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93章:在男人面前,你吃的亏还少吗?
    简溪被吻到没有力气,感官世界里充斥着男人霸道的气息。

    再被放开时,她整个人双腿发软,思绪软融。

    霍霆琛黑眸轻扫简溪红唇,微张的红唇间,绕着不匀的呼吸。

    他不是第一次吻她,但每一次吻她,脑海中都不自觉会浮现出来某些破碎的片段,影像不是很清晰,但感觉格外熟悉。

    简溪背靠墙,灵魂都要被吸走了一般。

    口腔里还存在残留的味道,不生厌,反而多了蛊惑之气。

    时间有片刻的静止,两人拉开距离,刚刚那个吻不复存在,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原点。

    直到打火机被按下的声音细微响起。

    简溪目光看向霍霆琛,淡淡的烟雾笼罩,虚化男人冷硬的轮廓。

    心脏依旧跳的很快,口腔很干,她下意识伸舌舌忝舐红唇。

    任由尼古丁的味道缠绕舌尖,待烟燃尽,男人紧绷的惑人线条,重拾平日的寡淡。

    把烟头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再把目光看向简溪,单手抄袋的他,迎面挨了一耳光。

    声音很脆,似布帛被撕裂,久久回荡在长廊里。

    女孩下手的力气很大,虽然个子不占优势,但还是让霍霆琛吃了重重的一耳光。

    俊脸被打偏方向,还未来得及消化腮边的痛,只听简溪用很大的声音冲自己吼。

    “霍霆琛,你就是个混蛋!”

    心里又气又委屈,简溪身体轻颤的同时,眼圈不自觉酸胀。

    霍霆琛看向简溪,望着盛怒神色的小丫头,薄唇紧抿,黑亮的眸,瑟缩出幽邃的冷意。

    他一把抓住简溪刚刚扬起的手,将她重新按在墙壁上。

    “郁泽禹亲你的时候,你也大骂他混蛋吗?”

    “他才没有你行径这么卑劣!”

    简溪冲霍霆琛嘴硬的反驳。

    郁泽禹喜欢自己不假,但从来没有做过逾矩的事情。

    霍霆琛冷冷掀动嘴角。

    简溪的反唇相讥,在他看来,是对另一个男人的维护。

    “亲你就行径卑劣了,当初你惹我时,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确定是我先惹你的?”

    旧事被重提,想到那一--夜,自己稀里糊涂被占有,她一双眼,怒瞪眼前的男人。

    “你做过什么事儿,你自己不清楚吗?一定要我和你撕破脸吗?”

    简溪果敢的眉眼,过于澄澈,固然有怒火在焚烧,也不见杂质。

    略显亢奋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颇有余音绕耳的感觉。

    霍霆琛无声对视简溪,黑眸如墨染,是透着望不穿的深邃……

    “表哥?”

    一道清丽的女音响起。

    僵硬的氛围被打破,对望的两个人往声源处看来。

    瞧见站在不远处的年诗瑶,身材高挑,气质出众,披散波浪秀发,一身火红色的无袖齐膝礼裙,格外乍眼。

    简溪不认识出现不远处的女人是谁,不过看她望向自己的眼神儿,由最初的诧异转变成不屑,她格外不舒服。

    霍霆琛见到年诗瑶和她朋友站在不远处,神色由对视简溪时的冷鸷,逐渐恢复从容。

    年诗瑶看被自己表哥按在墙壁,素面朝天的女孩,神情格外不耻。

    心想又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缠上自己表哥,她高傲走过去。

    高跟鞋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声音刺激简溪耳膜,她垂放在体侧的小手,都抠进掌心里。

    “表哥,这个女人是谁?”

    刚刚距离有些远,走廊灯光也不是很亮。

    近距离挨近简溪,她说完话转头,刚准备细细打量一番,还不等看清楚女孩的五官,简溪用力挣开霍霆琛的桎梏,连电梯都顾不上去坐,看到旁边的安全通道,直接推门跑了进去。

    年诗瑶的目光追随简溪看去,望着仅穿牛仔裤和淡蓝色外套的纤细身影,挑动眉梢。

    “哥,她谁啊?”

    收回目光,注意到霍霆琛左脸有手指印,她将手,吃惊的捂住嘴巴。

    “哥,你这脸怎么弄的啊?”

    年诗瑶想上前打量情况,偏偏因为自己这个表哥不近人情的关系,没有上前一探究竟的胆子。

    霍霆琛没有答话,从烟盒里取出来一根烟点燃。

    细白烟雾由烟头袅袅腾起……

    “来这边玩?”

    男人问,磁性的嗓音,又低又沉,稳重中多了几分内敛,丝毫不见方才的强硬。

    年诗瑶从怔愣中收回思绪,点了点头。

    “算是吧,我爸来这边谈事情,家里没有人给我做饭,我爸看我晚上在家没饭吃,就把我带来了!我刚吃完,准备回去。”

    年诗瑶是霍霆琛舅舅年国兴的独生女,打小娇生惯养,很少能将人放在眼里。

    霍霆琛没有搭话,又抽了口烟。

    待吐出烟雾,他将还有大半截烟的烟蒂按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说完话,他没有去按电梯键,往安全通道那里走。

    “嗳,表哥……”

    年诗瑶意谷欠叫住霍霆琛,怎奈男人身高腿长,几步后就消失在安全通道入口。

    不高兴的干跺脚。

    “什么嘛,我都说了准备回去,都不说送我!”

    年诗瑶身后的朋友视线顺着霍霆琛离开的位置看去,一双眼恨不得黏在安全通道门那里。

    “诗瑶,这个男人是谁啊?”

    “还能是谁,帝都出了名的霍二少,我亲姑妈的二儿子,霍霆琛!”

    “他就是霍霆琛啊?”

    女孩显然很吃惊。

    年诗瑶侧头瞟了她一眼。

    “至于那么惊讶吗?”

    女孩略显不好意思,脸蛋微红。

    贝齿咬唇,她摇了摇头,“我就是听别人提过他!”

    年诗瑶冷笑了下,像是在警告,又是在陈述事实。

    “听别人提过倒不打紧,别痴心妄想就行!”

    。

    简溪羞愤难当,处在气头上,一口气下了十二楼。

    待下到一楼走出去,她身贴在安全通道的门上,颓废的大口呼吸。

    自己选在这个时间来这边找霍霆琛,就是自找麻烦。

    明知道自己再怎样说服自己,心里也始终没有放下那一晚上的事儿,却依旧鬼使神差和那个男人走近。

    用了好一会儿才平复情绪。

    抬手勾了勾被薄汗打湿的青丝到耳后,往外面走。

    走到会馆门口的时候,放在小拎包里的手机响了。

    翻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手机号码,她想也没有想,直接拒听。

    。

    霍霆琛顺着安全通道追下来。

    出了安全通道的门没有看到简溪的身影,他四下找了圈。

    不确定她是不是下了几层楼,又去坐电梯,他翻出手机,拨了简溪的手机号过去。

    把手机放在耳边,一双黑眸,不忘继续找她。

    电话通了,未被接起便已经被拒听,霍霆琛拿过手机看了眼屏幕,眸底闪过一丝无可奈何。

    没有再继续打电话过去,在文本框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

    简溪走出会馆,已经晚上十点钟。

    娱乐会所地处较为偏僻的位置,不同于霓虹斑斓的商业街,来这边的人非富即贵,除了私家车,很少能看到经过的计程车。

    没有找到地铁站,简溪走到路边,准备拦车离开的时候,手机里进来短信。

    看到发件人显示霍霆琛的手机号码,她想也不想去找删除键。

    只是手指一个不经意,没有删除掉那条发来的短信不说,还点开了那条短信。

    “不要手串了?”

    很简洁的五个字和一个问号,再无过多的字句。

    想到自己的手串还在霍霆琛手里,简溪抬手撑额。

    那串菩提珠是自己外婆替自己从佛寺求的平安珠,就冲自己外婆那番心意都不能把那串菩提珠弄丢。

    没有再见霍霆琛的打算,她在文本框敲下字。

    “你把手串寄到我学校就好,快递费,我微信转给你。”

    正准备把短信按发送键,她又改变主意。

    他霍霆琛又不是豺狼虎豹,自己因为不想见他,就让他把手串寄到自己学校,得显得自己多怂!

    思量了一下,她删除刚刚编辑的字,重新写。

    “我在会所门口等你!”

    。

    把短信发送成功以后,简溪收回手机、准备往会所门口折回的时候,手里拿着的手机,突然被一只伸过来的手给夺过去。

    简溪抬眼去看,只见自己眼前横出来三个冲自己婬笑的男人。

    三个男人分立在简溪周围,其中一个染黄发的男人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小妹妹,寂不寂寞啊?哥几个陪你玩玩啊!”

    男人轻浮的话让简溪作呕。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上次自己在高尔夫球场打伤俞焦的事儿才过去不久,她固然想反抗,给这几个男人好看,也懂不给自己找麻烦的道理。

    尽可能保持冷静的思绪,她攥住自己的小臂,正色道。

    “我还有事儿,没时间和你闲扯,你们要是寂寞,想找女人玩,我可以给你们钱。”

    说着,她把自己小拎包里仅有的现金拿出来。

    “把手机给我!”

    几个男人看简溪这个样子,笑得更痞。

    “我们只想找你玩!”

    男人向简溪逼近,抬手,格外轻浮的去摸她的脸。

    眼见着男人的毛手要碰到自己,简溪一把打开。

    “你放尊重些!”

    “尊重是什么东西?哥哥这里没有尊重,不过倒是有大鸟,要不要吃?嗯?”

    黄毛说完这话,其他两个男人跟着哈哈大笑,有说不出的肮脏……

    。

    霍霆琛见简溪回了短信,盯着上面几个字,竟然被气笑了。

    敢不把他霍霆琛放在眼里,放眼整个帝都,除了她简溪,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

    把手机捏在手里,他抬步,往会所门口走去。

    。

    夜色浓重,外面婆娑树影摇曳,草丛中偶尔有虫鸣声。

    立在会所门口,男人从烟盒里抽了一根烟出来。

    等了两分钟也没有见到简溪的身影,霍霆琛把燃尽的烟扔到一旁草丛里,看了眼腕表。

    有些不确定简溪是不是故意诓自己,他拨了她的手机号过去。

    听筒里传来机械声。

    三十秒过去,里面传来“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没有接听,请稍后再拨”的提示语。

    霍霆琛剑眉微皱。

    既然她说了来取手串,没有不接自己电话的理由啊?

    又拨了一次电话过去。

    片刻后,里面传来和上次同样的语音提示。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儿,他手捏着手机折回会所。

    问了门口保安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

    被告知刚才确实离开一个女孩,就包括穿衣和简溪如出一辙,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刚出会所,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响起。

    往声源望去,看到树影后隐约有人影,霍霆琛没做多想,疾步走过去。

    。

    小拎包和手机被扔在一旁,简溪穿在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领口被男人的手劲撕坏,白皙锁骨、细长脖颈,袒露无疑。

    寻着领口看去,能看到里面白色的蕾丝花边。

    黄毛的手被简溪咬出血,疼得乱蹦。

    另外两个男人见简溪这么野,上去抓她。

    被按在树干上,脖颈上被扼住呼吸的难受感,疼得简溪五官扭曲。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

    男人恶狠狠说着话。

    “给脸不要脸,逼老--子在这儿上了你!”

    说着,男人的手,不规矩的往简溪月匈上袭去……

    “啊!”

    男人手腕被抓住,一阵嚎叫声,有说不出的惨烈。

    另一个男人见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把自己同伴的手捏碎,想也不想,从裤兜里翻出折叠刀,往霍霆琛的身上比划。

    被简溪咬伤的黄毛,见横出来的男人要搅了他们哥几个的好事儿,不顾流着血的手,一边恶骂,一边出手。

    一时间,一片混乱……

    简溪被吓得不轻,小手死死抓着自己的领口。

    待回过神儿,第一时间,去捡自己被扔到一边的手机。

    那一刻,拨打110 报警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大脑里空白一片,她浑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位置和涉事情况告诉警察的。

    当注意到一男人持刀向霍霆琛袭来,她大叫:“小心!”

    霍霆琛一个侧身,闪过刺来的刀。

    看几个男人行恶在先,还没完没了,简溪冲他们厉声道:“我已经报警了,你们不想吃牢饭,还不赶紧滚!”

    听简溪说她已经报警,几个男人骂的话更加难听。

    持刀那个男人更是眼里冒火。

    被霍霆琛踹倒以后,他再站起身,拿着刀,向简溪冲过去。

    霍霆琛应付另外两个男人,无暇顾及简溪,当看到闪着银光的刀向她袭去,他也顾不上恋战,拉着简溪的手腕,将怔忪中的她,护在身后。

    男人刺过来的刀扑了空。

    他打算再次伤人,霍霆琛抬脚,将男人持刀的手腕,直接按在树干上。

    男人惨叫一声,手里的刀掉落……

    听到这边有打架的动静,会所的保安急忙出动。

    不消一会儿,警车鸣笛的声音,也由远及近而来。

    几个男人见情况不好,当即想逃,却被会所出来的保安,直接按倒在地。

    待几个男人被制服,霍霆琛抬手蹭了蹭破皮的嘴角。

    顾不上去理被扯的衬衫领口,他捞过简溪的身子,上上下下扫了眼。

    视线落在她褶皱的衣服上,望着那一片如雪的肌肤上,有斑驳的红痕,脸色难看。

    “他们碰你了?”

    没有先问她有没有受伤,也没有问她怎么样,而是硬里硬气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简溪还心有余悸,脸色很差。

    二十二岁的年纪,终归不禁事儿。

    摇了摇头,她否认。

    “没有!”

    惊颤的目光触及男人挂彩的嘴角,心里过意不去,垂放在体侧的小手,紧了紧。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苍白的唇,都陷到贝齿里了。

    “你受伤了,去医院处理下伤吧!”

    男人稍稍低垂子夜般黑亮的眸,看到简溪眼里的担忧,扫了她一眼后,没有做声,别开眼。

    知道闹事儿的人找的是霍霆琛的麻烦,会所这边的负责人赶紧出面,生怕得罪了这个土财主。

    霍霆琛把会所负责人叫到跟前,道:“把事情处理了!”

    负责人马首是瞻,连连点头。

    “霍先生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处理好。”

    再去看简溪。

    “我送你回去!”

    。

    夜色更深了,临近午夜时分,较九、十点钟的喧嚣、繁华,这会儿的人们,多数已经入梦休息。

    霍霆琛一张俊脸,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当窗外晕黄的路灯灯光晃到他的脸上,倨傲清隽的轮廓线条,冷硬中多了几分柔意。

    简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双手互搅的她,有好几次想要出言说去医院处理伤口,但思量再三,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

    当车经过一个交通岗的时候,简溪忍不住偷瞄身旁的男人。

    视线不清明的关系,男人的脸大部分匿在暗色中,只有菲薄的唇,还算清晰的印在瞳仁上。

    望向那一块残破的嘴角,没有一般人打过架后的狼狈,相反,倒是多了几分冷峻。

    黑色的轿车驶到雅安居小区门口。

    简溪道:“把我放这儿就行!”

    霍霆琛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除了过减速带之外,车速不减。

    “三号楼?”

    简溪没有矫情的再拒绝,点了头。

    轿车在三号楼单元门前熄火。

    临下车之前,简溪看着男人的嘴角,终究于心不安,问:“你确定不去医院?”

    霍霆琛黑眸望过来。

    对视男人宛若黑潭的眸,沉静中沁着摄人心魄的深邃,心弦莫名发颤。

    故作淡定,她缓缓道:“有社区卫生所,就在前面三百米的位置。”

    见自己把话说完,霍霆琛一双黑曜石的眸,依旧没有收回的意思,她暗自出了口气,选择闭嘴。

    “我上楼了,你回去注意安全!”

    说完话,她伸手去推车门。

    手腕被人从身后拽住,简溪顿住那只迈出的脚,回头。

    “楼上有没有医药箱?”

    。

    地处老城区的居民楼,楼层低矮,感应灯不是很敏感,灯丝偶尔还会发出滋滋的爆鸣声,晚上过路时,需要弄出很大的声音,才能使感应灯感应到人经过。

    楼层较低的关系,对于身高186cm的男人来说,很容易撞到头。

    免得霍霆琛撞到头,简溪走在前面。

    走到住户门口,要是碰到哪家门口放着垃圾,她还不忘回头提醒一声。

    到了四楼,简溪拧开锁,打开玄关的灯,把霍霆琛让进去。

    她刚搬过来的关系,再加上之前房间一直闲置,公寓难免显得冷清。

    没有想过会有异性过来这边,她没有准备拖鞋,只道:“你穿鞋进来就行!”

    从冰箱里拿了矿泉水给他。

    “我去找药箱。”

    说着,她趿着拖鞋,往卧室里走。

    平日里,她除了备用一些感冒药之外,还真就没有准备碘酒纱布的习惯。

    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消毒药水,好在后来找到创口贴和酒精棉签,能勉强应付一下。

    简溪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身型挺拔的男人,正一手拿着水瓶,一手拿着瓶盖,四下打量公寓内布置。

    头顶亮着一盏照明灯,光亮打在男人宽厚有型的脊背上,每一处机理线条都透着阳刚力量。

    听到身后有动静,霍霆琛回头,看到杵在门口那里的简溪,手里拿着创口贴和酒精棉签,不甚在意的问:“找到了?”

    简溪望着男人清俊的面容,点了点头。

    “先用酒精棉签,应付一下吧,要是不行的话,去医院处理吧!”

    说着,她把手里的东西递上去。

    霍霆琛垂眸扫了眼女孩送到自己面前的东西,问:“让我自己处理?”

    “……”

    简溪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有些难为情的咬唇。

    但还是故作淡定道:“我下手没轻没重,怕弄疼你!”

    霍霆琛往她脸上扫了一眼,不咸不淡道:“不弄死我就行!”

    简溪:“……”

    。

    坐在沙发里,简溪学着电视剧里看到的场景,像模像样的拿着消毒棉签往男人的嘴边送。

    眸光不经意一扫,看到男人湖蓝色的衬衫上面,蹭到污渍,她蹙眉。

    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问他要不要先洗个澡?

    不过这个想法儿在脑海中仅一闪而过而已。

    “想什么呢?”

    头上传来又低又沉的男音,简溪抬头望去。

    对视男人炯烁的眸,她心绪有片刻的不宁。

    但很快便摇了摇头。

    “没什么!”

    她刚答完话,目光触及男人左脸上的手指印,脑海中浮现自己前不久甩他耳光一事儿。

    心里想着事儿,注意力不在手上,当手里拿着的棉签,因为她的心不在焉掉到地板上,有些挠头。

    一共就剩下两根消毒棉签,自己弄掉一根,只剩下一根。

    简溪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连拿棉签都拿不好!

    伸手去撕外包装,她准备拿另一根消毒棉签的时候,霍霆琛略显不耐烦道:“不用消毒了!”

    简溪顿住手里撕包装的动作。

    回头看了眼眉目深刻的男人,放下消毒棉签。

    “那我直接给你贴创口贴!”

    说着,她从茶几上拿起创口贴。

    撕了黏贴面,她拿创口贴在霍霆琛的嘴角比量比量。

    总觉得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不管自己是横着贴、竖着贴,好像都贴不准。

    霍霆琛见简溪贴个创口贴也犹疑半天,语气不悦道:“你还能干点什么?”

    “……”

    简溪一愣。

    意识到他嘲讽自己连创口贴都贴不好,对视他一眼后,把创口贴,直接贴到他的嘴上。

    霍霆琛:“……”

    “懒得管你!”

    把茶几上剩下的创口贴和消毒棉签放到他跟前。

    “我不管你了,你自己处理!”

    就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男人!

    她准备回房间换件衣服,毕竟衣领都被扯坏了。

    刚站起身,手腕被扯了过去,跟着整个人倒进沙发里。

    简溪被虚压到沙发里,待有所反应,只感觉身前一黑,灯光被尽数挡在宽厚的肩背后。

    目光触及男人幽邃的眼,内陷几道褶的眼皮,有说不出的沉静,即使他不说话,仅用目光看你,都能把你盯到如芒在背。

    呼吸间缠绕男人撩人的成熟内敛气息,是郁泽禹,乃至那些追求自己同龄人不会有的稳重感。

    将双手撑在男人压下的胸口上,她不敢对视他,往一旁稍稍侧头,故作镇定道:“你干什么?”

    霍霆琛仅盯着简溪看,见她微红的耳根子,眼底噙着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

    时间有片刻的静止,俄而,听到他问。

    “三更半夜把男人请进你的公寓,你是真没有防备之心,还是说……这种事情对你来说,习以为常?”

    “……”

    简溪被问得一愣。

    待回味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当即下脸。

    他永远有把自己惹恼的本事儿!

    目光对视霍霆琛,她眼底涤荡怒意。

    “你就这么看我?在你眼里,我简溪就是那种是个男人,都会去招惹的人吗?”

    她质问的话里带着情绪。

    不光光是被他羞辱带来的恼意,还有酸涩的感觉……

    霍霆琛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定定的盯着她微微泛红的眼圈。

    见霍霆琛不答话,只是拿一双眸,审时度势的盯着你看,简溪心头更是来火。

    “起开!”

    她恼羞成怒,用力去推他。

    被简溪推搡着,盯着闹情绪的小丫头,任由她挣扎片刻后,用单手钳制住她的两个手腕,拉至头顶,禁锢住。

    简溪本就狼狈,这会儿和霍霆琛挣扎,青丝散乱,几缕贴在脸上,衬着她微红的双眼,更显纷乱。

    霍霆琛看固执的小丫头被人误会,也会红眼睛,他抬手,把贴合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到一旁。

    待清秀的五官,重新落进自己眼仁里,他醇厚的嗓音,低低沉沉的问:“就不能和其他男人拉开点距离吗?”

    “……”

    “上次在球场的事儿,还有今天的事儿,在男人面前,你吃的亏还少吗?”

    简溪泛红的眼,对视男人阒黑的眸,委屈的嘟起粉唇。

    “我没有和他们走近!”

    “那封迟他们呢?你和他们几个才见过几次面就坐在一起打牌?”

    倒不是说他不允许她和自己那几个朋友走近,他只觉得这个小丫头没有是非观。

    人心那么复杂,她就没有提防之心吗?

    简溪缄默不语。

    待把头往一侧偏去,语气闷闷道:“我是去找你。”

    男人眼底有一瞬的不确信,旋即,把目光落在她白皙的侧脸轮廓上。

    “是你让我去找你的!”

    简溪依旧闷着声音说话。

    “给你打电话不接,给你发消息也不回,大晚上莫名其妙的发了个地址过来,谁知道你想干什么!”

    霍霆琛没有吱声,待反应过来估计是席靳扬几个人用自己手机发了短信给她,略显阴沉的脸,平和了许多。

    桎梏女孩的手劲儿松了松,霍霆琛从沙发上站起身。

    “去换衣服吧!”

    她领口处那些星星点点的痕迹,让他看着实在不舒服。

    简溪从沙发里坐起身,随手拢了拢头发。

    见男人要下楼离开,她尾随了过去。

    在要不要送他下楼间犹豫,瞧着伸手去开门的男人,她没头没尾的来了句:“我和郁泽禹之间没有关系!”

    “……”

    男人黑眸望过来,盯着立在自己一米远位置的小丫头,眉目深邃悠长。

    简溪对视男人望过来的眸,意识到自己没过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耳根子发烫。

    有些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贝齿轻摩下唇,处在尴尬境地,她不知道该怎么找话题打破僵硬的气氛。

    抬手不自然的摸了摸额头,试图遮挡男人望过来的视线。

    再放下手,她轻敛睫毛,尽可能让自己语气自然。

    “你回去注意安全!”

    话刚说完,后颈被一股力气托住,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

    还没有反应过来,双唇已被封住。

    待有所反应,男人撬开她的唇齿,探了进去。

    炙热的吻,绵密紧实。

    简溪贴合男人的胸膛,感受唇齿间被灌进的味道,思绪涣散。

    眨动几下眼睫毛,她妥协的闭上眼。

    霍霆琛掌心宽实,干热的温度在女孩细滑的颈间,轻柔摩挲。

    戴着钢表的左手握住简溪的右腕,紧密贴合间,彼此呼吸交融。

    属于男人的成熟气息绕在呼吸间,简溪莫名不反感他腔内的烟味,相反,受他气息的牵引蛊惑,无意识的配合了一下。

    ————

    第二更,8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