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7章:还不承认喜欢我?
    简溪看几个人吃完烤肉,在等自己回来,顺带补妆,她也就没有再吃,拿过牛仔外套和拎包,说去结账。

    姜素浅给自己涂了一个口红,见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还在往自己脸上扑气垫bb,说:“我和你一起去结账!”

    两个人走去前台结账,一共消费326元,收银员打账单的时候,姜素浅闲来无事,就四处看看。

    目光触及到不远处站着的一抹身影,惊讶的同时,用手肘怼了怼站在收银台前的简溪。

    “溪爷,你看看,那是不是你家老霍?”

    简溪回头,目光顺着姜素浅下巴所指的位置看去,隔着不远的距离,她确确实实看到了一抹笔挺高大的身影。

    霍霆琛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精湛工艺的纯手工西装勾勒男人俊美修长的身影,领口处是一截湖蓝色的领口,没有系领带,散开的领口间是男人凸出的喉结,忄生感充满男性成熟魅力,是让人不可忽视的存在。

    几乎是和霍霆琛目光于半空中交汇那一瞬,简溪就乱了心跳频率。

    前不久才接到他打给自己的电话,这会儿见到真人,远比打电话来得震撼。

    当霍霆琛走近的时候,简溪还没有收拢回来飞脱的思绪,机械性的问:“你怎么过来了?”

    “刚好在这边应酬,顺道过来!”

    “小姐,你核对一下账单,一共消费326元!”

    收银员的声音加进来,打断了简溪和霍霆琛的攀谈。

    简溪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账单,不等她核对完,一张金卡,被男人修长有型的手指推了上去。

    “刷卡吧!”

    意识到霍霆琛要帮自己买单,简溪去按他的手腕,顺带把那张金卡拿了回来。

    “我不用你买单,你把卡收起来吧!”

    见霍霆琛没有接自己递上去的金卡,只是低首打量自己看,碍于姜素浅还在,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的前台,简溪红着耳根子把金卡放到一旁,拿出自己的手机,对收银员说“微信支付。”

    姜素浅在一旁看简溪和霍霆琛之间分的那么清,不禁出言逗简溪。

    “溪爷,不就是一顿饭,你家老霍不差钱,他想买单就让他买单呗,分的那么清干什么?看起来多见外!”

    简溪冲姜素浅翻白眼,无奈的表情状似在告诉她“我和霍霆琛之间还没有到财产公用的地步!”

    “你去楼上看看杉杉和佘伊好了没有?”

    实在是担心姜素浅那个大哈喇当着霍霆琛的面儿说什么云山雾罩的话,急忙催促她去找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

    被简溪催促,姜素浅倒也没有造次,她也清楚要留二人世界给他们两个人。

    “嗯……我去看看她们两个,她们两个人就算好了,我也不让她们着急下来!”

    说着,她用目光往霍霆琛从容寡淡的脸上睇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而后,才贼兮兮的往楼上走。

    少了姜素浅在,简溪也付完了账,霍霆琛站在她旁边,语调不咸不淡道:“你室友说得对,你没有必要和我分的那么清!”

    “不是我和你分得清,你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你霍二少就算是有钱,那也是你的钱,我简溪又不是没有自理能力,干什么要你拿钱替我买单?”

    对简溪的话不置可否,霍霆琛笑了笑。

    “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刚问完这话,察觉到简溪如幽兰般的气息间有淡淡的酒气,微微蹙眉。

    “喝酒了?”

    “……”

    没想到霍霆琛观察入微,连自己喝酒都发现了。

    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

    “大家今天高兴,就喝了一点儿酒,不过不多!”

    “不多也别沾酒,忘了你自己几斤几两?”

    说到简溪喝酒,他不可避免想到上次她上次喝得烂醉如泥,在酒店险些让人占了便宜。

    不满意霍霆琛说教自己,简溪鼓了鼓腮。

    “我成年了!”

    “成年就应该沾酒吗?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

    听霍霆琛以长辈的姿势说自己,简溪有些小委屈,但还是耷拉个脑袋认错。

    “我以后不沾酒了还不行嘛!”

    见简溪这会儿承认错误倒是快,霍霆琛紧锁的眉宇间,舒展开一些。

    “我一会儿送你回学校!”

    简溪倒也没有拒绝,想到霍霆琛的车足够她带三个室友一起坐,就点了点头,然后还不忘客套的说上一句“那就麻烦你了!”

    。

    等了姜素浅她们几个人有一会儿,不过始终不见她们几个人下来。

    简溪看了看时间,见几个人磨蹭了快十分钟还没有下来,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姜素浅。

    只是不等她把手机解锁,进来姜素浅打给自己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姜素浅像是会唱歌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

    “喂,溪爷啊,我和杉杉、佘伊她们先打车走了,就不打扰你和你家老霍的良辰好景了!对了,你晚上几点回来啊?要是不回来的话,我们就不给你留门了!”

    听不清楚电话那端的三个人在说些什么,嘻嘻哈哈的声音,尽是含糊的声音。

    “溪爷,就这样了啊,你好好玩吧,拜拜!”

    “……”

    不等简溪说点什么,姜素浅直接将电话挂断。

    听着一阵“嘟嘟嘟”的声音,她无语的向上翻白眼。

    听到简溪长长一声叹息,霍霆琛看她。

    收回霍霆琛看过来的目光,简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拨弄了几下鬓边的发丝。

    “我室友她们几个人从侧门走了!”

    霍霆琛对此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道:“那我送你回学校!”

    。

    简溪坐上霍霆琛的车,不等他发动引擎,手机里进来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梁辉。

    “霍总,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褚总这边吵着要找你呢!”

    “你先应付一下,我过会儿才能回去!”

    梁辉直挠头,自家总裁离开,他已经找借口搪塞了好几次,要不是他真的搪塞不过去,也不至于打电话给他。

    “霍总,应付不过去啊,我已经找借口搪塞好几次了,这次是真的搪塞不过去了,不然我也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霍霆琛眉宇间闪过一抹不耐烦。

    “你先应付着,就说我四十分钟后回去!”

    梁辉一听自家总裁还要自己搪塞四十分钟,就差给他跪下了。

    静谧的车厢里,简溪能听得出梁辉无所适从的声音,用小手紧了紧手里的安全带。

    “你让齐副总和他喝会儿,我这边还有事儿!”

    不给梁辉再和自己废话的机会,霍霆琛直接挂了电话。

    重新发动引擎,黑色的阿斯顿马丁轿车汇入熙熙攘攘的车流。

    简溪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离封寝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开口:“你回去应酬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霍霆琛不听,只是很寡淡的说道:“有霍氏的副总在,不耽误!”

    “梁辉都要急哭了,还说不耽误事儿呢?”

    霍霆琛勾唇笑了笑。

    “你还笑?你这大老板做的真就是悠闲,什么工作都交给底下人做!”

    简溪的话听在男人的耳朵里,笑得更显风情。

    “你这是在替梁辉打抱不平?”

    “不是替梁辉打抱不平,是你们这些做大老板的,永远不知道员工的难处,不会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你也是的,难为一个助理干什么?那边说找你,你就回去呗!”

    能看得出霍霆琛许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回去,她又补充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怕霍霆琛还是不肯松口,她继续道:“我到学校给你打电话。”

    总觉得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霍霆琛应该能改变最初的坚持,不想,他还是没有让她一个人回学校的打算。

    最后,在简溪一气软磨硬泡下,才算松了口。

    “那一会儿让梁辉送你回去!”

    说着,他将车调转方向,往会所那边行驶。

    。

    霍霆琛本打算留下继续应酬,让梁辉送简溪回去,不过思量了一下后,到会所的时候,还是改变了看法儿。

    “明早有没有早课?”

    “没有,上午十点才有课。”

    听简溪回答,霍霆琛淡淡“嗯”了一声。

    “我一会儿应酬完送你回去,要是没赶在封寝之前把你送回去,就过去香樟园那边住,我明早再送你回去。”

    简溪:“……”

    。

    简溪不想麻烦霍霆琛,尤其是他说让自己跟他过去,打从心底里排斥。

    “我就不去了,要是梁助理不方便送我回学校,我就自己打车回去。”

    “不好意思见人?”

    听霍霆琛问,简溪耳根子微热。

    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当然不好意思与他并肩出现在外人面前。

    见简溪缄默不语,霍霆琛嘴角微挑,淡淡一笑。

    “那你去1508号房间等我。”

    说着,霍霆琛拿出一张门卡。

    很多时候应酬完,他会选择在会所这边住上一晚上,免得折腾。

    相比较而言,自己去他常年包下的房间待上一会儿,总好过去面对那些常年在商界游--走的大老板。

    没有拒绝霍霆琛递过来的房卡,简溪接过房卡,说了句“那我去楼上等你”以后,转身,往电梯口走。

    瞧见简溪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收回目光的霍霆琛没有急着进包间,而是从烟盒里取了一支烟出来。

    待一支香烟燃尽,他才转身,往包间里折回。

    临进门之前,手机里进来短信。

    瞧见发短信的号码是那个让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熟记于心的手机号码,霍霆琛顿住脚下的步子,点开短信。

    “少喝点酒!”

    望着仅仅是很简洁的四个字还有一个感叹号,霍霆琛眼底噙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

    霍霆琛在会所15楼包下一个豪华套房,里面一应俱全所有需要的生活品,衣柜里,还有崭新的西装西裤,以及衬衫、领带还有皮鞋,可以说,这里算得上他的一个“家!”

    简溪找了一双一次性拖鞋来穿,看着暗色调的房间里,虽然纤尘不染,没有灰尘的味道,但过于冷硬的氛围,可见,这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住。

    吃烤肉的时候,调料有些咸,简溪这会儿口渴,从冰箱里找了一瓶矿泉水来喝。

    没有进卧室里的意思,简溪拿着那瓶矿泉水走去沙发区。

    将矿泉水放在茶几上,她抱着个抱枕,小身子蜷缩进沙发里。

    闲来无事,她拿出手机刷朋友圈。

    待刷到一个高中同学发朋友圈说自己父亲长期酗酒造成胃出血,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的动态时,像是意识到什么事儿似的,下意识去找霍霆琛的手机号,准备拨出去。

    只是纤凝的指尖在那个手机号上犹疑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把电话拨出去。

    正打算放弃打电话给霍霆琛的念头,刚刚那条朋友圈动态,又浮现到她的脑海中。

    到最后,她终究选择发了条短信给霍霆琛,叮嘱他尽量少喝酒!

    。

    简溪打开电视,找了个美剧来看,正看得恹恹昏睡,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按响门铃。

    听到门铃声,简溪看向门口那里,旋即,趿着一次性拖鞋去开门。

    前来按门铃的人是会所的服务生。

    “小姐,这是有位先生为你订的花,还有一份水果拼盘。”

    简溪看向服务生手里那一大束红玫瑰,有些发怔。

    但下一刻,伸手去接,并说了句“谢谢。”

    “麻烦你在这上面签个字!”

    简溪在签收单上签了字。

    “好的,小姐,麻烦你了!”

    说着,服务生将餐车往房间里推,并问简溪要把果盘放在哪里。

    简溪伸手指了指茶几那里。

    “放茶几上就行了!”

    待服务生离开,简溪第一时间去看那一束玫瑰花。

    在一大束红玫瑰里,她果然找到了一个小卡片。

    打开小卡片,上面有用很苍劲笔锋写下的字。

    “To某个磨人的小妖精,霍霆琛!”

    字迹略显潦草,但看笔力和字迹,还是能看出行云流水的写着“霍霆琛”三个字。

    心弦有一瞬的冲击。

    女性都是感性的动物,红玫瑰代表什么,简溪很清楚。

    不是第一次接到异性送自己玫瑰花,但任何一次都没有这次来的让自己心悸。

    有说不出的甜蜜,在心头蔓延,简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最近漾起一抹浅笑,那是恋爱中女孩才会有些欣喜。

    简单数了一下,一共十一朵红玫瑰,旁边除了绿叶装饰,还有嫩黄色的小雏菊,整个花束看起来,精致紧促,颜色配比完好。

    放下红玫瑰再去看水果拼盘。

    拿开上面餐盖,里面呈现出用圣女果拼成的“溪”字,圣女果的位置没有因为移动而出现偏差,那个“溪”字,视觉冲击感很强。

    不难看出霍霆琛的用心,简溪竟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她一直都觉得像霍霆琛这种“老男人”不解风情,还死板,自己要是真的和他在一起,以后出去约会什么,一定不会新奇,甚至可能是无趣,但现在看来,真就是自己对他有偏见,不想他真就不是不解风情不说,还整的挺浪漫。

    正感动的稀里哗啦,手机里进来电话。

    看着上面闪烁霍霆琛这个名字,简溪情绪涌动的更加剧烈。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按下接听键的,但听到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藏匿在眼眶里的泪花,怎么也藏不住。

    “收到了么?还喜欢?”

    简溪嘟着红唇,霍霆琛磁性的声音,每一个字就像是弹钢琴琴弦一样落在自己的心尖上,敲出让自己心神荡漾的音符。

    “怎么突然间想着送我花?”

    简溪的嗓音有些暗哑,隐约透着泪腔。

    霍霆琛听出简溪语调里的不自然,问:“嗓音怎么皱巴巴的?生病了?”

    “没有!”

    简溪嗓音依旧干哑的回应,然后随意杜撰借口,说自己吃烤肉的时候,调料味咸。

    “那就多喝点水,房间里要是没有水,就打电话让服务生送上去!”

    “嗯,我知道!”

    说完这话,简溪目光瞟到一旁的玫瑰花花束,又一次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怎么突然想送我玫瑰花了?”

    “想送你,所以就送了!”

    他当时也是一时头昏脑热,他并不是什么会搞浪漫的人,但想到简溪发给自己短信的那句叮嘱,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他回到包间,第一时间问梁辉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

    “这是什么原因啊?”

    简溪鼓了鼓腮。

    要知道,之前有男生送自己花,都是说一些甜言蜜语的话,或是让自己做他的女朋友,或是说想进一步了解对方,哪有他这样说想送就送的?

    能想象出简溪这会儿是怎样一副呆萌的样儿,霍霆琛笑了笑。

    “我送你花,到底是什么原因,你是真不清楚,还是故意和我装不清楚?嗯?”

    “……”

    被质问,简溪脸颊一红。

    “我看你就是因为不能送我回学校,所以送花和我道歉!”

    霍霆琛依旧轻笑。

    “用不用我一会儿和你当面再道个歉?”

    “那倒不用了,看你送我花的面子上,我原谅你了!”

    简溪并不是很矫情的人,说来,她真的很容易满足。

    一束玫瑰花,就能让她高兴半天。

    霍霆琛听简溪的语气,能听出她这会儿很高兴。

    “我这边一时半会还不能完事儿,你要是困了,就在房间里睡会。”

    一束红玫瑰花已经把简溪迷得晕头转向,她这会儿也不管什么回不回学校的事儿,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忙吧,我没事儿的!”

    挂断和霍霆琛的电话,简溪回味刚刚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像和男朋友撒娇的女友。

    莫名脸颊滚烫,她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刻意弱化心神的不自然,她再拿起那张小卡片打量,盯了好一会儿后,把那张小卡片放进自己小方包的暗格里。

    。

    简溪看美剧看到要睡着,差不多到了晚上十一点,霍霆琛才上楼找她。

    刚开门,迎面有酒味冲自己袭来。

    霍霆琛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醉酒后的邋遢样儿,但萦绕在感官世界里的酒味,混着属于他成熟稳重的气息,还是能看得出他喝了不少酒。

    “怎么还是喝了这么多酒?”

    简溪微微拧了眉后,把他让进房间里。

    见霍霆琛手揉着太阳穴走去沙发那里坐下,领口散着两粒纽扣,露出精赤的胸膛,简溪转身,往卫浴间走。

    找了一条干毛巾,她放在水阀下弄湿。

    不等她拿着湿毛巾转身出去,卫浴间里晃进来一道颀长的身影。

    霍霆琛过于高大的身影,让卫浴间落下一道暗影,当即,让本来还挺大的卫浴间,变得狭****仄。

    简溪还不等转身,腰肢被一双手握在两侧。

    下意识抬起头,不等从镜子里看清楚霍霆琛的脸,只感觉他俯首,把下颌抵在了她的脖颈处。

    当属于霍霆琛的气息绕在自己的感官世界,简溪手上的湿毛巾,一个不留神儿,掉在了洗手池里。

    水阀下还哗哗哗的流着水,在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的无声间,显得格外清晰……

    “还喜欢那束玫瑰花?”

    简溪被问得脸颊一红,但还是中肯的点了点头。

    “我喜欢归喜欢,但是觉得不实用!”

    见简溪点头说喜欢,却还要说不实用这种话,霍霆琛淡淡一笑,跟着拿下颌蹭了蹭她的颈窝。

    简溪被蹭的有些痒,伸手推了推他的头。

    “你喝多了,先回卧室躺会儿。”

    注意到简溪准备伸手继续去拧洗手池里的湿毛巾,他问:“打算照顾我?嗯?”

    简溪本就脸红,听男人调侃语调的话,更是神色不自然。

    正谷欠开口说点什么,身体突然被扳了过来。

    后腰撞到洗手台的边沿,简溪微微蹙眉。

    霍霆琛将视线落在简溪嫣然的红唇上,再上移,对视她略显惶恐的目光,薄唇微动,漾出一抹笑。

    “还不承认喜欢我,口是心非的小丫头!”

    说这话的时候,他用手指轻拨她的发丝。

    简溪觉得自己周身一片酥麻。

    她从没有否认不喜欢他,只是作祟心理,一直不敢正视这段感情。

    ————

    6000字~看秦烟最近时不时加个更的份儿上,小主们,投点月票吧,现在月票榜一直在掉,就算不进前十,也不能总一直掉吧?o(╥﹏╥)o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