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0章:有我在,你没有必要受委屈
    目光看去,只见五官如铸的男人,目光如炬,整个人身上透着森冷之气,是让人难以忽视的凛冽。

    几乎是在看到霍霆琛那道身影的时候,简淼嘴巴里要出口的话,僵硬在嘴边。

    以往习惯了以优雅矜贵的身份视人,自己发火大闹的样儿,被霍霆琛撞见,自己有说不出的尴尬。

    “……霆琛?”

    嗫嚅着唇,简淼有些不可置信的唤着这个名字。

    她想不到自己这个样子会被他撞见,更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除了在霍霆琛的问题上,她简淼一向都是很现实的人,她自然不会认为霍霆琛出现在这里是偶然。

    不出意外,他是冲简溪来的。

    不过很讽刺的是,他来看简溪,竟然被自己当场撞见。

    简溪听到门口有声音,她抬头看去的时候,瞧见霍霆琛挺括的身影,身上是一丝不苟的湖蓝色衬衫和黑色的西裤,笔挺的西裤熨帖他的双腿,有说不出的修长,心弦震颤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不明所以,心底被触动,情感涌动,望着他仅仅是立在那里的挺括脊背,就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眼眶发涩,她往别处看去,试图弱化自己的注意力。

    霍霆琛视线扫过简淼,再去看简溪的时候,注意到一地狼藉,剑眉蹙起。

    再去看简溪,望着她清秀的轮廓,一向娇嫩的面颊,这会儿是纸一样的苍白,额头上洁白的纱布,更是衬的她清幽孤寂,薄唇微抿。

    瞧见霍霆琛的目光看向简溪,本就心头难受的简淼,只感觉自己被重重甩了一个大耳光。

    隐忍心头的不快,她灵机一动,赶紧把当下情况圆滑以对。

    “霆琛……”

    简淼走上前,用手臂,小鸟依人的去挽霍霆琛的手臂。

    目光望向男人镌刻的轮廓,细柔道:“这里的医护真是太不尽职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这里,指不定她们要对小溪做些什么!”

    简淼的矫揉造作,霍霆琛尽数看在眼里。

    内双的眼皮,无声掀动,再去看那一地狼藉,视线轻扫简淼月匈前的污渍,淡淡的问:“你是意思,这些是她们的杰作?”

    “……”

    简淼心虚了一下,眼神飘忽。

    但还是故作镇定,轻动嘴角,点了点头。

    “是啊!”

    不太确定霍霆琛究竟知道多少,但很肯定的是,自己刚刚冲医护大吵绝对被他看见。

    又补充道:“她们这么不友善的对小溪,我说了她们几句,竟然还冲我大喊,我真的太生气了,就没有遇到过这么没有耐心的医护。”

    简溪听简淼和霍霆琛交流的字字句句,冷笑。

    心想,这种搬弄是非的女人,怎么不去死?

    一旁的两个医护见简淼颠倒黑白,赶紧出言反驳。

    “先生,事情不是这样的!”

    照顾简溪的医护,是封迟亲自选的,他就怕那些入职多年的医护为人圆滑,照顾不周,才特意选了两个年轻的医护,一来两个医护涉世不深,不会耍滑头,二来比简溪年纪没大多少,交流起来不会有障碍,平日里还能闲聊一些。

    两个医护自知封迟是心血管科科室主任,在医院有资历,两个人才转正不久,要是被封迟知道她们两个人不尽职,定会克扣自己的业绩。

    霍霆琛目光转向两个尚且年轻的医护,见她们意谷欠开口辩解,抬手打断。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儿!”

    两个医护不知如何是好,听这位先生的意思,她们两个人可以离开,但是简淼在她们当班的时候来闹事儿,自知还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霍霆琛倒也没有怎么在意两个医护没走,冲简淼说了句“手拿开!”

    简淼看见霍霆琛眼里的不耐烦,固然不想放开,但咬了咬唇以后,还是喏喏的收回手。

    待简淼把手收回,霍霆琛迈步,往病床边走去。

    简溪望着向自己走来的男人,心跳加快,两个小手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待男人走的越来越近,她下意识轻敛睫毛,试图把眼底不宁的情绪掩住。

    霍霆琛走近简溪,见她低头,眼皮阖动。

    目光扫过她红了一块的手,狭长的黑眸,眼仁微动。

    “她们两个照顾不周?”

    听霍霆琛问,简溪抿了抿嘴角。

    她不是一个喜欢告状的人,也不想自己哭哭啼啼说简淼怎么怎么对自己。

    但想到两个无辜的医护,她思量了一下后,抬起头看向霍霆琛。

    正谷欠开口,简淼的声音,加了进来。

    “霆琛,小溪才醒没一会儿,还是不要打扰她休息了!”

    简淼两个手在身前交握,见霍霆琛有一探究竟的心思,心虚的不行,两个手的手心里,尽是薄汗。

    霍霆琛和简溪一并往简淼那里看去,瞧见简淼恶心的嘴脸,简溪就有一种撕烂的冲动。

    简淼尽可能平静的对视霍霆琛,只是这个男人的目光太过深沉,好像蕴着深井般的幽邃,让她在他面前,不敢轻易耍花样!

    再把目光往简溪那里看去,只见简溪眼仁冰冷,嘴角是对自己说不出的不耻。

    “小溪,是姐姐不好,找了这样两个不尽职的医护,你放心,我马上就找护--士长,让她把这两个医护给换了!”

    隐忍心里的不快,她一副“好姐姐”的形象去握简溪的手。

    只是她刚握上简溪的手,就被简溪丢开。

    “别恶心我!”

    见简溪这个样子,简淼脸色尴尬,但为了维持自己在霍霆琛面前耐心友善的样子,还是装模作样起来。

    “小溪,你别这样!”

    她刚准备再去握简溪的手,不想霍霆琛先她一步把简溪的手握在掌心里。

    被绵实干热掌心握住那一刻,简溪感觉到自己心弦轻颤的感觉。

    那是一种难以言语表达的感觉。

    不等她捋顺心里的感觉,手被往前一扯,跟着,只听“啪”的一声,格外清脆响亮的扬起!

    掌心传来酥麻感,简溪完全没有摸清楚情况。

    视线看去,只见简淼吃了自己重重的一耳光,左脸脸腮上,已见五个殷红的手指印。

    错愕的瞪大眼,待把目光转向霍霆琛,只见这个“始作俑者”一脸不以为意的坦然。

    目光定格在男人冷冽的脸上,掌心间没有消弭的酥麻感让她清楚,这个男人刚刚扯过自己的手,借着他的力,狠狠甩了简淼一耳光。

    简淼被这一耳光打得一愣,偏了脸的同时,整个人都懵了。

    待她反应过来,手捂着脸,目光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简溪受伤的关系,手上没有多少力气,自己被这一耳光打得左半边的头都麻木了,可见,霍霆琛往简溪手上使力,是照着让自己长教训来的。

    望着眼前两个人手指还交握在一起的样子,心口,被刀子生生挖出来一个大洞一样的疼!

    说不清自己心里这会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自己的存在就好像笑话一样。

    霍霆琛收到简淼看过来的目光,里面有愤怒、有不甘、有心痛、还有难以接受……

    无所谓她如何看他,男人阒黑的眼底,深谙如潭。

    无声掀动内陷几道褶的眼皮,他薄唇微动。

    “我有没有说过,我最恨有人欺骗我,嗯?”

    听霍霆琛问,简淼脸色难看的厉害,也心虚的厉害。

    和霍霆琛之间,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关系,但为了和他站在一起,不会让人说出来自己配不上她,关于他的喜好、憎恶,她都摸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最讨厌什么!

    “霆琛,我没有,我……”

    “女人可以有小聪明,但过于聪明,得到的并不是男人的欣赏,而是反感!”

    简淼:“……”

    这一刻,简淼不知道还能替自己辩解些什么。

    从来没有让人看过自己失礼的一面,在霍霆琛面前,她更是把自己的修养都展现出来。

    不想,自己竭力伪装的华丽外表,终究在自己心爱男人的面前,瓦解成碎片。

    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把目光转向简溪。

    几乎是在看到那一张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脸,她就有一种刮花她脸的冲动!

    如果说霍霆琛喜欢其他的帝都名门淑媛,她勉强还能接受,但他竟然喜欢简溪,甚至不想她受委屈,纵容她甩自己耳光,她不接受。

    心里难受到就像是生了毒疮,侵入心骨的疼……

    霍霆琛无视简淼的样子有多不甘心,有多愤愤不平,再把目光转向简溪的时候,伸手掀开她的被子,直接将人拦腰抱在臂弯里。

    被一双遒劲的手抱起,身体突然悬了空,简溪下意识一惊,小手抓住男人衬衫前襟的同时,目光惊异的看向他。

    霍霆琛垂眸,看到简溪瞪大眼看自己,眸光不自觉放柔和,是对视简淼是不曾有过的温柔。

    简淼心脏本就被刀子搅着一样的难受,看到霍霆琛把简溪拦腰抱起在怀中,只感觉那把捅她心窝子的刀被硬生生的拔出,任由殷红的血,顺着伤口往下流……

    没有去看简淼,霍霆琛抱着简溪,在简溪错愕的目光注视下,径直走向门口那里。

    杵在门口的两个医护都惊呆了。

    尤其是看到五官俊逸出尘的男人刚刚纵容简溪甩了简淼一耳光,有说不出的霸道,就像是出现在偶像剧里的情节,甜的就像是吃了蜜一样。

    “再去找一间干净的病房!”

    两个还沉浸在小说中才有的霸道总裁护着心爱女生的故事里,听到霍霆琛用又低又沉的嗓音吩咐道,才收回飞脱的思绪。

    “好!”

    连连点头应声后,两个医护出了门,跟着,霍霆琛挺括的身影,抱着简溪也出了病房。

    徒留简淼整个人像是石化一样僵硬在原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简淼回过神儿,才惊厥自己的存在又多无关痛痒。

    病房里再也没有简溪和霍霆琛的身影,记忆定格在他把她打横抱走那一幕,下一秒,她整个人发疯一样大叫,有说不出的歇斯底里……

    。

    医护在最快时间里帮简溪找了一间高级病房。

    待医护安顿好简溪离开后,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倚靠在床头的女孩,还有站立在不远处的男人。

    没有外人在,独自和霍霆琛相处,简溪心跳跳的异常快,好像要弹出嗓子眼似的。

    尤其是想到路过走廊那会儿,自己窝在他遒劲的臂弯中,感受与他近距离接触的体温,有说不出的心安,自己竟然贪恋那种感觉。

    霍霆琛瞥见简溪低头的样子,问了句:“头还疼吗?”

    听到男人用好听的男音,关切的问自己,简溪摇了摇头。

    而后,克制住心跳不断加速的感觉,抬头看他。

    “我没有什么事儿了!”

    想出言说一句“谢谢!”,可是简溪发现,这两个字卡在自己嗓子眼,根本就难以说出去。

    两个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说话,气氛有些许诡异的僵硬。

    实在觉得当下情况怪异,简溪小手一再揪了揪身上的被子,问道:“是你送我来医院的?”

    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把他和送自己来医院的人联系在一起。

    依照当时简家没有其他人在的情况,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但莫名的,她还是自动将两个人划等号。

    “不是!”

    霍霆琛否认了简溪的猜测。

    “是有人叫了救护车,应该你是家的帮佣!”

    知道简溪可能好奇自己怎么会知道她伤了头的事儿,补充道:“封迟打了电话给我,说你伤了头!”

    闻言,简溪点了点头。

    又一次陷入到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的境地。

    空气里是说不出的凝固因子在蔓延……

    最后还是霍霆琛,率先打破沉寂的气氛,开了口。

    “刚刚,她又为难你了?”

    没有提简溪头受伤的事儿,聪明如霍霆琛,从他知道简溪出事儿住医院,并知道她被人甩了耳光,就知道事情拜简淼所赐。

    简溪摇了摇头。

    “是她来找我茬儿,不过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找我麻烦的时候,正好赶上我吃完饭,于是,剩下的残羹冷炙,就赏给她了!”

    听简溪用略轻悦的口吻说话,霍霆琛笑了笑。

    瞧见霍霆琛竟然微动嘴角浅笑,不知道是对自己做法儿的赞扬,还是对自己小儿科做法儿的讥诮,简溪耳根子有些发热。

    “你刚刚为什么要帮我甩简淼一耳光?”

    说来,这个问题,简溪早就想问他了。

    在她看来,男人不屑与女人动手才是,虽然他是用自己的手,但是他出的力气,换句话讲,他不过是借刀杀人。

    霍霆琛寻了一旁的单人沙发坐下。

    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杂志时,他笑着说道:“我以为你能第一时间问我这件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还是怎样,她总觉得这个男人低沉的嗓音,有说不出的迷人。

    耳根子更是滚烫的厉害。

    “你不告诉我原因吗?我想知道。毕竟……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屑与女人计较才是!”

    简溪本来想说简淼喜欢他,但想了想,还是换了另一个说话的方式。

    “她不是打了你嘛!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简溪:“……”

    简溪有一瞬的不解。

    但想到自己被简淼推下楼那会儿,她甩了自己耳光,也就了然了情况。

    心头,涌动越发说不清楚的情绪……

    本以为他会借自己之手甩了简淼一耳光,是因为他说他最恨有人欺骗他。

    不想,他竟然是因为自己。

    酝酿了一下情绪,再去看霍霆琛,简溪嘴角莞尔,眼底充满真挚。

    “谢谢!”

    霍霆琛回望简溪,见她乖巧的模样,轻笑了一下。

    “有我在,你没有必要受委屈!”

    简溪:“……”

    脸颊滚烫的厉害,但心里是难以言表的甜蜜,像巧克力甜丝儿在蔓延……

    。

    简溪伤了头的关系,和学校请了假。

    姜素浅知道简溪受伤,当即翘课,去水果店买了几样水果,就风风火火往医院赶。

    进病房,看到简溪头上缠着纱布,顾不上把水果放在桌上,她两手一松,往地上扔下水果后,扑过去抱简溪。

    “我是溪爷,你这是怎么弄的啊?好端端的怎么伤了头啊?真是心疼死宝宝了!”

    看姜素浅依旧没心没肺的大大咧咧样儿,简溪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你个小迷糊,去把地上的水果捡起来!”

    “先让我抱会儿再说!”

    简溪见自己说不动姜素浅,无奈。

    任由姜素浅和自己腻歪了好一会儿,而后拿过一把椅子,坐在自己病床前。

    对于姜素浅的询问和疑惑,简溪倒也没有搪塞,如实将情况告诉她。

    不管关于事情的起因,她还是隐了霍霆琛送自己回简家那一段。

    知道简淼这么恶毒,把外婆弄来帝都不说,还把简溪推下楼,这么无所不用其极,像疯子一样丧心病狂,当即大爆粗口。

    一顿言语发泄后,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叉腰。

    “溪爷,我给你说,我表哥昨天还真就和我说了,说你那个爸,就是拿你当利益的筹码!”

    郁泽禹喜欢简溪不假,但他的喜欢,是很纯粹,很真挚的喜欢,不掺杂任何利益在里面。

    他不希望简溪被她父亲利用,所以这也是他在简溪外婆出现在简家那天,没有给简建威承诺的重要原因之一。

    简溪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固然已经麻木,但被亲人利用,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对了,你的伤严不严重?医生怎么说?”

    姜素浅还没有来得及把简溪伤了头的事情告诉郁泽禹。

    “还好!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简溪没有把自己的情况如实告诉她。

    不光光是不想她担心自己,也因为她知道,依照姜素浅大哈喇的个性,铁定会把这件事告诉郁泽禹。

    和郁泽禹之间,她本就极力拉开关系,自然不希望他关心自己。

    “说来,我还真就是狠庆幸,虽然有伤,但不至于留疤,等结痂下去,就可以了!”

    听简溪轻描淡写的说,姜素浅撇了撇嘴。

    “要是我,就找医院和警局那边开一份伤残鉴定,然后以故意伤害罪起诉简淼那个贝戋货,就算是不能让她坐牢,也要膈应膈应她!”

    简溪听姜素浅义愤填膺的话,笑了。

    “我说我的姜大小姐,你以为我真就能让事情这么算了吗?”

    姜素浅一听这话,挑眉,而后笑了。

    “我就知道,依照溪爷的霸气,这件事儿绝对不能这么完了!”

    话题岔开,两个人又聊到实习的事儿。

    一般说来,选择考研,很少有人会再选择实习。

    姜素浅是个小迷糊,一天一个样儿,今天可能说考研,明天就可能说考公--务--员,后天还有可能说考教师资格证,一再折腾,她也学简溪,弄两手准备。

    “你呀,让我说你点什么好!”

    知道姜素浅一再变卦,拿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

    “你和我的性质又不一样!我要考洛大,洛大不同于帝都这边的名牌大学,没有竞争力,我再找份实习工作丰富自我,可以很轻松,但是你觉得你能吗?指不定你实习两天,就又想考研了!”

    姜素浅嘟了嘟唇。

    “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谁让我这么喜欢你!”

    说着,姜素浅伸手去挽简溪的手腕,往她身上黏。

    简溪被姜素浅弄得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的小琼鼻。

    “那就一起去鼎丰实习吧!”

    “嗯嗯!”

    姜素浅赞同性的点头。

    “我听说因为这次应聘鼎丰的应届毕业生很多,鼎丰方面要扩大招收员工的规模。也就是说呢,我们两个人都被录取的几率很大!”

    简溪翻了个白眼。

    鼎丰那种企业是谁说进就能进的吗?

    她虽然没有太多的关注鼎丰,不过听刘杉杉和佘伊天天挂嘴边说鼎丰如何如何,她也听了不少关于鼎丰的招牌要求。

    那种企业,不光光要考察应聘职员的考核成绩,更要考察综合素质能力,特别的企划部,要有应变能力和交流技术,等同于说要智商、情商双高。

    “录取的几率是大了,不过,你还是先把你的英语四级过了再说吧!”

    姜素浅:“……”

    。

    知道学校还有课,简溪没有让姜素浅太久的耽搁,两个人在病房简单吃了一些医院的营养餐后,让她回学校上下午的课。

    简溪在医院过了一个很安静的下午时光。

    已经入十月份中旬的帝都,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

    树叶金黄铺满地,旋转落下的银杏叶,是一道极美的风景线。

    傍晚时分,封迟过来这边看她。

    听两个医护说上次简淼来闹事儿那次的事儿,他越发敢肯定霍霆琛对简溪的喜欢。

    “老郝和你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了吗?”

    简溪的伤口不算严重,就是伤了头,对脑组织有损害。

    “医生说伤口彻底结痂,就可以出院了!”

    自己现如今静养的状态,和出院在家静养没有什么区别,完全没有在医院花钱住院的必要。

    封迟点了点头。

    “今天没有应酬,晚点老霍应该能过来!”

    听封迟提及霍霆琛,简溪心弦轻颤。

    自己住院这几天,他一旦有时间就会过来看自己,就算是没有时间,也会打电话过来问自己的情况。

    即使他过来这边,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可聊的,但就是静静的共处一室,都有说不出的温馨。

    而且几天下来,简溪已经习惯了有他的存在。

    不管是他来,还是打电话过来,病房里都有他让人心安的气息在萦绕。

    封迟注意到简溪的脸颊微红,笑了。

    “其实昨晚老霍也过来了,不过你睡着了!”

    不难听出封迟话语里的打趣,简溪有些窘迫,但还是不自然的回了个“嗷!”。

    。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霍霆琛出现在病房里。

    才下班的关系,他身上穿的是上班时的黑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脖领上系的是深蓝色的领带,整个人英气挺拔,高大颀长。

    知道简溪在病房里憋了好几天,他站在床边,手指有节奏的轻点床尾处护栏,问:“要不要出去逛一逛?”

    简溪望向霍霆琛,有些惊讶的看他,而后问:“医生让我出去吗?”

    “你又不是伤到半身瘫痪,为什么不能出去?”

    被霍霆琛反问,简溪嘟了嘟唇,而后道:“那你出去等我会儿,我换衣服!”

    霍霆琛淡淡颌首,而后往门外走。

    。

    简溪换好衣裤出门的时候,霍霆琛正逆光站在不远处的走廊尽头吸烟区吸烟。

    残阳西下,天边仅剩下一点点奋力绽放的火烧云。

    男人身影映在窗边,被拉长,修长的手指间,那一点猩红,格外醒目。

    听到有门轴转动的声音,霍霆琛回头,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简溪,他掀动两下眼皮,而后把手里的烟按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向她走来。

    简溪换了一件白色的薄款长袖小衫,上面印着一串英文字母,下面是蓝色的牛仔裤,裤脚往上挽起一些,与帆布鞋间,留有一截藕白的脚踝,小衫外面是一件Nike的运动外套,整个人是很简洁的打扮,有女孩子的柔美,又不失女孩子的俏皮。

    都说牛仔裤最能体现女孩子纤瘦的身型,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牛仔裤,勾勒简溪双腿秀美的曲线,笔直而细长,圆翘的臀,弧度极好,就连那一小截脚踝,都白皙的让人怦然心动。

    头上打开的纱布被医护摘下,简溪特意让医护给她换了一小块只需要贴合自己伤口的纱布。

    霍霆琛走了过来,简溪望着男人颀长挺直的身影走近自己,视线很自然的落在自己的脸上,她有些不自然的扶额。

    看简溪有些窘迫,霍霆琛以为是自己看她,她不好意思才这样。

    正谷欠问她,只听简溪用有些唯诺的声音,咕哝道:“那个……医生说暂时不让我的头沾水,所以,我四天没洗头发了!”

    说完这话,简溪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一向爱干净的她,再不济也没有超过三天不洗头,要不是现如今的特殊情况,她真的会嫌弃死自己。

    “要不,别出去了吧?”

    刚刚换衣服的时候,她就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出去,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尴尬,太影响形象,但是在这里憋了好几天,她还想出去透透气。

    听简溪这么说,霍霆琛笑了笑。

    “没事,就这样挺好的!”

    简溪还是不好意思。

    “头发有些出油了!”

    她说完这话,霍霆琛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俄而道:“还好!”

    简溪脸颊有些热,不过他都说了还好,她也就没有再继续纠结下去。

    。

    霍霆琛有问简溪想吃什么,一连好几天让她吃医院的营养餐,估计也吃腻她了。

    简溪想了一下也想不到什么想吃的。

    思量了一下后,道:“去小吃街那边吧!”

    霍霆琛没有来过小吃街、夜市这种地方,见前方乌压压的全是小商小贩,还有就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在很远的地方找了停车位,然后不确定的问:“你确定要在这边吃?”

    简溪知道这种地方对这种做大老板的人来说,陌生还稀奇,按理,他应该是坐在西餐厅,手握餐刀和餐叉,吃着牛排,品着红酒才对,哪里会和一群人挤在一起吃这些“垃圾食品!”

    “你要是不想在这边吃的话,那就找个咖啡厅吧!”

    出于替这个男人设身处地的着想,简溪拿出手机,在附近搜索咖啡厅。

    还不等她将手机解锁,磁性的男音,低沉扬起。

    “不用了,就这里吧!”

    说着,霍霆琛将车熄火,拔了车钥匙。

    ————

    8千字,这个文数据一直不好,就算编ji不推,秦烟也尽可能的坚持在写,有时间多写一个字,就不会少写一个字,但你们知道我每天冥思苦想情节一天才只有二十元的稿--费有多艰难吗?我尽可能为你们大家着想,熬夜码字,但我得到的是什么?是你们对我的不理解!嫌我更新慢就出言说不想看、弃文的,别过来威胁我,以后我更新全凭心情,指不定我哪天来大姨妈,心情不好,弃文都有可能,就这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