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2章:简溪成了霍霆琛不可触碰的底线
    那一耳光,并不算重,但是打从心底里,她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被心爱的男人那么对待,心里难受的不行。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意识到自己触碰了他的底限,固然心里有怨,觉得霍霆琛变了,却也愿意从自身找问题,尽可能去维持对她来说虚无缥缈的爱情!

    “霆琛,我承认我那天骗了你,但是我不是真的故意要骗你的,你知道的,我那个妹妹和我一向合不来,我怕你会相信她,误会我,所以才那么说的。”

    简淼攥着霍霆琛的袖口,委曲求全的模样。

    霍霆琛黑眸低首,不动声色的扫向简淼难看焦灼的脸色。

    没有抽离自己的手,他俊颜寡淡的收回目光。

    “你的聪明,实在不适合用在我身上!”

    听霍霆琛这么多,简淼一瞬的迟疑过后,慌乱的点头。

    “是,我知道我不该耍小聪明!”

    她的态度无比认真,折射水雾的眸,大有泪水夺眶而出的意思。

    “霆琛,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不该欺骗你,不该触碰你的底限,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我这次真的吃了教训!我再也不会惹你不开心,不会再去触碰你的底限了!”

    没有因为简淼卑微的样子有任何情绪浮动,霍霆琛平静的脸上,依旧从容冷漠。

    再去看简淼,他问:“知道我的底限是什么了?”

    简淼连连点头。

    “我知道了,霆琛,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安守本分,再也不做过分的事儿了!”

    难得见简淼这样低姿态,和以往高高在上的样子判若两人,霍霆琛淡淡道:“记住你说过的话!”

    不等简淼应声回答,他补充道。

    “顺便,再记住一条我的底限,别去招惹简溪!”

    简淼:“……”

    因为霍霆琛的话,简淼的脸,一下子僵住。

    瞪大眼,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霍霆琛!

    再记住一条我的底限,别去招惹简溪!

    简溪成了他的底限?

    实在难以相信从霍霆琛的口中竟然能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如招雷劈!

    “霆琛,你……你这话……”

    简淼不知道自己是被气的,还是震惊的,蠕动苍白唇色的唇,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霍霆琛对视简淼失去血色的脸,问:“听不懂?”

    “……”

    简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不想再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他说简溪是他底限的话,却更不愿意回答自己听懂他的话。

    “你一定要这么对我吗?”

    来了情绪,简淼眼眶里的泪水簌簌流下。

    “我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存在不说,还去理会简溪那中不要脸的女人?”

    红着眼眶,她向霍霆琛,第一次如此尖锐控诉。

    “她有什么好的?和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和她那个妈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居然为了那种女人,这么对我!”

    就没有见过这么冷血无情、是非不分的男人。

    她不知道简溪有什么好的,又或者说给他灌了什么**汤,竟然能成为他的底限!

    没有因为简淼的控诉有什么神色变化,霍霆琛对视她泪流满面的脸,无声轻动眼皮。

    抬手看了看腕表,见离例行早会时间所剩不多,把手抄袋。

    “控诉别人之前,是不是应该自身一番,嗯?”

    “……”

    “她再怎么不好,还不至于出手伤人。别以为我不说,就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儿!”

    简淼眼神震颤了一下。

    望向男人黑亮的眸,当即油然而生不好的感觉。

    “给你留着面子,别拿来当可以任由你放肆的资本!”

    霍霆琛炯烁的黑眸微眯,“记住你说的话,也记住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你知道的,我霍霆琛三个字,不是拿来唬人的!”

    听出霍霆琛话里对自己浓浓的警告,简淼脸色一白,脚下下意识往后趔趄两步。

    大脑空白一片,直感觉心口被挖出一个大大的洞,疼得她没有知觉……

    把简淼眼神空洞的样儿看在眼里,霍霆琛轻动了两下眼皮后,迈开长腿,步履平稳往电梯口走去。

    简淼浑身发冷的僵硬在原地。

    她早早来这边等霍霆琛,本以为可以等到转圜的可能,不想,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再记住一条我的底限,别去招惹简溪!

    这句话,就像是梦魇一样在她脑海中一再翻滚……

    。

    简溪又一次做完检查回病房的时候,出乎意料的看到等在病房外面的简建威。

    注意到简溪检查回来,简建威唤了一声“小溪”后,迎了上去。

    对自己这个父亲实在是没有感情,冷冷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父亲,简溪看向身旁的医护。

    “去叫保安上来!”

    医护不清楚这个男人和简溪是什么关系,不过想到前几天闹事儿的简淼,她没有耽搁,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简先生就别再往前走了,我已经让医护去找保安了!”

    简建威脚下的步子一顿。

    瞧见转身离开的医护,脸色一变。

    “你……”

    发怒的话搁置在嗓子里,但想到现如今简溪和简家剑拔弩张的事态,终究把话生生压了下去。

    “小溪,我是你爸,你和我一定要这样吗?”

    “不然呢?”

    简溪冷笑一声。

    “没想到简先生还知道你是我爸,我以为你只知道你有一个女儿叫简淼,不知道你在外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野种!”

    简建威脸色难看的厉害。

    “野种”这两个字,总是在提醒他当年做的错事儿。

    “我没有时间和你谈论这件事儿,我今天来,是想知道你到底伤成什么样儿!”

    简溪像是听到无比可笑的笑话,笑得不羁。

    “担心我伤成什么样儿?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简总,你直接说你是担心的头上留疤,嫁不进去郁家更妥帖才是吧?”

    这是自己住院第五天,当时在简家把事情闹得那么厉害,她才不信简建威不知道这件事儿。

    自己出事儿当天他没有出现,现在自己伤口都结痂了才出现,想想就觉得可笑。

    “你一定要把我想的这么不堪吗?”

    “我说的不对吗?”

    简溪反问情绪略激动的简建威。

    “不是你说的,从七年前把我从洛城那边接来,就应该认清楚我存在的价值嘛!”

    简建威被怼的没有话说。

    用了一会儿平复心绪,才语态平静。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伤成什么样儿,随便你怎么想都好,只要你一天是我简建威的女儿,我就不能看着你出事!”

    对于简建威的话,简溪赞赏性的鼓掌。

    “真就是难得!”

    如果是七年前,简溪一定听得热泪盈眶,但是现如今,她只觉得他的话讽刺。

    而且还会深究他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想玩什么花样!

    “简总,我实在不需要你的‘关心’,有几点,我必须得强调一下,首先呢,我对你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郁安茗不喜欢我,你别指望我能嫁到郁家,做你的摇钱树;其次呢,你也不用想把我嫁给谁,然后为了逼迫我,把我外婆从洛城那边请来帝都,这样的方法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可笑;最后,你们简家人以后都离我远远的,我不和你们扯,你们也别来招惹我,就此之后,我们相安无事!”

    简建威气得不轻。

    简溪固然没有说断绝父女关系,但是她的话,在他听来,就是不会和简家再扯上联系。

    “你说的轻巧,你以为和简家的关系,是说断就能断的吗?你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把你接来帝都,是谁让你有好的受教育资源,供你念大学的?”

    “你以为我稀罕吗?”

    见简建威和自己算明账,简溪粲然的眉目间,有说不出的冰冷。

    “简建威,别拿你自己当圣人,要是没来帝都,我会比现在过得快乐很多!”

    自己来帝都以后发生林林种种的事情,她自己都记不清吃了多少侮辱,受了多少白眼。

    倘若自己没有来帝都,而是生活在洛城,哪里会碰到这么多破事儿!

    走廊里,父女二人对峙,惹来不少人注目观看。

    简建威一向是要面子的人,见有人往他们这里看,一个劲儿给简溪使眼色。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

    简溪明白简建威的话是什么意思,固执的不肯妥协。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懒得和简建威再废话,她执拗的把隐在眼眶里的眼泪逼退,只等保安上来,把他轰走。

    不过,简溪没有等来保安上来,倒是等来了封迟。

    医护下楼去找保安之前,先去科室找了郝主任,顺带把简建威来找简溪的消息,告知封迟。

    “我说这不是简总吗?”

    简建威还在尽可能用耐心和简溪谈,听到身后有人唤自己,回头去看。

    见到来人是封迟,微微抿唇。

    简建威父亲当年因为脑溢血住院,是封迟的父亲做主治医生,那会儿有过一些接触,虽然封迟那会儿年纪不大,但长相较显著没有多大变化的关系,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封权的儿子。

    “你是封医生的儿子吧!”

    封迟点头,“家父曾经做过简总父亲的主治医生,不想这么多年过去了,简总倒是一点也没有忘!”

    知道封家世代从医,在帝都很有名望,简建威笑了笑。

    “那怎么能忘啊?”

    在外人面前,简建威一向很会做人。

    就像这一句很简单的话,不仅体现自己记忆力没有减退,也从侧面反映出他这个知道感恩,怀有一颗“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赤诚之心。

    封迟懒得拆穿简建威的虚伪,附和性的勾唇轻笑。

    “不知道简总今天过来医院有什么事儿?我能帮上忙吗?”

    简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自己父亲和封迟套近乎,心里尽是不耻,却也懒得怼他。

    简建威尴尬一笑。

    “没有什么事儿!”

    他还不想不知情的人知道自己除了简淼之外,还有简溪这个女儿,更不想外人知道他们父女关系不好。

    封迟淡淡颌首。

    “既然没有什么事儿,那我就不耽误简总的时间了!”

    说着,他目光看向简溪。

    “你刚才的检查数据有点问题,和我过来办公室一趟!”

    话闭,他当着简建威的面儿,很自然的把简溪领走。

    。

    摆脱死缠烂打的简建威,简溪心情虽然还不是很好,但至少没有之前那么气。

    封迟接了水给她,看她脸色不是很好,问她有没有事儿。

    “我没事!”

    接过封迟递过来的水,她说了声“谢谢!”

    见简溪不愿意和自己多谈,封迟倒也没有强求,只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还有几个患者,等我把手头上的事儿处理完,再过来!”

    简溪点了点头。

    “你先忙你的,我没事儿的!”

    封迟应了一声,“桌上有电脑,你要是待的实在无聊,就上网逛一逛!”

    “好!”

    。

    封迟离开后,刚出房间,就拿出手机,拨了霍霆琛的手机号过去。

    待电话被接通。

    “被你操--蛋的老丈人找麻烦,你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这会儿正难受呢,还不赶紧过来安慰安慰!”

    “……”

    。

    简溪越想心里越是委屈。

    自己在洛城生活的好好的,被简建威接来帝都后,过上那种苦不堪言的生活,竟然还被简建威说成自己不知道感恩。

    就没有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人!

    不想再想简建威和简家一众恶心的人,她从封迟的书架上,找了一本《药理学》的书来看,试图弱化自己烦躁的思绪。

    。

    霍霆琛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过来医院这边。

    从封迟的口中,他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

    推开休息室的门,入眼,他看到沙发上蜷缩着的小身体。

    简溪把之前的事情回想了一遍,待那些黑暗、不公平的一切串联起来,眼眶微湿,最后人躺在沙发里,不知不觉就睡找了。

    穿着医院病服的简溪,青丝披散,歪头靠在沙发靠背上。

    病服领口松散,可见大片凝脂般滑腻的肌肤,似雪莹润。

    两个小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药理学》书,没有穿鞋子,可见她藕白的脚踝,和小巧的脚趾。

    霍霆琛迈步走了过去,看到简溪的脸上,有淡淡的泪痕,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被他捕捉上。

    探着身,他抬手拨了拨她垂在额前的发丝,可见那一块洁白的纱布。

    再站起身,他四下找了一圈。

    瞧见一隅那里有薄毯,他走过去,取了过来。

    走回沙发这边时,见简溪拿着书,书页翻到148页,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据他所知,这个小丫头从高中开始到现在都是学文科,哪里会懂理科这些深奥的东西。

    伸出手,他试图把她手里抱着的书拿出来,不想自己抽了几下也没有抽出来,索性,他也就没有再继续坚持。

    任由简溪抱着书,他散开薄毯,往她身上盖去。

    不曾伺候过人,霍霆琛自认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不想还是把简溪给弄醒了。

    迷迷瞪瞪的睁开眼,感觉惺忪的眼里出现霍霆琛的脸,她有些不确信。

    又眨动了几下,待确定出现的男人就是霍霆琛,她有一瞬的怔愣。

    霍霆琛见简溪醒了,轻蹙剑眉。

    “把你吵醒了?”

    简溪下意识的回答,“……没!”

    待思绪正常,她问:“你怎么过来了?”

    看了眼时间,见不是下班时间,她越发这个男人的出现出乎意料。

    “你没有工作了吗?”

    霍霆琛淡淡应声,“嗯!”

    “还要不要再睡会?”

    把她手里的书拿过去,见简溪的目光寻着自己拿书的手看过去,笑问:“你能看懂吗?”

    简溪轻撇嘴角。

    “除了那些分子式,这些英文单词和汉字,我有什么看不懂的!”

    对于自己的英文水平,她自认为还是可以的,不是太生僻的专业名词,多数单词,她都能认的。

    霍霆琛依旧笑,很温润。

    而后问:“再睡会?”

    目光瞥到霍霆琛手里的薄毯,简溪顺着他形态极好的手指往上看去。

    视线定格在男人冷惑的脸上,她问:“你是不是知道我爸找我的事儿了?”

    她虽然谈不上冰雪聪明、蕙质兰心,但至少能看出来他的出现,不是意外。

    霍霆琛没有否认,只是黑眸低沉,很平静的回望简溪。

    见霍霆琛的眼神已经给了自己回答,她翻白眼、犯嘀咕。

    “真应该让封迟拿手术缝合线把他自己的嘴封了!”

    “昨天还和我说,让我好好谢谢他,今天就变卦了?”

    霍霆琛质问简溪,声线很迷人,而且说话时,他抬手轻撩起简溪的一缕头发在指尖轻转。

    被男人用这样的姿态询问,简溪耳朵有些热。

    “我是觉得他没有把你叫来的必要!”

    霍氏的工作量有多重,她虽然没有亲自经历,却也听外人说起过。

    “所以你打算一个人生闷气?”

    “我没有!”

    简溪心虚的否认。

    她不想承认自己在意简家人对自己做的一切,自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情绪受他们影响而牵动。

    “都写你脸上了!”

    简溪还没有清楚霍霆琛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感觉微凉的指,触碰到了自己的小脸。

    ————

    5000字,加更1000字,感谢努比224、christinlchung、108484962、米朵MIMI几位宝贝的红包打赏,也感谢大家月票,推荐票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