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3章:不是说不是第一次?(8千字,小福利)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23章:不是说不是第一次?(8千字,小福利)

    见霍霆琛轻动薄唇,不等他对自己的话做出一个回应,简溪接着刚刚的话,继续道:“你是不是想说你没有想那么多?是,你们豪门出身的公子哥、少爷们当然不会想的那么多,但是我不同,我会想的很多!如果我想认真对一个人,我会想到和他的以后!”

    她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把心里想说的话都说了出去,但说完这些话,她非但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更加心痛的感觉,不断蛰刺她敏感的神经。

    霍霆琛对视简溪,见她眼底激动的情绪,依旧震颤,扣住她轻颤的手指。

    “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

    男人是花心的动物,这点,他不否认,但多数男人花心,不代表全部都是烂泥扶不上墙那类。

    “我之前没正经尝试过和异性来往,你可以认为我是贪图一时新鲜感,但怎么就没有想过我是认真的?你是习惯于否定一个人,还是不自信?嗯?”

    被质问,简溪想说都不是,但不自信那一点,完全不成立。

    相比较不信任他,她更不确信她自己!

    “我没有否定谁,也没有不自信,只是把会面临的利害关系拎清楚!”

    “有什么利害关系需要你拎清楚?”

    他霍霆琛想要一个女人,只要那个女人愿意,他绝对不会看外界的眼光。

    简溪想坦诚不公和他把他们霍家,还有自己外婆、简家这三方面会面临的问题赤诚相待,但这些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她清楚自己的多虑,在霍霆琛那里只是对他能力的否定,但同时,也是自己不自信的表现!

    时间有片刻的静默,片刻后,瞧着不敢正视自己的简溪,霍霆琛忽的笑了,笑意温柔。

    “知不知道,我很高兴你能想到和我的以后!”

    “……”

    简溪两颊滚烫,当男人宽厚的掌心在她头上轻揉时,心里更是忐忑。

    “以后想气我,也别说轻贝戋你自己的话!”

    霍霆琛温润的语气,让简溪再如何想要铁石心肠,也禁不住一软。

    这个男人就是有毒,永远有让自己越陷越深的本事儿!

    当自己又一次被抱住的时候,简溪没有再闹,很自然、很安心的徜徉在他有力的臂弯中,享受他带给自己的温暖。

    她可以和他放肆、和他娇纵,甚至可以和他无理取闹……

    但是他的包容、他的耐心、他的好,非但不过让简溪更加过分,只会让她更加自行惭愧。

    活了二十二年,就连她初中时代,那么奋不顾身去追逐一个人的脚步,也没有此刻带给她的情感强烈。

    能让她不得不喜欢、会羞愧、会多想的男人,只有他霍霆琛一人!

    见简溪总算消停下来,霍霆琛长长松了一口气。

    聪明如他,虽然没有问,但绝对不相信简溪会突然闹情绪,这个小丫头和他娇纵不假、甚至可以说是目中无人,但还算独立自强,非发生特殊情况,是不会和他闹的!

    简溪被男人抱着,头顶上是他湛清的下颌,还有他清冽中带着淡淡烟草味的男性气息,成熟内敛,于不经意间蛊惑自己。

    很想伸手去抱霍霆琛,更加近距离感受他带给自己安心的稳重感,但是她动了几下手指,始终都没有把自己的手伸出去。

    倒是霍霆琛,发觉简溪不经意的小动作,用手抓着她的手腕,往自己腰上环。

    简溪被动性一拉,下月复撞到了男人西裤皮带扣头。

    刚石更的金属扣,撞的她一声轻吟,红唇间不自觉发出一声的同时,细眉也蹙了起来。

    还不等消化下月复处被撞的疼,只感觉离男人皮带扣不远的位置,蓬葧着樫石更的物。

    不经意从正面阺着自己的时候,透过单薄的布料,是如火的温度。

    刚刚被撩起的忄青谷欠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又一次被明暗不清的相碰,对近乎没有忄生经验的简溪来说,是难以忽视的存在。

    不经意碰到那片柔软,想到刚刚指尖的氵显热和温度,是抽了大--~麻一样上瘾的感觉,霍霆琛下月复,涌动热浪。

    隔着布料,谈不上是故意还是怎样,他任由搅在月复部的热度,以吹气球月長大的趋势,扣着简溪的月要臀,往自己那处送了送。

    #已屏蔽#

    当更近靠近时,身体被稍稍提高的关系,置在自己正前方的位置。

    即使有阻隔,简溪也能感受到跳动的频率,有力而强劲。

    整个人羞赧的不行,耳根子延伸到脖颈的地方,都布上了一层粉红色的小颗粒。

    简溪皱眉,绷紧神经的同时,将手绕到身后去抓霍霆琛那只让自己贴合他身体的手。

    刚握住他结实腕力的手,只听霍霆琛用有些调笑的声音,道:“被你这个磨人精橑的!”

    “……”简溪脸红到不知怎么辩驳。

    “男人的谷欠望没有那么快消!”

    “所以你就打算一直这样?”

    简溪又羞又恼的问他,跟着,拧巴个小脸,那下巴指了指卫浴间那里。

    “你自己去解决!”

    霍霆琛被逗笑了。

    “这样不好么?”

    见跟前的男人还能笑出来,简溪气得更是难耐,尤其是蹆間的异样,有说不出的别扭,磨得她想要阖攏雙蹆,却能把他夾的更緊。

    “你能不能不把你的想法儿强加到我的身上?你这样对我,我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简溪倔倔巴巴的话,有说不出的风趣。

    霍霆琛擒住她的下巴,吻了吻她的嘴角。

    “不是对我有感觉那会儿了?”

    “……”

    简溪记得自己承认过自己对他有感觉。

    整个人羞臊的不行,他一再的丁页磨,把她弄的也不舒服。

    在简溪越发清晰意识到自己委实想了,霍霆琛忽然俯首,咬住了她的耳垂,而后在她耳边,淡淡撩出徒惹人心弦的的酥--~麻。

    #已屏蔽#

    “让我進去,嗯?”

    “……”

    简溪通体发烫,月复部像是搅着一团不上不下的火。

    清晰感觉到简溪的反应,霍霆琛抓着她的腰,往卧室里带。

    当简溪倒在牀上那会儿,睡衣的下摆被撩起,堪堪遮住肚脐的地方,而领口处的几粒纽扣被松开,露出白皙的脖颈和圆润的香肩。

    无论是嫩白的肌肤,还是削瘦顺滑的身型轮廓,都透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撩人神经的轻熟味道。

    睡裤被退了下去,两条白晃晃的长腿,笔直细长,像是从牛奶中浸泡过一样。

    当霍霆琛伸手去拽简溪底衤库的末腰的时候,简溪隐忍身体上的不适,抗拒性摇头。

    “我……我不行!”

    她口干舌燥极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干哑。

    见用手肘支起身体的简溪还想抗拒,霍霆琛将手撑在她头的两侧。

    “觉得自己不能接受?还是怕疼?”

    不知道为什么,听霍霆琛这么问自己,简溪很想问他,他知不知道他夺了自己的第一次?

    小手攥了攥身下的牀单。

    “……我不是第一次!”

    很多男人都有“处--~汝”情节!

    霍霆琛的眸光,有一瞬的微变,他对视简溪,看红唇粉颊的小女孩,任人宰割的样子,身体深处亢奋的因子,越发难耐。

    克制心里的心虚,她问:“你在意了,是不是?”

    全当她这会儿在耍小心机好了,如果他愿意和自己坦诚,就会说出他心里的想法。

    就包括那一晚上的事儿,也能让自己了解清楚。

    霍霆琛对视简溪澄澈的眉眼,眼底是让人看不穿的深思。

    持久的对视,让简溪越发抓不住这个男人的心思,总感觉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就是一团虚无缥缈的云,用自己外婆的话说,这个男人城府极深,常年在商场历练的阅历,是让人望而却步的积威和严谨。

    到最后坚持不住的简溪,伸手去拉自己被剥下肩头的睡衣。

    只是她刚把左肩的睡衣拉上,手腕就被抓了过去,跟着压在头侧。

    没有回答简溪刚刚质问自己的问题,霍霆琛伸手,固执的去剥落简溪的最后一层束缚……

    #已屏蔽#

    一番折腾过后,简溪依旧抓住霍霆琛虚压在自己头侧的手,不管他如何试探,都不让他進去。

    “我真的不行!”

    简溪抠着他手腕的皮肉,摇头。

    额头上是一层淡淡的细汗,红唇被咬進贝齿间,可见她的隐忍。

    相比较简溪,霍霆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盯着牀单上那一片暗色,那是两个人刚刚石开磨折腾的时候,留下的“杰作”。

    霍霆琛肩胛处肌肉贲张,手背上可见青色的血管,就连高挺的眉骨,锋朗的剑眉,也因为简溪的抗拒,皱在一起。

    “不是说不是第一次?”

    “……”

    听霍霆琛这么说,简溪火热的理智,突然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他这么说,表示,他在意自己不是第一次,也表示,他不知道那天晚上的女人就是自己!

    简溪不否认自己对这种事的恐惧和排斥,即使来了感觉,也觉得自己经不起被扌斯开的疼。

    但是霍霆琛的说话,远比这样的恐惧,带给自己更加悲哀的难受感。

    “我不亻故了!”

    简溪来了脾气。

    在他眼里,自己果然还是那个名声在外的简溪。

    霍霆琛还在试探性的驓,见简溪突然和自己撂挑子,本就在边沿的他,薄唇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

    当简溪推开他的时候,他仅用一直遒劲的手,就把简溪重新按回到牀上。

    简溪租房的牀,是房东给配置的牀,不是那种弹性好的欧式大牀,是那种很老式的木牀,谈不上不结实,但霍霆琛把她按回到牀上时,木质床,还是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又闹什么?”

    霍霆琛这会儿的耐心不多。

    他一直都担心简溪接受不了,总在试探,用誘导的方式,让她一点儿、一点儿的接受自己。

    “我没有闹!”

    简溪不如之前那般想了,尤其是霍霆琛那一句“不是说不是第一次”,更是让她把忄青谷欠转变成了怒火!

    “你去找其他女人做!我简溪不是第一次,还是一个会装假的女人,你就不觉得脏、不觉得恶心吗?”

    见简溪又说难听的话,轻贝戋她自己,霍霆琛凸出骨节的手指,桎梏她时,更显分明。

    “我要是去找其他的女人,至于巴巴的过来找你吗?”

    “那你就别来!”

    简溪很委屈,很想哭。

    他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就算了,怎么还能说出那样的话?

    霍霆琛不听,用手擒住简溪的下颌。

    “打算让我继续驓,嗯?”

    #已屏蔽#

    “霍霆琛!”

    简溪感觉到身体的渴望,气急的连名带姓叫他。

    “我说了,我不和你亻故,你起来!”

    说着,简溪在床铺上挣扎的厉害。

    木质床被摇的吱呀吱呀直响。

    #已屏蔽#

    简溪脸红的不行,一大片菏泽,看起来靡--~乱极了。

    #已屏蔽#

    在简溪一声低低的呜咽,混着疼痛的声音中,霍霆琛扣着她的腰,不让她有丝毫的退缩。

    错根盘节#已屏蔽#但仅仅是一点,就得到了简溪的排斥!

    #已屏蔽#

    “你出去!”

    简溪意识到那一点,已经与自己连在一起,心弦都在颤。

    除了那一--夜记忆不清晰的疯狂,霍霆琛知道这是简溪的“第一次!”

    #已屏蔽#

    不敢过分的扌齐,怕她因为难以接受而疼痛。

    简溪不是感觉不到霍霆琛的克制和隐忍,只是想到他刚刚的话,还是委屈的不行。

    “疼不疼?”

    克制紧绷的腮,霍霆琛低头看简溪,用异样温柔的声音问她。

    简溪贝齿咬唇。

    眼下,不是疼不疼的问题,是她始终难以接受他说的那句话!

    “你这么在意我的第一次,干嘛还碰我,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听简溪这么说,霍霆琛隐约明白她刚刚闹情绪是因为什么了。

    佯装不清楚,他故意问道:“你第一次给了谁?”

    脑海中浮现那个沾着血,被扔在牀尾的底衤库。

    简溪看不出霍霆琛在逗她,心里委屈无限放大……

    “我被流亡民迷女干了!而且那个流亡民还是个臭无赖,死变--态!”

    借着这个机会,简溪狠狠地宣泄自己的不满!

    霍霆琛隐忍身体艰涩的紧绷感,听简溪这么说,低低一笑,格外风情。

    “我是不是比那个流亡民还要无赖,还要变--态?”

    说这话时,霍霆琛扌廷了扌廷月要。

    “你……”

    简溪揪紧身下的牀单,望着笑得笑意迷人的男人,有说不出的恼意。

    “霍霆琛,你是故意的吧?”

    猜不到霍霆琛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有处--汝情节的人,竟然不嫌恶心!

    霍霆琛不吱声,垂眸看自己与简溪现在的状态。

    #已屏蔽#

    木质牀摇晃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不是动--荡的频率,却是撩人心痒难耐的刺耳。

    简溪想要阖攏,却因为被掰开,疼得腿部肌理轻颤。

    当霍霆琛就着浅浅一点儿的姿态,强势而去,不合时宜的叩门声,咣咣咣的响起。

    霍霆琛的动作一滞,连带后反应过来的简溪,也愣住了。

    目光下意识往虚掩的门那里看去,不确定是不是同租的室友回来了,一层虚汗,在额头渐变稠密。

    想不到这会儿会是谁来敲门,但除了自己的室友以外,根本不存在第二个敲门的人。

    察觉到抠着自皮肉的简溪,手指捏的更紧,霍霆琛隐忍剑眉颦蹙,想要進呿的身体,越发紧绷。

    赶在这个时间被叫停,无异于被泼了一盆冷水。

    门还在咣咣直响的被敲着,一种被监--视的感官冲击,让简溪心弦颤的更加厉害。

    两个人目光交汇,见依旧没有妥协意思的霍霆琛,简溪承受不住依旧高的温度,伸手推他。

    “你下去!”

    用另一只手去理自己的睡衣,见虚压在上放的男人依旧对视自己,没有离开的意思,简溪细眉拧的更紧。

    “和我合租的室友回来了!”

    听简溪这么说,霍霆琛绷紧腮的俊脸,才缓和了一下黑沉的神色。

    再放开简溪的时候,简溪想要抓过牀头的纸巾,却在意识到自己当这个男人的面儿这么做格外羞耻,直接去取底衤库。

    不等简溪急急忙忙穿戴好,低沉中带着没有消弭忄青谷欠的男音,暗哑轻扬。

    “我去开门!”

    霍霆琛脸色依旧难看,他用最快的速度拉上西裤,扣上皮带后,往门口走。

    对比简溪不自然的狼狈,霍霆琛虽然最快时间穿戴好,但依旧显难堪。

    高傲如他,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儿被限制过,要不是门外不听的敲门声,他真就不打算停。

    简溪想到同租的室友是女性,在女生合租公寓出现男人有说不出的不妥,在霍霆琛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叫住他。

    “你别去!”

    简溪提上睡裤,趿着双拖鞋,连领口都顾不上管。

    “和我同租的室友是单身女性,你一个男人出现在这里不妥!”

    说着,她伸手推霍霆琛。

    “你在这里待着,别出去!”

    让同租室友知道自己带了男人回来,以后让她怎么看自己?

    见简溪推开自己后,准备出门,霍霆琛皱眉,脸色不好。

    再伸手拉住简溪,他黑眸看她。

    “就这敲门声,你确定是女的?”

    “……”

    简溪不大明白霍霆琛的话是什么意思。

    待反应过来,人已经被霍霆琛堵在房间里。

    “你在里面待着就行了!”

    说着,霍霆琛转身出门。

    。

    门外的人敲门敲到絮烦,都忍不住在外叫骂。

    当防盗门被打开那一瞬,看到映在眼前的男人,门外的男人,一时间睁大了眼,忘了说话。

    门外不是很亮的黄色光照在男人冷硬的脸上,脸色不是很好的关系,霍霆琛薄唇紧抿,身上的白衬衫虽然领口有些凌乱,但丝毫不影响他带给人不寒而栗的严厉感。

    门外男人看着身高足足高了自己一个头的男人,单臂撑在门框上,腕上戴着名贵的钢表,足见他身居高位的身份和地位,心下,当即一个激灵,那些原本准备叫骂出口的话,就那样僵硬在嘴边。

    “有事?”

    霍霆琛扫了眼门外中年男子,用暗哑的声音,磁性低沉的问他。

    门外男人对视霍霆琛倨傲的五官,冷硬的线条如同被裁过一般,更显立体鲜明,用了好久才嗫嚅厚唇。

    “啊……那个,我是楼下的邻居,你们那啥的时候小点声,我孩子初三了,在忙月考,虽然我作为过来人,理解你们年轻人**的,但是你们总得顾及一下邻居的感受吧!”

    “……”

    “我过来找你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这边是老城区,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你们小点声就行,不然我家孩子都不能学习了!”

    霍霆琛听男人这么说,倒也没有说什么抱歉的话,只是淡淡颌首,说了句“我知道了!”

    跟着,防盗门直接被关上!

    。

    霍霆琛再折回卧室的时候,简溪已经收拾好自己,垃圾桶里扔着两团纸,床单也被扯了下去。

    没有彻底消弭刚刚的紧张,她人依旧忐忑,不过相比较刚刚的意乱忄青迷而言,理智已恢复正常了!

    “是谁敲门?”

    她刚刚被霍霆琛提醒才意识到,如果是女人敲门不可能这么大力,可见的,敲门的人是男性。

    “楼下邻居,说是楼层间隔音效果不好,耽误他家孩子学习!”

    简溪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又一次酡红。

    “隔音效果不好”这六个字,就像是带刺一样,蛰刺她的神经。

    “你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我要睡觉了!”

    霍霆琛站在门口没有动,一双深邃的黑眸,无声对望床边的小女孩。

    不同于刚刚只穿了件睡衣,这会儿的她,在外面穿了一件牛仔外套,拉紧的领口,看不到她白皙的锁骨,可见她的防备。

    “至于这么防着我吗?”

    听霍霆琛问,简溪脸颊发烫,但还是故作淡定回道:“和异性相处,我不应该有所防备吗?”

    霍霆琛嗤了一声。

    “和我说话倒是硬气,刚才怎么慌得像老鼠似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

    简溪不喜欢霍霆琛的比喻,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确实如此。

    忍不住腹诽,你才是老鼠,贼眉鼠眼,鼠目寸光,过街老鼠……

    “你明天不上班吗?已经快十点了,不回去睡觉吗?”

    霍霆琛内陷眼皮的双眼,有说不出的黑亮,直直望着简溪看。

    片刻后,迈开平稳的步履,步伐沉稳有力,向简溪逼進。

    莫名忌惮霍霆琛看过来的目光,尤其是他走近时,越发清晰的男性气息在自己感官世界充溢,简溪下意识后退步子。

    脑海中浮现他刚刚和自己连在一起的样子,心里的羞耻感,格外强烈。

    当无处可逃的时候,她一下子跌坐到了牀铺上。

    正谷欠在逃,走过来的霍霆琛,直接俯下身,将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

    再一次近距离目光相聚,简溪湛清的瞳仁里,是男人黑亮炯烁的眸,鹰一般凌厉幽深。

    “没得到我想听到的话,你觉得我能走吗?”

    简溪心弦一紧。

    “你还想听什么?”

    霍霆琛逼近她,眼底带着打量。

    “你说呢?”

    “……”

    简溪眸光有些闪烁。

    这个男人的性格,她不算深谙,却也了解一些。

    他说了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想听的话,定是会坚持到底。

    “你不是说了要给我时间吗?我还要再想一想!”

    除了这个,简溪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理由去搪塞。

    霍霆琛“嗯”了一声。

    “我可以给你时间,你要再想一想也可以,不过……”

    说完这话时,霍霆琛将修长的指,附上她的脸颊。

    “今晚,你是打算让我留下,还是去我那里,嗯?”

    简溪被问得耳根子发热。

    怎么听这话都有另外一番意思。

    意识到他可能想要继续刚刚的事儿,简溪下意识排斥。

    “邻居都说了扰民,耽误他家孩子学习!”

    因为简溪的话,霍霆琛忽的一笑,笑意明朗。

    抬手屈指,他蹭了蹭她小巧的琼鼻,问:“想什么呢?”

    “……”

    意识到自己想歪了,简溪拧巴个脸。

    “你赶紧离开!”

    “生气了?”

    霍霆琛转过简溪不看自己的小脸。

    “相比较而言,我更应该窝火,不是吗?”

    那种事情被叫停,不过有谁比他更扎心!

    简溪不想再和他谈刚才发生的事情,红着耳根子催促他走。

    “这里离香樟园挺远的,你赶紧走吧!”

    被简溪再一次催促,霍霆琛攥住她的手腕。

    “和我一起回去!”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我不回去!”

    简溪和霍霆琛较劲,试图抽离自己被握住的手。

    只是她越扯动,被握的越紧。

    “那我就留下!”

    简溪:“……”

    手腕突然被松开,简溪待有所反应,只见霍霆琛去门口的鞋柜那里找拖鞋。

    瞧着长身而立的男人,弯着腰找拖鞋,她的眉头都打成了结。

    她才租这个房子没多久,就连寝室的东西都还没有拿来,何况是男性的拖鞋。

    “这里没有你穿的拖鞋!”

    鞋柜里只有自己的两双鞋。

    再收到霍霆琛望过来的目光,简溪暗自出了一口气以后,选择妥协。

    “我和你回去!”

    。

    再回到香樟园,听到熄火声,没有被系上的啤酒,晃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巴巴的走上来示好。

    接住啤酒送上来的两个前肢,简溪冲小家伙笑。

    瞧着简溪身后的车,下来霍霆琛挺拔的身影,小家伙又格外学乖的把其中一个前肢往霍霆琛那里够。

    当霍霆琛伸手,很自然的接过啤酒递过来的前肢,两个人近距离靠在一起。

    清冷的月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逆光而站,身影被拉长,从后面看去,有说不出的和谐。

    “有这么会讨好人的小混球陪你,你还往回去跑,你说你成天都在想点什么?”

    被霍霆琛质问,简溪面露不自然。

    平静下自己的心境,她犟嘴反驳。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和你住在一处,让别人怎么想?”

    “那就赶紧和我确定关系!”

    “……”

    “这种事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到简溪对自己说过“你已经把我平静的心湖搅乱了!”,拿内陷两道褶的深邃眸子,冷沉的注视身旁的小丫头。

    “你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自己怎么想的,不清楚吗?”

    稍稍顿了一下,霍霆琛又道:“到底喜不喜欢我?”

    就没有见过问这种话也能问的理直气壮的男人!

    还一副我这么好的男人,你到现在都不松口说喜欢,脑子是不是抽掉了的架势?

    不想回答霍霆琛,简溪松开啤酒送来的前肢,说了句“懒得理你”后,拿着她自己个的东西,往里面走。

    。

    李阿姨再看到简溪的时候,心情略显激动。

    “我说简小姐,你可回来了!我看这天色越来越晚,很担心你一个小姑娘在外!”

    见李阿姨是真的关心自己,简溪拿不出无视的态度。

    “让您担心了!”

    “你没事就行!”

    见简溪手里拿着东西,李阿姨伸手帮忙去接。

    不等两个人上楼,霍霆琛颀长笔挺的身影出现在玄关那里。

    依旧穿着上班那套的男人,西装外套被挽在臂弯里,上半身是一丝不苟的白衬衫,勾勒他有型的臂力和精瘦不显羸弱的身材。

    “二少!”

    霍霆琛点了点头,表示示意,而后把目光看向简溪。

    “李阿姨,一会儿去煮点吃的!”

    知道霍霆琛还没有吃饭,不过看自家二少看简小姐,应该是两个人都还没有吃东西。

    “嗳!”

    李阿姨笑着点头,然后说:“我先帮简小姐把东西送去客房,然后就下来煮东西!”

    。

    吃宵夜的时候,再次面对霍霆琛,简溪有说不出的别扭。

    前不久和这个男人险些擦枪走火,那些绯色的场景,根本忽视不掉。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想到丁页着的火热,竟然有一种无言的躻虛感,磨的她雙蹆难耐的在桌下驓了驓。

    回想起霍霆琛较其他男人都米且長的物,脸颊也跟着热了起来。

    车欠颤的握着手里的调羹,不确定这个男人有没有身-寸,她拧巴个小脸,难为情的问道:“……你家里有没有紧急避--孕药?”

    ————

    补上章被毙掉的章节,这章8000字,现在审核实在严格,擦边球都不让写,等以后建群,秦烟直接写福利吧!文里以后一带而过~然后关于建群,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板留言,秦烟看到留言后会综合大家的看法考虑要不要建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