他的酒坛碰了一下。

    噹——

    两人碰完之后,再度一顿狂饮。

    这一顿酒喝的跟白开水似的,两个人比着喝!

    三岁看的直打饱嗝,伸手摸了摸酒坛口,然后往嘴里摸了一下,“嚯!女儿红啊?”

    嗜容瞥了三岁一眼,两只手戳了戳自己的眼睛,又对着他的眼睛比划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