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00章:老霍呢?是不是交公粮交到殚精力竭?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00章:老霍呢?是不是交公粮交到殚精力竭?

    把简溪娇纵的样子看在眼里,霍霆琛幽邃的黑眸,眯了眯……

    梁辉隐约嗅到事情不对味儿,转了转眼珠子后,上前拦住简溪。

    “简小姐,马上要到下午上课时间了,你这会儿去挤地铁,还得换线挺麻烦的,还是坐车回学校方便!”

    看梁辉憨笑的样子,简溪看了眼腕表。

    见离上课时间确实没多久了!

    还不等对梁辉的话做一个回答,只听身后传来车门被拉开又被合上的声音。

    回头,望着绝尘而去的黑色轿车,简溪下意识捏紧了手指,不自知磨了磨牙。

    梁辉见自家总裁离开,一脸尴尬的杵在原地。

    跟霍霆琛有几年了,他自认为挺了解自家总裁,他不是要送简小姐回学校嘛,怎么……

    难道是自己会意错了?

    正想如何圆场,只简溪见冲自己轻盈莞尔,淡淡道:“你说的话没有错,那我打车回去!”

    说罢,简溪绕过梁辉,往路边走去。

    见拦到计程车离开的简溪,梁辉抬手挠头。

    看这情况,两个人昨晚应该在酒店住了一晚,交流的应该很默契,不过……这怎么提了裤子以后,双方就翻脸不认人了?

    。

    霍霆琛回到公司,一上午没来的关系,手下积了几份文件。

    肖晗把文件送到办公室,将自家总裁还需要处理的事儿逐一进行汇报。

    “霍总,按照行程安排,下午两点钟,你要和米润公司代表方谈水雅湾园林建设问题!”

    霍霆琛记得这件事,除了稍稍顿住一下,浏览文件的动作不停。

    “继续!”

    肖晗又把当下几件事儿汇报给霍霆琛。

    “晚上有和鼎丰公司谈收购案的饭局,霍总,是你去,还是让哪个董事代表霍氏出席饭局!”

    收购鼎丰的收购案已经敲定成局,就算是只派一个部长级别的人出席晚上的饭局都不过分。

    “我晚上有什么安排?”

    肖晗往下扫了一圈,见除了霍夫人打来那通电话之外,没有其他事情。

    “霍夫人有打电话过来,说要你回家一趟,一家人吃顿晚饭,霍总,你要是不回家,那晚上没有其他安排!”

    霍霆琛顿住手上签字的动作。

    家里那两尊大佛又想搞什么事儿,他清楚的很。

    每次回家吃饭,无外乎是变相给他相亲。

    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他已经懒得应付。

    “晚上饭局,让设计部部长和我一起过去!”

    自家总裁这话是什么意思,肖晗了然,点了点头。

    “好的,霍总!”

    不是第一次替自家总裁挡这件事儿,霍夫人那边还等自己回电话,她再清楚不过该怎么回复。

    肖晗离开办公室,霍霆琛把手里的文件扔到大班桌上。

    没有心情看文件,他拿过桌上的烟盒,点了一根。

    尼古丁的味道绕在味蕾,渐渐麻痹他略烦的心绪。

    。

    简溪就算打车回学校,也晚了十分钟。

    当站在讲台的老教授的目光看来时,她猫着头,故意忽视那两道积威的目光,寻了佘伊和刘杉杉身旁的座位走过去。

    姜素浅还没有来上课,相比较简溪撬了上午的课,姜素浅大有今天一天都翘课的架势。

    想到姜素浅昨天被郁北庭带走,简溪真的放心不下。

    虽然因为郁泽禹的关系,姜素浅应该管郁北庭叫一声叔叔,但是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远不如表面关系来得单纯,怎么看都暧--昧的不行!

    见姜素浅不回自己微信,短信也不回,趁着课间休息时间,拨了姜素浅的手机号过去。

    和之前发出的消息一样石沉大海,接连打了三个电话,姜素浅都没有接自己的电话。

    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虽然霍霆琛不是什么好人,但相比较而言,她觉得郁北庭更不靠谱。

    没有郁北庭的手机号,担心姜素浅的关系,她直觉性给霍霆琛打电话,问郁北庭的手机号。

    只是,手指搭在屏幕上,她怎么都拨不出去这通电话!

    想到那个男人开车绝尘而去的样子,心里就不是滋味的厉害。

    抿了抿唇,她退出界面,改找郁泽禹的手机号。

    怎么说他都是郁北庭的亲侄儿,是姜素浅的表哥,和他要郁北庭的手机号,或者让他出面给郁北庭打电话,再适合不过。

    电话拨通,等待电话被接通的过程中,担心姜素浅的关系,她贝齿死死咬着下唇。

    差不多过了二十几秒,电话被接通。

    没有料到简溪会打电话给自己,见到简溪手机号那一瞬,郁泽禹惊讶之外,更多的是说不清的喜悦在涌动。

    打从上次在雅安居分开以后,他没有再联系过她。

    不光光是不想打扰她,更不想自己的走近,被简溪看成是胡搅蛮缠。

    “小溪……”

    郁泽禹声音略颤,是没有平复心绪的表现。

    简溪倒没有注意到郁泽禹语调的变化,担心姜素浅的关系,她单刀直入。

    “我想要你小叔郁北庭的手机号,麻烦你把他的手机号发给我!”

    “……”

    郁泽禹有设想过无数次自己和简溪再一次联系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情况。

    只是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和她再联系,她竟然是和自己要别人的手机号!

    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小叔!

    “你找我小叔有事儿?”

    不清楚简溪和自己小叔之前有什么事儿,他说话的口吻有些不对劲儿,里面有不解,有茫然,隐约还有吃味。

    听郁泽禹这么问,简溪也觉得自己把话问的太突兀。

    她深呼吸一口气后,尽可能冷静下来。

    “我找他有点事儿!”

    不清楚郁泽禹知不知道郁北庭和姜素浅之间的事儿,简溪没敢把话说的太满。

    “或者说,你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联系你小叔一下?”

    不知道该怎么扯谎才显得不突兀,她思量了下,拿那串本来落在霍霆琛车上的菩提珠做引子。

    “我今早来学校上课,坐的你小叔的车,不小心把我外婆送我的菩提珠落在他的车上,我想拿回我的菩提珠,所以想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

    郁泽禹皱了皱眉。

    上次自己小叔把简溪从自己车上拉下去一事儿到现在还让他不解。

    倒不是说他多疑,只是他实在想不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毕竟在自己追求简溪这件事儿上,他和自己父母站在同一边!

    “你和我小叔很熟?”

    借机问了一下两个人的关系。

    简溪被郁泽禹问着,怎么听都觉得他的询问都有针对性。

    意识到他可能误会自己和郁北庭之间有某种关系,紧咬了几下唇。

    “不熟!”

    “不熟你会坐他的车?”

    “……”

    这下,简溪真的感觉到郁泽禹话里的针对性。

    他果然误会自己和郁北庭之间的关系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

    “不管你怎么想我和你小叔的关系,我都不会多说一句解释的话!”

    从高中以来,她被人误会的次数不在少数,也不差这一次了!

    “我今天会打电话给你,只想问他的手机号,你要是不想给,没关系,就当我没有给你打这通电话!”

    简溪也是有脾气的人,他可以不给自己郁北庭的手机号,但没有回答他对自己深究盘问的必要。

    见简溪要挂断电话,郁泽禹脸色阴沉的不行。

    他不想信外面传的那么流言蜚语,但是简溪给自己的行为举止,让他真的很不舒服。

    “我给我小叔打电话!”

    “……”

    简溪顿住要挂断电话的动作。

    “我会给我小叔打电话,问你手串到底有没有落在他的车上,等我电话吧!”

    说完话,郁泽禹先简溪一步挂了电话。

    简溪盯着逐渐黑了屏的屏幕,着实难以相信一向性情温润的郁泽禹会先挂自己电话。

    不过冷静之余,她又在想,郁北庭会不会理解自己暗示他的话!

    课间只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没有等到郁泽禹给自己回电话,见要到上课时间,简溪往教室折回。

    等郁泽禹给自己回电话,自己已经上课五分钟。

    实在不方便接电话,她挂了电话,发了短信给他。

    【我在上课,不方便接电话,你小叔那边怎么说?】

    很快,郁泽禹给他回了短信消息。

    【我小叔没接电话!】

    简溪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几个字,有些头疼。

    联系不上姜素浅,现在连郁北庭也人间蒸发了!

    正一筹莫展之际,郁泽禹又发了短信给简溪。

    【虽然我不知道你找我小叔到底有什么事儿,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一切!】

    简溪盯着这条短信,后面是郁北庭的手机号,心头涌动说不清的情绪。

    郁泽禹对她而言,并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喜欢,但被他当妹妹一样对待时,她真的很珍惜两人之间的感情。

    平复了下心境,她给郁泽禹回了“谢谢”两个字。

    。

    上完下午的课,已经傍晚五点钟。

    一直都没有得到姜素浅的消息,简溪主动拨了郁北庭的手机号过去。

    接连拨了三个电话,待第四个电话拨通后,电话才被对方接通。

    听到男人慵懒磁性的声音,简溪抿了抿唇。

    “浅浅和你在一起?”

    郁北庭没有简溪的手机号,听到是简溪的声音一愣。

    但很快平复吃惊的神色。

    “老霍给你的手机号?”

    郁北庭还没有看未接来电,不知道郁泽禹有打电话给他。

    简溪并不吃惊郁北庭的表现,只是微微皱了下眉。

    照理,他昨晚把姜素浅带走,自己和霍霆琛留在酒店住了一晚上,任由谁想了,都会觉得两个人关系匪浅。

    “不是!”

    “那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

    简溪没心情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她现在只关心姜素浅的情况。

    只是不等她问郁北庭,电话那端的男人,用调笑的声音,问她:“老霍呢?是不是交公粮交到殚精力竭,这会儿累趴下了?”

    已经不是什么懵懂少女,郁北庭的话,听的简溪耳根子一热。

    “我和他之间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简溪故作冷静的说完这话,自己都心虚。

    郁北庭只当简溪是小姑娘不好意思,也就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本就不好意思,郁北庭别有深意的态度,令她更是又羞又恼。

    “随便你怎么想,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问浅浅在哪?昨天是你把她带走的,她今天一天没有来上课!”

    郁北庭视线扫了眼床铺里的小身子,眼底有丝说不清的暗芒在蔓延……

    再回答简溪的质问,他语速平静。

    “她没事儿,这会儿在睡觉!”

    已经傍晚时分,这个时间还在睡觉,代表什么,简溪清楚的很。

    想到两个人早上起来一直弄到中午,然后下午睡觉,她莫名觉得不舒服,尤其是两个人之间因为郁泽禹母亲的裙带关系,还能扯上点联系,她着实排斥这种隔辈搞在一起的禁忌关系。

    很想破口大骂郁北庭,但话到嘴边,简溪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

    “等浅浅睡醒,记得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语气不好的说完话,她直接挂了电话。

    没有消弭对郁北庭摒弃的态度,想到他连自己大嫂的外甥女都不放过,格外唾弃。

    只是……

    想到自己和霍霆琛之间因为简淼的关系,还不是搞出来类似姐夫和小姨子之间可耻的关系,她鄙夷的同时,竟然自嘲的笑了下,笑得格外无力……

    。

    晚上七点,换上一身英伦风三件套的霍霆琛,出现在丽登酒店包房。

    收购鼎丰的收购案,半年前就在进行。

    本来只是打算合资,因为鼎丰集团一直没有正式上市,再加上势头正好,霍霆琛看重商机,直接一掷千金收购鼎丰。

    今天这顿饭局,不过是和鼎丰方面的老总见了面,说一下鼎丰后续的发展,再加上下个月让鼎丰挂牌上市的事儿。

    鼎丰方面的老总姓张,叫张德义。

    起初被霍氏收购那会儿,还格外不情愿。

    再怎么说鼎丰这会儿发展前景正好,只要后续不出现重大问题,很快就可以在帝都占据一席之地。

    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正在他自认为自家公司在帝都能大展宏图时,不想遭遇滑铁卢,因为后续资金链断裂,手上接连几个大单子都不能按期完成。

    想到高额的赔偿金,他最后选择依附霍氏,让霍氏来替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

    霍氏董事局知道张德义玩这一套,集体反对并购一事儿,只想让鼎丰在帝都自生自灭。

    但霍霆琛不同于那些老顽固,他直接裁夺,收购鼎丰。

    霍霆琛收购鼎丰一事儿,遭到董事局集体弹劾,都把霍成耀请出来主持大局。

    但霍霆琛不管众人如何不看好,依旧选择在鼎丰破产倒闭的节骨眼上,并购鼎丰到霍氏旗下。

    雷霆手腕的男人,在一个月之内,将鼎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解决,并收取了可观的效益。

    这样雷厉风行的作风,让霍氏董事局无一不折服,张德义更是拜服,自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格外顺从的跟在霍霆琛手下。

    张德义对霍霆琛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异议,全然附和。

    “对了霍总,鼎丰现在前景大好,各个部门需要纳进一批人力资源,然后人事部那边就在帝都高校走访一下,有很多应届毕业生看好鼎丰的发展,纷纷应聘到鼎丰实习!”

    说着,张德义让人事部部长把招收实习生情况汇报给霍霆琛。

    当人事部部长说到传大新闻传播学的时候,一言不发的男人,隔着细白的烟雾,望向不远处汇报内容的人事部部长。

    当人事部部长喜出望外说到有二分之一的应届毕业生选择企划部,但企划部只收四个职员的时候,男人隐在薄雾间的黑眸,眯了眯……

    不等人事部部长把话逐一汇报完,霍霆琛低沉的嗓音,扬起。

    “把应聘职员的名单做成word文档发我邮箱一份!”

    。

    简溪接到姜素浅的电话,听她和自己说让自己给她送衣服过去,整个人头都大了。

    她知道姜素浅是大大咧咧、纨绔不羁的个性,但和郁北庭搞在一起的事儿,还是让她意外。

    顾不上管她和郁北庭之间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她从姜素浅的衣柜里,按照她的要求找了衣裤装起来后,下楼。

    已经过了晚上八点钟,想到寝室有十点钟的门禁,她直接打车到酒店。

    再到酒店,看了眼腕表,见已经快九点钟,头胀的更加厉害。

    想到姜素浅穿衣裤再浪费点时间,自己今天别指望回寝室,她加快脚下的步子往里面走。

    刚走过酒店大堂,意谷欠进电梯的她,与从电梯里出来的男人,打了一个碰面。

    霍霆琛看到额头挂在一层薄汗,穿着牛仔背带裤和纯白衬衫的简溪,神情略显诧异。

    简溪的头发扎成了松散的马尾,鬓边垂着几缕发丝,贴合她如玉的面容,透着柔和的美感。

    完全没有想到中午那会儿才分开的两个人这会儿又会碰见,简溪下意识敛眸。

    不想和霍霆琛打招呼,她低着头,故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往旁边站了站身体。

    ————

    第二更,5000字,补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