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90章:襄王有梦、神女无情
    郁北庭的女伴第一次跟来,接连被霍霆琛询问,脸颊一热,面露羞赧,以为他是想和自己要微信号。

    封迟瞟了眼郁北庭的女伴,放下球杆,走过来拿霍霆琛的手机。

    点开界面,看到“人渣”两个字,一怔,旋即,笑了。

    “微信名在这儿看!”

    把微信名显示“人渣”的界面给霍霆琛看。

    瞧见那两个字,男人隐在橘黄色光线中的俊颜,脸色微变。

    眉梢轻挑,他问:“人渣?”

    封迟点头,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席靳扬几个人觉得有料,贼兮兮的围了过来。

    “那丫头给你注册的微信号?”

    霍霆琛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席靳扬的猜测。

    见霍霆琛不答,几个人笑的拍大腿。

    “老霍,你这上赶示好,奈何襄王有梦、神女无情啊!”

    说着,席靳扬和封迟两个人双手交握,又演了起来。

    “溪溪,看我一片赤诚的面儿上,和我在一起吧!”

    封迟对于眼底一片情深的席靳扬不为所动,却不忘矫情的说道:“琛琛,你虽然对我很好,我也很感动,但是感动不是爱,我不爱你,更不想骗你,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演完,两个人又四仰八叉的笑了起来。

    霍霆琛坐在沙发里不吭声,但脸色更黑了。

    匿在薄烟后的狭长黑眸,盯着手机屏幕,眯了眯,眼底折射出幽邃的暗芒。

    。

    姜素浅把简溪和自己说的话,如实相告郁泽禹。

    郁泽禹不接受这个结果,心生烦躁。

    和郁安茗大吵了一架后,开车离开。

    把车开到简溪公寓楼楼下,盯着已经熄灯封寝的公寓楼,从烟盒里拿出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

    他想打电话给简溪,却又不想打扰她休息。

    被矛盾的感情搅缠,夜深人静时分,唯有尼古丁的味道缠绕味蕾,才能弱化他渐变抓狂的情绪。

    平日里没有抽烟的习惯,浓烈的烟味侵蚀喉管,呛得他呼吸都困难,却也不肯停下来。

    待脚下积了十几个烟头,烟盒里没有烟,他踢了一脚前保险杠。

    已然凌晨时分,吸了口夜色薄凉的空气。

    初秋时节,凉气侵入心骨,他火热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重新坐回车里,他拿过手机,发了条短信给简溪。

    待界面显示“发送成功”,他把手机扔到内饰台上,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

    简溪伤了头,有轻微脑震荡迹象,医生告诉她要好好休息,她偏偏睡不着觉。

    在床上接连翻了好几个身也没有一丁点儿睡意,听几个室友睡觉时发出淡淡的打鼾声,她拿出枕头下的手机,拨弄了几下手机界面。

    正准备刷微博看看,手机里进来短信。

    手指下意识去点短信,里面显示郁泽禹依旧委曲求全的字句。

    【小溪,我并不觉得在我们之间横出绊子有什么不好,相反,只能证明我对你的在乎和喜欢,我承认我今天不冷静,给你带去困扰我很抱歉,我会冷静几天,把出现在你我面前的障碍逐一扫平。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不可以否决我对你的喜欢,更不应该剥夺我追求你的权利!我还是那句话,既然选择了喜欢你,就不会轻易放弃。】

    简溪盯着屏幕上的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她从不觉得郁泽禹有和自己说抱歉的必要,是他母亲说那些难听的话,拿钱侮辱自己,和他丝毫不搭边,完全不应该要他来买账,和自己道歉。

    没有给郁泽禹回短信,就像他说的,让他自己冷静几天,指不定几天过后,他想明白了,事情也就云淡风轻了。

    。

    周六下午,姜素浅陪简溪去雅安居看了房子。

    房主是个年逾六十的老奶奶,为人和蔼亲切,自从老伴儿去世后,她寡居了几年,现在身体不太好,准备搬去和自己儿子一起住,这处房子闲置没有用,就低价外租。

    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卫,房主和她说还有个在帝都上班的姑娘搬过来和她一起拼租,现在那姑娘回老家了,得过几天回来。

    简溪倒也不着急在这里住,实习单位还没有定下来,顶多是把寝室里的东西搬过来一些。

    留了押金和三个月的租房费用给房主,简溪和姜素浅离开时,她接到自己父亲打来的电话。

    知道自己父亲打电话来没有好事,简溪右眼皮跳了跳。

    上次他向自己外婆告状一事儿的气还没有消,嘴角冷冷一动后,接了电话。

    “喂。”

    她漫不经心应了一声,态度要多不屑有多不屑。

    简建威对于简溪不拿他当长辈尊敬,恨得牙痒痒,却在想到她和郁泽禹在一起的事情,还不得不拿出虚与委蛇那一套。

    “小溪,周末没课,不是可以回家嘛,你怎么没有回来?是学校课程紧张吗?”

    听自己父亲虚伪那一套,简溪无比恶心。

    “你的‘关心’,让我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怎么别扭啊?你怎么说也是我简建威的女儿,我做父亲的,问问你的情况,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有什么不对,我就是想不到您又想玩什么花样儿!”

    她故意咬重“您”那个字,有说不出的讽刺。

    “别浪费彼此的时间,说吧,你打电话过来到底什么事儿。”

    自己得罪俞家少爷的事儿,他没说出面保释自己;杜媛虹拿话损自己,动手扇自己耳光,他没出手阻拦。长此以往都没关心过自己,突然来示好,但凡有点是非观的人,都明白非奸即盗的道理。

    “你这不是太久没有回家了嘛,你奶奶现在气消了,你和俞家少爷的事儿也解决了,我就是寻思接你回来吃个饭。”

    简建威还在用装腔作势那一套,简溪听的耳根子泛酸。

    “说重点!”

    简建威呵呵干笑两声,“爸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回家吃个饭,一家人团聚团聚。”

    “我挂电话了!”

    “别挂!”

    意识到简溪真不想听自己废话,简建威一急,赶忙道出打电话的目的。

    “你和郁翰明的儿子在交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