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524章 大结局(20)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慕若抚在小腹上的手滑了下来,眼皮接着开始打架了。

    两人相拥而眠,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次日,天色渐亮。

    慕若迷蒙间醒了过来,低眉看了小腹一眼,微微蹙眉。

    回眸一看,身后的人已经不在了。

    嗅了嗅鼻子,兽血的馨香再次传出。

    慕若微微咬唇,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三岁敲门的声音传出,乖巧的端着兽血走进来。

    一连三天早上都是如此,三岁并没有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

    坐在桌边,抬眸看向慕若,“娘亲,等会我们出去玩吧?”

    慕若挑眉,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心底暗自腹诽,这个小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

    她算是看出来了,不管是三岁,还是肚子里未出世的小家伙,都是向着冥御煌的!

    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就不能走的那么果断了。

    思及此,深呼一口气,点头,“嗯,刚好我也闷了。”

    不管有什么事,还是当面说清楚,让他彻底死心就好了。

    三岁裂开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

    然而,慕若接下来的话,就让他的笑容僵住了。

    “明天我们就该走了。”

    三岁瘪嘴,可怜兮兮的看着慕若,他还以为她不走了呢!

    慕若深知他的想法,也不拆穿,拿起兽血,慢慢食用。

    三岁看着她满足食用兽血,那是心如猫抓,恨不得脱口而出告诉她,这些兽血都是爹爹送来的!

    他哪里知道,慕若早已知晓了,还故意说出要离开的话。

    三岁坐在旁边,一脸的郁闷。

    明明所有的祸端,麻烦,全都解决了,为什么他一点也不开心呢?

    明明娘亲还爱着爹爹,为什么就不给爹爹机会呢?

    “唉……”幽幽叹了口气,直摇头。

    这样的神情举止,惹得慕若轻笑出声,“你个小屁孩,叹什么气?”

    三岁噘嘴,“我才不是小屁孩呢!”

    慕若一顿,上下看了他一眼,“哦……差点忘了,你已经快满七岁了。”

    三岁下巴微扬,一脸得意,“那是!”

    虽然距离长大,还有很长远,不过他不在意呀!

    因为他并不想长大,长大了还怎么到处蹭豆腐?

    想到这,美滋滋的笑了。

    慕若看着他别有深意的笑,一连翻了两个白眼,知子莫若母!她倒宁愿自个不知道!

    这小家伙从小就有不良癖好,跟着她经历这么多挫折事情,一点也没有改变。

    真是不知道以后哪个女孩能够压得住他哟!

    提到女孩,脑海里还真就冒出来一个身影,不过旋即又摇了摇头,因为不大可能。

    三岁还在自顾自的偷着乐,殊不知慕若已经在帮他物色媳妇了!

    -

    东华山后山。

    三岁迈着小步伐,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慕若则跟在他身后,拧着眉头静静的看着三岁。

    这个小家伙,从出来开始就神神秘秘,真是不知道冥御煌那个家伙给他布置了什么任务!

    一小一大,一前一后。

    两人竟然很快从后山,离开了东华山的范围。

    三岁三步一回头,似乎在确认她究竟有没有跟上来。

    又走了一段路,一抹熟悉的气息窜入鼻息,成功让慕若脚步顿住了。

    虽然出来的时候就知道是他,但是现在确定之后,还是有小小的退却。

    “娘亲?你怎么啦?”三岁回眸,故作不知的神态。

    慕若看了他一眼,樱唇微抿,“没事。”迈脚又跟了上去。

    而这时,三岁的脚步却放缓了下来。

    慕若假装不知道,随了三岁的心意往前走,直到看见那一抹熟悉的背影,才停住脚步。

    树荫下,一道修长的身影,背对着她而立。

    似是察觉到身后人的停顿,他缓缓转过身子,眼梢带着流光,嘴角勾起不羁的笑。

    慕若眼底掠过愕然,刹那间,她出现了一种错觉,一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那是放荡不羁的笑属于冥御煌,那邪肆眼眸也是属于冥御煌的。

    这时,冥御煌身形闪动,迅速掠了过来,与她面对面而立。

    慕若深呼一口气,拉回自己的心绪,然后抬眸望着他。

    “皇甫连城,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晚点我就会带着三岁离开,你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不是慕若,你也不是冥御煌。今天我出来,只是想跟你说清楚,也希望你看清楚现实。前世就是前世,今生跟前世不会有任何牵连。”她憋着一口气,冷血无情的将话说透明了,天知道她垂下的手在隐隐发颤。

    也许这个决定会让她后悔一辈子,却依旧决然选择如此。

    而她冷漠到没有回转余地的话,同样在刺痛冥御煌的心脏。

    冥御煌往前一步,低眉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慕若,抬手轻轻抚了抚额角的头发,一下一下,那么温柔,那么深情。

    慕若却只是冷着脸转开视线,假装无视。

    冥御煌动作一顿,转而指腹在她面颊蹭了蹭,嘴角溢出苦笑,无奈的话从唇畔溢出。

    “我不管前世今生,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若儿。而我是冥御煌,只属于你的冥御煌。”他顿了一下,微微弯腰,将额头顶在她的额头上,轻声说道:“我已经把仙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再也没有九仙帝尊了。你想去哪里,无论天涯海角,我陪你。好么?”最后两个字,完全是恳求的语气,还带着哭腔。

    慕若鼻子一酸,猛地转头,看向别处,心底震动不小。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怎么还这么执拗?

    真是可恶!

    居然默不作声就安排好了一切……

    冥御煌看着她冷漠的侧脸,心尖都开始发抖了,伸出双手,捧住她的面颊,再次恳求道:“若儿,要走带我一起走好吗?我不想失去你……我……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对……”

    慕若咬唇,恨不得挥拳过去,你不对!你哪里不对了?明明都是我的错啊!

    冥御煌见她还是冷漠,便开始手足无措,只是连连道:“我知道我做错很多事……我改……我都改好不……唔……”

    话还未说完,慕若就猛地转头,将他不停说话的嘴唇堵住了。

    冥御煌眼底带着错愕,低眉却看见了慕若紧闭的双眼带着泪渍,顿时心都融化了,有种说不出的开心和幸福。

    他伸手抱住她,将她往前一托,深情的吻了起来。

    不远处。

    “呜呜……太不容易了……”五邪尊者擦着眼泪,哭的惊天动地。

    薄奚齐,拓跋薄,潋阳,君袭,嘴角都抽搐了起来。

    虽然他们也很激动,但是要不要这么夸张!

    这时,五邪尊者看了过来,一脸气愤,“你们都是铁石心肠啊?这几天的折磨你们都看不见吗?小若若真是太辛苦了……呜呜……”

    四张懵逼脸,

    啥???

    难道辛苦的不是冥御煌吗?

    要处理仙界战后和转让帝尊位置的事情,还要去找新鲜的兽血。

    五邪尊者一瞪眼,“怎么!你们反对啊?”

    薄奚齐:“……没有!”

    拓跋薄:“赞同。”

    潋阳:“绝对没有!”

    君袭:“不反对。”

    不论实力还是地位,怎么说五邪尊者还是在他们之上的,就算意见相左,他们也不敢明摆着来说呀!

    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并不是用谁辛苦来衡量的!

    总之,现在两个人和好,才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突然,薄奚齐“咦”了一声,目光看向捂着嘴,一脸痴笑的三岁,“你好像还没说,你前世是谁呢?”

    潋阳点头附和,“我也好奇。”

    拓跋薄疑惑:“前世?”

    “嗯?”君袭也诧异了。

    “啊?这小家伙知道自己前世?”五邪尊者震惊了。

    三岁眨了眨眼,暗道不好,跳起来的瞬间,冲着冥御煌和慕若大喊:“娘亲,爹爹救命呀——”

    慕若微愕,还不等她有所反应,身体便腾空了。

    冥御煌理也不理三岁,抱着慕若迅速朝着府邸的方向掠去。

    慕若好似想到什么,羞得满脸红,窝在他的臂弯不言语。

    冥御煌猴急的抱着她回到了房间里,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真枪实干来的更实在的?

    慕若手抚着肚子,这一次她没有在掩饰,也没有阻止,只是轻声道:“你轻点……”

    冥御煌欣喜若狂,擒住她的唇,疯狂的吻了起来。

    两人许久没有在一起,这一次的碰撞,可谓是烈火灼灼。

    忽然,冥御煌的动作一顿,抬手抚着她面颊,“若儿……这才是你真正的样貌吗?看来,为夫得赶快适应你的新面孔呢……”

    慕若闻声,嘴角露出神秘的笑,掌心掠过,白芒闪烁,一张清丽脱俗,淡雅若仙的容貌露出。

    “笨蛋。”笑骂一声,嘴角裂开,露出尖锐的牙齿。

    “若……若儿……”冥御煌声音都颤起来了,这是他的若儿啊!

    慕若傲娇的抬起下巴,搂着冥御煌的脖子,将他往身边一拽,紧接着贴了上去。

    冰凉与冰凉相撞,却是另一番的滋味。

    唇畔流转,来到他肩膀,微微咬下,鲜血顺着唇畔流淌。

    如果冥御煌往她走了99步,而她连走1步的勇气都没有,连她自己都要鄙夷自己了。

    外面的天,艳阳高照,房间里的人,热情似火。

    两道身影叠加在一起,房间里传出让人羞涩的声音。

    ——正文完结。

    ----火火分割线----

    PS:在这个520的日子里,似乎太虐狗了!僵后的正文算是完结了,应你们的要求,明天写三岁的番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