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8章:真就应该有个女人好好管管你了
    被啤酒的动作逗笑了,简溪嘴角是更加明媚的笑意。

    那手指戳了戳啤酒的脑门。

    “脾气还不小,你就不应该叫啤酒,叫小懒球还差不多!”

    “你还真就容易应付,和条狗都能玩的这么高兴!”

    忽的,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音。

    简溪回头,看到身后出现的男人是霍霆琛。

    男人没穿夹克,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休闲裤,指间夹着烟,身型高大挺拔,透着矜贵之气。

    “你怎么过来了?吃完了吗?”

    霍霆琛用没有夹烟那只手,抚了抚啤酒的长毛,道:“看你一直没回来,以为你出去乱逛了!”

    再去看简溪的时候,眼底噙着淡淡的笑意。

    “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应付啊?”

    对视他迷人的五官,简溪耳根微热。

    “我本来也不是矫情的人啊!”

    霍霆琛没有再接话,只是轻笑。

    抚了几下啤酒的毛发。

    “很喜欢这条金毛犬?”

    简溪点了点头。

    “啤酒很乖,而且很有灵性!”

    似乎听懂了简溪在夸它,啤酒示好性的去舔简溪的手。

    知道席靳扬平日里打理他的“狗儿子”花了不少钱,简溪倒也不担心啤酒不干净、不卫生,会把细菌带给自己,任由小家伙舔着自己的小手,她嘴角是温婉的笑意。

    看眼前一人一狗格外和谐美好的画面,霍霆琛一时间竟然移不开眼,尤其是简溪半侧的脸,五官精致,线条优美,如一幅素描的铅笔画。

    简溪再去看霍霆琛,见他只是静静地注视自己和啤酒,问他:“是要回去了吗?”

    霍霆琛淡淡“嗯”了一声,“封迟明天上午有手术,不能玩太晚!”

    今天晚上的聚会,本来也是他临时决定的。

    “嗷!”

    简溪应了声,放下啤酒,正准备和小家伙道别,只见啤酒突然支起前肢,往她怀中搭去,很明显是不舍简溪的表现。

    见啤酒缠着自己,简溪倒也有些难为情。

    许是没有料到这个小家伙这么重感情,她也越发的不舍起来。

    霍霆琛见啤酒缠着简溪,眉梢微动。

    简溪将目光看向霍霆琛的时候,略显无奈。

    “你把你朋友叫来吧!这个小懒球缠着我!”

    霍霆琛倒也没有说些什么,眉波微动后,抬脚,往来时的路折回。

    过了有一会儿,只听走廊传来席靳扬的声音。

    “什么?让我把我狗儿子借你玩几天?那可不行,这狗是我命根子,你要可怜我一个没有女人的单身狗,就只有我这个狗儿子陪我作伴了!”

    不知道又交涉了些什么,只听席靳扬爆粗口的声音扬起。

    “挖槽,一条狗,你也要和我抢,你特么还能不能行?”

    听不清楚双方又说了些什么,最后席靳扬妥协下来。

    “那就借你几天,但是我告诉你啊,这狗我不给你啊!你得把我狗儿子照顾好了,你要是敢把我家狗祖宗弄病了还是怎样,我和你拼老命!”

    。

    霍霆琛再回来的时候,把简溪的小拎包和外衣一并带了过来。

    “走吧!”

    “可是这狗……”

    简溪略显无奈的看着扒着自己脚边的金毛犬。

    她知道金毛犬很聪明,相比较其他类犬,简直就是犬类的“大暖男”,但是这啤酒,未免也太粘人了吧?

    霍霆琛扫了一眼赖着简溪的金毛犬,对视简溪,说道:“一起带回去!”

    简溪:“……”

    。

    简溪完全处于发懵状态,看着委屈样儿的席靳扬,不知道是谁给了他气受。

    霍霆琛打了电话给香樟园那边,让李阿姨找家里的司机师傅准备个狗窝。

    待收线,对哥几个说了句“走了”以后,带着简溪驱车离开。

    霍霆琛的车驶离,见尾灯在夜幕间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完全融入黑夜里。

    还没有从自己“狗儿子”被霍霆琛借走的委屈中回过味儿来,席靳扬急头白脸的踢了脚路边的花坛。

    “老顾说的话还真就没有错,他霍二少真就是要把那个简溪惯上天了,连条狗,也特么和我抢!”

    。

    回到香樟园,霍霆琛让家里的人把啤酒安顿后,而后进门。

    简溪跟在霍霆琛的身后,想着他今天喝了酒,在车上就不止一次说他喝酒了,不应该开车,但是霍霆琛根本不听,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不碍事!”

    进门,她又一次强调。

    “让李阿姨给你煮点醒酒茶吧,不然你明天早上起来该头疼了!”

    许是习惯了这种状态,霍霆琛伸手解了解领口的纽扣,一边去冰箱里拿水,一边说“没有事!”

    看霍霆琛不听劝的样儿,简溪嫌弃的翻白眼,忍不住说道:“真就应该有个女人好好管你了!”

    听到简溪的话,霍霆琛微顿喝水的动作,侧头看她。

    收到男人递过来的目光,简溪依旧拿架子说他。

    “看什么看?拿你自己身体开玩笑,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说完这话,简溪也不管霍霆琛怎么看自己,转身往玄关走,出门去找李阿姨。

    。

    李阿姨知道简溪让自己给霍霆琛煮醒酒茶,她没有拒绝,用最麻利的速度,煮了醒酒茶。

    霍霆琛已经回到楼上,简溪站在李阿姨身后的位置,很安静的看她调控火候煮醒酒茶。

    “之前二少应酬回来,我也有给他煮醒酒茶,不过二少这个人脾气有些怪,每次都是原封未动,后来干脆告诉我不用煮了,我也就没有再煮!”

    简溪听了这话,微微蹙眉。

    从她认识这个男人那天起,他好像就有忙不完的应酬。

    视线往楼梯口那里轻瞥了一眼。

    再收回目光时,对李阿姨中肯说道:“李阿姨,以后他应酬回来这边,耽误您休息一会儿,劳烦您不管他同意与否都给他煮醒酒茶,不然他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会头疼!”

    难得见简溪这么有心,李阿姨知道简溪的好意,但想到霍霆琛那边,还是有些无奈。

    “我晚点休息倒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也是好意,只是简小姐,二少那边……你也知道他的脾气!”

    “没关系!”

    简溪冲李阿姨笑了笑。

    “我去和他说,不过就是要耽误您休息时间了!”

    李阿姨笑了笑。

    “谈不上耽误我休息,你也是为了二少好!”

    。

    李阿姨煮好了醒酒茶,简溪去楼上找霍霆琛下来。

    有了之前一次撞见他换衣服的前车之鉴,简溪这次敲了门。

    听到门内的人说“进来”两个字,简溪才推门进去。

    霍霆琛刚冲完澡,身上穿着蓝色的浴袍,头发微湿,毛巾被他扔到内饰沙发上。

    简溪见电视里放着财经新闻,把视线落在靠在床头的男人的身上。

    “你看完新闻,下楼来喝醒酒茶!”

    闻声,霍霆琛把目光看了过去。

    “你看我做什么?你要是不下来,我就把醒酒茶给你端上来!”

    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因为这件小事儿和他较劲儿。

    霍霆琛盯着简溪看,半晌后,用略有些低哑的声音问道:“你做的?”

    “不是!”

    简溪否了他的质问。

    “我不会煮醒酒茶,找李阿姨过来煮的!”

    霍霆琛没有说什么,再收回目光的时候,把电视按了待机键,跟着下床。

    本以为他会和自己死扛到底,难得见这个男人这么配合自己,简溪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霍霆琛身高腿长的关系,步子迈的很大,两步后,就与简溪站在并排的位置。

    简溪看了眼自己身旁的男人,望着他垂着头发的额,有几分野性的不羁,红唇动了动。

    “我已经和李阿姨说好了,以后你再应酬回来,就让她给你煮醒酒茶!”

    “……”

    “我不管你配合还是不配合,我是为了你好,你觉得你这个年纪做什么事儿都可以不顾及,但你得对你自己负责,你还没娶妻生子,喝酒伤肝,你长此以往下去,对肠胃有伤害!”

    听小自己十岁的一个小丫头说教自己,霍霆琛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小丫头可是习惯性熬夜。

    见自己嘟嘟囔囔,鸡婆的说了一箩筐的话,霍霆琛也不给自己一个回应,语气有几分不悦问他:“我和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

    “听了!”

    “那你记住了么?”

    霍霆琛目光看过去,见眼前的小丫头和自己较真,半晌后,把头落在她披散青丝的头顶,揉了揉。

    “不是说为了我好么?我应该不记住吗?”

    “……”

    听霍霆琛用洗浴过后显得格外磁性的嗓音反问自己,简溪耳根子莫名红热。

    一再捋顺自己忐忑的心绪,她故作淡定的回了话。

    “这还差不多!”

    。

    霍霆琛把啤酒请来家里,是为了给简溪作伴。

    他平日里有工作,怕她在这么大的别墅里待着无聊,也担心她和李阿姨交流起来有代沟。

    难得见她和一条金毛犬能玩的这么开怀,索性,也不管席靳扬有多不情不愿,直接厚着脸皮和他借狗!

    给啤酒在外面给它安置了一个小窝。

    霍霆琛到楼下喝醒酒茶的时候,把席靳扬的“狗儿子”请了进来。

    在席靳扬那里,他拿这条狗当祖宗供着,他自然不能怠慢。

    简溪窝在客厅的地毯上逗啤酒玩,那样子,俨然她才是啤酒的主人。

    霍霆琛放下茶杯后,踱步走到客厅。

    简溪正拿着个鱼干逗啤酒,感觉到头顶落下一道人影,抬头去看。

    见霍霆琛出现在自己跟前,问他:“喝完了?”

    霍霆琛眼皮微动,跟着,半曲下身子,去摸啤酒的毛发。

    “要不,你去检查看看合不合格?”

    简溪没理他,明明都已经喝完了,还非得说话气自己,冲他翻了个白眼,继续和啤酒玩!

    见简溪从回来连澡都顾不上洗,陪着这条狗玩,霍霆琛道:“你要是喜欢这条狗,我就和老席讨个人情,要来送你!”

    “算了吧!”

    简溪后知后觉才知道席靳扬会那么委屈,完全是因为霍霆琛把狗借来给自己作伴。

    想到席靳扬那怨怼的眼神,咕哝着:“他这狗儿子是他的心肝一样,你还是别从他身上挖肉了吧!”

    霍霆琛听简溪的比喻,笑了笑。

    “今天没买太多狗粮,明天你问问李阿姨附近哪里有宠物店,找空闲时间,买些狗粮回来!”

    简溪点头,说了声“好!”

    。

    见时间不早了,霍霆琛催促简溪去洗澡睡觉。

    “我先把啤酒送回外面的小窝后再去洗澡!”

    说着,她拉着脖子上套着一个橡皮圈的啤酒往玄关那里走。

    只是刚开门,发现外面飘起了秋雨。

    雨丝不算大,但在这样的秋季,有说不出的寒凉之气,迎面拂过。

    霍霆琛见简溪没有出门,略显犹豫的杵在门口,问她“怎么了?”

    “外面下雨了!”

    霍霆琛走去玄关那里,见外面确实飘起了雨丝,而且等晕黄色的路灯灯光下,雨丝较刚刚更加绵密。

    再去看自己身边的一人一狗,抿了抿唇。

    “让狗留屋里吧,你不是说这狗很听话么,应该没什么事儿!”

    简溪想说那这狗要是拉臭臭怎么办?这屋子里,可没有让它方便的地方。

    看出简溪有所忌讳,霍霆琛道:“把它放一楼洗手间!”

    简溪觉得把啤酒放在洗手间还是不妥,它要是闹腾,第二天还得让李阿姨收拾。

    想了想,她道:“我把啤酒带去我房间吧!我记得客房那里有多余的床单,我给它临时搭个睡觉的地方吧!”

    霍霆琛倒是没有异议,反正接下来几天,她们一人一狗还得交流。

    。

    简溪把啤酒带去了自己的房间里,在这之前让霍霆琛给席靳扬打了个电话,问啤酒半夜有没有闹腾的习惯。

    被告知这狗一向老实,一觉到天亮,不会起夜,她才放下心。

    在阳台那里做了个简易的窝。

    为了避免项圈太紧,啤酒会难受,简溪把它绑在椅脚上的时候,没系太紧。

    待确定一切稳妥以后,简溪脱下身上的衣物,叠好放在椅子上以后,才进浴室。

    。

    准备休息的霍霆琛,听到一阵烦躁的挠门声,搅得人心里突突冒火。

    不清楚什么情况,他走到门口开门。

    房门打开,看到门口的一幕,面露诧异。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