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519章 大结局(15)
    “不是我不可理喻!而是你永远都以自己为中心,凭什么我要一辈子当牛做马?而你就可以享受女帝的待遇?我不甘心,以为我的聪明和实力,同样可以办到女帝所需要做的事情-你不配-”妍栎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吼出声。

    暗夜女帝冷嘲的眼神睨着她,“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我以为这万年的时间,不论如何变迁,起码,你,妍-栎,是本帝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本帝”自称一出来,暗夜女帝浑身气势骤变,天空闪电雷鸣,万物皆因为她的情绪产生了变化。

    妍栎微微一愣,心底突然慌乱起来。

    暗夜女帝下巴微抬,身形掠至妍栎面前,“念在万年的交情的份上,你还有何遗愿?”

    妍栎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准备半天的小动作,终于开始进行攻击了。

    “我的遗愿……就是……你去死吧!!!”

    她低吼一声,手中快速结印,冲上前,抱住暗夜女帝。

    自爆?

    皇甫连城瞳孔一缩,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五邪尊者见此,赶紧一把拦住他,“你冷静点!她不会有事的!”

    拓跋薄也没有闲着,赶紧上前帮忙拦住皇甫连城。

    哗——

    光芒大作。

    暗夜女帝和妍栎的身影,全部被刺眼的白光挡住了。

    白光内,暗夜女帝站在原地,双眸冷静到毫无波澜,她低眉,唇瓣微动,说出的话,格外冰冷,“你动谁都可以,不该动冥御煌。”

    她说的是冥御煌,而非皇甫连城。

    听见这话,妍栎就暗觉不对,刚要收手,咯吱一声,脖子传来尖锐的疼痛。

    刹那间,一股黑色的气流,顺着脖颈扩散开来。

    “啊——”妍栎尖叫,后脊一僵,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徒手抽出魂魄的女人。

    暗夜女帝嘴角带着嗜血的冷笑,“在这点,我跟冥御煌一样,绝对不能容忍他人的背叛!”

    “你是……”妍栎瞪着眼睛,弓着腰不再动弹。

    暗夜女帝神色未变,只是掌心凝聚起强悍的力量。

    只听,砰!

    爆炸响起。

    皇甫连城双目圆睁,下一秒疯了似的,使劲挣扎,“啊……放开我…啊……”

    嘭——

    挣脱两人,猛地蹿向白光之处。

    “若儿!!!”他凄厉吼道,却在钻进白光之后怔住了。

    暗夜女帝转过身子,佛了佛袖口上不存在的灰尘,而后瞥向皇甫连城,“有事?”

    冷漠疏离的声音,虽然跟慕若的声线有几分相似,却多了几分威严和高贵。

    皇甫连城凝视着那张陌生的脸庞,脚步往前一步,“若儿……”

    暗夜女帝眉头微蹙,不悦的瞥了他一眼。

    “本帝之前的话你是没听,还是没听见?”

    皇甫连城微微一愣,耳边回响她方才的话。

    -难道,你就没想过,本帝就是第二个皇甫连城吗……

    皇甫连城眼梢跳动,复杂的眼神凝视着暗夜女帝,“所以,你不是我的若儿了?”

    “呵呵…”暗夜女帝调侃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本帝不是慕若,你也不是冥御煌。”

    “我是冥御煌!”皇甫连城抿唇看着她,难道她对他就没有一点喜欢吗?连之前的记忆也淡了吗?

    暗夜女帝蹙眉,不悦的瞥了他一眼,“随你。”说罢,轻轻挥手,落在地上。

    她环顾一周,视线停留在了三岁身上,嘴角勾起一丝浅笑,迈脚走到他身边。

    “说到底,你也是本帝的儿子。本帝现在要回去了,你愿意跟本帝离开吗?”

    “二姐……”薄奚齐欲言又止,看向皇甫连城。

    暗夜女帝睨了他一眼,转而静静的看着三岁。

    三岁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扭头看向皇甫连城,委屈道:“那爹爹呢?”

    “他不去。”暗夜女帝冷漠的说完,看向其他人,抬手轻轻一挥,“这些,就当做是给你们的补偿。”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手心一热。

    低眉一看,登时倒吸了一口气。

    天呐!

    至尊级别的进阶丹药!

    这也,太豪气了吧?

    “呃……那个……”五邪尊者攥着丹药,迟疑的看着暗夜女帝。

    暗夜女帝挑眉,问道:“何事?”

    “嘿嘿……”五邪尊者笑的不怀好意,搓了搓手掌,道:“你学了我的幻刀法,你得跟我回东华山举行拜师礼仪。”

    众人:“……”五邪尊者!您老是年纪太大傻了吧?堂堂暗夜女女帝,什么人才能有资格当她的师父?怎么可能会认你一个尊者为师啊!

    然而,出乎众人所料,暗夜女帝点头答应了,这让众人下巴掉了一地。

    五邪尊者则是喜出望外,乐颠颠的对着老三和老六吩咐,准备立刻回东华山。

    拓跋薄站在不远处,凝视着暗夜女帝的眼神格外复杂。

    他对这个女儿的感情其实并不深,一切都只是因为他要帮助妍栎而已。

    当年他之所以离开极渊元界,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妍栎,她给了他很多机遇,让他成为第一位僵尊,第一位离开极渊元界潇洒过生活的僵尸。

    直到,他遇见云游的时候,一切才开始发生变化。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云游是妍栎选中的目标,更不知道后面有这么大的阴谋。

    当他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云游也死了。

    他怨恨过,愤怒过,却因为报恩,选择了继续帮助妍栎。

    暗夜女帝眼角余光睨着沉默不言的拓跋薄,心底浮起歉意,她走到他面前,低声却认真的说道:“我欠你一句道歉,对不起。”

    拓跋薄倏地抬眸,双眸微微泛红,鼻子也开始发酸了。

    暗夜女帝,女儿……

    很久很久以前,他有过一段时间,恨不得想要亲手杀了这个女儿。

    如果不是她的存在,云游就不会死,他也会成为所有计划中最关键的一颗棋子。

    可是,撇开其他,单单从父与女的角度来看,他对这个女儿又何尝不是太残忍了呢?

    “不,我,我也对不起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回来,我已经死了。”

    暗夜女帝抿唇,眨了眨眼看向别处,“过去的都过去了,这一次的巨大的变故,希望让大家更懂得珍惜吧!”

    拓跋薄点头,心底更加愧疚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