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534章 三岁番外篇(10)
    “唉……这里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嘎吱——

    房门推开的声音。

    慕若和冥御煌从另外一间房走了出来。

    冥不灭见此挑眉,笑的邪恶,“……你们不补眠的吗?”

    慕若白了他一眼,迈脚走下台阶,高冷的无视他了。

    冥御煌屁颠颠的跟在慕若身后,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冥不灭咂了砸嘴,心底暗道,长大了有什么好呀?

    这要是小时候,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问题,还能光明正大的吃豆腐!

    遇事撒娇卖萌就能搞定一切了~

    可惜,那些时光是一去不复来啊!

    他一边摇头,一边走到院子里的木桌前坐下。

    这时,冥霄儿悄悄地从院子后面走了过来,然后大喊一声。

    “哥哥早!”

    冥不灭嘴角抽搐两下,回眸看向她,再次摇头。

    冥霄儿噘着嘴走上前,“干嘛一大清早就这幅表情?”

    “唉……我只是叹息,你小小年纪就动了春心。”他一边说,一边摇头。

    冥霄儿眼珠子一转,眼底掠过坏笑,“是哦!那也比光占便宜不负责的某人强啊!”

    冥不灭凉凉的瞥了她一眼,“小妹。”

    “额……干嘛突然这么严肃?”冥霄儿心虚的低下头,忽然想到一件事,“对了,我知道一件事情哟!”

    冥不灭不说话,就是淡淡的看着她。

    冥霄儿挠了挠脖子,尴尬一笑,“咳咳……就是你昨天不是说想找舅舅吗?”

    冥不灭眼睛一眯,“你偷听我跟爹娘的谈话?”

    “这……这怎么能算偷听啊?这里是我家,光明正大!”冥霄儿一拍桌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舅舅在哪?”冥不灭揉了揉鼻尖,哪里是真的计较她偷听,何况昨天偷听的也不止她一人,他就是见她得意洋洋,就想逗她!眼下他最关心的还是薄奚齐在哪。

    冥霄儿双手托着下巴,贼兮兮的凑近冥不灭。

    “上个月,我去圣灵大陆的玩,看见他带着一个美人就在那。”

    “美人?”冥不灭蹙眉,脑海里又浮现了某女的身影,“就是爹爹和娘亲说的那个美人?”

    “唔……那我就不知道啦!”冥霄儿双手撑在桌面起身,“我要去魔界找沧月玩。”

    “你一个人?”冥不灭皱眉。

    “对呀!又不是第一次……”最后一句含在嘴里,冥不灭并没有听清。

    “不行!我陪你去。”说罢,冥不灭就起身了。

    “哎哎哎!不用啦!”冥霄儿着急的摆手,转身一溜烟的跑不见了。

    那速度,好像怕被鬼追似的!

    冥不灭额角狂跳起来,心底却担忧不已,毕竟在僵尸的年纪里,这小丫头也没多大,要是出什么事可无合适好?

    就在这时,拓跋薄笑着说道:“不用担心,霄儿人小鬼大,五岁的时候就偷偷出门了。”

    冥不灭转眸看向拓跋薄,点头打起招呼,“爷爷。”

    爷爷两个字,听得拓跋薄的嘴巴都咧到耳后根了。

    “哈哈……坐,咱们俩来一把?”

    他说着话,冥不灭还没搞清楚什么意思,桌面就出现一盘棋。

    “呵呵……那孙儿就陪您下一盘。”说完,两人便开始了。

    也不知何时,拓跋薄就是迷恋上了下棋,总是拉着冥御煌陪他下棋,输了经常耍赖抱着桌腿不给人走,惹得冥御煌能避就避。

    可是冥不灭不晓得,这一坐下来,一个上午都没有移过位。

    冥不灭嘴角抽搐,凝视着还差一子又要赢了的棋局,心底是暗叹一口气,将必赢的棋子下到了别处。

    再这样下去,他哪都去不了了!

    思及此,开始打开话匣子问道:“对了,您说霄儿五岁就偷偷出门?这是有什么趣事吗?”

    提到这件事,拓跋薄果然上心了。

    “呵呵……这事啊?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哟。她五岁生辰的时候,沧月来过一次。可是这小丫头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缠着他。还叫他带她回家玩。那沧月本来就不是个好亲近的人,可是霄儿毕竟是你娘的女儿。他只能好声好气的跟霄儿讲道理,呵呵……可是这个小丫头,比大人还会说道理。唉……等下,我下错了……”

    “呃……您重下……”冥不灭昧着良心说道,虽然他很想说,君子落子无悔,可是,他到宁愿这一盘棋下不完……

    “嘿嘿……我下这就对了!”拓跋薄得意的说完,又道:“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哦……霄儿小丫头会说道理,总之怎么都不行,非要跟沧月走。那沧月怎么也可能带一个五岁孩子离开啊!然后就走了!”

    冥不灭挑眉,“霄儿,追去了?”

    “哈哈哈……”拓跋薄扬声大笑,“果然是亲兄妹,这都猜到了。”

    冥不灭:“……”这还用猜吗?不是明摆着的……

    他挠了挠额角,等待拓跋薄接下来的话。

    “当天她说,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跟你以前又大不相同。谁也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可是当天晚上,小丫头不见了。”

    说到这,冥不灭开始好奇了,“她怎么去的?”

    “说到这个,差点没把你娘气死。她偷拿了寒月鲛!寒月鲛乃是八方神器之一,当时你爹九霄归位的时候,寒月鲛的神识已经消了。你娘经过了五年的聚齐修复,才出现一丁点的感应。这一丁点也就只能感应到你娘而已。这小丫头一下子把寒月鲛偷了,那还得了?不通人性的寒月鲛,虽然带着她去了魔界,结果弄得遍体鳞伤。”

    冥不灭嘴巴微张,满脸愕然,“那,后来呢?”

    “后来?呀!我赢了!”拓跋薄落下棋子,兴奋地喊道。

    冥不灭:“……”能不能专心聊天啊!!!

    拓跋薄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度激动,讪讪一笑,接着道:“后来沧月在魔界入口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霄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才从每年来一次的次数,逐渐增加到近些年来的几日一次。”

    冥不灭了然的点头,怪不得呢!原来中间还有这茬……

    不过,霄儿这丫头,不会从五岁开始就动心思了吧?

    他打了个冷颤,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毕竟他是带着前世记忆出生的,但是霄儿不同,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我们再来一盘吧?”拓跋薄兴致勃勃道。

    冥不灭吓得一抖索,连忙从凳子上窜了起来,“不行!我还有事,您帮我告诉爹爹和娘亲一下。我办完事情就回来。”说完之后,咻的一声不见了。

    拓跋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