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1章:男人总憋,会憋出病的
    “没有!”

    简溪淡淡莞尔,“接到您的电话,一时间太高兴,说话没过脑子!”

    外婆倒也没有埋怨简溪,就说你这孩子还是马马虎虎的性格。

    闲聊了几句,老人把话题转到简溪有没有男朋友的事情上。

    上次在帝都遇到郁泽禹,她作为过来人,还是很看好这个年轻人的,不过自己外孙女不喜欢,她倒也不想说些什么左右她的想法儿。

    听自己外婆打电话过来问自己有没有和较好的异性来往,简溪能感觉到自己外婆着急。

    但从另一方面讲,总觉得自己外婆打的这通电话不同寻常。

    她说不清楚不同寻常的地方在哪里,但是让她不得劲儿就是了。

    “没有,大学都要过完了都没有碰到合适的男生,哪里还有机会遇到适合来往的男生啊?而且我心思都在考研的事情上,哪里会有过多的精力牵扯到别的事情上啊!”

    说完搪塞的话,简溪自己都心虚的不行。

    而这份心虚源于什么,她多多少少都清楚一些。

    见简溪这么说,外婆长出一口气。

    “如果有精力,还是交往个男朋友来的好。”

    越发不理解自己外婆怎么在让自己找男朋友的事情上较劲儿,要知道,一般长辈知道自己的孩子要考研或者深造,都会劝她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而不是找交往对象的事情上。

    “外婆,您怎么这么着急让我找男朋友啊?”

    以为简溪是害羞了,老人笑了笑。

    “也不是着急,这不是你姐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她要订婚了,让我过去帝都参加她的订婚典礼嘛,我这看你姐都订婚了,我们家小溪还没有男朋友,就想着让你谈个对象!而且在乡下,和你同年纪的小姑娘都结婚了!”

    简溪:“……”

    简淼要订婚了?

    着实意外这个消息,简溪根本就没有听自己外婆后面的话。

    细眉下意识轻蹙,她茫然的问:“外婆,你是说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要订婚了?”

    “是啊!你不知道吗?”

    简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外婆,毕竟相比较自己外婆而言,生活在帝都的自己,消息应该比她灵通。

    “……我这段时间有实训,没有和家里联系,他们知道我忙,也就没有和我说!”

    外婆倒也没有多想,只当简溪在忙,还没有收到通知。

    “就上次送你回家的那男人,他和小淼一早不就在交往了嘛,听小淼的意思说,两个人准备订婚,然后年后再筹备婚礼!”

    “……”

    上次送自己回家的男人是霍霆琛,所以自己外婆的话的意思是简淼订婚的对象是霍霆琛?

    简溪懵了,她清楚记得霍霆琛昨天有和自己说他对简淼没那个意思的!

    思量了一下,意识到这可能又是简淼玩的花样儿,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

    说来,简淼这么拙劣的伎俩,也就能骗骗自己的外婆吧!

    正准备说点什么,用委婉的语态拆穿简淼的诡计,只听自己外婆又说道:“小溪啊,我就不过去参加订婚宴了,但是你姐姐请我了,我得把礼随到了,等你姐姐订婚的日子定下来,外婆给你打钱过去!”

    老人幽幽叹息了一声。

    “小溪,看着你姐姐都准备成家了,外婆说不着急你的事儿也不现实!不过你姐姐先成家也好,到时候你从她那里得到点经验,不至于等你结婚那天不知道如何是好!”

    “……”

    “说来啊,你姐和她对象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了,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你这个准姐夫,但是他和你姐站在一起啊,还真就是般配!”

    听自己外婆的字字句句,简溪由最初的不甚在意,渐变成脑袋混浆浆的涨疼。

    尤其是“郎才女貌”、“般配”这样的词汇,让她心里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尚且还存有的一丝清明理智让简溪知道,简淼并没有光明正大的授意自己外婆某些事儿,但一定旁敲侧击说了些什么。

    “小溪,外婆不求你能找个大富大贵的人家,对你好、本本分分就好!”

    简溪一直都清楚自己外婆希望自己找什么样的男人!

    沉寂了一下思绪,简溪问:“外婆,您……真的觉得我姐和她男友很般配?”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经过脑子问了这样的一句话,但问完这话,整个人的心弦都绷紧了起来。

    她的小心思,自己外婆可能听不出来,但是她自己很清楚,不过是声东击西想知道自己外婆对霍霆琛有什么样的印象和看法儿!

    “他们门当户对的,确实般配啊!”

    老人的听觉虽然谈不上灵敏,但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儿、什么人没有见过,听自己外孙女问,再联想到上次霍霆琛送她回简家,不难发现这里面的端倪。

    可能事情不如自己想的复杂,但绝对有苗头儿!

    “小溪啊,你和你姐姐不同,虽然外婆也想你嫁的好,但更多的是希望你找个真心待你好的,不想你高攀,现在那些豪门公子哥,哪个不花心?你姐姐有为人处世的能力,她嫁豪门,能应付的来那些繁琐的事儿,但是你不同,你心思单纯,外婆纵然希望你以后过得富足,但更想你过得开心,人活一辈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行!”

    又一次见外婆把她为数不多的人生阅历哲理说给自己听,简溪眨动睫毛看着脚下的草坪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用近乎缥缈的声音回道:“外婆,这些道理我都懂!”

    眼眶莫名变得干涩,她看向别处的目光,隐约闪动泪光。

    不清楚自己用了多少力气,才压下心头钝钝的疼。

    “您放心吧,我很清楚,什么样的男人适合我!”

    。

    霍霆琛晚上下班回家,临时要处理一份合同的关系,到家的时候,近六点半。

    刚将车泊好,啤酒撒欢似的往他身上扑。

    看黏人的金毛犬,霍霆琛伸手摸了摸它的脑门。

    知道简溪没有什么事儿,按理说,应该和这条狗玩的很好,怎么这狗见了自己,还这么黏人?

    “忘了你昨晚做的好事儿了是不是?”

    像是听懂了霍霆琛的话,啤酒用前肢扒拉着男人的袖口。

    任由啤酒黏了自己一会儿后,霍霆琛进门。

    不等他换鞋,听到车熄火的声音,李阿姨赶忙从厨房赶出来。

    “二少,你总算回来了,简小姐她……好像走了!”

    霍霆琛:“……”

    。

    李阿姨下午给简溪送花果茶那会儿,没有在房间里看到她,本以为简溪是在院子里和啤酒玩,就没有多在意。

    但是等到她准备做晚饭,去问简溪想吃什么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

    在家里前前后后找了一圈也没有找简溪的身影,待她回楼上,发现她收拾干净的房间里,原本带来的睡衣和换洗的衣物都不见了,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

    霍霆琛听李阿姨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少了一惯从容寡淡的脸上,是如冰霜般冷铸的阴沉,尤其是菲薄的唇,紧抿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冷冽到没有温度……

    “我中午那会儿还给简小姐做了午饭!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没有简小姐的手机号,二少,你给简小姐打个电话吧!”

    李阿姨急的不行,简溪头上的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她一个姑娘也不知道在哪里,自己一个人,怎么说也不安全。

    霍霆琛神色冷漠,想到简溪不辞而别,刚毅的脸部轮廓,绷得紧紧的,凌厉如刀裁。

    李阿姨见霍霆琛杵在门口那里一直不做出什么回应,也不敢催促。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霆琛才拿出放在西裤兜里的手,推门出去。

    。

    拨了简溪的手机号过去,不过被告知处于暂时无人接通状态。

    接连拨了好几个电话过去,都是同样的回应。

    霍霆琛看着已经自动挂断的电话,脸色更是黑沉。

    不是下班晚高峰,马路上的车流量不如五点钟那时多。

    将油门加大,霍霆琛接连超了好几辆车。

    出于直觉反应,他将车开到传大。

    将车在简溪公寓楼下熄火,他又一次拨了简溪的手机号过去。

    不同于之前被告知暂时无人接通状态,这次直接是处于关机状态。

    霍霆琛心绪烦躁的将手机扔回内置台,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

    看着停在女生公寓楼下的豪车,有不少女生路过时会驻足观望。

    当车窗被降下,袅袅烟雾中,可见男人一张鬼斧神工、如铸刀削的俊脸时,险些要尖叫了。

    不由得羡慕起来会是谁找了这样一个有钱有颜的男朋友!

    一支烟很快就燃尽。

    霍霆琛将烟蒂顺着车窗扔掉,再拿起手机,拨了郁北庭的手机号过去。

    。

    从郁北庭那里要了姜素浅的手机号。

    姜素浅接到霍霆琛打过来的电话,一愣。

    听霍霆琛自报家门,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眼手机号。

    霍霆琛没有时间和姜素浅废话,直接问:“简溪在不在寝室?”

    听男人低沉中透着积威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她收了收飞脱的思绪。

    “你找溪爷啊?她不在寝室啊!她不是回洛城那边了嘛!”

    姜素浅上次问简溪出院后去了哪里,简溪告诉她回了洛城,虽然她不大相信,但偌大的帝都,还真就没有适合她待的地方。

    听姜素浅回答,霍霆琛眯了眯狭长的黑眸。

    “怎么了?你找溪爷什么……嘟嘟嘟……”

    不等姜素浅把话说完,电话里直接传来机械的震动声!

    。

    简溪看到自己手机上显示来自霍霆琛的未接电话,心绪复杂,如理不开的绳线,乱糟糟的一团。

    她盯了手机屏幕良久,自己外婆的话不断在耳边萦绕,最后还是选择将手机关机!

    把手机扔到一旁,简溪躺在床铺里,抓过枕头抱在怀里,她盯着天花板看,脑海中不自觉想到的是自己昨晚和霍霆琛谈话、亲吻的场景。

    当属于男人的一切,在自己脑海中挥散不去,简溪长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

    或许,只有自我麻痹自己,才不至于想到那些不该想的事情……

    隐约有了点睡意的简溪,是被一阵敲门声扰醒的。

    不确定是同租的室友回来了,还是谁来找自己,简溪隐忍心弦在轻颤,趿着拖鞋,轻手轻脚往玄关那里走。

    不敢伸手去看猫眼,更不敢伸手去开门,生怕自己看到门外的人,会让自己好不容易垒砌起来的情感围墙,瞬间粉碎瓦解!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每一下都像是敲在简溪的心上,让她心跳越来越快。

    交叠在身后的小手,抠紧鞋柜的边沿,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手指不断轻颤。

    “简溪!”

    当低沉又传来的男音传来,简溪心脏“咯噔”一下。

    是他,果然是他找来了!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简溪死死咬紧下唇。

    如果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和他的感情,绝对不会不辞而别。

    从来没有想过面对一个人的感情,自己会变得怯弱退缩。

    身体都在轻颤,以逃避的姿态回应这段虚无缥缈的感情,她比谁都来得无力。

    “简溪,你开门!”

    男人的声音,醇厚低沉的传来,不断刺激简溪的耳膜。

    地处老旧居民楼,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简溪隐约能听到楼下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见霍霆琛没有走的意思,简溪无措到连一句回应的话都不敢说。

    “简溪,开门,你以为你不吭声,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

    不敢再听这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对自己来说,是魔咒,让自己陷入一个怪圈,怎么逃也逃不出来!

    转身往卧室走,一开始就坚定了不回应的态度,她绝对不会在这样的节骨眼上选择开门。

    只是转身刚迈出一步,男人的声音,又一次透过防盗门传来。

    “姜素浅说你回洛城了,简溪,你今天不开门,我就去洛城找你,你要是想让我找到你外婆那里,我就成全你,你应该清楚,依照我的能力,找一个人的地址很简单!”

    霍霆琛的话刚说完,“吱呀”的门轴转动声,因为生锈的关系,有些刺耳的传来。

    门打开,霍霆琛看到站在门里的简溪。

    女孩黑发披散,柔顺的散落于双肩,小脸微微低垂,一双璀璨的明眸隐在长长的睫毛之下,遮住眼底的琉璃之光。

    简溪脸色有些苍白,单薄的睡衣下,领口可见白皙精致的锁骨,白嫩优美的细长脖颈。

    霍霆琛伸手扯住简溪的手腕,语调不悦的质问她:“伤好了么你就往这边回?就算你想回来住,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不和我打声招呼?”

    面对霍霆琛的质问,简溪说不出辩解的话。

    见女孩眼帘低垂,对自己的质问保持缄默的姿态,霍霆琛抬起手攥住她的下巴,抬高。

    被迫仰起头,简溪不得不对视霍霆琛一双宛若刀刻的深邃黑眸。

    “怎么想着回来住?因为我昨天晚上和你说的话?”

    霍霆琛提及昨天晚上的事情,简溪脑海中交织出现很多画面。

    再抬起手攥住男人搁置在自己下巴处的手,简溪眉眼坚定。

    “你走吧!”

    “……”

    霍霆琛听简溪说这三个字,一愣。

    而后,问:“这是你给我的回应?”

    简溪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但还是郑重其事的点头。

    “是,这就是我对你昨天晚上问我的话的回应!”

    霍霆琛定定的对视简溪果敢的眉眼,脸色难看的厉害。

    “那你逃什么?连把你心里的想法,都不打算当面告诉我吗?”

    “我没有逃,只是觉得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你那么聪明,会不明白我是怎么想的吗?”

    霍霆琛怎么可能信简溪没有逃!

    起初电话还是无人接听状态,后来直接关机,很明显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表现。

    时间静默,霍霆琛没有再接简溪的话,他一瞬不瞬的望着简溪,一双深邃如古井的眸,恨不得把她看穿刺透!

    简溪不敢对视霍霆琛格外黑亮的眸,眼神明显飘忽,甚至为了弱化自己的思绪,她瞳孔明显不聚焦。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溪松懈自己绷紧的神经,道:“你走吧!”

    又是很轻盈的三个字,如拂过的一缕清风……

    见简溪这么说,霍霆琛沉默良久后,非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转身,将防盗门直接关上。

    防盗门合上的声音传来,惊得简溪心弦一颤。

    不等消化这道声音,只感觉自己唇上,落下碾压的力道。

    简溪后脑被扣住,她被迫仰头承受男人落下的吻。

    唇齿相接,男人的大舌,蛮横而霸道,强势到让人心悸。

    交织的津氵夜声,绕着男人粗重灼热的气息。

    霍霆琛揽着简溪的身子,不给她一丝一毫能逃脱的可能。

    他把她前面的柔软往自己身前贴,简溪的小身子,被男人遒劲的力道控制,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血液里。

    简溪清楚感觉到唇齿间的纠缠,涣散她的理智。

    她脖颈上是男人掌心干热的温度,腰肢被按住,当自己被他往他身前紧密贴合时,她感觉到了丁页着自己的火热,搅着如浪的狂潮,不断刺激她的下月复。

    简溪感知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心里怕的不行。

    但身体被一再刺激紧裹,她莫名有了可耻的反应。

    双腿软的不像话,霍霆琛持续咬含她的双唇,凌厉的动作有惩罚的意味。

    高傲如他,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示好,最后得到“你走吧”这三个字,无疑是对他男性尊严的挑战和羞辱。

    口腔里搅动属于男人的味道,简溪的身体被微微提高,那种侵入心骨的吻,几乎要吞噬她一般。

    霍霆琛扣着简溪腰肢的手越发用力起来,感觉到她后脊背的战栗,长指顺着她睡衣下摆,往发颤的后背摸去……

    对两个人的第一次,他实在是没有记忆,但简溪的敏感程度,还是让他出乎意料。

    略带薄茧的指腹,在女孩如白瓷的肌骨上探索,滑腻的触感,如上好的羊脂。

    “你别……”

    简溪明知道自己有了可耻的反应,但理智还是不允许她这么快就塌陷。

    霍霆琛张口重新咬住简溪,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堵回去。

    没有太过火的动作,霍霆琛再拿出放置在简溪睡衣里的手时,放开了她纠缠到艳红的唇。

    搁置在腰肢处的那只手没有拿开,他虚揽着简溪瘫软的身体,略显混浊的气息,蛊惑且撩人。

    把头抵在简溪的额头上,他问:“你是不知道好歹?还是觉得我对你会一直有耐心,嗯?”

    男人的声音好听的不行,听得简溪本就粉红的肌肤,越发红嫩。

    “我没有这么觉得!”

    简溪犟嘴的反驳。

    “我心里怎么想的,就是怎么做的,没有因为什么在虚掩!”

    “是吗?”

    霍霆琛反问简溪一句,那只搁在她腰际的手指,往她睡衣下摆里,摸索而去……

    “真就对我没有感觉么?”

    刚刚摸索到简溪后背的时候,他就有发现这个小丫头没有穿内--衣。

    当手掌控那一朵粉雪的时候,事情得到了证实。

    “嗯……”

    一道短促的声音,溢出女孩的粉唇。

    “明知道门外的人是我,连那个也不穿?嗯?”

    “……”

    简溪气喘的厉害,霍霆琛这么问她,她感官世界更是颠覆了起来。

    “和你都这样了还让我做柳下惠,知不知道男人总憋着,会憋住病,嗯?”

    简溪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自己被他摩挲的时候,心脏都要弹出嗓子眼。

    “对我真的没有感觉?嗯?”

    霍霆琛又一次问到,这次,那只不规矩的手,已经往睡裤里钻。

    简溪双腿紧绷,当被触碰到的时候,下意识抓住了霍霆琛的手。

    “你别……”

    霍霆琛没有因为简溪的抗拒有任何的停滞,他一如既往游弋。

    简溪哪里受过这般对待,不消一会儿,身体就软成了一滩水。

    她对那种事情谈不上零经验,明显意识到自己忄青云力的反应。

    那是一种让自己招架不住的羞耻反应……

    ————

    6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