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03章:七年前,你就应该知道你存在的价值!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03章:七年前,你就应该知道你存在的价值!

    “你到底想干什么?”

    简溪接了电话,情绪起伏很大的质问道。

    对比简溪此刻的样子,简淼冷静淡然,话语间尽是良好的修养。

    “小溪,这么激动干什么?”

    简溪冷呵一声。

    “别和我装腔作势,你到底又想玩什么花样?”

    相比较杜媛虹的尖酸刻薄,简淼的口蜜腹剑、杀人于无形更加恶毒。

    她永远不会自己这个好姐姐表面对自己示好,背地里却因为有个官太太说自己比她长得好看,她就找人毁自己的容。

    要不是自己还不至于太蠢,顺利逃脱她的魔爪,那次被毁容不说,还有可能被弓虽暴。

    “我能玩什么花样?作为你的亲姐姐,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给你打个电话也有问题?”

    “你少特么和我放p!”

    简淼的每一句话在简溪看来,都恶心无比。

    “你给我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外婆是她的软肋,只要事情涉及她外婆,简溪永远都无法淡定下来。

    “那条短信啊……随便发的!”

    以往和自己这个不要脸的妹妹,多数都是自己发脾气。

    今天被自己抓住小尾巴,拿她外婆威胁她,她简溪再猖狂,不是也得服软嘛!

    “简淼,你特么故意找事儿是不是?”

    简淼倒也没有否认。

    “你怎么想就怎么是吧!不过,你何不回家看看?我说的话,你不见得信,那就自己亲眼证实好了!”

    “我会去证实!”

    简溪眯了眯清丽的眸子。

    “简淼,你找我的茬儿,随便你怎么折腾,但是你要是敢找我外婆麻烦,我绝对不让你好过!”

    简淼自持手握简溪的软肋,只要自己拿洛城那个老太婆威胁她,她就不信简溪还能和自己狂!

    “你外婆也算是我外婆,我怎么会找她的麻烦?小溪,我们是姐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谈吗?一定要一见面就剑拔弩张吗?”

    简溪薄凉的笑。

    “你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你要是敢找我外婆的麻烦,简淼,我绝对把霍霆琛勾到我床上!”

    “……”

    提及一个让自己错愕的名字,简淼心里那点小窃喜,瞬间烟消云散。

    前两天,霍霆琛的母亲霍静媛找了自己,把自己托朋友从缅甸买回来的翡翠镯子给自己送回来。

    本以为霍夫人收了自己的手镯,算是变相默认自己是霍霆琛的女朋友了,但她把东西给自己送回来,不管是霍霆琛授意,还是她自己的意思,都透出对自己不利的信息。

    和霍霆琛间的关系本就希望越来越渺小,她虽然不会轻易放手,却也因为霍夫人那边的不利因素,无奈于再也找不到和霍霆琛继续联系的切合点。

    知晓自己和霍霆琛在一起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但简溪这么说,还是让你心头突突犯膈应。

    刻意忽视心里的异样,她故作淡定的笑。

    “小溪,别再拿霆琛威胁我了,我和他之间关系到底如何,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拿不相干的人挟持我呢?”

    难得见自己提霍霆琛,简淼竟然没发火,简溪怔忪一瞬后,勾唇笑了。

    “那既然这样再好不过了,本来知道姐姐喜欢他,我还有点压力,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用再忌惮些什么了!”

    简淼的脸色瞬间难看。

    自己的如意算盘没打响,还反被将一军,那感觉,和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我的好姐姐,拭目以待吧!”

    简溪没有太多时间和她周旋,不确定自己外婆到底来没来帝都,留下话,她挂断电话。

    。

    挂断简淼的电话,简溪又拨了自己外婆的电话。

    电话拨过去,冗长的机械声,不断从听筒里传来。

    许久没有得到自己外婆的回应,简溪挂断电话,又一次拨了过去……

    如此反复了五六个电话都没有拨通,她心生浓浓地烦躁。

    一种想要回到简家的冲动,不断刺激她。

    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

    手握着手机思量了一下后,她拨了自己外婆邻居家的电话过去。

    电话拨通,电话那端的沈奶奶接了电话。

    知道打电话过来的人是简溪,沈奶奶一愣,旋即慈祥的笑了。

    简溪顾不上用太多时间和沈奶奶寒暄,说自己打不通自己外婆的电话,问她一下自己外婆那边什么情况。

    沈奶奶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你外婆昨天和我说,说她今天早上的高铁要去帝都看你,说你交了男朋友,她老太太高兴,坐不住凳子,再加上没有什么事儿,就收拾收拾东西去了帝都,你联系不上她,可能是她耳朵不太好使,没有听到电话,或者手机放兜里了,没注意到!”

    听沈奶奶这么说,简溪头疼的不行。

    自己外婆来帝都的事儿都没有告诉自己一声!

    最关键的是,她压根就没有交男朋友!

    很明显,这是简建威和简淼他们一家人子人的套路!

    实在是气不过简建威一家人连一个老太太都骗,简溪和沈奶奶道谢以后,顾不上其他,简单拾掇了一下后,下楼,到校门口打计程车回简家。

    。

    简溪回到简家的时候,刚进屋,就听到客厅那里传来杜媛虹的笑声。

    换了鞋,她直奔客厅。

    在偌大的客厅里,她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外婆。

    不同于窦秋梅那种老太太的神气,自己外婆是很明显的乡下妇人,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

    瞧见简溪,杜媛虹喜出望外的唤了一声。

    “小溪,回来了啊?我刚刚还和你外婆说你这个孩子多懂事儿呢!”

    杜媛虹的圆润,简直让人望尘莫及。

    看着杜媛虹上前,谄媚的握着自己的手,一副视如己出的样子,简溪胃部难受的抽--搐。

    在自己外婆的面前,她实在拿不出来平日里和杜媛虹她们剑拔弩张那一套,毕竟自己每次给她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

    动作不是很偏激的撇开杜媛虹的手,简溪没有和简家人打招呼,朝着自己外婆径直走了过去。

    “外婆,您怎么来了?”

    半蹲在自己外婆跟前,简溪握着老人略显干枯的手,眼里是泪光微闪的动容。

    自己只和外婆分开两个月,不想自己竟然这么想她!

    外婆见到简溪,老人也是激动的不行。

    一再抬手抚弄简溪的头发。

    “你这个孩子,交了男朋友也不知道告诉外婆一声,要不是你爸打电话和我说,我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果然,简建威又想玩花样儿!

    把目光看向一旁的简建威,简溪冲他看过来的目光,冷冷动了下嘴角,有说不出的轻蔑。

    简建威自知自己的做法儿不招简溪待见,但他从商这么多年,什么手段没用过,何况和自己女儿,他一向不吝啬用计!

    收回目光再看自己外婆,没有拆穿简建威,她问:“那您过来这边,怎么没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我是昨天晚上接到你爸打来的电话,也是今早临时决定过来的,我寻思你有课,不方便接电话,就没有给你打电话,而且你爸爸也说了,晚点再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也算是给你一个惊喜!”

    呵……

    给自己惊喜!

    把自己的阴谋诡计也能说的这么堂而皇之,除了他简建威,简溪再也找不到一个比他厚脸皮的人了!

    看自己外婆欣然的样子,简溪终究不忍心撕破简建威这层虚假的皮囊,让她老人家知道自己和简家人不睦。

    不想让自己外婆和简家这些人掺和,说了几句话后,简溪拿起自己外婆带来的东西,就准备离开简家。

    她在帝都有出租房,好歹也有落脚的地方,没有必要在简家仰人鼻息。

    见简溪要走,杜媛虹故作不舍,上前拦着。

    “我说小溪,你外婆舟车劳顿过来这边,还没有吃饭,你也好久没有回来了,咱们大家坐下一起吃个饭吧!”

    边说着,边让家里的帮佣去收拾客房,说让老太太在家里住下。

    窦秋梅虽然不待见这对婆孙,却也站起身说好听的话。

    “是啊,小溪她外婆,你这好不容易来一趟帝都,哪有出去住的道理?”

    简溪看几个人的嘴脸,觉得越发的恶心,碍于自己外婆的面子,还不好撕破脸。

    外婆看简家人热情,固然之前有恩怨,但好歹也养了自己外孙女七年,看自己外孙女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什么苦、什么怨,都尽可能看开,往肚子里咽!

    简溪见自己外婆说留下住,她再怎么坚持也无济于事,脸色不是很好的妥协下来。

    没有让家里的帮佣收拾客房,简溪说让自己外婆住自己的房间。

    。

    简溪把自己外婆带来的东西拎到自己房间。

    没有了简家人在,她打开天窗说亮话。

    “外婆,您真的确定要住在这里吗?”

    老人不是不知道简溪的话是什么意思,抚了抚自己外孙女的头发,有些苦涩的笑了。

    “都过去了,只要她们对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外婆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死,和杜媛虹、窦秋梅有脱不了的干系。

    但是自己儿子本身就是先天性心脏病,就算是没有她们婆媳二人去洛城闹,自己的儿子也不见得会活太久。

    简溪不认识看到自己外婆因为自己的事儿费心伤神,只好用和简家和睦的假象,继续欺骗她。

    “外婆!”

    简溪唤了老人一声,神色有些许的凝重。

    “嗯?”

    外婆在打量简溪的房间,听到她轻唤自己,应了声。

    “其实……”

    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外婆,自己并没有交往男朋友的事儿,不过老人家大老远来帝都这边,她实在不想让她满心欢喜而来,失落而归。

    舔了几下唇,她尽可能把话说得滴水不漏。

    “我并没有交往男朋友,只是……还在相处阶段,所以就没有告诉您!”

    外婆笑了笑。

    “外婆知道,我们小溪脸皮薄!不过既然处在相处阶段,你觉得小伙怎么样,有没有发展的可能?”

    本就是随意杜撰,哪有什么发展的可能!

    “不太可能……”

    “怎么这么说?我听你爸说,那小伙子人很不错,是留学海归派,唯一可能不太让人满意的地方就是那男生家好像挺有钱!”

    外婆是本本分分的乡下妇人,一向都觉得简溪应该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过日子,没想过高攀。

    简溪听自己外婆这么说,莫名把自己和郁泽禹联系到一起!

    难道说,简建威说自己有男朋友指的人是郁泽禹?

    有帮佣过来敲门,说是让她们婆孙二人下楼吃饭。

    “走吧,先吃饭,晚点再说,然后我再问问你爸他们那男生什么样,如果我们家小溪不喜欢,咱们就不和他交往!”

    。

    到楼下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不管简建威这顿鸿门宴是几个意思,但看起来很丰盛。

    待一众人落座,在外办事儿的简淼才赶回来。

    知道简溪外婆已经到家,她嘴甜的唤了声“外婆”,那样子,丝毫看不出两个人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婆!”

    简溪看简淼的样子,只觉得恶心又倒胃。

    正准备让自己外婆在这里随便应付一口饭,简淼想到随自己一起来的男人,突然雀跃发声。

    “对了,小溪,泽禹来了!”

    简溪:“……”

    没有料到简淼竟然把郁泽禹找来简家,怔忪的抬头看向简淼。

    目光触及到身后的郁泽禹,脸部表情一僵。

    许是也没有料到自己会遇到简溪,毕竟简淼找上自己那会儿,自己是代替自己父亲,因为一个合同才见面的。

    自己父亲今天不舒服,再加上不是什么很重要的合同,只需要自己代替自己父亲签个名就可以。

    哪知,临签字的时候,简淼发现自己拿错了合同,说什么得回家取一趟。

    郁泽禹倒也没有多想,再加上简淼是简溪的姐姐,爱屋及乌,他就载她过来简家这边。

    不想,自己被让进门才知道是这番情况!

    简淼实在满意简溪怔愣的样子,笑道:“小溪,你让外婆过来帝都,不就是想让外婆看看你男朋友吗?怎么不知道给他打个电话啊?”

    外婆反应过来简淼的话是什么意思,往郁泽禹那里看去。

    看到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郁泽禹,身姿挺拔,身型修长,再加上身上矜贵儒雅的气质,一眼看去,就格外满意。

    用手碰了碰简溪,老人问:“小溪,就是他吗?”

    简溪抿着唇,没有回答。

    目光定定的看着郁泽禹,难辨他是有意而为之,还是浑然不知,和自己一样陷到了简建威设计的圈套里!

    见简溪不吭声,倒是杜媛虹开了腔。

    “芬姨,这就是建威和你提的,小溪正在交往的对象,是郁家长子的儿子,从美国回来的海归派,博士生进修!”

    外婆之前听杜媛虹说,大致了解一些郁泽禹的情况,现在见了人,有说不出的满意。

    窦秋梅看到简溪外婆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又道:“小溪她外婆啊,现在我们家也算得上是好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小溪有了男朋友,我们家小淼也有了男朋友!”

    一听简淼也有男朋友,出于虚荣的心理,外婆不免想要对比一番。

    “小淼也有男朋友了啊?不知道哪家的小伙这么有幸!”

    “是霍家的次子,现任霍氏的总裁!”

    窦秋梅毫不吝啬于宣告自己有霍霆琛这样优秀的准女婿。

    如若简淼和霍霆琛两个人结婚,她恨不得昭告天下!

    简溪还惊异于郁泽禹的出现。

    听到窦秋梅脸上是藏匿不住笑意的说着霍霆琛,莫名手指轻颤,下意识捏住了手里的筷子!

    外婆知道简淼交了个有能耐的男朋友,夸赞起来。

    “小溪她外婆啊,你在这边多待几天,等哪天有机会,我让小淼把她男朋友带回来给你看看!”

    外婆笑着说“好!”

    再去看自己的外孙女,见简溪微微低首,眨动眼睫毛,把手握住她的小手。

    发现简溪的小手冰凉,忍不住关切的问:“小溪,手怎么这么凉?”

    简溪莞尔,脸色不是很好的说了句“没事!”

    。

    一顿饭下来,简溪吃的味如嚼蜡。

    郁泽禹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尤其是看到简溪情绪不对,他想找借口离开,却拗不过简建威的一再挽留。

    饭后,郁泽禹看简溪心情不佳的起身,蹙了蹙眉后,脸色不是很好的跟了过去。

    追上简溪,他想和她解释,说他不清楚这一切第怎么一回事儿,只不过不等她开口,简溪先说了话。

    “你不用自责或者怎样,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事情都简建威搞出来的鬼!”

    看向郁泽禹难为情的样子,简溪苦涩一笑。

    “让你难做了!”

    郁泽禹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他真的很喜欢简溪,也能看出简溪外婆也很喜欢自己。

    深呼吸了一口气,简溪尽可能情绪自然。

    “我和简家的事儿等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说吧,我现在要去找简建威!”

    说完话,简溪绕过郁泽禹的身体,往主屋折回。

    。

    再回到主屋的时候,佣人在收拾餐桌。

    简溪往客厅里扫了一眼,见窦秋梅祖孙三代人陪自己外婆聊天,没有简建威在,她暂且没去管自己外婆,径直上楼。

    简建威正在书房和某个公司的负责人谈事情,见简溪进来,他往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然后和对方说“事情就先这样,我后续会让杨部长跟进”后,挂了电话。

    看到简溪,简建威并没有很惊讶,亦或者说,他早就料到简溪会来找自己。

    看自己父亲神色如常,简溪知道事情一切的发展都按照他计划进行。

    走了过去,她将双手撑在桌沿,冷笑。

    “你还真当我是你的棋子了啊?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吧?”

    简建威自持有简溪外婆做把柄儿,语气很平淡道:“趁着我还能给你选择的权利,让你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你最好珍惜,要知道,给你选择的权利,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今天就算不是郁泽禹,也会是其他人,相比较那些脾气大、肥胖的准继承人,或者老头子,郁泽禹比他们强太多了!”

    “简建威,你别过分!”

    简溪怒了,用力拍桌子。

    简建威倒也不在意简溪发火。

    “七年前,我会把你从洛城接回来,你就应该知道你存在的价值!”

    意识到简建威从头到尾都是把自己当成是他牟取利益的一枚棋子,简溪心头悲哀的不行。

    怪不得曾经霍霆琛说过简家不屑与自己计较,原来,他一早就看出来自己只是简建威用来商业联姻的工具!

    放在桌边的小手,蜷缩,收紧,死死抠进掌心。

    眼神尖锐的盯着简建威一副丑陋的嘴脸看,再转身离开时,她留下话。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

    没有走正门,从后门出来,浑身发凉的简溪,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漫无目的的沿着人行路往前走。

    面对简家,她以为自己足够顽劣。

    但只要是人,终归会有弱点,而自己的弱点就是自己的外婆!

    简建威吃定了自己对自己外婆的感情,不会因为自己外婆忤逆他!

    心累的不行,没有穿外衣的关系,她手抱着小臂,迎着瑟瑟的晚风,边搓小臂,边往前走。

    路旁两边亮起了路灯,路灯灯光拉长她单薄的身影……

    车辆在马路上川流不息,诸多车流间,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拉共达轿车往前行驶。

    “霍总,回湘园还是七号公馆?”

    霍霆琛抬手揉了揉额,今天应酬,没有通行副总替他挡酒,梁辉还是个酒量毕竟差的助理,不免喝得有些多。

    “去就近的公寓!”

    梁辉了然,和司机说了云源路那处公寓。

    车辆行驶,过交通岗等红灯的时候,梁辉注意到不远处婆娑树影下有一道小身影,有些熟悉,下意识出声。

    “那个人是简小姐?这个时间,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闻声,霍霆琛微阖的黑眸,睁开,直觉性往窗外看去。

    早上她给自己打电话一事儿是怎么一回事还没过去,这会儿见灯影下身子骨单薄的小丫头,他重按了几下太阳穴,而后道:“到路边找地方停车!”

    ————

    6000字,文的数据不好,秦烟也写不下去,会相应缩短剧情,更新字数也会相对减少,感谢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