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85章:冤家聚首,水火不容
    简溪:“……”

    简溪一愣。

    出于本能,她往身旁看去,瞧见身旁坐着的男人,整个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

    霍霆琛稍稍侧脸往简溪脸上看了一眼,深邃的眸,平静到不着一丝波澜。

    被内陷几道褶的黑眸看得莫名心虚,再加上自己的质问着实突兀,简溪扶额扼腕。

    平静下情绪,她尽可能让自己语气平淡。

    “不好意思,我上错车了。”

    抱歉颌首后,她伸手去拉车门。

    见简溪要下车,封迟叫住她。

    “你头撞伤了,我看你挺难受的,别是脑震荡,去医院看看吧!”

    简溪确实头昏的厉害,看人都有重影了。

    她是准备去医院看看,但并不准备坐他们的车去医院。

    “不用了。”

    简溪对封迟莞尔,而后揉着红肿的额,开门下车。

    “嗳,先别下车啊!”

    席靳扬叫住简溪,然后看向封迟。

    “封迟,你不是总说市中心医院脑科主任是你哥们嘛,我看这小姑娘头伤的挺严重,你看某人的面子,做个顺水推舟人情,给你哥们打个电话,说一会儿过去。”

    席靳扬说的某人是谁,除了简溪,几个人心照不宣。

    身着白衬衫、黑西裤的霍霆琛面无表情坐在座位上,因为席靳扬的话,一双晦涩的黑眸,眸底蕴着说不清、道不明之色,透过后视镜扫了眼冲自己笑的席靳扬。

    “嗳,老霍,你小姨子伤了头,你身为准姐夫,倒是说句话啊!”

    席靳扬继续不怕死的打趣霍霆琛。

    “是啊霍二少,你上次不是亲自把人送去医院,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这次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说着,封迟已经将电话拨了过去。

    简溪被叫住,头疼的关系,听两个人男人在那儿打太极,并没有把他们的话认真听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

    实在是不想和霍霆琛再扯上关系,她再度婉拒了封迟的好意。

    “我已经给我那个哥们打电话了!”

    封迟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走吧,不看老霍的面子,就当看我的面子。”

    席靳扬冲封迟撇着嘴角笑。

    “干什么啊?撬墙角啊?朋友妻不可欺,没听过吗?当老霍死了啊!”

    席靳扬打趣的话刚说完,他身后的车门,被推开。

    席靳扬回头看已经合上车门的霍霆琛,挺括的身躯立在车门边,把手机放在耳边打电话,挑了下眉。

    “我去,老霍不是要走吧?”

    封迟冲窗外瞅了眼,看着霍霆琛笔挺的身躯,宽厚的背影,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道:“可能吧!冤家聚头,水火不容!”

    等霍霆琛打完电话,席靳扬降下车窗,叫他上车。

    “你们先走吧!”

    霍霆琛咬着烟,吸了一口,冷硬的俊脸线条,在夕阳余晖中,一半隐在暗影中,一半被镀上一层淡淡的薄黄色。

    席靳扬见自己的话应验,爆了句粗口。

    “搞什么幺蛾子?哥几个给你创造机会,你拿乔,是不是等老郁侄儿把人家姑娘拿下,你才能放下身份?”

    霍霆琛瞅了席靳扬一眼,眼眸黑亮。

    “我还有事儿。”

    席靳扬哪里肯信霍霆琛有事儿。

    “你确定不和我们一起?”

    他又问了一遍,语气多了几分较真。

    被薄烟笼罩的男人,掀动眼皮。

    “还需要我再回答一遍?”

    瞧着霍霆琛油盐不进的样儿,席靳扬也来了脾气。

    用手砸了下方向盘,他恶狠狠道:“活该你他妈单身三十二年!”

    再把车窗升上去,他没有再等霍霆琛,直接发动引擎,将车开走。

    不过……

    车倒是走了,却把简溪给留下。

    额头晕乎乎的关系,简溪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封迟他们一起去医院,尤其是封迟出于好意,打了电话给他朋友,让她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

    不过想到他们是霍霆琛的朋友,她还不想承霍霆琛的人情。

    正徘徊不决,拿不定主意,席靳扬倒是抱歉的和自己说还有事儿,不方便送自己过去,说马上叫辆车过来送自己去医院。

    一听这话,简溪笑着谢谢他,说自己打车过去就好。

    目光注意到霍霆琛的存在,简溪手撑着额,不打算和他说话,作势转身,往道路对面走。

    额头撞得不轻,异样的疼,想到自己有轻微脑震荡的情况,心生烦躁。

    揉着额往路对面走,手搭在额上的关系,余光被遮掩,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驶过来的车。

    当迎来驶来轿车车主注意到简溪,不住的鸣笛。

    只是距离太短,根本来不及刹车。

    简溪这会儿本就脑短路,急促响起的鸣笛声,尖锐而刺耳,待有所反应,一个心惊,瞪大了眼。

    正以为自己会被迎面驶来的车撞到,自己手腕蓦地被扯住,在一阵遒劲力道使然下,人被拉了过去。

    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当鼻尖蹭过男人前襟,淡淡烟草香,混着清冽的薄荷香,稳重醇厚钻入自己鼻息间,她感觉到了心安的气息。

    轿车在自己身旁驶过的呼啸声鼓鼓吹过,简溪心有余悸,张着唇,大口喘息。

    对比简溪,霍霆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胸口起伏,脸上也起了一层骇色。

    他真的难以想象如果自己晚了一步,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你想些什么?过道不知道看红绿灯吗?”

    没有询问简溪是否伤到哪里,他以长辈教训任性晚辈的姿态,硬声硬气说她。

    刚刚注意到霍霆琛站在路边,简溪不打算和他吱声的关系,眼见着还有五秒钟的绿灯,就走了过去,不然让她站在霍霆琛身边再等上六十秒,简直比一个世纪来得还要煎熬。

    被质问,简溪耷拉着头,贝齿咬了咬下唇。

    她承认是自己的错!

    但莫名地,心生委屈。

    见简溪低着头不吭声,和以往和自己叫嚣那个小丫头判若两人,霍霆琛想不管她,偏偏狠不下那个心。

    “伤到哪了?还是被吓到了?”

    他知道简溪伤了头,却不清楚她刚刚是不是被刮伤。

    ————

    其实我们霍先生比较傲娇,不让溪儿和封迟他们混,是怕被撬墙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