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6章:家里有个磨人的小东西
    霍霆琛把简溪耳根泛红的样子全部看在眼里,嘴角勾出一抹笑。

    简溪浑身发软的感觉还在,后背贴着墙壁的她,不敢去看男人幽邃的眼睛。

    稍稍平复了呼吸,她语气又怯又急。

    “你该去上班了,一会儿该迟到了!”

    试图去弱化关于昨天晚上被他撞见自己散开领口一事儿,只是她清楚,作为大老板,别说是上班迟到,就算是不去,也没有人能说出来一个“不”字。

    霍霆琛低首,打量简溪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在他印象里,这个小丫头一向目中无人,不想被亲了以后,就和受了惊的鹌鹑似的

    抬手,他故意捣乱她头发似的,揉了揉。

    “记得吃消炎药。”

    听男人好听的嗓音,简溪没有回答,依旧缩着小脖子,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待男人抽手离开,她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长出了一口气。

    “把领带给我拿来!”

    听霍霆琛说,简溪才注意到刚刚接口勿时,掉在自己脚边的领带。

    克制住刚刚心跳极快的异样,她蹲下身子,去捡领带。

    待把领带攥在手里,才发觉自己刚刚和霍霆琛较劲儿时,把领带都扯皱了。

    重新把领带递上去的时候,有些尴尬。

    “领带都被我扯皱了!”

    霍霆琛扫了一眼简溪递过来的领带,再收回目光时,将手抄袋,神情寡淡。

    “你等下没事儿的时候,把领带熨了!”

    简溪:“……”

    有些没听懂霍霆琛的话是什么,她细眉轻蹙,诧异的看他。

    霍霆琛回望简溪,眼皮轻动。

    “不许找人帮忙,自己熨!”

    “……”

    。

    反应过来霍霆琛的话是什么意思,简溪忍不住腹诽。

    自己过来他这边是养伤,还是给他做老妈子啊?

    竟然连熨领带这种事都找自己!

    不过简溪生气归生气,等李阿姨过来主屋的时候,还是问了她挂烫机在哪里。

    简溪熨完领带的时候,回客房看书。

    香樟园这处别墅设计构图综合考虑了很多因素,除了房间构架、内置卫浴间、采光等问题,还有在阳台处增设榻榻米,很适合工作之余的人,在这边看看书,喝下午茶。

    阳光到上午十点以后变烈,简溪见阳台处不适合看书,就折回室内。

    中午的时候,李阿姨上楼叫简溪下去吃午餐。

    知道简溪伤了头的关系,李阿姨完全按照霍霆琛的要求,给简溪做三餐。

    简溪在吃午餐,李阿姨忙着收拾厨房,隔着一段距离,边干活,边和简溪闲聊起来。

    “简小姐,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二少带异性过来这边,更是出乎意料的看到二少这么关心一个人。”

    简溪听了这话,面露不自然,拿筷子的小手微顿。

    李阿姨倒没有注意到简溪的小动作,依旧自顾自的说:“我在这个家里工作快十年了,之前一直在老宅那边工作,后来二少从国外回来,我就过来这边做家政。”

    简溪知道霍霆琛在霍家排老--二,却并不是很清楚霍家的情况,除了从封迟他们几个人嘴里听出一星半点儿信息之外,其他的事情,并不清楚。

    “他……还有一个哥哥?”

    李阿姨点了点头。

    “嗯,在部队,大少从参军到现在,在部队已经快二十个年头了,平日里不怎么回来。”

    说到霍晋骁,李阿姨忍不住话多起来。

    知道简溪和霍霆琛关系非比寻常,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其实霍先生和夫人因为大少早些年驻扎部队、不经常回来被绿的事儿操了不少的心,之前他们两个人倒也没怎么上火着急,除了大少奶奶从霍家净身出户那会儿在圈子里没有面子之外,久而久之也就那么样儿了,和大少奶奶离婚后,夫人没少给大少找交往的对象,但大少兴致不高,一心都在部队,所以大少的事儿,从离婚以后,就一直耽搁着,然后夫人见大少那边没什么戏,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就又催促二少开始找对象!”

    “这不,二少要是有些日子没有回老宅,平时搭不上话,两个人就开始变了法儿的开始找事儿,我记得前段时间,好像夫人说霍先生突发心脏病,硬是把办公的二少请去了医院,二少到医院后,看到自己的父亲,没有病不说,还被说教了一顿,让他赶紧找对象!”

    简溪很安静的听李阿姨在那儿侃侃奇谈,对霍霆琛父母亲的行为除了忍俊不禁之外,倒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当李阿姨说到霍霆琛父亲哐他突发心脏病住院,和她当时去医院见窦秋梅那天情况相同,不禁挑了挑眉。

    难道说是自己误会他了?霍霆琛那天会出现在医院,并不是去探望窦秋梅,而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

    回想了一下,隐约记得自己那天好像看到封迟和霍霆琛之间有过谈话……

    确定是自己那次误会了霍霆琛,简溪拿着筷子的小手紧了紧,。

    因为那天的事儿,她可是和他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

    一时间,一种扼腕的感觉席卷而来,让简溪有挠头的冲动。

    “之前啊,霍夫人没少给二少找对象,有几次被逼无奈,二少只得去相亲,可结果呢,女方那边什么挑的都没有,但倒是二少这边,有毛病的地方层出不穷,我记得二少有一次回绝霍夫人说女方不行的原因,是耳朵太大,说什么耳朵大的女人招风,打算让他像大少一样被绿吗?当时霍夫人听了都懵了!”

    “……”

    “不过我清楚啊,二少这就是不想和这些女人交往,所以才说这些话搪塞的!还有那些向二少示好不成,就把注意打到霍夫人身上的女人。”

    说着,李阿姨不胜枚举,把她知道的事儿,一箩筐都说给简溪听。

    当李阿姨说到简淼的时候,简溪眼底有了很强烈的情绪浮动。

    关于霍霆琛的事儿,她颇意外的同时,眼底起了一层极浅的涟漪,但远不如说到简淼时来得剧烈。

    听李阿姨这么说,简溪能很真切的感受到简淼对霍霆琛的喜欢。

    不光光对霍霆琛示好,连他母亲那边都不放过。

    她知道简淼是个秀外慧中,把事情都处理妥帖的人,但是为了一个男人,连她高傲的身段都放下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还真就是她的弱点,也可以叫致命点。

    越发能理解为什么自己和霍霆琛走近,她就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甚至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嗳,说了这么说,其实我还真就想知道二少以后能娶什么样的姑娘过门!”

    说着,李阿姨拿话问简溪。

    “对了,简小姐,你有没有男朋友呢啊?”

    简溪被问得尴尬,尤其她刚刚在想其他的事儿,冷不丁被李阿姨一问,思绪不在正轨上。

    但很快,她就敛住飞脱的思绪。

    “没有呢,我还没有男朋友!”

    “那真是可惜了,简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喜欢你的男孩子应该很多才是啊!”

    简溪笑了笑。

    “不过没谈恋爱也好,依照简小姐的漂亮,以后一定能找个和二少一样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男人做伴侣!”

    “……”

    李阿姨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如果简溪再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出来,那真就是自己在故弄玄虚。

    其实从李阿姨开口说霍霆琛的事儿,她隐约就嗅出来点猫腻,不过是她不想多想罢了。

    。

    吃过午饭,简溪回到楼上,继续过她在别人看来单一枯燥的生活。

    秋日的帝都,虽然温度降了下来,但太阳依旧烈。

    简溪窝在阳台边,看窗外簌簌飘落的树叶,饭后困意,渐渐袭来。

    眼见眼皮越来越沉,她折回室内,倒在床上,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午觉。

    下午再醒来时,已经四点钟。

    晚饭一般在晚上六点钟,李阿姨担心简溪睡醒后会饿,拿了几样切好的水果和一杯草莓奶昔上楼。

    李阿姨把东西放下后,问她“六点钟吃晚饭行不行?”

    简溪回望李阿姨。

    “等他回来一起吃!”

    “……”

    “他几点钟下班?六点吗?”

    简溪说的“他”是谁,李阿姨清楚的很。

    “不知道二少晚上有没有应酬,就算没有应酬,他也不经常回来这边!”

    简溪低垂的眼帘,睫毛轻动了几下,说了一声“嗷”。

    “要不你等下给二少打个电话,问问他今天回不回来!”

    李阿姨问完简溪,又补充道:“有没有二少手机号?”

    简溪点头说“有!”

    “那你给二少打个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到时候,你告诉我一声!”

    李阿姨直接把打电话给霍霆琛这件事儿丢给简溪,像是生怕她会拒绝,她说完这话,没在简溪房间再继续耽搁,转身出去。

    。

    简溪想叫住李阿姨,但李阿姨已经出门。

    有早上霍霆琛出门之前吻自己一事儿,简溪怎么也做不到坦然给他打电话。

    倒不是说畏惧,也不是说自己打电话给他不好,只是一想到听到他的声音,想到他吻自己的场景,心脏跳的就格外快。

    拿着手机犹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拨了电话过去。

    第一个电话拨过去,对方没有接。

    简溪收回贴在鬓边的手机,有一丝不该有的庆幸。

    寻思自己再打过去第二个电话如果对方还没有接听,她就可以向李阿姨回复消息,说电话没有被接通。

    抱着这一丝侥幸心理,她又拨了霍霆琛的手机号过去。

    只是这一次,她存有的侥幸心理明显不奏效。

    没想到这一次电话会通,简溪略显尴尬。

    气氛有五秒钟无声的僵硬,最后还是霍霆琛先开的腔。

    “怎么不说话?”

    男人磁性声音传来时,简溪的心脏,又一次不受控制,跳动的频率增快。

    “……没!”

    她有些不自然的否认。

    “我就是想问你,你今天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总觉得自己这么问他,怪异的很,她又补充道:“是李阿姨让我问的,然后她考虑做一个人的食量还是两个人的食量!”

    “让她做你一个人的份儿就好,我晚上有应酬,估计不能回去了,就算回去,也很晚了!”

    简溪记得李阿姨刚刚和自己说过霍霆琛不经常回来这边,尤其是他有应酬的时候,如果太晚,就会在就近的公寓住上一晚上。

    “嗷,我知道了!”

    通话又出现几秒的安静状态。

    “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先挂了!”

    “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

    霍霆琛冷不丁的一句话,让简溪准备挂断电话的动作一滞。

    再回答他时,语气有几分娇纵。

    “给你熨领带!”

    听出简溪话音里的不羁,霍霆琛笑了笑。

    “熨了一天?”

    能看出霍霆琛心情似乎不错,还有心情和自己闲扯,简溪“嗯”了一声。

    “你霍二少的一条领带,是普通人三个月的工资钱,我敢懈怠嘛!”

    “听你的语气,怎么嫉富如仇?”

    简溪“嘁”了一声,忍不住腹诽这个男人在自己眼里就是一副资本家的嘴脸。

    “我说的有错吗?说好的让我过来你这边养伤,有人能照顾我的起居,可实际呢,让我熨领带,我是你请来的老妈子吗?”

    霍霆琛嘴角笑意不减。

    俄而,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现在忌口,想吃的都吃不了!”

    霍霆琛没有继续问她,只听她的声音,心情就格外好。

    见有人敲门进来,霍霆琛看了眼来人,说道:“我这边有工作!”

    “嗯,那你忙去吧!”

    临挂断电话之前,霍霆琛不忘嘱咐:“晚饭多吃些,别像昨天似的吃的那么少!”

    简溪忍不住翻白眼嘀咕。

    “管好你自己得了!”

    。

    简溪没有让李阿姨做太多的东西,只是做了很少的一点,足够她一个人吃。

    吃过晚饭,看了近一天的书,挺累的,她简单冲了个澡以后,去楼下客厅看电视。

    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里放着的电视剧,调到综艺台,情绪才稍稍受到感染。

    电视里播放的是最新一期明星真人秀节目。

    简溪虽然没有捧腹大笑,但看这样的综艺节目,心情还是挺不错的。

    不知过了多久,蜷缩在沙发里,抱着个抱枕的她,来了睡意。

    许是之前在医院待那几天的关系,她特别容易犯困,而且那几天睡的都早的关系,和现在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快成了一个思维定式。

    迷迷瞪瞪的睡意来袭,她把手里的抱枕往头下一垫,人就睡了过去。

    。

    霍霆琛应酬再回来的时候,已经临近晚上十一点。

    今天晚上的他没有喝太多的酒,后期还有去会所的节目,但想到家里还有个磨人的小东西,他就交付两个副总去处理。

    进了屋,见客厅的灯亮着,电视里传来广告的声音,他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瞧见躺在沙发里,缩成一团的简溪正恹恹酣睡,走了过去。

    发觉简溪睡觉没有盖东西,身上只是一件单薄的睡衣,忍不住蹙眉。

    不像是夏日,已经十月份下旬的天气,转凉很快。

    站在沙发前,他见酣睡的小女孩,精致的五官映在灯光下,白皙的肌肤,有光泽,吹弹即破;两弯细长浓密的睫毛,在灯光暗影投射下,于眼睑处留下两排扇子般的剪影,固然有些气她不会照顾自己,但还是不自觉的放柔眉眼。

    微微俯下身,他探到简溪跟前,伸手,捏了捏质感极好的小脸。

    简溪睡得不是很踏实,脑海中一再出现很多破碎的梦境。

    感觉到有人在捏自己的脸,她动了动眼睫。

    待朦胧的睡眼里映出男人逆着光的五官,简溪以为自己看错了,忍不住眨动了几下惺忪的眼。

    确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确实是霍霆琛,她用没有睡醒觉的声音,呓语般道:“你回来了啊?不是说有应酬,今天不会回来的吗?”

    说完这话,感觉到有些冷,她把刚刚枕在头下的抱枕抱在怀中。

    看到简溪衤果在睡衣外面的小臂,上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拿手戳她的额头。

    “现在是秋天,睡觉还不知道盖点东西,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简溪抬手抹了抹自己被戳的额头,不情愿的鼓腮。

    “我哪知道看着看着电视就睡着了啊?”

    自己这会儿困意还没有彻底消,她把蜷缩的腿放到拖鞋里,准备回楼上再继续睡。

    见简溪要接着回房间去睡觉,霍霆琛叫住。

    “等会再去睡!”

    不清楚霍霆琛要干什么,简溪发愣的回头看他。

    “你还有事儿?”

    霍霆琛没有说自己是有事儿还是没有事儿,只是把手里的拎袋递给她。

    “给你买了点水果回来!”

    简溪走过去接他手里的拎袋。

    待打开拎袋,看到里面是车厘子的时候,诧异了一下。

    车厘子并不是应季的水果,一般的水果店也不会卖,想来,她错愕又不解。

    霍霆琛见简溪看自己的目光有些难以置信,问她:“不喜欢吃?”

    “不是!”

    简溪否定。

    “我就是没想到,你居然买了车厘子给我!”

    她记得他那会儿有问自己想吃什么,不过她那会儿只当他说了句玩笑话,并没有想过他是真打算买东西给自己。

    “水果店老板说这个新进的,你们女孩子都爱吃,就买了!”

    简溪抬手扶额。

    心想,这是卖不出去吧,才说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毕竟相比较其他水果而言,车厘子在这个时节的价格,是其他应季水果的几倍,乃至十几倍。

    “真就是财大气粗!”

    见简溪翻白眼咕哝这句话,知道她觉得自己买贵了,霍霆琛轻笑了下。

    “本来打算给你买木瓜的,不过看你的情况,应该不需要!”

    “……”

    简溪一愣,旋即,有说不出的尴尬,还有些恼意。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男人,她瞪了他一眼,说了“龌--龊”两个字后,往厨房走。

    。

    这个时节的车厘子并不好吃,可以想象用催熟剂等化学试剂催出来的水果,远不如水果自然生成来得好吃。

    简溪没有都洗,留下一半准备有机会回学校拿给姜素浅吃。

    她记得那个磨人精最喜欢吃车厘子了。

    霍霆琛回楼上冲澡,再下楼时,见简溪手里捧着个小箩筐,一边看午夜剧场的电视剧,一边吃车厘子。

    “不是说困了,准备去睡了,怎么还不去睡?”

    “要不是你买了水果回来,我这会儿早睡了!”

    简溪才不愿意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冲霍霆琛翻了个白眼。

    “时候不早了,差不多就去睡吧!”

    简溪“嗯”了一声,说自己吃完剩下这几个车厘子就去睡。

    “对了,你不是说晚上有应酬,不回来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没怎么!”

    用很简单的三个字,轻描淡写的略过去。

    “你吃药了么?伤口结痂脱落了么?”

    “结痂还没下去呢,里面长肉呢,挺痒的!”

    好几次简溪都有去挠结痂的冲动,不过想到自己会留疤,只得忍下心痒痒的感觉,硬挺着。

    “痒也别碰,头上留疤多难看!”

    简溪心想,她自己都没有觉得会难看,你一个大男人倒是事儿挺多的。

    应付性点了点头,见小箩筐里的车厘子没有了,她从沙发里坐起身。

    “我要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

    说着,简溪拿着小箩筐往厨房走。

    越过霍霆琛的时候,想到点事儿,她顿了一下步子。

    “对了,领带我帮你熨好了,让李阿姨放你房间了!”

    霍霆琛朝简溪看过来,点了点头。

    “早点睡觉吧!”

    “嗯,我马上睡,你先上楼去睡吧!”

    霍霆琛倒没有动,只道:“我看完新闻就睡!”

    。

    简溪安安静静的在香樟园又过了一天。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她接到霍霆琛打来的电话。

    一向有午睡的习惯,接到霍霆琛电话的时候,她还没有睡醒,话音里带着朦胧。

    “在睡觉?”

    “嗯……”

    电话那端有片刻的沉默。

    过了差不多五秒钟,霍霆琛才开腔。

    “五点钟我回香樟园接你,你到时候在家等我!”

    简溪不知道霍霆琛要干什么,含糊不清的问他:“有什么事儿吗?”

    ————

    6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