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576章 三岁番外篇(52)
    邪十:“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谁欺负霄儿了?是不是你们俩个啊?”拓跋薄也冲了出来。

    黑白长老紧跟着出来,两人却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都带着黑眼圈,十分憔悴。

    慕若看去,吓了一跳,“你们昨夜又没睡?”

    黑白长老闻声差点哭出来,纷纷冲到慕若面前开始诉苦。

    “小邪啊!这日子没发过,他们俩个没日没夜的比试!老院长又打不过你爹,于是俩人就约下棋,你说下棋就下棋,非要拉着我们俩个当裁判……呜呜……我们俩已经三天三夜没睡了……”

    “要了老命了!小邪啊……你快劝劝他们两个啊!再这样下去,他们俩个没有分出胜负,我们俩个就得会归西天喽!”

    邪十双手掐腰,愤愤道:“我说!你们俩个什么意思?让你们当裁判是老头子我看得起你们!现在还跟我外甥女告状?是我外甥女还是你们外甥女啊?哈!”

    白长老和黑长老哭丧着脸,心底大喊,求求您别看得起咱俩嘞,谢谢您嘞!

    拓跋薄见此,冷哼道:“呵,自己身体太差,熬夜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本座可以一个月不眠不休,你们太弱了!”

    白长老:“……”你是僵尸,我人能跟你比?

    黑长老:“……”你厉害,你说得对!

    冥御煌垂眸,嘴角带着幸灾乐祸的笑,自从他们来了之后,这种事情已经成了每天早上一闹的事情了,所以见怪不怪!

    慕若显然也已经应付自如了,只是笑道:“行了,知道你们都不容易。不过能不能稍微和平相处一丢丢?幸亏这里离僵尸居住的地方有点距离,而且也没人敢说三道四,这要是在人界,说不定还得给我安上一个不善待老人的罪名!”

    拓跋薄:“谁敢?”

    邪十:“他敢!”

    白长老:“反了他!”

    黑长老:“胡说八道!”

    慕若两手一摊,无奈脸看着他们几个,“悠悠之口堵不住。”

    四人闻声,相视一眼,纷纷咂了砸嘴。

    拓跋薄:“好啦好啦,我错了。”

    邪十:“我也错了,我不该找他们当裁判。”

    黑白长老撇嘴,心底委屈,嘴上还要说,“我们也不敢抱怨……”

    每天上演的一幕,终于演完了!

    冥霄儿拿着信纸,嘴角狠抽搐了几下,冲着拓跋薄他们喊道:“你们快问我啊?”

    拓跋薄忙开口,“呃……哦,对对,你怎么了?”

    邪十,黑白长老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慕若:“……”

    冥御煌:“……”

    冥霄儿满意点头,抿唇酝酿情绪,然后指着信纸再度尖叫道:“啊……我要有嫂嫂啦——啦啦——咳咳——”一口气吼完,差点被口水呛住。

    “什么?”

    “嫂嫂?”

    “什么意思?”

    “什么鬼?”

    四张懵逼脸。

    慕若额角抽搐,无奈的看了冥御煌一眼,“火皇大人……人家想离家出走……”

    “噗……”冥御煌笑出声,掐着她的脸颊,宠溺道:“记得把我这个行李打包带走。”

    慕若俏脸一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二十年的时间,冥御煌将慕若内心所有的冰冷融化,成为一个懂得娇羞,懂得撒娇的小女人了。

    冥霄儿看着恩爱的父母,不由想起一个人……

    “霄儿,你嫂嫂是谁啊?”

    “三岁什么时候有媳妇了?”

    拓跋薄和邪十冲上前询问,却发现冥霄儿在发呆,于是伸手拽过信纸看了看。

    信纸上,里面两个字,喜帖,新郎:冥不灭,新娘:沐钰。

    “沐钰是谁啊?”

    “这,这喜帖在哪里发的?他人呢?”

    这时,黑长老突然叫出声,“哎哟——有东西咬我!”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他脚下。

    一条小蛇,正嚣张的瞪着黑长老,吐着舌头满眼鄙视。

    “……我被一条蛇鄙视了?”黑长老不敢置信。

    白长老眯眼睨着小蛇,却拧了拧眉,“不对,这不像是一条蛇。”

    “是龙。”慕若淡淡的丢出两个字。

    “龙?这不是小蛇吗?”

    炼狱血龙闻声,眼底带着惊讶,扭头看向慕若,摇着尾巴掠到她身边,显然是肯定了她的话。

    这里的所有人,只有坐着的这对夫妻,它感受不到实力波动,起初它以为对方实力太弱,没想到他竟然错了?

    难道,这两个人是主人的姐姐和哥哥?

    “吼——”炼狱血龙张嘴喊了一声。

    慕若挑眉,“想让我帮你变回去?”

    “吼吼——”炼狱血龙狂点头,两眼闪烁着光芒。

    慕若抬手一挥,血芒飞窜,一声龙吟上天,炼狱血龙的本体现出,它兴高采烈的在空中游荡,环绕一圈之后,乖乖地回来,伏在地上。

    “冥不灭是吾的主人,请问主人的娘亲可在家?”

    “……”慕若默勒,她这不就在眼前吗?

    这时,冥霄儿冲了过来,抱住慕若的胳膊喊道:“这就是我娘亲啊!我娘亲太美了对不对?”

    炼狱血龙闻声,灯笼大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这这这………”

    冥御煌昂起下巴,得意道:“本座是你主人的父亲,他此刻在哪?”

    “父……父亲……”炼狱血龙瞪大眼看着冥御煌那张年轻的脸庞,彻底被自己口水噎住了。

    人类不是寿命很短吗?就算他们不是正常人类,可是也不该如此年轻吧?

    拓跋薄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迈脚上前,沉声道:“本座是你主人的外公。”

    噗通——

    炼狱血龙的下巴撞在地上,把地上撞出一个坑。

    心下大汗不已,怪不得主人那么恐怖,原来他一家子都这么恐怖!真是不服都不行啊!

    “喂……你死了啊?”冥霄儿踢了踢她,而后道:“唔……你说完再死啊……”

    炼狱血龙下巴刚要收回,再次因为她的话掉回原地。

    众人:“……”

    过了好一会,炼狱血龙终于缓过劲,这才把冥不灭的位置交代给他们。

    慕若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嘴角却溢出一丝笑,一丝好笑。

    沐钰,居然是沐钰……

    很久以前她就想过,不过担心三岁花心,就没敢提,没想到这段缘分早在冥冥之中就注定了!

    冥御煌见慕若不吭声,还以为她不高兴了,“你不开心啊?”

    慕若摇头,抬眸盯着他,伸手挑着他下巴,坏笑道:“我开心的不得了,开心的想要你。”

    这突如其来的开车,防不胜防,冥御煌眼神闪烁,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抱起慕若转身就跑。

    嘭——

    关门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