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5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见简溪进门,姜素浅放下手里的润肤水,趿着双拖鞋迎了上去。

    “我说溪爷,你这总算是回来了,你赶紧给我说说你和霍霆琛的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

    姜素浅一直都在惦记简溪和霍霆琛之间的事儿,尤其是霍霆琛昨天打电话给她以后,她一直都在他们两个人的事儿,近乎一整夜没怎么睡!

    见姜素浅问,刘杉杉和佘伊投来打量的目光。

    简溪触及到另外两个室友看过来的目光,面露尴尬。

    “你先去收拾吧,等晚点,我告诉你!”

    姜素浅拿余光瞟了眼两个室友,也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儿。

    “那我先收拾东西,你等下给我说啊!”

    “嗯!”

    简溪点头,然后想到自己从香樟园那边带了霍霆琛上次买给自己的车厘子回来。

    把放在保鲜盒里,洗好的车厘子,送到姜素浅凌乱的桌上。

    “哝,给你的!”

    姜素浅一看保鲜盒里是红透的车厘子,忍不住吃惊。

    “霍霆琛买给你的?”

    她才不会信简溪钱多到买车厘子吃。

    想到事情越发不对劲儿,她问:“话说溪爷,你到底是回了湘庄还是去了哪里啊?我怎么觉得这几天,你一直和霍霆琛在一起呢!”

    简溪:“……”

    。

    被姜素浅一再追问,简溪比重侧轻的说了一些,她倒不是担心姜素浅大哈喇的把自己和霍霆琛之间的事情说出去,只是觉得她和霍霆琛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让外人多联想的地步,不能给姜素浅造成误解才是。

    姜素浅不是很信简溪的话,但简溪说这些话时神色还算自然,找不到什么纰漏,她也就懒得深究。

    在学校浑浑噩噩过了两天,周二下午的时候,班里微信群发来班长陈宁通知的消息。

    【通知:上次来学校进行宣讲的企业,多数企业已经确定了去他们企业实习的实习生名单,然后校方已经在着手安排企业来学校上课,或者实习生到他们企业到岗培训,不过像鼎丰这样的企业,因为报的应届生名额比较多,所以鼎丰方面,准备再进行筛选,明天下午一点,鼎丰方面会有负责人和人事部方面的人来学校进行第二次人员筛选,想去鼎丰实习的学生,请提前做好准备!】

    陈宁把消息刚发完,下面就一大波【收到!】这样的消息附和。

    姜素浅把明天鼎丰要来面试的事情告诉正在刷单词的简溪。

    简溪摘下耳机看姜素浅发来的消息,看了后,说句“知道了!”,然后继续刷担心!

    看简溪不甚在意的样儿,姜素浅撇了撇嘴。

    “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想去鼎丰实习呢!”

    。

    第二天下午,鼎丰方面派负责人过来这边筛选实习生。

    上次只是应付性的找了两个人过来这边进行宣讲,今天过来这边的是鼎丰的人事部部长孟建华,还是鼎丰挂名老板张德义的助理肖旭。

    不同于上次来传大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在鼎丰很有分量,可以说,他们的建议和看法,决定了能否有在鼎丰实习的机会。

    知道这次来的是鼎丰的两个重量级人物,面试的应届生可以说是草木皆兵,生怕自己哪里表现不好,就被pass掉!

    姜素浅见简溪还优哉游哉的刷英语单词,无语的捅了捅她。

    “我说溪爷,你就不准备准备吗?连陈宁那种成竹在月匈的一等奖学金获得者都准备材料,你倒好,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听姜素浅冲自己翻白眼抱怨,简溪笑了笑。

    说来,对于自己能否去鼎丰实习,她还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一来,她一直都觉得好的企业免不了勾心斗角,她实在是累了,不想再继续掺和了;二来,她之前有了解鼎丰,和大家传的差不多,招的都是高学历、强能力的综合型人才。

    她在全专业成绩不差,但也并没有特别拔尖,虽然鼎丰有扩大招实习生的名额,但她并不认为自己能被天下掉下的馅饼砸中。

    之前会和姜素浅说一起去鼎丰实习,也不过是一腔热血,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但时间久了,想的多了,她真心觉得自己不适合鼎丰这样的企业!

    “平常心态就好!”

    见简溪这么说,姜素浅嘟着唇,表示无奈。

    “那溪爷,你要是不去鼎丰实习,那我也不去了,反正你去哪,我就去哪!”

    简溪笑:“那我考研,你怎么不跟我考研?”

    “……”

    被抓住自己的小尾巴,姜素浅脸红。

    红着脖子,她犟嘴的反驳。

    “我一直都有一颗考研的心,不过我这不是坐不住凳子嘛,不然,我真的能考上!”

    简溪被姜素浅的话逗笑了。

    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心。

    “你先把英语四级过了再说吧!你再不给,学校连毕业证都不给你!”

    这边,简溪和姜素浅两个人在候场闲扯,助理肖旭临时要去卫生间的关系,就从面试的屋里出来。

    从洗手间出来,路过候场室的时候,眸光不经意间一瞥,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候场的简溪。

    对简溪谈不上有多强烈的印象,但想到自己有奉老板张德义的名义打电话给她,让她陪霍霆琛几天,全部的记忆,一下子就被拼接上了。

    神色露出惊讶,他一时间忘了折回面试那屋。

    看着候场里的简溪,怎么看都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乍见甚欢之感。

    待平静下思绪,他想也不想,直接往面试那屋折回。

    。

    人事部部长孟建华正在盘问一个应届生专业性知识,当问及他对“人力资源管理如何看待”的问题时,肖旭推门进来,走到他身边,用手捅了捅他。

    “孟部长,先别问了,我发现了点事儿!”

    说着,肖旭对面试生笑着说道:“你先等会,等下再面试你,我找孟部长有点事儿!”

    把话说完,他给孟部长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跟着一前一后出门。

    。

    肖旭把孟部长叫到门外的时候,问他。

    “孟部长,你还记得上次在丽登酒店和霍总吃饭时,在电梯口碰到的那个小姑娘吗?”

    怕孟建华记不起来,肖旭尽可能把情况细致化。

    “就那个小姑娘的东西被杨副总撞掉了,然后霍总伸手帮忙捡起那次!”

    听肖旭一再提及,孟建华隐约有了印象。

    “啊……那次啊,我记得啊,怎么了啊?肖助理!”

    “没怎么,就是这次面试的应届生里,我看到那个姑娘了!”

    “……”

    说着,肖旭倒也没有隐瞒,把张德义授意自己的事情说给孟部长听。

    听了这话,孟部长面露诧异。

    “那这么说,霍总对那个小姑娘还真就有有意思啊?”

    “嗯!”

    肖旭郑重点头。

    “我上次给那姑娘打了电话啊,她当时态度很强硬,而且从她的话里,能听出来她和霍总之间有渊源!”

    孟部长对肖旭的话稍作思量,而后拿下摸下巴的手,道:“那怎么办?你和我说这话的意思是……”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儿,肖旭点了点头。

    “我马上给张总打电话,看看他那边怎么说!”

    “嗯,行,你问问张总吧,他要是准备把这姑娘留下,那我们两个人就留意一下!”

    “嗯,我马上给张总打电话!”

    怕应届生等急,肖旭让孟部长先回面试那屋,说等自己和孟总联系上以后,再去找他。

    。

    张德义接到肖旭打来的电话,一听说简溪是应聘他们鼎丰实习工作的一名应届生,当即拿下两个搭在桌边的腿。

    “那姑娘居然应聘鼎丰?那你和老孟可得把人给我留住,别把事儿再像上次那样搞砸了!”

    想到上次没有搞定简溪,张德义心里总是横着一股火,心想,不就是个女大学生嘛,至于那么难搞吗?

    “所以,张总您的意思是……”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你说你怎么在我身边留下工作的?我养你是为我打工办事的,不是留你吃干饭的!”

    见自家总裁和自己掰扯,肖旭“嗯嗯啊啊”的点头答应。

    “那我就把简小姐的名留在实习人员的名单上了啊!”

    “嗯……不光光是简小姐,和她要好的,都一起收下吧!”

    现在手握简溪这尊能讨好霍霆琛的大佛,张德义自然是能利用则利用,一定不遗余力,但从肖旭那边知道简溪是个性子比较烈的女孩,必然还要做好安抚工作,不然到时候再弄巧成拙就不好办了!

    知道张德义是什么意思,肖旭点头。

    “那张总,我知道怎么做了!”

    张德义对肖旭办事儿还算放心。

    “你就尽可能讨好那个简溪就是了,咱们鼎丰不缺人才,你也不用看成绩和能力招人,把上头的人讨好了,让霍总开心,咱们鼎丰还愁不盈利吗?”

    一再被张德义这个老滑头灌输思想,肖旭也懂这些人情世故的大道理,连连应声。

    “您放心吧张总,等我和孟部长这边的消息就行了!”

    。

    简溪虽然说没有做什么准备,但也并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做,毕竟专业性知识摆在那里,一会儿面试官如何提问自己问题,她也算有底子。

    轮到简溪去面试的时候,她一进门,孟部长和肖旭两个人就开始打量她。

    不同于其他穿OL装和正式西装应聘的应届生,简溪穿的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随性。

    绑了个松散的马尾,鬓边垂着几缕青丝,身上是白色的雪纺衫,扎在黑色的小脚裤里,脚下是“converse”的白色板鞋,一小节白皙的脚踝,光洁不失俏皮。

    简溪将手里的履历递上去,细白的手腕和修长的玉指,干净漂亮,衬着履历表的一角,像是一幅静态的素描画。

    不同于前段时期在酒店的惊鸿一瞥,现在面对面正视简溪,再加上她脸上挂在极淡、但不虚伪做作的微笑,年纪不算大的肖旭有些招架不住,倒是一旁的孟部长,用手推了推鼻上的眼镜后,接了简溪的履历过来。

    知道简溪是要特殊对待的一个,听简溪自我介绍,孟部长随意翻了几下履历表。

    简溪从始至终都保持莞尔姿态,不记得自己曾经在酒店有和他们两个人擦肩而过,待自我介绍以后,她平复下心境,准备就专业性问题,对他们两个人的提问,做出回答。

    “你的履历,我看了,很符合我们公司的用人需求!”

    “……”

    简溪一愣。

    所以他们的意思是,不提问自己了,直接录用自己?

    “不过,依照你出色的资历,只应聘企划,有些委屈你了!”

    简溪涉世不深,听孟部长像是夸赞自己,又像是变相拒绝自己,总感觉不对劲儿。

    说来,一份漂亮的履历,并不能代表什么才对。

    他应该提问自己专业技能,考察自己的应变能力和综合实践能力才对啊!

    “我看你简历上有写对经济管理方面的课程有所涉猎,不知道你对做商务文秘,能不能胜任?”

    简溪此次面试,希望获得的职业是企划部,或者宣传部的工作,让自己跳到商务文秘,怎么说差距差的不止一点点儿!

    “相比较而言,我个人认为对企划部的工作更能胜任,经管类学科,只是专业课有学过,不能算精通!”

    简溪觉得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对方应该明白自己的话是什么,不想,孟部长并不这样认为。

    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我在人力资源部工作多年,对人、看事儿都很准,你可能觉得你在行企划,但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你应该清楚,你在所有的应聘人中成绩不算拔尖,我虽然不能否认你的能力,但你考虑自身条件会发现,还是文秘这种工作适合你!”

    说着,孟部长开始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

    “商务文秘的工作并不忙,应聘鼎丰之前,你应该有所了解,鼎丰已经被其他公司并购,我让你做文秘,就是老总过来鼎丰这边时,你帮忙倒倒茶、端端水的工作,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重要的工作,顶多就是传送文件,记录一下工作事宜,而且我看你英语水平很高,鼎丰经常接国外的大单子,平日里,你可以帮忙翻译下文件。”

    听孟部长说了一大堆,听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简溪最初的坚持有些瓦解。

    她清楚自己还要考研,实习不过是不想自己等过了十二月月底的考研结束后过得太闲适。

    思量了一下,她没有急着给孟部长答复,毕竟,从自己进门,他和助理的表现就过于奇怪。

    没有碰到过一见面不提问自己问题,而是给自己安排其他部门的面试官,如果不是鼎丰在外面的口碑摆在那里,她真就不打算留有商量的余地。

    孟部长见简溪没有像其他应聘者那样急于给自己答复,多多少少有些诧异,依照鼎丰现在的势头,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进来都进不来!

    。

    简溪再出来时,中间有其他学生进去面试,姜素浅不着急去面试,迎了上来。

    边拉着简溪往候场那里走,边问她。

    “怎么样?鼎丰的HR严不严厉?都问了些什么?你有没有机会进去鼎丰实习啊?”

    听姜素浅噼里啪啦问了自己好些个问题,简溪现在还有些呆呆傻傻状态的摇了摇头。

    “没有……”

    一听说简溪说“没有”,姜素浅当即“啊?”了一声,可见,她真的惊讶简溪的回答。

    如果连简溪都应聘不上,何况是半吊子的自己!

    “你都没有过面试,那我岂不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嘛!”

    “……不是!”

    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回答让姜素浅陷入误区,简溪嘟了嘟红唇。

    “很奇怪,”

    “啥?”

    “我说面试官很奇怪!”

    “很奇怪?”

    姜素浅觉得自己听不懂简溪的话是什么意思,在她看来,比英文还让人难以理解。

    “嗯……”

    简溪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面试时的情况,说给姜素浅听。

    “你说,正常的面试过程,不都是问你专业性技能和综合素质能力嘛,但是他们什么都没问我,只是和我说,我不适合做企划或者宣传的工作,适合做商务文秘,让我去做他们老总的秘书!”

    听简溪这么说,姜素浅也懵了。

    “挖槽,这什么情况啊?该不是他们老总看上你了吧,特意授意两个面试官,让你做文秘的吧?”

    简溪无奈,翻白眼瞅了姜素浅一眼。

    “我和他们老总又不认识,话说回来,我之前都不打算投简历到鼎丰,还不是你把我的简历给改,我不得已才来鼎丰面试的嘛,说来,我的情况,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才是!”

    简溪如是说,姜素浅也觉得在理,不过……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啊,你一个新闻传播学出身的毕业生,搞什么商务文秘工作啊,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啊!”

    简溪淡淡“嗯”了一声,在职场虽然没有混迹过,但很多情况,她也懂。

    不过,她总觉得依照鼎丰这样口碑的企业,不应该存在那种以色相取人的事情发生啊!

    “我再看看吧,你先去准备面试吧,顺便,帮我留意一下,看看鼎丰靠不靠谱,如果不靠谱,我也就不再考虑留鼎丰实习!”

    姜素浅点头。

    “嗯嗯,好,等我面试完,给你回复!”

    。

    简溪没有离开,在候场很安静的等姜素浅出来。

    待姜素浅再出来时,也是一脸茫然。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也是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就被录用了!

    不过不同于简溪的商务文秘,她被分配到了企划部。

    不等简溪先开口问她怎么样了,只听她说:“溪爷,和你说的真的一样,鼎丰的面试方式太特别,不光光是你,我也是一个问题都没有被问及,就被告知被录用了!”

    “……”

    简溪蹙眉。

    见姜素浅和自己情况如出一辙,一时间不确定是就她们两个人特别,还是其他人也都是这种面试方式。

    梳理了一下情况,等着再离开的时候,有刚从里面面试出来的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犯嘀咕。

    “这鼎丰问得问题都太难了,一个私企,竟然比那些国企、外企还刁钻!”

    简溪、姜素浅:“……”

    。

    简溪回寝室继续忙考研的事儿,姜素浅则是耳朵里戴着个耳机刷日漫。

    待刘杉杉和佘伊回寝室,两个人脸上挂着笑。

    见简溪和姜素浅在寝室,尤其是简溪往门口看过来,两个人稍稍敛住笑意。

    毕竟简溪和姜素浅两个人和自己一起竞争鼎丰的实习名额,她们两个人被录用,但是如果简溪和姜素浅没有被录用,倒显得她们两个人和她们两个显摆似的,这点做人的道理,她们还是懂的!

    “你们两个人在啊?面试怎么样?还顺利吗?”

    听到门口有声音,姜素浅摘了耳机。

    “你们回来了,怎么样,被录取了吗?”

    姜素浅这会儿得意的不行,她听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没少说想在鼎丰入职怎么怎么难,不过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嘛!

    见姜素浅情绪不是低落,反倒是有些张扬,刘杉杉和佘伊对视一眼,相互留了个心眼。

    “还好吧,等鼎丰人事部那边通知!”

    姜素浅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然后略显神气道:“你们慢慢等吧,我不用等了,那边人事部部长已经给了我明确答复,说我可以去鼎丰实习!”

    刘杉杉、佘伊:“……”

    两个人瞪大了眼,格外震惊,姜素浅竟然去鼎丰实习?

    她们两个人从不知道,鼎丰的用人标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连姜素浅这种全专业成绩垫底的手儿都能去鼎丰实习!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不信吗?”

    在一起同寝室住了四年,知道姜素浅性格大大咧咧,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倒也没有否认,在姜素浅得意的目光注视下,很中肯的点了点头。

    姜素浅“哈”的一声笑了,她就知道她们谁也不信自己被鼎丰录取。

    ————

    6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