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97章:睡醒了就开始作是不是?
    不满意被人打扰睡觉,被子里的小身子,不情愿的拱了拱。

    跟着,抓起一个枕头,往霍霆琛那里扔。

    枕头扔偏了位置,掉在床下。

    目光瞟了眼脚步的枕头,看着让人头疼的小丫头睡觉气这么大,霍霆琛也懒得管她,从衣帽间取了浴袍后,往浴室里走。

    很快,半毛玻璃里传来沙沙的水声……

    。

    简溪睡的正酣,许是身上穿着衣裤,让她睡得不是很舒服,在松软的床铺里一再翻滚身体。

    身上的外套被她胡乱的剥掉,两个小手往牛仔裤纽扣那里摸索,解开腰扣,拉下裤链后,用两个脚,往下面蹬束缚自己双腿的牛仔裤。

    身上圆领T恤里还有束缚没有被解开,待把手绕到身后,她挑开暗扣,被束缚的粉雪被释放,那旖旎物在她身上形如虚设后,整个人人才觉得舒服下来。

    哼哼唧唧在床上又翻了个身子,人抱着被子,那一刻才找到了睡得酣畅的姿势。

    迷迷糊糊睡了有一会儿,突然一阵尿意袭来,有种要起身去卫生间方便的冲动。

    抵不过要去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她掀开被子,顾不上穿拖鞋,光着一双白皙的小脚,寻着浴室那里的灯光,晕乎乎的往里走。

    隐约听到卫浴间里有水声,不过声音好像来自远方,她没做多想,直接拉开门。

    门没有锁上,房门被打开那一瞬,里面映出一道颀长笔挺的身影。

    浴室里亮着灯,光亮搭在男人宽厚的肩胛上,背对门的关系,男人宽肩窄腰,精劲的脊背,泛着淡淡的蜜色。

    目光往下看去,能看到男人完美的臀。

    再往下,是修长的腿,有型且不显羸弱。

    望着男人挑不出一丝瑕疵的背影,堪比男模般完美,简溪虽然没有像花痴一样的大叫,却也没有被吓到,只是眯瞪瞪的眨了几下眼。

    听到身后有开门的声音,霍霆琛下意识转过头。

    花洒还在哗啦啦的流着水,打在男人墨发,以及刚毅的脸廓弧度上。

    本就五官生的俊逸出尘,下颌处滴着水滴,平添了几分惑人的野性。

    浴室里迷蒙一层雾气的关系,简溪看人有些不清晰,往前迈了一步。

    将身倚在门边,只穿着一件圆领T恤的她,发丝虽然因为翻滚有些凌乱,却多了几分轻熟女性勾人的味道。

    霍霆琛不知道睡觉睡的好好的简溪怎么起来了?

    最关键的是,原本穿在她身上那些衣服,不知道在何时,已经被她扒的近乎精光,只留下了一件圆领的T恤。

    一双白皙修长的腿,无比晃人眼球。

    目光轻扫,注意到她衣服内形如虚设的内衣已经被她解开,那莓果此刻支着贴身的T恤,有说不出的撩人风情。

    再也没有心情继续洗澡,霍霆琛微微拧眉后,关了水龙头。

    转身去拿擦头巾的时候,身体正面正好对视简溪迷离的双眼。

    本就惊异于男人完美的身材,这会儿见了霍霆琛的正面,整个人更是找不到一个惊艳的词汇来形容。

    精赤的胸膛,不是属于多数男人才有的小麦色,他的肤色偏白,却有着健康阳刚的味道。

    胸膛以下,是男人壁垒分明的腰腹,不着一丝多余赘肉,许是长期训练的关系,可见精瘦的腹肌。

    再往下……

    不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但简溪还是下意识咽了咽唾液。

    尤其是见了男人那一处,几乎是下意识出声。

    “果然够大!”

    “……”

    男人捞过浴袍穿在身上的动作一滞,目光带着些许诧异往简溪那里看去。

    已经关了水龙头,没有水声,简溪略显含糊的话,还是听在他的耳朵里。

    简溪所说的果然够大,自然不会指男人的其他部位,只有一个地位被人撞见,才会这么说……

    虽然只经历过一次人事儿,还没有看清楚那物,但是简溪大二那会儿就已经和同寝室的室友,偷偷拿着个手机围在一起看簧片。

    相比较小电影里那些精挑细选的男人,霍霆琛那物,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就算曾经摸过,也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想想,怪不得自己第一次被他占有,醒来那会儿,腿软到站不直身体。

    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待意识清醒了一些以后,她胡乱的摆手。

    “你继续洗吧,我一会儿再来!”

    说罢,她光着脚,往内室里走。

    。

    被简溪这么一闹,霍霆琛哪里还有继续洗澡的心情。

    脑海中不断浮现那一双白的耀眼的双腿,笔直细长,好的像是泡在牛奶里润过……

    穿好浴袍,再从浴室里出来时,简溪软趴趴的裹在被子里。

    没有盖严实被子的关系,光衤果的小脚在被子以外,脸朝下,黑发披散,宛若黑色的绸缎,与白色的床单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看着又继续恹恹昏睡的小丫头,霍霆琛走了过去。

    抬手撩了撩她鬓边垂落的发丝,柔声道:“是不是要洗澡?”

    简溪迷迷糊糊间隐约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她含糊不清的嗫嚅红唇。

    “我要尿尿!”

    说话的声音柔柔--软软,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咿咿呀呀的婉转。

    固然有想到简溪刚刚闯进卫浴间是想方便,却也没有她听说的这么直接,叫人来得尴尬。

    霍霆琛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说了句“我用完卫浴间了,你去吧!”

    简溪神志不清,以为这会儿和自己说话的人是姜素浅,边掀开被子下床,还不忘说“那你等我会儿,我马上出来!”

    看着只着一件T恤的女孩,连拖鞋都不穿,又一次晃进卫浴间,霍霆琛无奈的感觉更甚,最后竟然不自知的笑了下。

    。

    坐在窗边的沙发点了支烟。

    袅袅细白的烟雾在男人修长的指间往外冒,渐渐隐匿男人分明的脸廓。

    简溪再从卫浴间里出来,霍霆琛正在往烟灰缸里点烟灰。

    下意识顿住点烟灰的动作,如墨的深邃视线往浴室那里看过去。

    只见身材纤细的小身体,抬手挠了挠凌乱的头发后,又倒在床铺里,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视线往床铺里那个小身体看去,瞧着被子里的小蚕蛹动了动,男人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那一双白皙的长腿。

    觉得自己似乎怔魇了,竟然挥散不去看到简溪衣衫不整的样子。

    接连坐在窗边吸了十几根烟,待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他放下交叠的双腿,往床边走了过去。

    已经过了凌晨一点,霍霆琛竟然没有一丝睡意。

    虽然房间里开着中央空间,温度适中,但瞧见睡梦中的小丫头没有盖严实被子,一双嫩白的腿往外伸着,他还是走过去替她拉了拉被子。

    不等把被子替简溪盖好,只听一向有说梦话小习惯的小丫头,哼哼唧唧的嗫嚅粉唇。

    “前脚跑人家家里来亲人家,回头又去左拥右抱,叫你人渣,还委屈你了似的!”

    “……”

    自己微信名到现在还是“人渣”两个字,简溪梦话在控诉谁,霍霆琛一清二楚。

    只不过,他不清楚的是,自己怎么左拥右抱了?

    似乎还被她撞见了似的!

    “你今天在哪里?”

    想到那通怪异的电话,他顺着简溪的话,问道。

    “我今天在哪?在吃火锅啊!”

    霍霆琛想到酒店对面确实有一家生意很火的火锅城,大致明白了什么事儿,不出意外,自己来酒店这边应酬的时候,她正好从对面看见。

    “所以,你打那通电话,就是故意找茬儿?”

    “谁找茬儿了!”

    简溪迷迷糊糊的说话,语调有些亢奋。

    不满意霍霆琛和女人纠缠不清的恶劣行径,继续用呓语咕哝。

    “第一次都稀里糊涂的给了你,你倒好,烂桃花朵朵开。”

    霍霆琛惊异于简溪的话,眸色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怪不得她见了自己,恨不得变成刺猬,浑身带刺的突袭自己,敢情那天晚上的女人真的是她!

    之前的猜测得到印证,心头那块疙瘩被解开,他竟然勾唇笑了笑。

    正谷欠借机再套一些话,只听不耐烦的小丫头,絮烦的呜哝。

    “烦死你了,别和我说话了,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感恩戴德!”

    说完话,她扯着被子盖住头,蜷缩了一下小身体。

    霍霆琛看简溪使小孩子气的样子,眼底是藏匿不住的宠溺。

    有些事情得到印证,远比去调查来得轻松。

    他不是一个会特别较真的男人,这也是他那晚之后没有调查的原因。

    但被简溪一再不羁对待后,他脑海中固然有猜测,也不敢深入去想,唯恐自己的猜测与事实相悖。

    但是今天,一切都被解开,他也懒得去管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伸手拉了拉简溪头上的被子,他问:“不会喘不过来气么?”

    简溪不想理会,即使自己这会儿分不清是梦还是事实,但是不管是梦,还是事实,她都不想搭理霍霆琛。

    见固执的小丫头把被子抱得更紧,霍霆琛没有再继续拉她头上的被子,只是用手,溺爱般的揉了揉简溪的头。

    。

    简溪第二天再醒来时,宿醉带来的头疼,钝钝的蛰刺她的神经。

    脑袋炸开一样的难受,她坐起身,伸手砸了砸自己的头。

    发现自己住在内置豪华的卧室,身边是雪一样洁白的床单,她脑海中有些不清晰的场景,难以连贯串在一起。

    她虽然知道自己酒量不怎么样,但还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

    隐约记得自己和姜素浅去火锅城吃了火锅,中间因为看到霍霆琛和其他女人去五星级酒店开--房,她莫名来了脾气,然后两个人要了啤酒,一边拼酒,一边吃东西。

    后来自己好像一掷千金订了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

    再然后好像被两个男人揩油,然后警察出面来处理这件事,这中间,霍霆琛好像也出现了。

    再然后的事情发生了断片,她浑然不记得自己怎么就住在这里了。

    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又发生了和人发生一--夜--缠--绵的事情,她下意识掀开被子。

    再看到被子里的自己,只穿了一件圆领T恤,近乎不着寸缕的下面,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衤库,而上身的内--衣,形如虚设的挂在身上,当即傻了眼。

    这……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又一次失^-身,她动了动两个有些麻木的腿。

    没有上次被劈开一样的不适感,她吃惊的挠头。

    不同于上次还知道对方是谁,她这次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自己是被揩油了,还是被猥^-亵了,对方是糟老头子,还是邋遢大叔,亦或是比自己还小的男生,一种忍不住想要爆粗口的冲动,让她烦的不行。

    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见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简溪暂且顾不上其他,赶紧起床穿衣裤。

    刚把内--衣弄好,还不等把牛仔裤套上,房门被人从外推开的声音传来。

    听着门轴诡异的转动声,简溪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是昨晚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男人吗?

    顾不上再继续穿裤子,她丢下脚下的拖鞋,掀开被子,赶紧躲了进去。

    霍霆琛手拿着早点进来,刚走过玄关,一个枕头就飞了过来。

    跟着,拖鞋,遥控器,还有桌台上的记事簿,都一股脑的飞了过来。

    不同于睡着状态,清醒状态下的简溪,无一打偏,那些飞过来的东西,都准确无误的砸在男人的身上。

    霍霆琛手里的豆浆被飞过来的遥控器打洒,当即溅到地毯上,氵显了一大片。

    固然他闪躲的够快,豆浆还是淋到了他的裤脚。

    伸手抓住简溪又一次打过来的枕头,见没有停下来意思的小丫头,霍霆琛当即沉下脸。

    “睡醒了就开始作,是不是?”

    一道积威的嗓音,透着浓浓不悦传来,简溪下意识顿住准备又一次把枕头扔过去的动作。

    目光触及脸色难看的霍霆琛,她一愣。

    “怎么是你?”

    脸上写满了吃惊!

    昨晚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是霍霆琛?

    是他替自己脱了衣服?

    ————

    第一更,4000字,还有两千字更新,秦烟尽可能凌晨一点更出来,更不出来,就明天白天的更新补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