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28章:早就想把你贴上是我霍霆琛女人的标签!(4千字,高甜)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28章:早就想把你贴上是我霍霆琛女人的标签!(4千字,高甜)

    “我才没有口是心非!”

    简溪去拨他的手,继而往外面推。

    “你先出去吧!”

    霍霆琛倒也没有再继续和她闹,淡笑了下后,晃着颀长的身子往外面走。

    待男人的身躯消失在卫浴间,简溪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绯红,长长出了一口气。

    再折回卧室找霍霆琛,只见没有休息的他,站在窗边打电话。

    不知道在他在和对方聊些什么,但他的脸上有笑,足见得他今天心情不错。

    待挂断电话,霍霆琛回头,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简溪。

    没有穿外面那件牛仔外套,简溪上身是翻领衬衫和毛呢无袖的假两件套,下面是彰显女孩纤瘦体型和圆翘弧度的牛仔裤,衬着双腿笔直修长,下面是会所的一次性拖鞋。

    发丝没有绑上,披散的青丝,发尾处有些卷曲的弯,有着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轻熟味道。

    对视霍霆琛看过来的目光,简溪略显局促。

    “你这会儿还有不舒服么?”

    霍霆琛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抬起手腕,看了看左腕上面的腕表。

    “还回不回学校?”

    “都这个时间了,公寓楼早就封寝了!”

    说完这话,简溪又一次问:“你现在怎么样?要是不舒服就让香樟园的司机过来接你,然后让李阿姨给你煮醒酒茶!”

    “我没事!”

    霍霆琛目光瞄到茶几上那瓶矿泉水,问:“你喝的?”

    简溪点头。

    “我和你说了,吃烤肉的调料有些咸!”

    听简溪这么说,霍霆琛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兀自喝了起来。

    简溪看着男人忄生感喉结因为喝水的动作上下滚动,有说不出的迷人,再加上那瓶矿泉水是自己之前喝过的水,耳朵热了起来。

    霍霆琛灌了近半瓶的水,腔内、胃里的酒精浓度有所降低。

    把剩下的矿泉水拧盖放回到茶几上,看向简溪。

    “走吧!”

    “去哪?”

    “回香樟园。”

    “你要酒驾?”

    着实诧异这个男人喝了酒还要开车,且不说现在查酒驾这么严格,这个男人竟然喝了酒还要开车,他是嫌他命太长了吗?

    霍霆琛睇了一个眼神到简溪的脸上。

    “这里就一张床,你是打算睡沙发,还是预备……和我睡一张床?嗯?”

    简溪被问得耳根子火热,尤其是霍霆琛拖长尾音问的那个“嗯”,有说不出的迷人风情,徒惹起阵阵窜人心神的酥麻。

    没有再犹豫,简溪捞起沙发上的牛仔外套。

    目光触及那束玫瑰花的时候,她稍作迟疑,而后,把那一束玫瑰花抱起。

    “走吧!”

    见简溪打算把这束玫瑰花一起带去香樟园,霍霆琛眼前漾出淡淡笑意。

    “不就是一束花,就这么喜欢?”

    简溪流露出羞赧,但还是自顾自找借口解释。

    “鲜切花可以用来养的,如果打理的好,养上一周都没有问题,完全没有扔掉的必要!”

    霍霆琛倒也没有反驳她,依旧极淡的笑着。

    。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见霍霆琛按的负一楼停车层,简溪微微皱眉。

    伸手,她把按了的负一层取消,改按一层。

    霍霆琛见简溪擅作主张,回头看她。

    收到男人递过来的目光,简溪抱着那束玫瑰花,状似不甚在意的说道:“要么你让香樟园的司机过来接你,要么找代驾!你霍霆琛想酒驾,但我简溪惜命,我才不陪你疯!”

    听简溪略显娇纵的话,霍霆琛用打量的眼光看她。

    被男人噙着一抹笑的目光看得不自然,简溪故意错开目光,盯着电梯表盘看。

    “你赶紧打电话给香樟园的司机吧!省得还得花钱找代驾。”

    霍霆琛没有动,盯着简溪看了有一会儿后,问:“会不会开车?”

    简溪转头去看霍霆琛,摇头。

    “不会!”

    “没考车票?”

    “没有!”

    只要年满十八周岁就可以考车票不假,不过她还没有考车票。

    “我又没有钱买车,考车票也没有用!”

    说着,她开玩笑的说:“再者说了,我是坐车的命,又不是开车的命!”

    霍霆琛淡笑。

    如果是之前,他会觉得这个小丫头说这话叛逆还不羁,现在听来,小娇纵里有着女孩子才有的俏皮。

    “等有时间,去驾校报名练车,这样以后我再喝酒,不用找代驾,也不用给家里的司机开工资,就由你代劳!“

    “……”

    一听这话,简溪一愣,旋即,挑眉看他。

    “让我做你司机?霍总,你是嫌你命太长了吗?”

    简溪被霍霆琛的话逗笑了,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做出的决定这么不走心。

    一句“霍总”,把霍霆琛也逗笑了。

    “给你开工资,不让你免费代驾。”

    “那我要三倍的工资。”

    霍霆琛依旧笑,见简溪像模像样的冲自己竖三根手指,笑得宠溺。

    抬手揉了揉简溪头上的发丝。

    “你先把开车学会再说!”

    。

    叫了家里的郑师傅过来会所这边。

    在楼下沙发区等郑师傅的时候,简溪见霍霆琛坐在沙发里按太阳穴,似乎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放下手里那束玫瑰花,找会所的服务生要了杯热白开。

    待对服务生说完“谢谢”,简溪坐到霍霆琛对面的沙发上。

    见男人用手撑额,忍不住犯嘀咕:“我今天看我高中同学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说他父亲长期酗酒的关系,造成胃出血,我看你照这么下去,也离胃出血不远了!”

    听到简溪的话,霍霆琛拿开撑额的手,睁开一双黑亮的眸,望向她那里。

    “就这么见不得我好?”

    “我是为了你好才和你说的,要是路人甲,你以为我稀罕管他的死活吗?”

    把简溪翻白眼的样子看在眼里,霍霆琛嘴角漾出淡淡笑意。

    服务生送了热白开过来。

    “小姐,你的白开水!”

    简溪伸手指了指霍霆琛跟前的位置,“放那里就好!”

    待服务生离开,简溪开口:“你先喝点热白开,等回香樟园,让李阿姨给你煮醒酒茶,不然照你这个样子,明天都不能去上班了!”

    霍霆琛没有出言说什么,用原本撑额的手去拿那杯热白开。

    温度刚刚好,温热的液体顺着男人喉结滚动的动作进入食道,让有些胀痛的额,得到舒缓。

    “这里离香樟园挺远的,估计司机等会才能到,你要是不舒服,就先休息一会儿!”

    霍霆琛放下手里的水杯,“嗯”了一声。

    等郑师傅过来会所的过程有些枯燥,霍霆琛想休息会儿,但不是很舒服,索性,拿过茶几上摆着的杂志,随意翻看。

    简溪很安静的陪着霍霆琛,尽管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话说,她也没有只顾着玩手机,偶尔会抬起头看向沙发对面的男人。

    “霆琛?”

    忽的,一道清丽的声音扬起。

    听到这道女音,霍霆琛和简溪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往声源处看去。

    “霆琛,真的是你啊?”

    一看不是自己看错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真的是霍霆琛,方南歌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霍霆琛已经认出和自己说话的人是方南歌。

    “霆琛,你怎么在这里?刚应酬完吗?”

    霍霆琛淡淡“嗯”了一声。

    见跟在方南歌身后有几位生意场上能碰到的老总,他放下交叠的双腿,站起身。

    “霍总!”

    见到霍霆琛,几位老板也接着微醉的醺意走过来打招呼。

    几个人逐一相互握手,简溪窝在一旁沙发里看霍霆琛和其他几位老总打招呼寒暄,忍不住对比霍霆琛和其他几位老总的区别。

    在几个人中,霍霆琛身高出众,气质出众,虽然和其他几位老总一样的西装革履,但却让人很容易注意到他的存在。

    三十二岁的年纪,退去了年少的青涩,恰逢男人成熟,魅力最大的年纪,举手投足间尽是商人才有的沉稳派头,左腕的钢表更是体现他的身份。

    当其他一位老总注意到简溪的存在,以及茶几上那束玫瑰花,忍不住问:“霍总,这位是?”

    听到那位老总问,几个人纷纷往简溪那里看去。

    简溪本无意被他们注意到,但现在几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她根本就闪躲不了。

    听人提及,方南歌才注意到简溪的存在。

    眼里一直都只有霍霆琛的存在,瞧见简溪,以及茶几上那束玫瑰,她想要忽视的视线,再也转移不开。

    不清楚眼前的女孩和霍霆琛之间是什么关系,但看到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眉头不自觉的蹙紧。

    霍霆琛将目光看向简溪,见简溪耷拉个头,红着耳根,极力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眼底噙出一抹浅淡,却格外宠溺的笑意。

    再看向询问的老总,淡淡道:“达令!”

    “……”

    听到霍霆琛的回答,在场的人纷纷表现出错愕。

    简溪听到霍霆琛说自己是他的“达令”,耳脖都跟着热了起来。

    darling虽然是从英文音译过来的翻译,但对于英语一向擅长的她来说,太清楚这个英文单词是什么意思了。

    完全没有意料到霍霆琛竟然称呼跟前这个小丫头为“达令”,方南歌垂放在体侧的手指都蜷缩了在一起。

    几位老总都是喝过洋墨水的人,darling一词在英文中被音译为“心爱的人!”

    霍霆琛说这个女孩是他心爱的人,代表什么意思,几个人怔愣过后,瞬间了然。

    一时间,那束玫瑰花是怎么一回事儿,也了解个清清楚楚。

    彼此间相互对视一眼,那眼神,完全是了然于心的眼神。

    简溪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握着手机的小手,都攥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几位老板猜到霍霆琛可能带小姑娘来约会,没有再打扰的意思,提出告辞的话。

    临走之前,不忘用审读的目光,往耷拉着头的简溪那里看去。

    方南歌不如其他几位老总来得豁达,想到霍霆琛那一句“达令”,心里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隐忍心头的不舒服,她故作淡然一笑。

    “那霆琛,我先走了!”

    方南歌随几位老总的步子往门口走,魂儿却没有跟着一起走,余光不住的往简溪那里睇去。

    。

    见几位打招呼的老总离开,简溪拿起身旁的靠枕,往霍霆琛那里打去。

    眼见着一个靠枕向自己飞过来,霍霆琛伸手接住,然后看向简溪。

    见女孩气鼓鼓的样儿,眉眼间透着不满的小倔强,笑着问她:“我又怎么惹你呢?”

    “你说呢?”

    简溪耳根子热的厉害。

    “你知不知道darling是什么意思?”

    霍霆琛将手头的靠枕放在一旁,淡淡道:“我在英国留学多年,你觉得我知不知道darling是什么意思?”

    被反问一句,简溪更是头皮发紧的厉害。

    “那你还和他们说是darling?你故意的吧你?”

    简溪自认为自己这会儿应该和他发很大的火,毕竟,他给自己名誉带来了折损,偏偏,心里并没有表现的那么生气。

    想到他那么自然的对几个人说自己是他的达令,心头涌动的是说不清的感受。

    霍霆琛对于简溪发火的样子不为所动,迈步向她走近。

    待长身而立在简溪跟前,他俯下身,单臂撑在简溪身后的沙发背上,探着身,近距离对视跟前的小不点儿。

    “我有说错吗?”

    简溪:“……”

    属于男人沉稳刚毅的气息,混着淡淡酒香萦绕在自己感官世界,简溪下意识缩脖。

    她想嘴犟的说他说错了,偏偏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去。

    而且被他这么问,心跳的格外快。

    用了好久,她才转移目光,蹩脚的反驳:“我看你是喝多了!”

    “嗯……”霍霆琛点头,表示赞同。

    “酒后吐真言!”

    “……”

    简溪不自然的更加厉害,心脏好像悬在嗓子眼处。

    正想钻空子闪躲这个男人对自己近距离的禁锢,手腕突然被攥住。

    简溪一个心惊,目光直接望向男人深邃如潭的黑眸。

    正略显局促,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听男人用沉稳的嗓音,魔魅般低低说道:“早就想把你贴上是我霍霆琛女人的标签了!”

    简溪眼底有一瞬的震颤。

    ————

    4000字,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等秦烟忙完这阵,找时间会加更答谢大家滴,嗯……继续求票子支持~么么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