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98章:昨晚没碰我,又不代表之前没碰过我!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98章:昨晚没碰我,又不代表之前没碰过我!

    一连串的问号,就像是难解的谜题一样。

    “看到我很奇怪?”

    霍霆琛恼意未消,看着简溪一脸发怔的样子,把脚边的枕头捡起,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再转身,目光触及到女孩白皙而修长的双腿上,只着了一件底衤库,抿起薄唇。

    “睡醒了还不起来?”

    简溪还处在发愣状态。

    相比较起床穿衣服,她更想知道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下意识把自己身上拉了拉被子,她问:“你碰我了?”

    目光对视男人阒黑的眸,语气不是很好。

    想到自己被解开的内衣,脑海中就脑补出无数个可耻又恶心的片段。

    霍霆琛扫了眼简溪,望着她看自己时的警惕样子,内双的眼皮,无声掀动了几下。

    “浑身是酒味,睡觉还不洗澡的女人,我懒得碰!”

    边说,边把没有被打翻的早餐放到茶几上。

    简溪听了霍霆琛的话,知道他没有碰自己,有些许的小窃喜,但是想到他说自己,还是不情不愿的冲他撇嘴。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她刚刚看了一下,是自己昨天晚上一掷千金订的豪华套房,因为酒店没有大床房,给了自己行政房。

    简溪顿住打开早点的动作,回头看她。

    “不记得了?”

    简溪以为自己出丑了,胡乱替自己辩解。

    “我昨天喝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酒量不好还逞能,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简溪被怼的没话说,但是翻白眼反驳。

    “我会喝酒还不是因为……”

    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可能会引起人的猜疑,她赶忙顿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什么?”

    简溪砸吧了下嘴,心虚的说“没什么!”

    霍霆琛倒也没有拆穿女孩子家的小心思,沉声道:“以为再玩借酒消愁那一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虽然不满这个男人总是拿长辈的口吻说教自己,但她还不敢出言辩驳。

    自己这会儿脑回路还不正常,万一哪句话没说对,就误事儿了!

    见简溪闭嘴,霍霆琛回头。

    “穿衣服来吃东西!”

    和异性同处一个房间,自己还是下面光衤果状态,她怎么也做不到堂而皇之的换衣服。

    “你转过去,不许瞅我!”

    懒得和简溪争,霍霆琛转头。

    一再确定霍霆琛不会转头看自己,简溪拾起扔在床下的衣裤,趿着双拖鞋,往卫浴间里走。

    。

    简溪穿戴好出来,看了眼时间,颓废的扶额。

    已经错过了第二节课的时间,想到是专业课,她发了微信消息给同寝室室友。

    见姜素浅那个小迷糊没给自己回消息,她又发了消息给佘伊和刘杉杉。

    很快,刘杉杉给简溪回了消息。

    告诉她,专业课老师点名,她不在,被记旷课。

    霍霆琛见简溪耷拉个脑袋看手机,眉梢微动。

    又叫了她一次。

    “过来吃东西!”

    简溪应了一声,因为被记旷课,兴致不是很高。

    喝酒误事儿,这一刻,在她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

    。

    对霍霆琛,依旧有解不开的心结。

    简溪耷拉着头,连小笼包也不吃,只是拿个一次性塑料勺,一勺一勺的舀粥喝。

    霍霆琛见简溪这个样儿,沉声道:“我昨晚没碰你!”

    简溪抬眼看了眼穿着得体的男人,翻了个白眼。

    “昨晚没碰我,又不代表之前没碰过我!”

    她的话太有争议,字里行间,透露出另一番信息。

    霍霆琛知道简溪的话是什么意思,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是嘴角漾起了一抹很轻的涟漪。

    “昨天打电话急着要手串,后来怎么不接电话?”

    “某人温香软玉在怀,我再怎么想要手串,也不能不识抬举,不然不是招人烦嘛!”

    把话说得格外不羁。

    想到他和昨晚那个女人耳语的样子,就觉得烦。

    霍霆琛轻轻一笑。

    “粥有什么好喝的,吃点别的!”

    简溪没心情吃东西。

    酒劲儿过了,昨晚的事情,逐一清晰起来。

    想到自己昨晚喝醉酒,被两个陌生男人揩油后,今早又旷课,她直觉性把责任归咎到霍霆琛的身上。

    “不吃了!”

    把手里的塑料勺扔到粥里。

    “你一会儿把我的手串还给我!”

    她也顾不上理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想趁早和这个男人拉清关系。

    “手串在车里,不过车昨晚让梁辉开走了!”

    “我管车让谁开走了,我只要我的手串!”

    霍霆琛倒也没拒绝,只说:“一会儿给梁辉打电话!”

    从男人口中还算得到满意的回答,她用一次性筷子又夹了一个小笼包。

    看变化比天气还古怪的小丫头,霍霆琛无奈。

    “对了!”

    想到自己平时有说梦话的小习惯,她边把咀嚼的小笼包咽下,边问。

    “你昨晚是不是一直都在?有没有和我睡一张床?”

    见行政房里的床足够大,霍霆琛昨晚有在床的另一侧浅眠一会儿。

    不过早上五点多就出去晨跑了,只在她身边休憩了三个小时左右。

    视线扫了简溪一眼,他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她迟疑了一下,但很快还是继续说道:“我有时睡觉会说梦话,昨晚,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不等霍霆琛回答,简溪又道:“就算我说了什么话,也没过脑子,你别信!”

    霍霆琛:“……”

    。

    吃过早饭,已经上午十点半了。

    去楼下退房时,因为简溪又是打洒豆浆,弄脏地毯,又是把遥控器砸坏,被要求赔偿846元钱。

    住一晚上酒店就花了她一千八百多,又被要求赔偿近一千元钱,她气到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当下,就想冲前台理论。

    枕头和地毯弄脏了,洗一洗就好,一个遥控器,至于让自己赔那么多钱吗?

    不等她开口,一张金卡推了过去。

    前台见霍霆琛出手阔绰,微笑点头。

    “先生,我们马上帮你处理!”

    待从酒店出来,简溪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瞅霍霆琛。

    这真是土财主啊,对方要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

    补更,2000字!文的数据不是很好,秦烟尽可能多更新把数据跟上去,所以喜欢这个文的小主们,请多多支持这个文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