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0章:三年之后,我去洛城找你
    从便利店里结账出来,简溪从霍霆琛的手里抽离出来自己的手。

    “你总是让我出糗!”

    刚刚结账那会儿,年纪不大的收银员见自己和霍霆琛连结账都牵着自己手,忍不住说:“你们二人还真是恩爱啊!”时,有说不出的羞赧。

    在外人面前,她总归做不到只有两个人独处时牵手、拥抱甚至是亲吻。

    明明喜欢这个男人,也不排斥他对自己的触碰,却也明白两个人还没有确定关系之前,不能给人误会或者遐想的空间。

    霍霆琛见简溪抽离出来自己的手,回头看她。

    见简溪嘟着红唇,有些不满的对自己投来控诉的目光,他淡笑着。

    “我怎么让你出糗了?”

    “你说呢?”

    佯装生气的冲霍霆琛翻了个白眼。

    “以后在外人面前,你不许拉我的手!”

    小女孩心性的话,不管是语气和态度都是不成熟的表现,隐约间,还能感受到她冲男人不自知的撒娇。

    霍霆琛正视她,态度变得好整以暇。

    “不让我拉你的手,那这样呢?”

    他故意逗简溪,伸手就想勾简溪的肩膀。

    简溪闪躲开男人伸过来的手,表情略显嫌弃。

    “也不许抱我。”

    像是想到什么,又补充道:“更不许亲我!”

    霍霆琛被逗笑了。

    看向简溪的时候,眼底是化不开的笑意。

    “还没和我怎样,就对我约法三章了?嗯?”

    “就是和你还没怎么样,才这么要求你!”

    她不想外人觉得她不自重,如果和这个男人确定关系,别说做这些情侣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就是同——居,外人也不会指手画脚。

    但是两个人关系还没有确定之前,不管做什么,都不妥。

    霍霆琛倒也没有反驳简溪的话,只是微微探着身,近距离靠近她,笑着问道:“在外人面前不许我和你这样,那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呢?”

    男人的话有含沙射影的意味,听的简溪双颊一红。

    “郑师傅还等我们呢!”

    简溪伸手推了推霍霆琛近距离挨靠自己的头。

    霍霆琛倒也没有继续和她闹。

    “至于和我表现的这么不自然吗?”

    “我没有!”

    简溪犟嘴反驳。

    想到他对自己近距离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心跳会不自觉的加快跳动频率,莫名心虚。

    霍霆琛视线落在简溪绯红的耳朵上。

    想起这个小丫头的敏感,和那日在自己身下又有感觉又恐惧的样儿,低低的笑了。

    “没有是对的,我还没怎么对你呢!”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的关系,霍霆琛的话,让她不可避免想到那天在自己公寓里的荒唐事儿。

    虽然只是那一点点的入侵,却让她又紧张、又恐惧、当然还有不可言喻的兴奋。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不然郑师傅该等急了!”

    被简溪一再催促,霍霆琛没有再逗她,抬脚往轿车那里折回。

    。

    席靳扬的狗儿子被霍霆琛以没有时间为由,到现在也没有给他送回去,再加上席靳扬最近接连接了好几个案子在忙,就把要回啤酒的事儿给丢到脑后了。

    轿车刚熄火,听到动静的啤酒,扯着长长的锁链,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憨憨的从窝里爬出来。

    简溪刚下车就注意到了出来迎接的啤酒。

    有几天没有见到简溪了,啤酒一见到她,就支起自己的前肢和她示好。

    简溪过去接住它递过来的前肢,伸手摸了摸它的脑门。

    发现自己不在这几天,这狗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干净了。

    想到啤酒第一天过来香樟园那边的时候,毛发油光水滑,这会儿毛发乱糟糟的,回头看下车的霍霆琛。

    “你要是没有空管这个狗,就给你朋友送回去,这狗在这边待的都邋遢了!”

    说来,霍霆琛除了简溪来这边能想起这狗,平日里真就不管它什么样,就包括置办狗粮的事儿,也是由李阿姨负责。

    霍霆琛走过来摸了摸啤酒,见这狗是比自己埋汰挺多,随意道:“明天让李阿姨给它洗澡!”

    简溪倒也没有多要求些什么,只是有些嫌弃的白了霍霆琛一眼。

    “你要是不会照顾这狗,就别猪鼻子插葱装大象,什么好的宠物狗让你这么弄,都和乡下的土狗没什么区别了!”

    “……”

    。

    在香樟园这边又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简溪醒得早,见李阿姨在厨房准备早餐,问李阿姨借了洗浴盆和浇花园的水管。

    李阿姨也不知道简溪要干什么,待把东西都被她备全,才知道她要给啤酒洗澡。

    已经十一月份的天,帝都温度越来越低,天气也转凉,深秋和初冬交替的季节,环境渐变萧条。

    简溪把啤酒领去一楼闲置的卫浴间,往洗浴盆里注满了温水后,开始像模像样的给啤酒洗澡。

    啤酒是长毛金毛犬,毛发打理起来不像其他犬科物种那么好打理。

    再加上啤酒像是和简溪混熟了似的,当简溪给它洗澡的时候,不断的向她伸出前肢示好。

    “别动!”

    长长的毛发本就容易积水,被啤酒这么一扑腾、一扑腾的闹,往外面溅了不少的水,当然也有一些水,打在了简溪的衣服上。

    简溪穿的还是昨天那件翻领衬衫和无袖针织衫假两件套,被啤酒不断扑腾的水溅湿衣服,她微微皱眉。

    “别动了,你再动,我把你的毛全剃了!”

    像是听懂了简溪的话,啤酒当即老实。

    但是不消一会儿,它又开始折腾。

    就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狗,简溪气得最后拿起水管,冲着它的浇下冷水。

    啤酒不满意简溪由温水变成冷水,更是大闹。

    到最后,把洗浴盆打翻了不说,也把简溪的衣裤溅湿了一大片。

    李阿姨听到一楼卫浴间里有动静,放下手里的活儿,过来查看。

    待看到狼藉一片的浴室里是人狗大战留下的杰作,当时都懵了。

    “简小姐!”

    发现简溪身上淋了不少的水,就连刘海都被水打湿,脸上挂着水珠,赶紧拿干毛巾给她。

    到最后,简溪被李阿姨让出去,说让她回楼上洗个澡,顺便换一身衣服,然后她留下收拾一楼的卫浴间。

    。

    简溪昨天是临时决定过来这边,待从浴室里出来,才发觉自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裹着浴袍,虽然用烘干机把洗过的衣服烘干,但是想马上能穿,并不是很现实。

    不同于夏季炎热的温度,初冬时节,即使阳台的处的阳光很好,衣裤一时半会儿也干不了。

    霍霆琛晨练回来,知道简溪和啤酒一大早就大站一场,并以失败告终,目光顺着楼梯口,往二楼那里看去。

    待霍霆琛回到楼上,简溪正好裹着浴袍从客房里出来。

    她本来打算到楼下问李阿姨能不能找两件她能穿的衣裤,现在撞见霍霆琛,直接就把自己的情况和他说了。

    “我在雅安居那边有干净的衣裤,你吃完饭以后能不能帮我取来?我十点钟还有课,照现在的情况看,衣裤不能干。”

    固然知道这个男人吃了早餐以后会去公司上班,但心想,他一个做大老板的,上班就算是不去,别人也不能说出来什么,何况他只是迟到,去雅安居帮自己取衣裤根本就没有什么。

    霍霆琛没有拒绝,只问:“钥匙呢?”

    简溪回房间拿了钥匙给他。

    霍霆琛把钥匙拿在手里,看着上面绑了个橡胶挂链的钥匙扣,对她淡淡道:“你先去楼下吃饭吧!”

    。

    霍霆琛再从雅安居回来的时候,给简溪拿了换洗的衣裤回来。

    简溪回客房换衣服的时候才惊异的发现,这个男人竟然连换洗的内--衣裤,都一并给自己带来了。

    看着白色的内--衣裤,耳根子有些热。

    不过犹疑了一下后,她还是换上。

    再下楼的时候,她发现原本应该去上班的男人还在。

    “换好了?”

    听霍霆琛问,简溪点头。

    伸手去拿茶几上的车钥匙。

    “走吧,我送你回学校!”

    。

    简溪见还有时间,本来只是想让他给自己送去地铁口,但是见他路过地铁口的时候没有减速,也就没有再开腔说自己坐地铁回去的事儿。

    “我换下来的衣裤在你家,我忘了和李阿姨说,你等下给李阿姨打个电话,告诉她,等我的衣裤干了,让她帮我收起来!”

    霍霆琛淡淡的“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他问:“你就没想过把你外婆接来帝都这边生活?”

    “……”

    被问及这样的问题,简溪神色一怔,旋即,摇了摇头。

    “我有和我外婆说过等我挣了钱,就把她接来帝都生活,但是你知道的,我外婆年纪大了,不想折腾,再者说了,故土难离,她一点来帝都生活的打算都没有!”

    霍霆琛薄唇微抿。

    “你有机会和她谈谈,不说别的,你想考研,帝都的任何一所高校都好于洛城的学校,再者说了,长远来看,在帝都的发展都优于洛城那边,我看你外婆并不像是冥顽不灵的妇人,这些道理,她应该都懂!”

    简溪轻敛睫毛,捏了捏自己的拎包。

    “我外婆是民办教师,她虽然常年生活在乡下,但并不是目光短浅的妇人,出于为我以后着想,她也会希望我留在帝都,但是……”

    她觉得自己外婆不肯来帝都生活,完全是因为在帝都还生活着简家人,偌大的帝都,再如何大,也有固定的圈子,免不了会碰面。

    想到自己惨死的舅舅,还是至今下落不明的母亲,她实在不想触及老人的伤疤,所以帝都这种地方,她虽然希望老人能搬过来享受晚年之乐,但有之前林林种种的事情,不是万不得已,她相信自己外婆是不愿意来的。

    “其实,我外婆并不知道我要考洛城那边的学校!”

    霍霆琛知道简溪的小固执,很多事情,她会不和外人商量,自己鸟悄的就做了。

    “霍氏近年来工作量大,我暂时还分不开身。”

    说完这话,他霍霆琛侧过头,看向简溪。

    “你可以去洛城那边读大学,不就是三年研究生,我还能等!”

    “……”

    简溪心弦又一次震颤。

    一个男人不给你甜言蜜语,而是给你承诺,远比任何诱--人的话语都要给以震撼。

    “你可别闹了!”

    这个男人今年三十二岁,马上就三十三岁,再等自己考研三年结束,他都三十六岁了。

    而且物欲横流的世界,分隔异地,隔着事情就接踵而至。

    她做不到像他那样拿三年之约来赌。

    “我不想耽误你!”

    “不想耽误我,就趁早和我确定关系,男人都是耐心有限的动物,我也不喜欢总被人吊着!”

    简溪被说的面红耳赤。

    说她一直吊着他,还不是因为这里面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在!

    。

    霍霆琛把车停在简溪的公寓楼楼下。

    在简溪没有开门下车之前,霍霆琛目光平视前方,开口道:“三年之后,我去洛城找你!”

    简溪攥着拎包的小手,一下子就收紧了。

    “三年,霍氏有足够时间再培养出一个能接替我位置的人!”

    简溪心里不是滋味。

    她一直都不想做一个自私的人,尽管在狭隘的感情世界里,每个人都自私,但她真的不想让霍霆琛这样属于帝都这座城市的天之骄子因为自己做出什么草率的决定。

    而且,她一直都不确定这个男人对自己是认真的,还是贪图一时的新鲜。

    三十二岁的年纪,在她看来,已经经历了人生中太多的大风大浪。

    而自己则不同,她才二十二岁,可以说,还是不定性的年纪。

    她现在可能很喜欢他,但是以后呢?

    她不确定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迷恋他,就像他对自己以后会不会也厌倦。

    一再捏紧手里的拎包做思量,最后,简溪才压低声音开腔:“我先找我外婆谈一谈再说!”

    再去看霍霆琛,她眉目清澈认真。

    “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希望你为我做出什么让步!”

    说完这话,她低首。

    酝酿了一下情绪,她又道:“我希望你在这段时间好好的想一想,你对我……倒是是真的喜欢,还是一时的兴起!”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