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1章: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6千字,为打赏加更)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11章: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6千字,为打赏加更)

    两个人下车后,霍霆琛跟在简溪的身后,往人堆里走。

    小吃街一向是女孩子爱逛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能看到或三火四的女孩子结伴同行,也能看到陪女朋友逛街的男生。

    许是霍霆琛的身高和长相过于出众,每有女生经过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都忍不住会多看一眼,就连那些男生见了气质沉稳的男人,也会心生自卑。

    当听到有女生窃窃私语,简溪心里莫名不舒服,下意识忍不住抬眼去看面无表情的男人。

    见霍霆琛线条冷硬的脸上,是雷打不动的从容,没有因为那些女生的话有丝毫的异常,不免会想,这种男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异性。

    “看什么呢?”

    “……”

    听到磁性的嗓音在头上轻扬,简溪思绪被打断,一怔。

    旋即,不自然的眨动睫毛。

    “没看什么。”

    霍霆琛倒也没有深问她,只道:“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对这里的东西实在不感冒,他搞不清楚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热衷于吃这些东西。

    简溪视线扫了一圈,有些拿不定主意。

    “嗯……我再看看吧!”

    。

    在小吃街转了一圈,看到辛辣的东西,简溪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

    但想到要忌口,还是放弃了。

    见简溪拿不定主意,霍霆琛问:“没有想吃的?”

    简溪嘟了嘟唇。

    “医生让我忌口!”

    霍霆琛被简溪的话逗笑了。

    “知道要忌口,还来这种地方?”

    简溪没有话反驳,只是叹气一声。

    “我想吃这些东西了!”

    像是摧枯拉朽的老人一样耷拉着头。

    再抬起头,她摆手。

    “算了,不吃了!”

    说着,她就要往外面走。

    刚走一步,手腕被霍霆琛从身后握住。

    “伤口不是已经长合了,也消炎了么?”

    听霍霆琛问,简溪有些疑惑看他。

    “伤口是消炎了,但是才结痂不久。”

    “那就吃的清淡点,少放那种有刺激性的调味料!你看一下,哪家的东西口淡!”

    简溪看向霍霆琛,对于他纵容自己的行为,微抿的嘴角,莞尔出一抹笑。

    。

    寻了一家卖关东煮的商铺,面积不大的店铺里,简溪找了两个空位置。

    许久没有碰这些东西,简溪固然知道要忌口,还是忍不住要了各式各样的肉丸、蔬菜。

    霍霆琛坐在简溪的身边,身高出众、五官出色的关系,男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说不出的违和感,尤其是他西装革履,给人一种不合群的错觉。

    简溪在一旁故意闷头吃甜不辣,想到一旁坐着的霍霆琛,她就控制不住地想笑。

    男人身高腿长,长腿交叠,优雅的姿势,在这样的氛围下,怎么也矜贵不起来。

    要不是他下车的时候把领带解开扔在车上,他这会儿的存在,更是有趣。

    “你要不是吃这个?”

    简溪举起一串亲亲肠,问霍霆琛。

    对这种东西,实在没有尝试的勇气,霍霆琛不着痕迹的轻皱剑眉,故作淡然的说:“你吃吧!”

    见霍霆琛这种做大老板的人就是风趣不起来,简溪也就没有再强求他。

    。

    付款的时候,简溪刚准备微信支付,霍霆琛直接从皮夹里抽出来一张一百块,递给老板娘。

    “我不用你拿钱!”

    见老板娘收了霍霆琛的钱,简溪小声嘀咕。

    霍霆琛倒也没有在意,只问了她一句“和我一定要分的这么清?”

    简溪耳根子火热。

    她觉得自己的理解力最近一定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话里有说不清的暧--昧。

    老板娘把钱找给霍霆琛的时候,零零散散有七十多元钱。

    看着递过来的钱又是纸币,又是硬币,他只拿了那张五十的。

    简溪见霍霆琛出手阔气,眼见着那二十几元钱不要了,她伸手拿过老板娘手里的零钱,然后抬头等他。

    “你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吗?”

    听简溪说自己,霍霆琛倒也不恼,只是淡淡道:“钱太散了!”

    “那也不能不要啊!”

    说着,简溪把那些零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这钱,我先替你拿着!”

    老板娘开这家店有些年头了,经常能碰到来这边吃关东煮付款后,不拿走零钱的年轻人。

    看简溪把钱卷在一起放入口袋,她笑了笑,冲霍霆琛说道:“你这个女朋友不错,长得漂亮不说,这人还心细!”

    “……”

    简溪听了老板娘的话,有一瞬的窘迫。

    下一秒,她红着耳根,张嘴意谷欠否认。

    只是不等她开口,低沉的男音,带笑,轻扬。

    “是挺心细!”

    “……”

    这下,简溪耳朵热的更加厉害。

    。

    从小吃街回来,简溪耳朵上的热度还没有下去。

    见路边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道:“我去趟便利店。”

    今天吃关东煮,她已经要了最淡的口味,但这会儿还是喉咙有些刺痒。

    霍霆琛点了点头,说了句“去吧!”

    简溪见霍霆琛没有跟自己进去的意思,问他:“你要不要喝点什么?要水还是咖啡?”

    “矿泉水吧!”

    简溪应声,“好!”

    。

    从便利店里再出来时,简溪看到站在忽明忽暗路灯灯光下的男人在抽烟。

    一点猩红,格外醒目。

    走过去,把矿泉水递给他的时候,简溪问:“你到现在都没有吃晚饭,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霍霆琛用夹烟的手借力,拧开瓶盖,喝水之前,淡淡道:“回去再说!”

    简溪见他不甚在意,滑动忄生感的喉结喝水,没有再吭声。

    。

    再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钟。

    待停稳车,简溪准备推门下车时,身后醇厚的男音轻扬。

    “我送你上去!”

    简溪回头看了眼,望着男人在晕黄光线下的冷硬下颌弧度,没有拒绝。

    等电梯的时候,霍霆琛看向一旁的简溪,目光落在她贴着一小块纱布的发际线处,问:“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简溪点了点头。

    “医生说再留院观察两天,没有什么情况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脑组织没有受到伤害,仅是伤口的话,回去静养也是一样的。

    霍霆琛淡淡颌首。

    “出院之前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但听在简溪的耳朵里,怎么听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蔓延。

    “不用了,你工作挺忙的,我自己回学校就行!”

    “到时候再说,我要是忙,就让梁辉过来接你!”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简溪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点头说了声“好!”

    。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简溪在走廊碰到了值班医护。

    说来,封迟找的这两个医护,真的很尽职尽责。

    对简溪照顾周到不说,介于彼此间年纪相差不多的关系,工作不忙的时候,还会和她聊天,不至于她在住院期间,待的太过无聊。

    值班医护看到霍霆琛,想到他前两天当着简淼的面儿护着简溪,含笑唤了声“霍先生!”

    霍霆琛轻轻颌首,表示应声。

    再和值班医护擦身而过后,简溪对霍霆琛道:“封迟找的这两个医护很尽心,有机会替我和他说声谢谢。”

    霍霆琛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咸不淡道:“这是他应该做的!”

    有些不满意霍霆琛的态度。

    她和封迟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往来,他替自己妥帖安排这一切,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应该不应该。

    “那你也替我说一声,当着他的面儿,我不好开口!”

    其实不光光和封迟,和霍霆琛,她更是难以启齿。

    有好多次都要对他说谢谢,可话到嘴边,终究说不出去。

    霍霆琛挑了下眉。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简溪听出霍霆琛话里的打趣,翻了个白眼。

    “这是正经事儿,和能耐联系不到一起!”

    霍霆琛倒也没反驳,只是淡淡一笑。

    。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简溪开门进去,而霍霆琛则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总觉得自己应该把他请进来,但请进来又觉得怪异。

    在不知道该不该开这个口之间难以抉择……

    正拿不定主意,只听男人用好听的嗓音说道:“早点休息!”

    简溪点了点头。

    见霍霆琛要走,想到自己口袋里还有他的零钱,叫住了他。

    “对了,你的钱还在我这里!”

    说着,她去翻口袋。

    “不用了,你留着吧!”

    简溪顿住翻口袋的动作。

    再抬起头看霍霆琛,嘟了嘟唇。

    而后,眼神变得清澈认真起来。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是她想不清的一个问题。

    封迟虽然说过他喜欢自己,但她总觉得,依照她的叛逆,和之前对他做的那些荒唐事儿,实在找不到一个他喜欢自己的理由。

    霍霆琛被质问,目光灼灼的回望眼前的小丫头。

    “想知道?”

    听他问,简溪稍作迟疑,而后还是点了头。

    “我找不到任何一个你对我好的理由,我觉得你应该……嗯……”

    不等她把话说完,手腕被男人的大手扯过去。

    跟着,脚下往前趔趄了两下。

    待有所惊厥,人已经被带到霍霆琛的眼前。

    在还有彻底回过神儿间,只感觉唇上落下凉凉的气息……

    霍霆琛一手攥着简溪手腕,一手托着她的左脸,俯首,吻上那两瓣唇。

    唇齿交互间,是女孩子清甜的味道,美好而诱人,让人难以自控。

    简溪被动性被男人亲吻,当淡淡烟草味带着薄荷香窜入呼吸间,感官世界有片刻的清晰。

    唇上传来吮口及感,不轻不重,不狂炙……不会让你觉得难以喘息。

    当贝齿被刷过时,简溪出于本能并上牙齿。

    只是她终究是晚了一步。

    小香丁被卷起那一瞬,她感觉整个人的腔内,尽是属于男人阳刚干净的味道。

    霍霆琛没有进一步动作,他抵着简溪,保持一个频率。

    好长一段时间的缠--绵亲吻。

    再放开简溪的时候,微红肿的唇翕合,淡淡不匀的气息溢出。

    霍霆琛没有离开简溪,他依旧用左手攥着她的右手腕,不过那只原本捧着她脸颊的手,绕到她的颈后,托着她的颈。

    以头相抵,两个人离得很近,彼此唇息交融,呼吸缠绕。

    霍霆琛的气息很快恢复平稳,他近距离盯着简溪敛眸的睫羽,用迷人的嗓音,道:“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嗯?”

    听男人问,简溪心跳的很快。

    她不是什么懵懂无知的少女,一个男人不会对你言语些什么动人的话,而是用种种方式表达他对你的情感,远比那些甜言蜜语来得更加让人难以招架。

    见简溪不语,霍霆琛又问:“我吓到你了?嗯?”

    简溪下意识摇头。

    “没有!”

    她尽可能忽视跳的极快的心脏,再抬起眼皮,她目视男人黑曜石般烁亮的眸。

    “我只是……想不通!”

    且不说简淼,放眼这个帝都,对这个男人有意思的女人,层出不穷。

    对比那些名门淑媛,千金小姐,自己根本不值得一提。

    他对自己的好,让她找不到一个能说得通的理由。

    霍霆琛轻笑。

    “想不通的人,应该是我不是吗?”

    “……”

    简溪耳根子热的厉害,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吻,还有他突然说得这些话。

    见简溪低首,不是她一惯娇纵的样子,霍霆琛眼底噙着一抹笑。

    再用拇指轻刮她的脸颊,指下白瓷般滑腻的肌肤,让她爱不释手。

    “早点休息吧!”

    说完这话,一枚极轻的吻,落在简溪光洁的额头上。

    简溪被弄得格外忐忑,贝齿下意识去咬唇。

    不是反感,不是不喜欢,是难以言表的不确信!

    待手腕被松开,简溪紧绷的心弦还没有松懈下来。

    竭力压制狂肆跳动的心脏,再去看霍霆琛,她不忘叮嘱道:“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霍霆琛点了点头。

    而后转身,迈步往回去的方向折回。

    刚走开两步,被人从身后扯住袖口。

    霍霆琛有些诧异的转过头去看简溪,只见目光对视自己的小丫头,有些不自然的轻启红唇。

    “回去别忘吃东西!”

    。

    送走霍霆琛,简溪再把病房的门合上,整个人还处在失神状态的倚靠在门边。

    有些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连点准备都不给她。

    她不清楚自己和霍霆琛之间什么时候把关系变成这般?

    也不清楚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自己的亲吻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

    她不排斥他对自己的触碰,也不反感他亲吻自己。

    除了唇齿相接那会儿会心跳加速之外,在不知不觉间,她会沉寂在和他津氵夜交融的温软间。

    额上、唇上……似乎还存有他留给自己的清冽气息……

    再把手撑额,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以后,她竟然笑了。

    有些感情,它就是说不清楚,一旦说清楚,就不足以称之为感情!

    。

    霍霆琛开车回香樟园那边,刚将车停好,手机里进来霍静媛打来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亢奋的声音,叽叽喳喳的传来。

    “我说霆琛啊,你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我怎么听说你最近总往医院跑啊?”

    和霍静媛经常打麻将的一个麻友的丈夫是市中心医院那边的老专家。

    那日在医院那里看到霍霆琛的时候,还一愣。

    知道霍霆琛是同小区霍家的次子,就和自己夫人说了这件事儿。

    也由此,这件事儿,就传到了霍静媛的耳朵里。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事儿?”

    听霍霆琛问,霍静媛丝毫不隐瞒的把事情告知他。

    “老黄他媳妇说的啊,你黄叔叔在市中心医院是耳鼻喉科的坐诊专家,他说他那天在医院看到你了!说你往住院部跑,怎么个情况啊?你给我说说!“

    霍霆琛没想到自己去医院的事儿会被人撞见。

    不过他倒也没有嫌烦。

    “没有什么情况,黄叔上了年纪,可能看错了!”

    “看错了?”

    听霍霆琛这么说,霍静媛诧异了一下,但旋即就否认了霍霆琛的话。

    “你黄叔叔怎么能看错?他又不是老花眼,你以为他和你爸一样吗?早早地就把老花镜戴上了!”

    嗅出来霍霆琛有意隐瞒自己的意思,她沉寂了一下情绪,试探性问道:“霆琛啊,你是不是把哪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

    霍霆琛:“……”

    “你给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做了混账事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妈也不是要说你,就是想告诉你,咱们要是把姑娘的肚子搞大了,就得对人家负责,我们霍家不是操--蛋的人家,不能做操--蛋的事儿!”

    霍静媛的一席话,磨得霍霆琛额角泛疼。

    将长指抵额,脸上是说不出的不耐烦。

    “又从哪里弄出来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我不止一次和您说过,别凭空臆断,您真就想看到你儿子把别的女人的肚子搞大?”

    霍静媛被怼,面露委屈。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说着,她泫然欲泣。

    “你说我和你爸这辈子就你和你哥这两个儿子,你哥那个不争气的玩意讨了个媳妇,还被绿,我和你爸因为他都要愁死了!你不被绿倒是好了,但是你也总不能一直单着吧?这些年,我都给你介绍多少个姑娘了,你不是不喜欢,就是正眼瞧都不稀罕瞧一眼,我都在想,等我入黄土那天,能不能看到我的儿媳妇!”

    听自己母亲话匣子一打开,就说一些有的没有的事儿,霍霆琛觉得整个人的头都大了。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见自己的苦情戏奏效,至少自己这个小儿子和自己说话时的态度明显平和了很多,霍静媛借机,又犯嘀咕起来。

    “霆琛,妈和你爸因为你的事儿一天天都睡不好觉,妈倒不是让你婚前就弄出来孩子,但是你至少也得给我和你爸一个抱孙子的期限吧,就这么等下去,得是什么时候啊?你要是有看得上眼的姑娘,记得往家里领!妈还是那句话,我们霍家不是看门第的人家,只要那姑娘对你好,不会动手打你,把你面子和尊严看在首位,我和你爸就能接受!”

    霍霆琛:“……”

    “说了这么说,你现在告诉我,你最近总跑医院到底是做什么事儿?你真的把女人的肚子……”

    “嘟嘟嘟……”

    霍静媛不等把话说完,只听电话里传来阵阵机械声……

    。

    霍霆琛洗好澡从浴室出来,穿着浴袍的他,用干毛巾擦了擦头发以后,把毛巾扔到一旁,跟着,拿过床头的烟盒,从里面抽出来一支,咬在唇间。

    将颀长的身躯倚在床头,修长指间,袅袅细白的烟雾蔓延……

    拿过手机,霍霆琛点进去页面,找到相册。

    说来,对于他这种商务人士而言,平日里没有用手机打游戏不说,连相机这种功能软件都很少用。

    相册界面被点开,里面仅存有一张照片,是今天拍的,而拍的人,是简溪。

    照片里,简溪披散及肩的乌黑青丝,手里捧着一杯热奶茶,照片拍的是她的侧脸。

    顺着照片看去,能看到她细长的脖颈,延展到下颌处的弧线,优美自然。

    照片里没有完全拍到简溪的全部正脸,但就是这一张侧脸,就足可以看出她是个小美人胚子。

    霍霆琛有些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拍的这张照片,可以说,划开相机拍照的时候,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

    盯着照片看,脑海中浮现简溪的样子,竟然不自知的勾唇笑了笑。

    。

    霍霆琛第二天在公司地下停车场停好车的时候,和客户也正好通话结束。

    取下耳边的蓝牙耳机,他开门下车。

    抬脚从A区往电梯那里走。

    不等他走到电梯口,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女人的身影。

    霍霆琛看到拦在自己跟前的女人的简淼,内双的眼皮,无声掀动。

    简淼见霍霆琛停下步,她想也不想,直接冲了过去。

    “霆琛,那天的事儿,你听我解释!”

    打从上次从简溪病房离开后,她整个人就像魔怔了似的。

    她不清楚事情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霍霆琛虽然对她一直不冷不热,但还不至于冲自己发火,纵容简溪抬手甩自己耳光。

    ————

    本章6000字,加更2000字,特此感谢小野君的礼物,米朵MIMI、nanasalichen的红包,还有其他小主的小红包打赏,今天加更2000字~么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