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2章:真就一点也不喜欢我?
    霍霆琛咬住简溪红唇,呼吸间是她发丝清香的气息,干净到让人想要吞噬。

    简溪双蹆不断颤抖,紧紧攥住男人遒力的手腕,因为难耐,手指甲都嵌到男人的皮肉里。

    当被试探性的拂过那丛耻芼,简溪出于本能,双蹆往中间阖拢。

    夹進间,那只作怪的手,不能如刚刚那般放肆。

    霍霆琛意识到简溪的排斥,稍稍放开她,近距离打量她绯红的双颊。

    对这种事情总归没有经验,简溪额头上有一层薄汗,在灯光下折射出光洁的水光。

    瞧着红唇艳丽的女孩,贝齿死咬唇瓣,眼睫轻颤,是一副受委屈的模样,霍霆琛竟然低低的笑了。

    没有拿开那只手,他拿扣着简溪脖颈的手,去抚她的脸颊。

    “有这么委屈吗?像我欺负你了似的!”

    简溪想说没有吗?身体却因为被磨得难受,只能咬唇。

    见简溪不说话,样子比刚刚更加委屈,霍霆琛觉得又无奈又好笑。

    “真就一点也不喜欢我?”

    简溪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哪有把话问的这么直接的男人?

    “说话,不说话,我就继续亲你!”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简溪耳根子胀红,清秀的眉眼间是又羞又恼的涩意。

    “不要这样,你要哪样?”

    询问间,霍霆琛动了动那只不规矩的走。

    简溪难受的不行,按住那只手,横了眼前男人一眼。

    “你别动了!”

    “那就和我说话!”

    简溪不断皱眉,在男人的手又一次准备更里的探入时,妥协下来。

    “我和你说话,你把手拿开,你这样,我怎么能和你好好说话?”

    “我不动!”

    霍霆琛说出口的三个字,让简溪急的不行。

    她想要跳脚和他发火,却因为蹆間异样,意识到自己稍稍有所扯动,就让男人钻了空子。

    隐忍心里又羞又躁的感觉,她问:“你让我和你说什么?”

    自动屏蔽刚刚那个她不愿意多谈的问题。

    能看出简溪故弄玄虚的小心理,也清楚她不愿意谈及刚刚那个问题,自己就算把刀子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会和自己多说,霍霆琛倒也没有为难她,只问:“怎么突然一声不吭就离开了?”

    简溪不想说是因为自己外婆那通电话。

    “我头上的伤好了,自己能照顾自己,当然不会再继续在你那里叨扰!”

    “所以连个电话也不打?”

    “我没有不想给你打电话,只是担心你忙,所以才没有给你打电话!”

    听简溪这么说,似乎挺有道理。

    “那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后来怎么还关机了?”

    克制心虚,简溪继续胡诌。

    “手机调静音了,我睡觉来着,可能后来手机没有电了,所以就关机了!”

    霍霆琛倒没有拆穿简溪的话,只是回应性的点了点头,而后抬手,拨了拨她鬓边的发丝。

    “耳朵怎么这么红?”

    简溪:“……”

    被捏住耳朵轻柔,简溪尴尬的不行,霍霆琛不拆穿自己,却用这种方式点自己,远比拆穿自己还要让自己来的心虚。

    当自己又一次被吻住的时候,简溪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绪,又乱了。

    清冽的男性气息,混着淡淡的尼古丁味道,萦绕在唇齿间。

    下巴被抓住,霍霆琛固定亲吻她的姿态。

    他吮着她的唇,格外贪婪。

    二十二岁的小女孩,算不上是女人,对于而立之年的男人来讲,更是青涩,连她起初近距离的靠近,有意无意的撩--拨都算不上勾--引,在他看来,只是小孩子贪玩,不成熟的恶作剧。

    简溪头脑乱糟糟一片,被这个男人堵在家里亲吻,那只蹆間的手还在,这样“相处”的方式,对她而言,根本就不能接受才对。

    只是,当一番折腾过后,她非但不反感这样的“相处”方式,更并不讨厌他对自己的接近。

    她一向不喜欢烟味儿,当初有几个追她的男生坦言,为了追她,愿意戒烟。

    可在霍霆琛这里,她一切的坚持都变得那么不重要。

    她不排斥津氵夜交织间,属于男人腔内的烟味儿灌进自己的口鼻间。

    甚至被属于男人的味道侵蚀自己的感官世界,她接受了他带给自己的战栗。

    她一直都觉得非情侣关系男女在亲吻时唾液交织是一种不卫生、不庄重,甚至是恶心的行为,但原本的以为,在这里变得理所当然,把原以为“恶心”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简溪可以犟嘴,说自己不喜欢他,对他没有感觉。

    但身体的诚实,让她清楚,她对他有生理反应……甚至有忄生的需求!

    霍霆琛身型高大挺拔,他抵着简溪的时候,头上灯光,打在他身上,落下一片暗影……

    当简溪被按在沙发上时,睡裤已经被拽下大腿。

    一阵不适的凉意袭来,她轻颤的双腿,起了一层极细的鸡皮疙瘩。

    霍霆琛一条长腿支在地上,另一条腿屈跪在沙发上,膝盖上的重量,将沙发压下一个很深的坑。

    将闲置的手撑在简溪鬓边的沙发上,近距离打量在自己面前双眼迷离的小丫头。

    见身下女孩双颊绯红,红唇间不断吞吐不匀的呼吸,带着诱--人娇--软的味道,像是成熟的莓果,让他没有采撷的道理。

    伸手去撩简溪睡衣的下摆,刚拮据的握住其中一块朵颐,半躺在沙发上的女孩,瞬间如梦初醒。

    “你别这样!”

    简溪用力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再从沙发里站起身,她一手抓着自己睡衣凌乱的领口,一手去拉自己被剥下的睡裤。

    因为身上有了可耻的反应,她身体不适的厉害,眼底起了一层泪雾。

    贝齿紧咬红唇,想也不想,抬脚,往自己房间走。

    霍霆琛被推开,见突然对自己抗拒的简溪身型发颤,在灯光下显得单薄纤瘦,剑眉微蹙。

    眼见着简溪抬脚往卧室走,他长臂一伸,直接攥住她的手腕,跟着,站起身。

    “你别碰我!”

    简溪情绪化的开腔,她扯动自己的手,试图抽离自己的手。

    只是和霍霆琛较劲儿了几下后,非但没有挣脱开不说,还反而被他握得更紧。

    把简溪的身子扳过来,看一脸倔强样儿的小丫头,眼底是说不出的委屈,霍霆琛薄唇紧抿。

    “不愿意?”

    “……”

    “你不知道你自己有感觉吗?”

    “我当然不愿意!”

    简溪用力甩开霍霆琛的手。

    “我是正常的人,不可以有感觉吗?”

    她身体发颤的厉害,不仅仅是刚刚起了反应的关系。

    更是因为心头积聚了不知名的情绪,让她急需要一个宣泄的爆发口……

    【小溪啊,你和你姐姐不同,虽然外婆也想你嫁的好,但更多的是希望你找个真心待你好的,不想你高攀,现在那些豪门公子哥,哪个不花心?你姐姐有为人处世的能力,她嫁豪门,能应付的来那些繁琐的事儿,但是你不同,你心思单纯,外婆纵然希望你以后过得富足,但更想你过得开心,人活一辈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行!】

    外婆的话,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她的脑海中,不管如何想要摒弃都挥散不掉。

    霍霆琛脸色不好,他刚刚清晰感受到了简溪带给他的温软和热度,那是难以自控的谷欠望,在焚烧她的理智……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而且都是成年男女,但凡成年、生理正常的男女有那种接触都不可能没有感觉,我简溪又不禁谷欠,有感觉很奇怪吗?别说是你碰我,只要是个男人碰我,我都会有那种感觉。”

    “……”

    “你走吧,我现在想静静!”

    简溪不敢再去看霍霆琛,她将目光看向别处,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弱化自己的思绪。

    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说这样的话,有多违心!

    霍霆琛没有动,因为简溪的言行,放在西裤兜里的手指,都是攥紧的。

    足足过了几分钟,这期间,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连气流都不流通……

    “你到底在和我闹什么?是我没把话说清楚,还是表达的不清楚?”

    简溪不去看霍霆琛。

    就是因为太清楚了,心里才难以正视现实的残酷。

    一再嗫嚅轻颤的红唇。

    “如果你想和我玩玩,那你就找错人了!我在外的名声是不怎么好,但还没有到是个男人都要接受!”

    “你觉得我只是想和你玩玩?”

    “如果不是,再好不过了!”

    简溪尽可能让自己用轻松的语态说话。

    “既然不是想和我玩玩,也不可能和我登记结婚,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身份,连简淼都不见得能攀上霍家少夫人的头衔,何况我一个野种!”

    霍霆琛见简溪自贝戋,气得不行。

    “如果你还不清楚我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把话说的更明白,我简溪是简建威在外*****人生出来的孩子,用杜媛虹的话说,我妈是个女支女都不如的女人,而我更是和她一样贝戋到家的女人,如果……嗯……”

    不等简溪把接下来的话说完,红唇又一次被狠狠的咬住。

    霍霆琛攥着简溪秀气圆润的下巴,用撕咬般的力道,重重凌侮她的红唇。

    知道她这张嘴说不出来什么好话,气自己不算,连自贝戋起来,都这么不留情。

    他知道她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在自己面前卑微!

    简溪被咬的神经都疼了起来,脚下不断后退。

    当腰肢和后背撞到卧室墙垛上,发出一声软颤的嘤咛。

    “至于对你自己说这么刻薄的话么?”

    霍霆琛眼底起了很大浮动,他抓着简溪双手按在头的两侧。

    “我惯着你,顺着你,这些在你看来就这么不值钱么?”

    高傲如他,身边从来不缺少向他前仆后继的女人,第一次被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小丫头下脸,轻视……远比失去任何合同都让他来火。

    听霍霆琛质问自己,简溪细眉拧紧。

    连郁泽禹对自己的好,她都牢记在心,何况是他对自己的好?

    眼眶酸胀的厉害,不是他刚刚臻狂对自己的动作,而是那些赤衤果衤果的现实。

    “你的好,不应该放在我身上!我和你不可能!”

    霍霆琛因为那句“我和你不可能!”,眼底有一瞬的僵滞,但旋即,更紧握住她纤凝的手腕。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用手扳过简溪始终不愿意正视自己的脸,他目光如墨,深邃黑亮的对视简溪复杂神色的眼底。

    “别和我说什么不可能,你对我真就没有一丁点的喜欢?还是说你不愿意承认?”

    霍霆琛一直都觉得简溪可能是因为脸皮薄的关系,所以才不愿意正视自己的感情。

    他谈不上深谙她的心,但她给他的种种反应,乃至来往交流,都让他认知到这个小丫头对他的依赖、信任……还有喜欢!

    “你不喜欢郁泽禹,都能那么果断的拒绝,对我怎么就犹犹豫豫?”

    简溪也意识到自己的犹犹豫豫,是一向不曾有过的迟疑。

    她不是不懂快刀斩乱麻的道理,很多感情,不及时处理,只会越发复杂。

    但霍霆琛就是让她犹豫不决。

    他比她大十岁,挡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永远不止年龄的问题。

    “我之前有和你说过,别对我这么好!”

    他已经把她竭力想要保持的平静搅乱了!

    她对对自己不好的人,一向不会留情面,但对她好的人,永远让她难以忘记。

    对郁泽禹,她已经觉得自己残酷冷血,何况这个让自己喜欢的男人!

    “我和你差十岁,你以为横在我们之间的,只有年龄这么简单吗?”

    “……”

    “你不知道简淼喜欢你吗?不知道在简淼之外,还有那么多名门淑媛、千金小姐盯着你霍霆琛吗?你可能觉得你这会儿对我有意思,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不是你的新鲜感?有没有想过等这阵新鲜感过后,会对我怎样?”

    简溪不敢正视这段荒唐的感情,不光光是自己外婆今天说的话。

    其实很多事情,她也懂。

    但是走近他,还是无法避免!

    ————

    4000字,秦烟今天生病吊水,状态不好,等病好了,再加更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