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6章:霍霆琛连裤子都没脱就开g?
    “你们还真就别不信,我这个人完全靠运气,一不用拼爹走后门,二不用靠实力和你们竞争,我这种人就是命好,生来运气爆棚!”

    听姜素浅这么说,刘杉杉和佘伊撇了撇嘴。

    “我们两个人的运气也不差啊!”

    “……”

    姜素浅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时候,惊讶的瞪大眼,双手捂脸。

    “所以……我们寝室几个人都要去鼎丰实习了吗?”

    刘杉杉和佘伊同样惊讶姜素浅的话。

    “溪爷也过了吗?”

    “当然啊,我都能去鼎丰实习,溪爷比我优秀那么多,英语还那么厉害,必须过啊!”

    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真的惊讶到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一个寝室就四个人,四个人都能去鼎丰实习,这几率堪比中了彩--票头奖!

    要知道,比她们优秀好多的陈宁都没有机会去鼎丰实习,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溪爷有点奇怪,人事部部长没有让溪爷留在企划部,而是去做商务文秘,话说,你们两个分哪个部门了啊?”

    “我分企划部了,伊伊去了公--关部,不过话说回来,溪爷怎么被安排文秘的工作了?她自己要求的?”

    “不是啊,我不是很清楚鼎丰怎么安排的,就连溪爷也不清楚情况!”

    刘杉杉和佘伊把目光看向简溪。

    “那溪爷,你准备去鼎丰实习吗?”

    在她们看来,鼎丰的工作机遇比那些国企都要好,就单单薪资方面,绝对是同行业中顶尖的一个,工作确实忙、累、多,但福利待遇好,最关键的是,在鼎丰工作,说出去,格外有面子。

    “我不一定!”

    简溪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怎么没回答问题,单单通过一份履历就被安排了文秘。

    “你还要考虑?”

    十分意外简溪居然有进鼎丰实习的机会还要犹豫,在她们看来,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不见得有机会进去实习,她竟然还要犹豫!

    “嗯!”

    能看出来刘杉杉和佘伊觉得自己自命清高,她淡淡解释:“你们知道的啊,我要考研啊,如果考研考上了,就不可能去实习啊!”

    “讲真溪爷,你就是博士生毕业想要进鼎丰都不见得那么容易,你居然为了考研,放弃这么好的实习机会,很不值得啊!”

    “是啊,文秘的工作多好啊,虽然和专业不是很对口,但是文秘可是接近老板最近的职位,以后升职加薪,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啊!”

    听刘杉杉和佘伊你一言、我一语,简溪淡淡莞尔。

    “行了,这些话我都和溪爷说了,但是溪爷她有她自己的打算,我们说什么也没有用,反倒不如,让她自己再寻思寻思,这种事情,就得她自己拿主意。”

    刘杉杉和佘伊也觉得姜素浅说的在理,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

    简溪虽然不如姜素浅她们几个人因为有机会进鼎丰实习有多高兴,但被她们几个叫出去,说是要庆祝一下,她倒也没有推脱。

    小姐妹几个人在寝室打扮一番后,出门去市中心那边吃古法烤肉。

    难得没有素颜朝天,在几个人一再怂恿下,简溪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

    妆容不是很艳丽,淡到几乎没有画一样,如果不是那一抹较为亮色的红唇,真就是清汤寡面。

    能去鼎丰实习,最高兴的莫过于刘杉杉和佘伊,实在是高兴到恨不得开香槟庆祝,几个人吃烤肉的时候,要了啤酒。

    不好在四个人中最特殊那一个,当被要求喝酒的时候,简溪也拿过啤酒倒满杯,和几个人碰了杯。

    吃烤肉的过程中越发有气氛,在又一次碰杯以后,姜素浅开头,又开始怂恿简溪一起去鼎丰实习。

    听姜素浅提议,刘杉杉和佘伊也附议,说什么大家在一起住了四年,以后还能在一个公司实习,有什么比这更缘分的呢?

    简溪将手握住在一起抵在下颌处,听几个人说,表现出来自己的迟疑。

    “可是我想去企划部啊,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怎么平白无故就被安在了文秘的职位上!你们都说文秘的职务好,不那么忙,但是在我看来,人闲下来,才是废了呢!”

    听简溪这么说,几个人大笑了起来。

    尤其是刘杉杉和佘伊,笑得有些夸张。

    简溪微微皱眉,“你们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不对,但是溪爷,你怎么想的啊?清闲、工资还还高的工资居然不要,竟然能说出来人都待废了的话,你怎么这么逗啊?要是让我和杉杉任何一个人能换文秘的工作,我们两个人都会和你换的!”

    “要不这样吧溪爷,你回头和人事部部长说你想来企划部,我和你换,我去做文秘,你来做职员!”

    “嗳嗳嗳,你们两个人干啥啊?就算是要换,也是溪爷和我换,你们两个排队去!”

    简溪见几个人因为一个文秘的工作吵吵嚷嚷着,无力叹息一声。

    她不是不知道文秘的工作不好,是这个职位安排在自己身上,很奇怪啊!

    几个人边吃边闲聊,一直在服务简溪这桌的两个男服务员,不断的议论。

    当一个男服务生被另一个服务生推到简溪她们桌的时候,几个人一怔。

    姜素浅看到突然出现的男服务生,看向他,语气不好的质问道:“你干什么啊?”

    男服务生脸色一红,面露羞涩。

    “那个……我能不能要你的联系方式?给个手机号,或者微信号都好!”

    男服务生将纸笔恭恭敬敬的送到简溪的跟前。

    刚刚往她们桌上菜的时候,他就一直注意简溪,相比较其他几个人浓艳的妆容,简溪在几个人真就不显眼,但你只要多打量一眼,就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那惊鸿一眼过后,就再也忘不了她。

    简溪一愣,见跟前的服务生想看自己又不敢看自己,突然笑了。

    眼前的男服务生似乎比自己还小一些,看他红着耳根子的样子,完全就是情窦初开才会有的羞赧。

    “干嘛?要追我们溪爷吗?”

    姜素浅把简溪揽了过去,用保护的姿态看向面红耳赤的男服务生。

    “不是我说话难听打击你,想追我们溪爷,你排队去吧,不过依照我们溪爷的抢手程度,估计你得等到头发都白了!”

    “……”

    见姜素浅说话挺不留情面的,简溪用手指戳了戳她。

    姜素浅不理会简溪,一个劲儿的翻白眼。

    一旁的刘杉杉和佘伊与简溪同寝室四年,对于这种事情司空见惯,根本谈不上新奇。

    “放弃吧,你要是追杉杉还是有可能的!”

    刘杉杉用手肘怼了佘伊一下。

    “追你才有可能!”

    男服务生被几个小姑娘怼,处境更是尴尬。

    想走就不能再要简溪的联系方式,但是不走,还听不惯几个人说的话。

    见男服务生尴尬的杵在那里不肯走,姜素浅眼珠子转了转以后,道:“看你这么执着,对我家溪爷还真是真爱,本小姐就把我家溪爷的微信号给你!”

    说着,姜素浅接过纸笔,在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注视下,信笔一挥,写下自己的微信号。

    打发走了男服务生,简溪皱眉看姜素浅。

    “你真把我联系方式给他了?”

    “嗯,不然他不走,多耽误我们几个人吃饭啊!不过,你要是对他没意思,不加就是了!”

    简溪略显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那还不如不给!”

    。

    几个人又吃了一会儿,刚刚和简溪要微信号那个男服务生,每每过来这边服务她们几个人的时候,脸蛋都禁不住一红。

    趁着没有值班经理在,他冲简溪,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我刚刚忙里偷闲加了你的微信,回头你同意一下!”

    简溪:“……”

    简溪有些尴尬,倒是听到了服务生话的姜素浅,边咀嚼烤牛肉边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不懂吗?你这么急,女孩子会烦的!”

    男服务生听姜素浅这么说,羞赧的挠头。

    “我不急我不急,你们先吃东西吧,等有时间再同意就行!”

    见男服务生离开,姜素浅散漫的翻了个白眼。

    “这也太猴急了吧?”

    说着,她用手肘怼了简溪一下。

    “你家老霍对你也这么猴急吗?还是说,比这个还急?”

    听到姜素浅说“猴急”两个字,简溪忍不住想到上次在自己出租房里和霍霆琛发生的荒唐事儿。

    瞧见简溪耳根子有些热,姜素浅像是发现什么秘密的事情,诧异的看她。

    “挖槽,不是吧?老霍比这个毛头小子还猴急?”

    和郁北庭之间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姜素浅倒也不忌讳说荤俗的话。

    “他该不是连裤子都没有脱就开--干吧?”

    简溪:“……”

    那天,霍霆琛好像真的连西裤都没有脱。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他只是把白衬衫下摆从西裤里抽出来,然后解开皮带,拉下拉链,就勾起自己的蹆弯。

    想到那天的事情,还被姜素浅说中,简溪有说不出的尴尬。

    “你胡说些什么呢?我和他才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

    “那你脸红什么啊?”

    听姜素浅这么说,简溪下意识去摸脸颊。

    “我那是刚刚喝酒的关系!”

    她本以为自己胡乱找个借口就能搪塞过去,哪知道姜素浅做了个鬼脸,懒懒散散的道:“你怎么不说是刚才那个服务生小哥和你表白,你不好意思才脸红的呢?”

    “……”

    “我和你都认识七年了,你扌厥起屁--股拉几个粑--粑--蛋,我都知道,这种事儿,你和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吗?”

    简溪抓过一个香芋卷往姜素浅的嘴巴里塞。

    “赶紧闭嘴吧!”

    。

    被姜素浅调--戏一番后,简溪脸上的热度就没有再下去过。

    不同于其他任何异性,霍霆琛这个名字真就有让自己心跳加快,心悸紊乱的资本。

    又吃了没一会儿,简溪手机里进来电话。

    手机就放在手边的关系,见手机振动,姜素浅比简溪都先看向手机。

    见手机屏幕显示“霍霆琛”三个字,姜素浅啧啧做声的笑了。

    “这老男人真就是急不可耐啊!说他猴急还真就没有诬蔑他!”

    简溪一见来电显示确实是霍霆琛,耳脖更是热浪滚滚。

    她是前不久才存的他的手机号。

    “你别想歪了,是正事!”

    姜素浅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孤男寡女办的当然是‘正事’,两个人都单身,不用干那么偷鸡摸狗的事儿,说不是‘正事’,我也不信啊!”

    简溪懒得解释,反正依照她和霍霆琛现如今的关系,只会越解释越糟糕,反倒不如只字不提。

    “懒得搭理你!”

    说着,简溪站起身,对刘杉杉和佘伊说要去接个电话,然后退开座椅,往洗手间那边走。

    。

    待电话被接通,男人好听的声音,如大提琴琴弦被拨弄般低沉轻扬。

    “怎么才接电话?”

    并不是不耐烦的声音,很显然是关切。

    时隔不到三天,再次听到男人醇厚的嗓音,简溪眼底拂过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欣然。

    “在和室友吃饭,没有注意到!”

    那边有短促的沉默,而后听霍霆琛问:“吃的什么?”

    “吃的古法烤肉。”

    “在外面?”

    “嗯,我们有好久没有出来聚餐了,赶上今天没有什么事儿,就出来了!”

    那边又一次有片刻的缄默,静的隐约能听到男人平稳均匀的呼吸声。

    “在哪里吃饭?”

    “在信顺街这边。”

    “一会儿吃完饭还有什么安排?回学校么?”

    “应该是回学校,不过也不一定,还有可能去KTV唱歌!”

    霍霆琛淡淡“嗯”了一声。

    “回去别太晚,虽然是一寝室的人出来,但也注意点安全!”

    知道霍霆琛是好意,简溪点头说了句“知道了!”

    直到电话被挂断,简溪都没有想明白,这个男人怎么平白无故打了电话给自己?

    接通电话那一瞬,她有想过问他为什么打电话给自己,不过聊着聊着,就被自己忘了。

    再折回饭桌的时候,姜素浅几个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