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7章:成熟男人样样都好!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简溪动了动依旧有些沉的眼皮,问:“那我用不用特意打扮一下?”

    “平时那样就行!”

    “那我知道了!”

    懒洋洋的在床上翻了个身,“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儿,我继续睡了!”

    “嗯,睡吧!”

    挂断电话,简溪扯了扯身上的毛毯,往上拉。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她突然睁开眼,把扔到一旁的手机拿过来。

    手机界面还停留在通讯录界面,盯着那一串手机号,半晌后,存入自己的手机里。

    。

    霍霆琛再回到香樟园的时候,简溪刚穿戴好。

    昨晚睡的晚,以至于她午睡的时间有些长,眼见着到了五点钟,她顾不上吹头发,冲了个澡以后,就开始穿衣服。

    瞧见简溪披散的青丝没有干,蹙眉。

    “怎么不吹头发?”

    “我睡过头了,顾不上吹头发!”

    见简溪捋了几下微潮的发丝,霍霆琛无奈。

    “让你昨晚睡那么晚。”

    边说着,拉简溪边往楼上走。

    简溪见霍霆琛拿着个风筒插电,按了开关后试温度,粉唇微动,略显尴尬。

    “你不是要帮我吹头发吧?”

    霍霆琛侧头看过来,目光幽邃。

    简溪被看的神色更加不自然。

    “……我自己来就行!”

    说着,她向前伸手。

    霍霆琛睨看简溪,把手里的风筒递给她。

    “先把头发吹干,还不急!”

    简溪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

    趁着简溪吹头发的时间,霍霆琛回房间换了身衣服。

    再过来找简溪时,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下摆扎在黑色休闲裤里,外面是一件休闲夹克。

    少了一惯西装革履的稳重内敛,倒多了几分潇洒风流。

    简溪看到霍霆琛那一瞬,忘了拨弄手里的头发,有些发愣看着眼前的男人。

    有一副好身材,果然穿什么都好看。

    一时间除了“衣架子”这个词,她找不到第二个词形容霍霆琛。

    “还没好?”

    听到霍霆琛问,简溪略显尴尬的收回思绪。

    “马上就好了!”

    说着,她关了风筒开关,用手抓了抓蓬松的发丝。

    霍霆琛见简溪收拾的差不多了,道:“我先下楼,你一会直接出去,车在门口!”

    “好!”

    霍霆琛离开后,简溪看着镜子里未着任何脂粉的自己,虽然面容白皙,五官姣好,但总觉得差点什么,思量了一下后,从小方包里拿出唇釉,给自己涂了个珊瑚色的唇。

    待确定自己的样子没有什么瑕疵后,将小方包挎在肩上,而后下楼。

    。

    简溪刚出门,有鸣笛声传来。

    顺着声音看去,她看到了在等自己的轿车。

    没有矫情的选择坐后车座,她绕过车头,走向副驾驶。

    拉开车门坐进去后,她伸手去扣安全带。

    从简溪出门,霍霆琛就注意到她涂了红唇,虽然很淡,但明显把她的肌肤衬的更白。

    黑眸低垂,见简溪低头扣安全带的动作,许是之前见惯了她唇红齿白的样子,难得见她涂红唇,略带新奇的问:“涂口红了?”

    听男人问,简溪脸颊微热。

    点了点头,待坐直身体,她不自然的解释:“我最近气色不太好,就涂了个唇釉亮色!”

    “这个颜色挺适合你!”

    简溪听的脸颊更热,但还是替自己欲盖弥彰。

    “我只是不想给你丢脸,毕竟你霍二少领出去的人,就算不给你长脸,也不能给你丢脸啊!”

    霍霆琛听了这话,轻笑。

    “你不惹事儿,比什么都强!”

    简溪:“……”

    。

    黑色的轿车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道,赶在下班高峰时间,路上拥挤,车子开的并不快。

    过交通岗等红绿灯的时候,简溪见一时半会儿疏散不开交通堵塞,和霍霆琛搭话。

    “其实你这个人有时候挺奇怪的!”

    霍霆琛没大明白简溪的话是什么意思,往她那里看了眼。

    简溪也转头去看他,四目相对时,她红唇轻动。

    “为什么有时候你宁可我误会你,也不想着和我解释呢?”

    “什么?”

    霍霆琛不知道简溪到底想说些什么,略带诧异的看着她。

    简溪抿了抿唇,想到李阿姨昨天和自己说的话,睫毛眨动了几下。

    “上次我在医院看到你,以为你是去看我奶奶那次,其实你不是去看她的,不是吗?”

    听简溪这么说,霍霆琛隐约有了些印象,他记得那次她吃了简建威一耳光。

    “我妈那天给我打电话,说我爸心脏病突发住院。”

    简溪鼓了鼓腮。

    “其实你可以和我说的,我又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和我说了,我就不会那么想你了!”

    霍霆琛笑了笑。

    “就你那会儿对我的态度,我和你说,你会信?”

    被霍霆琛反问,简溪嘟了嘟红唇。

    确实,依照那会儿她没有释怀他要了自己第一次的事情,再加上事情都赶在一起,别说他和自己说自己不见得会信,指不定那会儿上来脾气,会和他闹得更凶。

    “那你就让我一直误会你?”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听霍霆琛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简溪长呼吸了一口气。

    “你就不好奇我之前为什么一直不待见你吗?”

    打从上次在酒店听她迷迷瞪瞪说了自己要了她第一次的事情,所有的不解,在他这里都豁然开朗了!

    不等霍霆琛回答,简溪自言自语起来。

    “你和简淼走的近,和简家关系交好只是一部分原因!其实……”

    就在简溪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霍霆琛的手机,不适时的振动。

    霍霆琛拿过手机接起。

    “我说霍二少啊,你怎么还没来?”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席靳扬。

    “在路上,刚才有事儿耽误了一会儿,这会赶上晚高峰,道上有些堵车!”

    “让你打点提前量,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老曹他们都吵着饿了,说你再不来,就先动筷了!”

    “着什么急,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让他们等着!”

    “行,你霍二少是大爷,你说话谁不敢听啊!那我让老曹他们先喝点茶水,整点茶点什么,这会儿人多,你开车的时候慢点!”

    霍霆琛“嗯”了一声,而后收线。

    再把手机扔到内置台上,前方拥堵的车辆,疏通了一些。

    顺着车流往前开了一些车。

    “刚刚说到哪了?继续!”

    简溪本就难以启齿于说那天晚上的事儿,刚刚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是哪根神经不对劲儿,险些把话说出去。

    好在霍霆琛手机里进来电话,给了她一些重新思考自己话的时间。

    “没有!”

    不打算再谈论之前的问题,就此打住。

    “你好好开车吧!”

    说着,简溪伸手换了一首歌曲。

    播放的歌曲正好是梁静茹的《勇气》。

    熟悉的前奏旋律轻扬,跟着,轻快的女音传来。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

    将车开到会馆的时候,临近六点钟。

    对这里,简溪有印象。

    自己上次找霍霆琛要手串的时候,来的就是这里。

    想到当初的事儿,忍不住问:“我还忘了问你,上次的事儿怎么处理处理了?”

    自己那次险些被三个混混羞辱,最后还是这个男人出手,和那三个人大打出手。

    “没怎么处理,进去了!”

    见霍霆琛不甚在意的样儿,简溪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觉得那三个男人够倒霉,惹了谁不好,非得惹这个黑面修罗,不然哪至于蹲监狱!

    霍霆琛带简溪进包间的时候,老曹正坐在沙发那里无病而呻,旁边有两个金发碧眼的女人不断安抚他,时不时拿点水果什么的喂他。

    见房门打开,几个人的视线齐刷刷往门口那里看去。

    注意到霍霆琛把简溪带来,几个人一愣后,在彼此间,相互传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说这不是我妹妹吗?”

    看到简溪,老曹操着一口流里痞气的声音,嘻嘻哈哈的说到。

    对老曹,简溪有印象,虽然性格豪爽,作风不见得有多正派,但至少不是一个坏人。

    不等她对老曹回以礼貌的微笑,旁边的席靳扬开了腔:“老曹,你没有眼力劲儿是不是?这都跟着咱们霍二少来了,你还叫妹妹啊?”

    明白席靳扬的话是什么意思,老曹拍大腿,爽朗的笑。

    “对,不应该叫妹妹,应该叫弟妹,应该叫弟妹才对啊!”

    简溪听包间里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面露尴尬。

    下意识的,她扯了扯霍霆琛的袖口。

    注意到简溪的动作,霍霆琛垂眸看她。

    只见细眉微蹙的小丫头,用口型对自己说:“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了?”

    霍霆琛知道简溪尴尬,但还是不忘逗她。

    “上次不是还和他们几个人搓麻将,这会儿怎么和缩了脖子的鹌鹑?”

    简溪耳朵热的厉害,用手指甲抠了抠霍霆琛手背上的肉皮,然后用略带警告的口吻说道:“我不管,你别让他们再逗我了,不然我让你好看!”

    见简溪脸上挂着笑,却皮笑肉不笑的对自己说警告的话,霍霆琛一个反手,攥住她的小手。

    “过来吃饭而已,要是不想听他们胡诌,不搭理他们就是!”

    说完这话,他眼底噙出一抹笑。

    然后只听他问:“说说,我要是不管,你打算让我怎么好看?”

    简溪:“……”

    耳根子更加滚烫,憋了好一会儿才道:“不搭理你了呗!”

    。

    老曹早就吵着饿了,待清场后,让侍者传菜。

    包间里除了郁北庭不在之外,封迟和顾骁城也在。

    对简溪一直都没有好感,见坐在霍霆琛身边的简溪,怎么看都不顺气。

    目光看向霍霆琛,他拿话递他:“老霍,你带女人来,怎么没提前说一声?”

    霍霆琛不是看不出顾骁城不待见简溪,他也不恼。

    “又不是不认识,没有提前说一声的必要!”

    顾骁城撇了撇嘴。

    “认识归认识,又不见得熟!”

    老曹嗅出了火药味,“嗳嗳嗳”了几声。

    “我说顾大律师是不是最近律师费拿的少了啊?你要是缺钱,来我家,我供你吃住一个月!”

    顾骁城看出老曹在打圆场,怕把关系弄僵,倒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简溪见顾骁城还是不待见自己,处境尴尬,下意识蜷缩小手,捏紧了掌心。

    察觉到简溪神情不自然,霍霆琛将骨节分明的长指附上她的手背。

    感受到干热的温度,以包容宽厚的姿态握住自己的小手,简溪抬起头去看。

    视线与霍霆琛目光交汇在一起那一瞬,她感觉到了心安的感觉。

    微动嘴角,她冲他扯出一抹极为牵强的笑。

    。

    吃饭途中,封迟和顾骁城去洗手间。

    站在洗手台前,顾骁城忍不住问封迟:“老霍和那丫头现在这算是在一起了?”

    “就算是还没有正式在一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听了这话,顾骁城满心不耻。

    “我就纳闷这老霍是怎么了啊?说句难听的,就上赶子和他示好的女人,哪个不比这个丫头强啊?真就是想不明白他到底看上那丫头哪里好了,现在出门竟然都带在身边!”

    对简溪,封迟印象还算不错。

    “你还真当堂堂霍二少脑子抽掉了啊?简溪哪里好,值不值得对她好,老霍心里有数!你和简溪接触次数不多,就别臆断了!”

    顾骁城不满意封迟的话。

    “我没和你说嘛,那丫头和老郁的侄儿还纠缠不清呢!这是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呢?”

    “简溪和老郁侄儿那事儿,我知道,但是你也知道,那是老郁侄儿一厢情愿的,那丫头可从来没有答应啊!而且我听老郁说,好像他侄儿不追她了。”

    “你可别听老郁说了,他那点破事儿还没整明白呢,哪有精力管他侄儿的事儿?我再重申一遍,我那天可是亲眼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说没有关系,你信吗?谁家正经女孩和其他男人又搂又抱的?”

    这话,封迟听顾骁城说了不下三遍。

    “我知道,而且当时霍二少还在场!”

    “但是我觉得这事儿有误会,你没看老霍现在和简溪关系好的很吗?且不说简溪和老霍走在一起安没安好心,你几时看到老霍因为个女人马首是瞻?前两天简溪受伤住院,老霍晚上应酬完,那丫头都睡了,还去医院看她。就看在老霍现在那么喜欢那丫头的份儿上,咱们做哥们的就得支持!”

    “他是一时鬼迷心窍,等他看清楚那丫头是什么人,指不定什么都搭进去了!”

    “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老霍一个大男人,能搭什么,相反,我倒是担心简溪,老霍那么招女人喜欢,谁知道会不会坑了简溪!那小丫头才二十二岁,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对成熟有魅力,还事业有成的男人,最没有招架能力!”

    “屁!”

    顾骁城觉得自己和封迟越发的谈不下去了。

    “那丫头二十二岁不假,但心智,三十二岁都有!你还真当她是小孩啊,我看你们几个和老霍一样,被那丫头耍的团团转!”

    见顾骁城情绪激动,封迟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老顾,别激动!”

    安抚了顾骁城一会儿,他又说了起来。

    “你就不能想老霍点好啊?之前老霍身边没有女人的时候,哥几个上赶子给他介绍女人,现在他自己找了个伴儿,咱们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而且啊,哥几个都在,你抬什么杠啊?知道情况的知道你是不待见简溪,不知道的以为你故意让老霍下不来台!怎的,以后这朋友不交了啊?”

    听封迟这么说,顾骁城情绪平复了不少。

    他倒真不是想让霍霆琛下不来台,就是不想给简溪面子。

    “我说,老霍的事儿,你就别掺和了,老霍连霍氏那么大的公司都能打理的井井有条,会在一个小丫头面前栽跟头吗?你是小瞧了老霍,还是高估了简溪啊?不过话说回来,对比老霍的事儿,你倒不如替老郁出出主意,我觉得老郁现在都得愁出来白头发了!”

    见封迟把话转移到郁北庭的身上,顾骁城更是烦的冷哼。

    “一对傻b!”

    封迟:“……”

    。

    有了封迟的一席话,顾骁城再回到包间的时候,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较真了,但是也没有对简溪和颜悦色,态度较其他几个人还是有些冷!

    桌上几个男人在喝酒,平日里没有简溪在,几个人说话做事儿倒也不忌讳,但有了简溪在,几个人说话还是有所收敛,就连一向把女人挂在嘴边的老曹,也只是偶尔才说一句玩笑,尺度也不算大。

    身为成年人,简溪倒也没有觉得他们说话有多过火,只是总把她和霍霆琛捆绑在一起来消遣,终归还是拿不出叛逆不羁那一套。

    简溪吃的不多,菜刚上齐,她就放下筷子。

    霍霆琛注意到身旁的简溪吃的不多,可以说,比她第一次过去香樟园吃的还少,问她:“不喜欢吃这些?”

    菜都是老曹他们在他们来之前点的,以为不合简溪胃口,他抬手招呼侍者,准备点些简溪喜欢吃的。

    “没有,我中午吃的太多了,这会儿不饿!”

    她叫住霍霆琛,没有再让他点东西。

    “我出去转转!”

    能看出简溪可能是不适应这种环境,所以才没有什么胃口,毕竟都是一群大老爷们,没有一个同龄女孩陪着她,处境会不自然也是常态。

    “我陪你出去!”

    上一次的事儿对霍霆琛而言谈不上有阴影,但至少想起来会犯膈应。

    见霍霆琛拿起搭在靠背上的夹克,要丢下一群朋友,简溪说“不用了!”

    “我不乱走,就在这里面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霍霆琛不同意,坚持要跟着她。

    席靳扬见霍霆琛要走,也明白是怎么个情况,叫住他。

    “老霍,今天你做东,可不能早早下桌!”

    再去看简溪的时候,道:“你怕狗不?”

    问完这话,席靳扬惊厥自己问了一个多不靠谱的问题。

    自己带来的狗是金毛犬,那种没有攻击性的狗,连小孩都不会怕,何况她一个成年人。

    “我家啤酒还没吃东西,你和这里负责人要点狗粮!”

    简溪没有反应过来席靳扬的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霍霆琛开了腔。

    “啤酒是他养的一条金毛犬,平日里会带来这边!”

    简溪“嗷”了一声,然后道:“那你让侍者带我过去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的,你就在这边和他们聊吧!”

    霍霆琛点了点头,然后招呼侍者带简溪过去。

    。

    简溪见到席靳扬养的金毛犬那一瞬,就喜欢上了这个毛发打理干净、憨头憨脑的小东西。

    啤酒是一只刚满一岁的幼年犬,年纪不算大,但长得很大,脖子上系着一条苏格兰红格的围巾,看到简溪向自己走过来,手里还拿着狗粮,立刻从趴着状态变成坐立状态。

    为了表现自己的憨态可掬,它冲简溪伸着长长的舌头。

    看这么会卖萌的小家伙,简溪心情一下就好了。

    用手摸了摸它脑门,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给你起了啤酒这个名儿呢?”

    金毛犬听不懂简溪的话,但是听到“啤酒”两个字,还是友好的向简溪伸出自己的一个前肢。

    简溪接过啤酒递过来的爪子,感受沉甸甸的爪子在自己小手里乱扑腾,兴奋的像是个小孩子,简溪笑。

    都说金毛犬是个很聪明的犬科物种,这话确实不假,它就像是能听出你的话似的,不断对你示好。

    拿了狗粮给啤酒,简溪坐在一旁的长木椅上,拿出手机拍它吃东西的样子。

    自顾自和啤酒相处了好一段时间,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是跟霍霆琛过来的。

    吃了狗粮后,吃饱的啤酒,憨憨笨笨的爬上长木椅,将前肢搭在简溪的腿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着。

    看这么会享受的金毛犬,简溪摸它油亮的毛发。

    “就你这么会享受,以后懒得连路都不肯走了!”

    像是听懂了简溪的话,啤酒拿前肢抓了抓她的腿,抗议她对自己这个不满意的评价。

    ————

    6000字,嗯……这条金毛犬的出现,会是一个神助攻~看在秦烟这么勤奋更新的份儿上,小主们是不是应该丢来一些月票?嗯哼~你们要是不投票,我就死皮赖脸的打滚卖萌求票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