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518章 大结局(14)
    怪不得当初他提及这个计策的时候,拓跋薄并没有若儿是他的女儿而反对,甚至保持

    他以为他是太爱姑姑,所以宁愿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原本,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们的阴谋!

    当真是可笑之际!

    “拓跋薄!你对得起姑姑?对得起若儿?”

    即便知道结果,他还是忍不住低吼质问。

    拓跋薄垂眸,睫毛颤了颤,扭头看向别处,终究没有说话。

    妍栎耸肩,一副大赢家的架势,“人生如戏,你又何必动怒?本帝对你的仙界毫无兴趣,你依然可以当你的九仙帝尊。当然,如果你厌倦的话,也可以跟本帝回去。”她勾引的眼神,上下看着皇甫连城。

    说实话,如果当初这个男人不是被仇恨冲昏了头,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皇甫连城眯起双眼,嘴角泛着冷笑,“想走?那就把命留下来!”

    冰冷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妍栎挑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不要以为你能对付盏风,就可以与本帝一较高下。告诉你,你还没那个资格!”

    “是么?”

    皇甫连城皮笑肉不笑,倏地抬眸,言而不及迅雷之势,快速朝着妍栎冲了过去。

    妍栎见此,瞥了拓跋薄一眼。

    下一秒,拓跋薄便冲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

    两人顷刻间就撞在一起。

    砰地一声!

    拓跋薄直接飞出,跌倒在房顶上。

    妍栎眼皮跳了跳,厉声喝道:“拓跋薄!你在搞什么鬼?”

    忽然,拓跋薄动作一转,竟然对着妍栎攻击过去。

    皇甫连城反应极快,持剑迅速近身。

    “放肆!拓跋薄你敢背叛本帝!”妍栎恼怒呵斥,双手挥动,一股完全不属于灵仙级别的强悍的力量涌出。

    “我来!”五邪尊者凝聚灵力,便冲了上去。

    潋阳:“我也来!”

    君袭:“还有我!”

    三岁,薄奚齐,慕鸩,小蓉蓉,玉麒麟,水麒麟,火火,以及一众散仙全部都涌了上去。

    妍栎大怒,脸色阴沉的可怕,“尔等小辈,胆敢以下犯上!找死!”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前胸一热。

    砰——

    除了皇甫连城,拓跋薄和五邪尊者之外,全都飞了出去。

    拓跋薄面色青灰,扭头看了皇甫连城一眼,低声道:“告诉若儿,我对不起。但是我是真的爱你姑姑,从始至终不曾骗过他!”语毕,他忽然双手结印。

    引魂?

    皇甫连城眼神一紧,冲上前就要打断他!

    当初邪舞就是这么没了,就算他对不起若儿,他也不能让他就这样没了!

    然而,拓跋薄的速度太快了,可见他早已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妍栎见到拓跋薄的背叛,那是火冒三丈,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至于他手里的术法,她根本不在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受到伤害。

    拓跋薄身体骤然放出白芒,他一把抓住妍栎,“当初你害死云游,就该想到今天的下场!”阴森毒辣语气,颠覆他向来冷漠疏离的形象。

    然而,一切都没有随他所愿,只见,拓跋薄的身体在分解以前被妍栎一脚踹开,旋即手中凝聚力量,直击拓跋薄身体。

    这一击要是中了,不等拓跋薄引魂自解身体之前,就会当场粉身碎骨!

    就在攻击来到拓跋薄的面前之际,忽然天色大变,风起云涌起来。

    哗啦一声,太极一般柔和的力量将那凌厉的攻击拨开。

    拓跋薄闭着眼睛等死,却发现体内引魂之术停止了?!

    “妍栎,你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清冷的深长而悠远,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妍栎面色大变,神色慌张的四下环顾,“什么人装神弄鬼!”

    飒飒的风声,吹动衣决。

    乌云密布的空中,缓缓降下一袭黑色战袍的女子,暗夜女帝!

    当妍栎看见对方的时候,吓得倒退数步,“不,不可能!你,你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你死的!”她面目狰狞,尖叫起来。

    暗夜女帝,柳眉微蹙,凤眸含着冷意。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本帝就是第二个皇甫连城吗?”

    “什么?”妍栎抬眸,震惊的看着暗夜女帝,脑袋嗡嗡作响。

    所有人都惊呆了。

    今天这场大戏,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无仅有啊!

    局面一而再的反转,让人看得心潮澎湃,只想静静的看着上位者是如何吊打心怀不轨的谋权者的!

    暗夜女帝抬起,清冷的目光落在妍栎惊恐的脸上,嘴角微扬,“你以为我当真的在乎帝位?或者说,真的愚蠢到连你有叛变之心都不知道?你掩藏的再好,也掩盖不了你那时时刻刻盯着帝位的眼光。”说到这,她顿了一下,自嘲一笑,“我只是想要试试你,试试你为了这个帝位,究竟能做到何等程度。结果,真是让我张目结舌,自愧不如!”

    这一番话下来,听哭了妍栎,听傻了众人。

    你们上位者闲着没事试探人,竟然就牵扯到了这么多人事物?真是独树一帜啊!

    哈!你们厉害!你们不同凡响!

    妍栎面色阴沉,咬牙切齿道:“成王败寇,输就是输了!”

    暗夜女帝瞥了她一眼,睨着她手上的小动作,心底冷笑不已。

    她当真差点以为她做事起码有大奖风范,可惜,她想多了。

    “妍栎,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我待你不薄,你为何想要置我于死地?”

    妍栎听见这话,就好像听见笑话一眼,“不薄?你把我当成婢女,叫待我不薄?”她嘲讽的看着暗夜女帝,冷笑道:“对,没错,你教我修炼,教我很多东西。可是我不服啊!”

    暗夜女帝无语了,她有何时把她当成婢女了?难道不是她自己非要时时刻刻跟着她吗?

    她气极反笑,道:“呵……你真是,不可理喻!”

    有些人就是这样,实力强大了,眼界就不同了,开始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典型的白眼狼,这人说的就是妍栎这样的!

    明明自己的一切都是暗夜女帝给予的,现在反倒责怪她给的不够多,真是可笑之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