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19章:突然把她抱住
    啤酒吐着长长的舌头,憨憨的蹲坐在门口,跟前,是一个白色的内--衣。

    霍霆琛反应过来啤酒把简溪的内衣叼过来,有些哭笑不得。

    正准备伸手去摸它脑门,啤酒突然站起来,然后转身,往简溪的房间折回。

    再回来的时候,把的衣服又叼来。

    如此反复了三四次这样的动作,最后,简溪今天穿的衣裤,都被它叼到霍霆琛的门口。

    霍霆琛看啤酒的动作,起初还觉得有意思,但渐渐转变成了无可奈何,最后直接蹙眉。

    待确定简溪的衣裤都被自己叼来,啤酒摇晃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邀功似的翘起前肢,往霍霆琛的腿上扑腾,伸舌头的样儿,有说不出的呆萌。

    霍霆琛伸手接过它递过来的前肢,剑眉深锁。

    “你这是帮我,还是准备栽赃嫁祸我,嗯?”

    不知道啤酒是听懂了霍霆琛的话,还是没听懂他的话,黏了霍霆琛一会儿后,收回前肢,摇摇晃晃又回到简溪的房间。

    霍霆琛看着离开的金毛犬,无奈的笑了。

    再垂眸看地上的衣物,那件白色的内--衣,在一小堆衣物里格外显眼。

    。

    简溪从卫浴间出来,目光落在阳台处,看到趴伏在地上的啤酒,听到声音往自己这里看来,样子格外乖巧,嘴角漾着温婉的笑意。

    去会所之前洗了头发,她这会儿没有洗头发,但鬓角沾了水,微湿。

    用干毛巾擦拭了几下被打湿的发丝。

    待擦完头发后,她准备拿着毛巾,还有今天换洗下来的内--衣裤去洗。

    只是去拿换下来的内衣的时候,整个人傻了眼。

    原本被自己叠放在太妃椅里的衣裤都不见了。

    目光四下扫了一圈,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没有看到自己换下来的衣裤。

    她明明记得自己去卫浴间之前,把衣服叠整齐放在椅子上的,怎么凭空消失了?

    意识到可能是啤酒的杰作,她把目光倏地一下看向趴在地上的小家伙。

    正看着简溪的啤酒,见简溪突然把打量的目光看向自己,它像是有所感应似的,把看她的目光,直接转向别处。

    简溪:“……”

    简溪一愣,她知道这个狗有灵性,但没有想到,它不止有灵性不算,简直就是狗精!

    自己看它,它还知道心虚的转过头。

    没有之前对啤酒时的好态度,她拿手指戳了戳它的脑门。

    “衣服呢?你给我弄哪里去了?”

    许是被简溪戳疼了额头,小家伙抬起前肢,去拦那只手,那样子好像在说:有话好好说嘛,别动手动脚的!

    “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信不信我明天饿着你?”

    啤酒一听这话,赶紧学乖。

    但还是没有告诉她衣服去哪里的意思。

    支起前肢,它往简溪的身子上蹭,那样子带着很明显的讨好。

    简溪被啤酒缠着,无奈的扶额。

    注意到原本系着它脖子的细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明眸睁大。

    再去看门口,见门支开了一道缝,她太阳穴处神经,突突的跳着。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霍霆琛这哪里是给自己找了个伴儿陪自己,分明是给自己请了个淘气包回来!

    拿开啤酒和自己示好的前肢,她瞪了它一眼。

    “等我回来和你算账!”

    说完这话,简溪趿着拖鞋出门。

    。

    没有在二楼能看到的地方找到自己的衣裤,简溪又去一楼找。

    只是在一楼,她也没有找到自己的衣裤。

    按理说,这狗要是贪玩,应该把衣服弄的哪里都是。

    但是很明显,这啤酒并没有把衣服弄的哪里都是,等同于说,它把自己的衣裤叼走,可能并不是贪玩的缘故!

    略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简溪双手叉腰站在一楼客厅,一时间想不到这狗把自己的衣裤弄去了哪里!

    再折回楼上,简溪边走边在想啤酒把自己衣裤叼去哪里。

    路过霍霆琛的房间时,她几乎是下意识看向紧闭的房门。

    而后自言自语道:“该不是叼来他的房间了吧?”

    有心去问霍霆琛那里有没有啤酒叼过去的衣裤,但思量了一下,还是否决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就算是啤酒把东西叼去他房间,他也不至于神经大条的给它开门吧?

    正准备回自己房间再盘问啤酒一番,目光不经意间一瞥,注意到霍霆琛房间原木色的木门上,隐约有几道不清晰的爪痕。

    出于本能,她探着身子去看。

    注意到那几道爪痕,确实是犬科物种挠门才会留下的痕迹,她想也不想,直接敲门。

    霍霆琛开门倒是痛快,甚至可以说,一早他就有料到简溪会来找自己。

    房门被打开,简溪丝毫不客气,问:“我的衣裤是不是在你的房间里?”

    不等霍霆琛回答,简溪直接越过站在门边的男人,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上次误闯霍霆琛房间的时候,她并没有细致打量他房间的布局,这次为了找自己衣裤的关系,她大致扫了一眼。

    内置谈不上奢华,但充满了男性阳刚的气息,冷色调的布局,摆饰也很简单,尽显本属于这个男人冷硬内敛之气。

    注意到沙发上扔着自己的衣裤,她走过去。

    拿起自己衣裤挽在怀里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夹在里面的白色内衣,一个不留神儿,掉在了地毯上。

    目光往脚下看去,看见那件内衣,还出现在单身男人的房间里,她耳朵“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正准备蹲下身去捡起那件内衣,忽的,一只骨节分明,骨态极好的长指先自己一步伸了过来。

    跟着,将地毯上的那件内--衣捡起。

    简溪这件内衣,是周围绣着蕾--丝花边的半罩--杯的白色内--衣款式,面料柔软轻薄。

    本就尴尬于在男人的房间里找到自己的衣裤,这会儿被男人好看的手指拿着属于自己的东西,更是尴尬的厉害。

    近乎机械性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内衣,然后连眼睛看都不敢看霍霆琛一下,隐忍极快跳动的心跳,给自己辩解。

    “系啤酒的链子开了,应该是它把我东西叼来这边的!”

    霍霆琛倒也没有发表什么,很轻描淡写的说:“是它叼过来的!”

    简溪抬头去看霍霆琛,忍不住在心里说:“既然你知道还给它开门,脑子抽掉了吧!”

    梳理了一下情绪,她轻动睫毛。

    “那我先回去了!”

    霍霆琛淡淡颌首,态度和平时差不多,没有因为自己这么晚闯他房间,有任何不待见自己的地方!

    简溪出门的时候,霍霆琛单手撑在门边,从她身后问:“那狗要是再不乖,你就把它扔外面去!”

    简溪鼓了鼓腮。

    “还是算了吧,要是你朋友知道我这么虐他的狗儿子,还不得和我拼命啊!”

    霍霆琛轻笑了下。

    “那你就任由它闹腾你?”

    “我回去后,会把锁链系严实的!”

    霍霆琛没有再就啤酒的问题说些什么,只道:“要是席靳扬那狗儿子还闹,你处理不了,过来找我!”

    简溪还真就不好意思找他,毕竟是自己主动要求说让啤酒待自己的房间。

    不过不想男人的一番好意被自己视而不见,她还是点了头。

    等到简溪再折回房间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场景,整个人都傻了。

    原本整洁的床铺乱成一片。

    被子被扔到地上,枕头里的棉絮漏了出来,床单被抓出来好几道醒目的痕迹。

    啤酒一整晚都没有让她好好休息,简溪所有的好脾气在这一刻全部都爆发了!

    也不管自己大晚上大吵大嚷会不会耽误到李阿姨她们休息,杵在门口的她,冲霍霆琛的房间喊:“霍霆琛,你到底是给我找了个伴儿,还是给我找了个祸害啊?”

    。

    霍霆琛左手撑着把雨伞,右手拿着锁链,往外面走。

    从舒舒服服的内室到外面,啤酒虽然不会像哈士奇那些狗宣泄自己的不满,但种种行为已经表现出来了自己的不高兴。

    “你还真就是不消停?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我给你送回去,你就能消停了?”

    啤酒不吭声,也不像之前那样对霍霆琛示好,它用无声的沉默,抗议着自己的愤懑。

    外面还在飘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外面草坪,积了一些水,在低洼的地方,形成一个又一个小坑。

    再把啤酒放到它小窝的时候,看着虽然裹着件防水服、但还是湿了一些毛发的金毛犬,无奈的翻动眼皮。

    “你不消停,还得让我大半夜不得休息,席靳扬真是惯的你这臭毛病!”

    似乎听明白了霍霆琛的话,啤酒着实不满的抬起前肢,扑腾草坪上面的水坑,把里面的水往霍霆琛伸手溅!

    那样子好像在说:玛德,智障,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

    。

    霍霆琛再折回别墅的时候,身上被啤酒溅了一些水,西裤裤脚湿了,裤子上也有些泥渍。

    简溪没地方睡觉,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个抱枕。

    听到玄关那里有声音,她走了过去。

    本打算问霍霆琛安顿好啤酒了吗?却在看到他脏了西裤、俊脸有些阴沉的样子,诧异的看他,而后蹙眉。

    “……你这怎么弄的?“

    霍霆琛觉得烦,要不是那狗被席靳扬当宝贝对待,他真就想煮了它。

    “没怎么!”

    他本打算把弄脏的西裤脱下,碍于简溪在这,没有去理会自己的西裤。

    正准备回楼上,简溪拿了纸巾过来。

    见男人刚毅线条的脸上也有水,她想也不想的伸手替他去擦。

    擦拭了没几下,她的手腕,突然被男人有力的手,攥了过去。

    男人掌心间干热的温度传来,简溪心弦下意识震颤了一下。

    四目相对,霍霆琛黑眸湛清烁亮。

    睨看简溪过分澄澈干净的乌眸,脑海中闪过的是她去自己房间取衣裤时,尴尬羞赧的样子。

    “晚上去哪里住?”

    听男人用磁厚的嗓音问自己,简溪克制心头异样,道:“客房那边应该还有干净的被子,我在沙发上睡就好!”

    她的房间被啤酒祸害的不成样子,铁定是不能再住了,而其他的客房长期没有人住,等自己打扫完,估计也天亮了!

    霍霆琛微皱剑眉。

    “你去我房间住!”

    简溪:“……”

    简溪一愣,霍霆琛的话太有歧义,神色不自然。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霍霆琛补充道:“我睡沙发!”

    。

    简溪总觉得自己住霍霆琛的房间,让他睡沙发不妥。

    又一次开口说自己说沙发的时候,她人直接被霍霆琛抵在了墙边。

    “和我,一定要这么生份?”

    简溪真就不觉得自己有和霍霆琛生份。

    “你明天还要上班,睡不好,明天上班会有精力?我不同,我这两天什么都不用做,如果睡不好,明天可以补觉,你……”

    “我会没有精力?”

    “……”

    不等简溪把话说完,霍霆琛反问她一句,那话问的似乎有深意,却被他说的云淡风轻,你还不好往歪的地方去想!

    一来二去,简溪说不过霍霆琛,尤其是他总是拿话点自己,最后,她妥协。

    “那我去拿被子,你回房间洗个澡吧!”

    。

    简溪在客厅沙发铺被子,怕霍霆琛睡的不舒坦,她趁霍霆琛去冲澡的时候,把客房的被子,和他房间的被子调换。

    刚把被子铺好,她站起身的瞬间,往后退了一步,身子一下子贴合到一具干热的男性身躯上。

    出于本能,霍霆琛用手扶住简溪的腰。

    动作自然,虚晃一扶,克制而不显突兀,明显不是故意而为之。

    简溪下意识回头,目光与霍霆琛交汇时,看到他凸出的忄生感喉结,莫名口干。

    男人沐浴过后,身上是很好闻的薄荷香,清冽新爽。

    当属于男人的气息窜入自己的感官世界,她出去本能将手附上那只放在自己腰间的手。

    “……我给你铺好被子了!你明天还得上班,早点睡吧!”

    本以为自己把手放在霍霆琛的手背上,他能明白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他非但没有拿开他的手不说,反而把另一只手,也绕上她的腰。

    突然被抱住,简溪眼底流露不自然。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