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92章:男人都像你这么性情阴晴不定吗?
    又低又沉的男音,声线带着磁性传来,她愣了一下。

    看了看屏幕,见手机号码有些熟悉,和自己前几天帮他注册微信的手机号是同一个,抿了抿菱唇。

    “有什么事儿吗?”

    “你手串上次落我车上了。”

    听霍霆琛这么说,简溪反应过来。

    她在自己的包里翻了翻,没有找到自己外婆送自己的菩提手串,她坐在床边,手撑着额,略显颓废。

    “那是我外婆送我的手串,从洛城那边寺院求的。”

    抓了抓头发,她道:“你现在在哪?我过去取吧!”

    “没在学校?”

    “嗯。”

    没有隐瞒的意思,她主动交代:“我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今天刚搬过来。”

    那边沉静了两秒。

    “发定位给我。”

    意识到霍霆琛要把东西亲自送来,简溪想说不用了,霍霆琛却不给她反嘴的机会,见红灯转绿灯,拔掉蓝牙耳机,挂了电话。

    嘟嘟嘟的机械声从听筒里传来,简溪盯着逐渐黑了屏的屏幕,还有些懵。

    他是从哪里得到自己手机号的?

    正失神,手机里进来微信消息。

    【发定位过来。】

    简溪还没有改霍霆琛的微信备注,上面赤呈呈的显示“人渣”两个字。

    她想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取就好。

    但他都问自己的位置信息了,自己要是再拒绝,显得自己太矫情了。

    犹疑了片刻后,她发了位置过去。

    不消一会儿,霍霆琛回消息。

    【二十分钟后到你那!】

    简溪有些参不透他说的到你那是到自己家楼下,还是到小区门口。

    【我到小区门口等你。】

    【不用,定位挺准的,在楼下等着就行。】

    见霍霆琛这么说,简溪没再坚持,回了一个“好!”。

    。

    没有让霍霆琛上楼的打算,简溪拿捏了一下时间,换鞋下楼。

    地处老城区的关系,小区内部建设很简单,除了一条较宽的路能行驶两排车,其余都是一些狭窄的路,勉强能过车。

    公寓楼挨着柏油路,简溪出单元门,往旁边的路看去。

    没有看到霍霆琛的车经过,她鼓着腮收回目光的时候,隔着不远一段路的距离,倒是看到郁泽禹的身影。

    她望向郁泽禹时,郁泽禹也正好往她这里看来。

    两个人目光交汇,简溪下意识蹙眉。

    她不清楚郁泽禹是怎么找来这里的,毕竟她今天一个人从寝室搬东西过来,姜素浅不在学校,按理,她不知道自己的去向,不大可能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他。

    自知自己离开也没有什么用,倒显得自己心虚,她敛了敛眸,平复心境。

    郁泽禹见简溪站在自己不远处,走了过去。

    两个面对面站着,郁泽禹酝酿情绪,滚动喉结,先开腔。

    “你爸爸,简总,他找了我!”

    “……”

    简溪一双眼,震颤的看向郁泽禹。

    简建威找他了?

    还没有消化这个让她吃惊的消息,郁泽禹又道:“你爸爸和我说了很多。”

    简溪不清楚简建威和他说的很多都包括哪些内容。

    不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好的预感,不断蛰刺她的神经。

    在简溪目光注视下,郁泽禹将双手分别搭在她的肩头,字斟句酌。

    “小溪,我不是一个看对方出身才选择要不要同他做朋友的人,简总和我说,因为你不是简夫人所生,所以自卑,把等级观念看的重,才不肯正视你的感情。”

    “我自卑?”

    简溪觉得自己听到了无比好笑的笑话,笑着出言反问。

    她要是自卑,早就自甘堕落了。

    “简建威和你说我自卑?”

    简溪冷笑出声,让郁泽禹觉得很不舒服。

    觉得自己说的话可能有歧义,激化了父女二人的关系,他又重新组织语言。

    “小溪,简总也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觉得他这些年亏欠你很多,想要弥补你,不过……他说你个性要强,不肯接受他的弥补,所以……”

    简溪接了话。

    “所以他就希望你和我在一起,让你替他弥补我,是吗?”

    郁泽禹没有吱声,默认了她的猜测。

    简溪笑得更冷。

    简建威为了能和郁家攀上点关系,还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待平静下来,她拿下郁泽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和简家的事儿,你不清楚,所以希望你不要插手。”

    睨着简溪眼里的坚定,是女孩子少有的固执,郁泽禹抿了抿唇。

    “小溪,我虽然不清楚你和你父亲之前到底怎么了,但你爸爸的话,激起了我对你的保护欲。我们俩个人之前一直聊的很好,突然和你袒露心迹,闹得关系僵硬,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了!”

    简溪见郁泽禹的态度一惯温润,就算自己没有做什么伤害他的事儿,都觉得不得劲儿。

    “你不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我和浅浅一样,只拿你当哥哥看,如果非要上升到交往的地步,我们的关系才是真的变质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继续道:“你不用自责你妈妈说的话,我和你真的不合适,你并不了解我,我们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你确定你真的了解我、懂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见郁泽禹不答话,眉头锁得更紧,简溪淡淡一笑。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女孩。”

    “我会试着去了解你的。”

    简溪冷静对视郁泽禹,质问:“你真的要强迫一个不喜欢你的女孩喜欢上你吗?”

    郁泽禹:“……”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懂。

    只是,他真的不甘!

    简溪眉波很淡的看郁泽禹抿唇的动作,不免替他悲哀。

    本以为他是个很理性的人,不想简建威的只言片语,就把他搅得神志不清。

    “商人重利,不瞒你说,简建威会主动找你,你就没有想过是准备通过你,和郁家扯上联系吗?”

    郁泽禹怎么没有想过简建威的心思,他不过是看在他是简溪父亲的面子上,不想把他想的复杂。

    自己接连质问,郁泽禹都选择沉默,简溪知晓,自己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有针对性。

    想到霍霆琛过来给自己送手串,她浅笑。

    “很多事情不是别人说就能想明白的,还得你自己去想才能想通!我还有事儿。”

    她淡淡颌首算是道别,而后转身,往小区门口走。

    郁泽禹看着简溪离开的身影,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之前都是女生主动追求他,向他示好,突然碰到一个让自己心仪的女孩,他真的不舍得放手。

    简溪的话虽然有道理,但也让他心很难受,就包括之前交往的两个女朋友和他分手,他都没有这种难受到五脏六腑被搅在一起的感觉。

    视线望向女孩在落日余晖间显得纤瘦的身影,终究没有按捺住心头悸动,几个箭步追上去,从身后抱住她。

    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简溪步子往前趔趄了两步。

    黛眉颦蹙。

    正准备转头往后看,余光不经意间一瞥,她看到迎面驶来的黑色阿斯顿马丁轿车。

    当即,所有聚焦的目光都定格在了不远处。

    来不及过久的去看不远处的轿车,郁泽禹将她的身体扳正,从正面抱住她。

    郁泽禹把低垂的头支在简溪颈间,有些孩子气的撷取她发丝间,让人舒心安宁的栀子花香。

    简溪被动性被抱住,侧头看向不远处已经停下来的轿车,贝齿死咬下唇。

    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她格外心虚,就好像新婚妻子在外幽会忄青人,被丈夫当场撞见一样不安。

    因为这个联想比喻,简溪心生烦躁。

    明明自己和郁泽禹之间没有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堪的想法儿?

    不由得,她鬼迷心窍的猜想霍霆琛怎么看自己和郁泽禹之间的关系?会像自己心虚这样把两个人的关系看得肮脏不堪吗?

    出于本能,她伸手去推郁泽禹。

    “别动,让我抱会儿,一会儿就好!”

    “……”

    两个挣扎的手被攥住,男人略显疲惫的话,完全不像是一个男人能说出口的话,倒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处在被误解的边缘,再加上郁泽禹并不过分的要求,简溪横在中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权衡。

    被郁泽禹抱着,简溪再侧头去看不远处,那辆原本停着的阿斯顿马丁轿车已经驶离原位置,往小区闸口驶去。

    望着逐渐远行的黑色轿车,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腾,简溪扼腕的咬紧红唇。

    他一定是误会了……

    。

    简溪再回到楼上,第一时间给霍霆琛打电话。

    那串菩提珠是自己外婆替自己求的,断断不能弄丢。

    电话拨通,但对方没有接。

    心想霍霆琛这会儿开车,可能不方便接电话。

    贝齿咬了咬下唇,沉寂片刻,也顾不上霍霆琛这会儿在干什么,她又拨了他的电话过去。

    和上次一样,他依旧没有接电话。

    接连又打了两个电话,结果如出一辙,都是被告知对方没有接通。

    坐在床边,她一时想不明白霍霆琛到底怎么回事儿。

    就算郁泽禹抱自己,他也不应该有什么情绪吧?

    心想他可能临时有事儿要去处理,所以才选择离开。

    但想来也不对。

    他就算再忙,把手串留下给自己的时间还是有的。

    思量了下,她断了打电话给他的念头儿,改发微信消息过去。

    【你刚刚是不是来过?】

    【你有事儿要处理吗?要是不方便的话,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去取手串,或者,我把我的地址给你,你让你秘书把手串寄同城快递到我学校。】

    又把自己大学的地址发过去。

    接连发了三条消息过去,像是在期待些什么,她一双眼盯着手机屏幕看。

    但是直到手机屏幕黑下来,她按下解锁键,再黑屏,如此反复好几次这样的动作都没有收到回复消息,她满怀希冀的心,就和短信石沉大海一样,渐变无力……

    把手机丢到一旁,她一头倒在铺着新床单的床上,盯着棚顶看。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收到回信,忍不住嘟囔:“商务人士不都是手机不离手嘛,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特例!”

    。

    席靳扬几个人见本来推了晚上饭局的霍霆琛出现在包房里,拿话点他。

    “老霍啊,你最近怎么反复无常的啊?简家那丫头把你魂吸走了么?你这一天天没个准信!”

    听席靳扬这么说,屋里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一边出手打牌,一边拿话问桌牌上的几个人。

    “这霍二少有情况啊?”

    “是啊,被个小丫头给钓住了,整天心不在焉的!”

    封迟见席靳扬开了话匣子,也凑趣。

    “一般情况下,那丫头不搭理他,他就来找我们,不然啊,围着人家姑娘转,咱们连人影都看不到。”

    顾骁城对简溪实在没有好印象。

    听席靳扬和封迟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打牌时,弄出很大的动静。

    “他最近就是脑子犯浑!”

    席靳扬笑了。

    “老顾,你这话说的不对啊,老霍好不容易放肆一回,你就让他折腾呗,之前哥几个也不是没有给他找过女人,但是结果呢?那女人衣服都脱了,他硬是给人家原封不动的送出来。”

    说到给霍霆琛找女人的事儿,封迟又接着说:“我记得老郁二叔家那堂妹,叫什么来着,郁梓萌吧,因为喜欢老霍,老霍迟迟不给人家一个回应,最后远走瑞士,都五六年了吧,不嫁人不说,到现在都没有回到帝都这个伤心地!”

    “对,还有那个肖瑾羽,所以老顾你看啊,这么多女人在老霍身上折腾都没有个结果,现在他对简家那丫头有兴趣,指不定就有戏了!”

    “能有什么戏?”

    顾骁城不赞同席靳扬的话,“他就是往火坑里跳!咱们不适时抓他一把,擎等着他葬身火海吧!”

    “那也是老霍自己的事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指不定两个人打着打着就打出感情了,你没看老霍现在都玩微信了吗?”

    想到“人渣”那个微信名,两个人又笑了起来。

    桌边那个年纪稍大点的男人,是帝都一家私营高端连锁酒店的老总,姓曹,见几个比自己年纪小一轮的人接连打趣,插了话进去。

    “对了,我上次听手下主管上报消息,说保洁员在二少经常住的那间套房里,打扫卫生时,收拾出来一条女士内衤库。”

    席靳扬几个人一听还有这事儿,诧异。

    “真假啊?”

    “真的啊,不知道是碧--血洗银--木仓,还是第一次,上面还有血!”

    听老曹说这话,几个人当即爆了粗口。

    “老曹,这消息有误吗?”

    “我手下人上报上来的消息,能有差吗?我上次还寻思和你们几个说,后来忙忘了!”

    几个人在牌桌这边你一言、我一语的打唠,休息区那边,霍霆琛拿着一瓶龙舌兰,一只酒杯,走到飘窗边,望向窗外华灯初上、霓虹斑斓的夜景,兀自灌酒。

    手机不知道第多少次亮屏。

    来的电话和消息,无一关于关于工作。

    当手机又一次进来电话,霍霆琛心生烦躁。

    把手里的酒瓶和酒杯扔到飘窗旁的矮几上,你没有拿手机,回到休息区那里抓过烟盒和打火机,出了包间。

    看霍霆琛出门,牌桌边的几个人目光相互交汇了一下。

    “老霍有点不对劲儿啊?”

    “自从认识简家那丫头,你看他哪天对劲儿?”

    顾骁城从来没有见过霍霆琛这么上赶子去讨好一个女人。

    从内室打完电话出来的郁北庭,瞧见霍霆琛扔在飘窗矮几那里的手机亮屏,挑了下眉。

    “二少人呢?手机进电话了!”

    “刚出去了,你替他接了吧。”

    听席靳扬这么说,他走过去,把手机拿起来。

    见来电是个陌生号,他冲牌桌边几个人道:“是陌生号码啊!”

    。

    简溪见已经晚上八点还没有收到霍霆琛的回信,不免不定神。

    耐心耗尽,她又一次拨了他的手机号过去。

    电话足足通了三十秒,当再次被告知对方没有接听,请稍后再拨,她绷紧的心弦,断裂……

    以为霍霆琛不可能给她回信了,就在她决定准备明天要不要过去霍氏一趟,手机亮屏。

    出乎意料,有短信进来。

    手机短信内容很简单,是一个会所的地址还有门牌号。

    几乎没有思量,简溪下床,脱下身上的睡裙,从拉杆箱里翻出来牛仔裤和翻领衬衫。

    又找了件外套搭在臂弯里,顾不上拢头发,披散一头柔顺青丝,拿过小挎包,换鞋下楼。

    。

    简溪付钱下车,按照短信内容,找到上面留的房间号。

    站在1218号门前,她想敲门,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在要不要敲门间犹疑。

    心想,男人来会所娱乐消费,免不了要找女郎作陪,自己以免尴尬,是不是应该先打个电话知会一声?

    拿不定主意间,包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开门的人是封迟,瞧见简溪,他先是一怔,随即笑了。

    “来了啊?还挺快的!”

    说着,把简溪让进包间。

    简溪探头往里面看了眼。

    嗅到里面有烟味儿,微弯嘴角。

    “他……在里面吗?”

    封迟往里面看了一眼,知道简溪问的人是霍霆琛,干笑了下。

    “在啊!”

    “那你能不能把他找出来,我有点事儿找他!”

    里面还有其他人,她倒不避讳和陌生人共处一室,只是里面男男女女都有,总觉得很怪异。

    封迟转了转眼珠,略显尴尬,他想掩人耳目把人让进去,但眼前的情况,简溪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

    简溪见封迟难为情,问:“不方便吗?”

    不明所以,她脑海中生成霍霆琛和女郎喝酒调--情的场景。

    “不是不方便,就是……”

    封迟也不知道怎么说。

    给简溪发短信之前,他和席靳扬几个人,把霍霆琛的手机翻了一圈,见上面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简溪发来的微信消息,几个人猜到两个人之间发生不愉快,就借机搞事儿,用霍霆琛的手机发短信给她,骗她过来。

    简溪见封迟一再犹疑的样子,手指抠紧拎包带,心头莫名冒酸水。

    “要是……”

    “先进来吧!”

    封迟开了包间的门,把简溪让进来。

    见封迟已经帮自己开门,简溪站在门口,没有不进去的道理。

    酝酿了下情绪,她冲封迟一笑,而后迈步走进去。

    简溪刚进门,不远处牌桌那里,老曹正对着门的关系,先声夺人。

    “这就是弟妹啊?”

    “……”

    简溪顺着声音往牌桌那里看去,入眼,她看到一个中年之后发福的男人,左右坐着两个女郎,正面含意味深长笑意看着自己。

    有些不自然的对老曹轻弯嘴角,算是打过招呼。

    再扫一圈牌桌,桌边还坐着上次要送自己去医院的男人,以及顾骁城。

    顾骁城对简溪没有好感,想到她做的那些事儿,故意视而不见。

    席靳扬举起夹着根烟的手,冲简溪打招呼。

    “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席靳扬略痞的口吻,让简溪有点不舒服,但还是冲他点了下头。

    “老席,你怎么说话呢?老霍比你大,怎么论的这关系?”

    老曹怼了席靳扬一下,显然认为他叫简溪“妹妹”着实不当。

    席靳扬恍然大悟,笑了笑。

    “这是老霍的小姨子,我叫妹妹,不差辈分!”

    老曹一听这话,敢情这丫头的姐姐也喜欢老霍?

    “你还不知道吧?这是简淼的妹妹,简建威的二女儿。”

    老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有点意思!”

    简溪能听出几个男人之间的打趣,耳根子发烫。

    下意识,她用眼角余光往别处瞄,试图找到霍霆琛的身影。

    目光触及到不远处沙发区的郁北庭,她紧了紧手指。

    知道郁北庭是郁泽禹的小叔,还是霍霆琛的哥们,她莫名有些忌讳他。

    敛眸,正显无措之际,郁北庭走过来,给了她一杯果子酒。

    “老霍出去打电话了,一会儿能回来。”

    简溪点头,接过果子酒,她没有抬眼,说了句“谢谢!”

    席靳扬上次见简溪,没能好好和她说话,趁着这会儿几个人都不打牌了,他走过来。

    刚想和她闲聊两句,把目光看向封迟的简溪,发现茶几那里放着霍霆琛的手机,故作平静的问:“霍总不在吗?”

    这个房间里,相比较而言,她最信得过的人就是封迟了。

    没有霍霆琛在,她不是陪酒女郎,和几个大老爷们,总归放不开。

    “老霍刚出去。”

    手指了指沙发一角,“衣服还在那里放着!”

    能看得出没有霍霆琛在,简溪就像是没有主心骨一样,席靳扬走过来问她:“会打牌不?和咱们几个玩几把,就当等老霍消遣时间。”

    “对,过来和咱们几个玩几把,输了算我们的,赢了算你的。”

    老曹附和席靳扬的话,然后让封迟出去找霍霆琛,由简溪顶替他玩几把。

    自己出现在这里本就尴尬,又被要求和他们几个男人打牌,简溪眉毛直打结。

    “你先和他们玩几把,我去找老霍。”

    封迟看出简溪的紧张,拍了拍她肩膀。

    简溪低头轻动眼睫毛,而后点头。

    坐在牌桌边,封迟怕简溪不太会玩,简单给她说了一下规矩。

    老曹看封迟磨磨唧唧的样儿,说了句“老霍的小姨子,咱们几个大老爷们还能欺负她不成?”

    看坐自己对面的老曹咋咋呼呼,简溪耳根子越发滚烫。

    目光往别处轻瞥,看到一脸冷漠的顾骁城,她咬了下唇后,还是问了声好。

    “顾律师!”

    顾骁城不买简溪的账,硬里硬气道:“看紧牌,我不是老曹和老席,不会让你!”

    。

    牌桌这边洗牌,封迟往门口走,不等开门,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霍霆琛单手握着门把手,笔挺的身躯,着一件湖蓝色的衬衫,袖口上卷几叠,领口开口适中。

    衬衫下摆扎在黑西裤里,熨帖一丝不苟的衬衫西裤,勾勒男人完美有型的身躯,有说不出的出众。

    封迟对视上霍霆琛,愣了一下。

    “老霍?”

    听到声音,众人纷纷往门口这里看来。

    简溪背对门口的关系,较其他人抬头就能看见霍霆琛,她需要转头。

    瞳眸里呈现男人冷惑清隽的面容,以及倨傲挺拔的身影,下意识抿唇。

    四目相对,视线于半空中交汇。

    没有料到简溪会找来这里,霍霆琛微怔,但很快就恢复冷峻寡淡姿态。

    “还没玩完?”

    他随口问了一句,自动从简溪脸上收回目光,信步往沙发那里走。

    几个人见霍霆琛像是没有注意到简溪存在,相互交换目光。

    霍霆琛走到沙发那里,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中,然后拿过茶几上的手机,往门口走。

    “时间不早了,明早还得上班,都早点回去!”

    说完这话,他径直往门外走。

    封迟杵在门口那里,看了眼神色如常的霍霆琛,又把目光睇到简溪素白的面颊上。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忍不住蹙眉。

    这两个人怎么和陌生人似的?

    正想开口叫住抬步离开的霍霆琛,简溪已经从座椅里站起身,顾不上和几个人道别,手捏着拎包,疾步走了包间。

    。

    简溪追出来,左右扫了眼,不知道霍霆琛往哪个方向走了。

    没有看到男人颀长挺括的身影,她凭着直觉,往左手边的电梯口走过去。

    在快要走到电梯口的拐角处,她看到了霍霆琛的身影。

    望着宽厚脊背的男人,开口叫住他。

    “你等会儿!”

    在霍霆琛顿住脚步瞬间,简溪小步追了上去。

    她横在男人的面前,抬头看他。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简溪有些气喘,身高腿长的男人,追起来真就是费劲。

    霍霆琛垂眸扫了她一眼,看胸口起伏的女孩,没有吭声。

    再收回目光,他继续往前走。

    简溪见霍霆琛都被自己拦住还视而不见,她从身后抓住他光衤果的手臂。

    “你到底怎么一回事儿?说给我送手串的人是你,说不搭理我的人还是你,男人都像你这么性情阴晴不定吗?”

    她质问,语气不是很好。

    霍霆琛回头往简溪脸上看来,阒黑的眸,幽邃沉寂,内陷几道褶的眼皮,有说不出精锐之光,如鹰似刃。

    对视男人的黑眸,见他不说话,蕴着古井般一眼望不到底的目光直视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很强烈。

    沉寂了一下自己渐变愠怒的情绪,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发火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他什么性格,自己早就有所了解,何必和他发脾气。

    拿开自己的手,她微扬下颌,正视霍霆琛。

    “我手串呢?既然我已经找上你,麻烦你把我的手串还给我?”

    霍霆琛目不转睛盯着简溪看,眸色深沉到近乎能拧出来墨。

    见他一声不吭,拿一双眼把你看到心虚,简溪忍不住出声质问:“你看我做什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嗯……”

    她刚把话说完,手腕被蓦地抓住。

    一个避而不及,整个人的身体,被抵在了墙壁上。

    霍霆琛单手撑在简溪耳边,暗沉的眸色盯着她一张倩颜,眼底积聚的戾气,更甚。

    后脊背撞到墙,简溪疼得皱眉。

    正想质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唇上落下吃痛的力量。

    霍霆琛俯首,重重地口允住她的双唇。

    红唇被男人强势的唇舌吞没,在简溪避而不及下,他蛮横的舌扫过她的齿冠和牙龈。

    不等消化这个突然的吻,后脑倏地被扣住,唇齿相互触碰,亲吻辗转变得绵密。

    简溪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阵阵吃痛,使她细眉紧蹙。

    当灵动的舌,抵住贝齿的禁锢,霍霆琛手指下移,单手扣住她的后颈,把她抵在墙壁上,不给她挣扎的可能。

    简溪就像是被钉在墙壁上,挣扎不得。

    不给眼前小女人丝毫挣脱的可能,霍霆琛强势灌入属于他的气息。

    在外面接连抽了十几根烟,烟草香绕于舌尖。

    在搅缠间,简溪听着作怪的津氵夜交织声,口腔里弥漫男人残留的淡淡烟草香,还有属于他清冽的男性气息……

    ————

    第一更,8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